<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平之夜
    晚上吃完了饭,和自己的义父义母说了几句话后,全身有些疲惫的孙云还是直接准备回房休息了……

    进了自己的房间,孙云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整个人直接双臂张开地躺在了床上。这些天他太累了,和察台王府纠缠了那么多的事情,与鸣剑山庄久旺商会又结了那么多的关系,他现在只要一想到处理来运镖局的交际问题,孙云的头脑里就是一片作乱。有时想到了曾经控制不住,还和察台王府的人交了手,整个人更显得全身心的精疲力竭……

    正值孙云休息间,杜鹃不知何时从房门外进了进来。她本来是想要整理一下孙云即将要休息的房间,然而当她一进门,便看见了孙云很疲劳地躺在了床上。杜鹃眼神微皱,嘴角一抿,心想还是不要打扰的好,于是便要悄悄转过身,准备离去。

    “鹃儿……”不过孙云还是感受到了,他随即从床上慢慢坐起来,两眼望着杜鹃纤细的紫衣背影,轻声叫唤道。

    杜鹃听到了,略带羞涩地转过头。“云哥……”杜鹃轻声地应道,不过她的两眼是从容地望着孙云的,看来比起以前的无比羞涩,杜鹃现在在孙云面前要坦然的多。

    “鹃儿你又来整理房间了……”孙云放下烦恼地与杜鹃聊起家常道。

    杜鹃听了,脸部微红,微笑着轻声回答道:“鹃儿看云哥你这一天挺累的,回来都这么晚了,心想云哥你吃完饭后一定会直接回房休息的。所以鹃儿心想,在云哥你休息前帮你收拾一下房屋的,没想到……”

    “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就睡了是吧?”孙云接上话语笑着道。

    杜鹃听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过于腼腆,她如今也比较放开了,虽然没有出声,但整张面容却笑得很开心。

    “放心吧。我还没有累到那种程度……”孙云安慰道。

    杜鹃想了想,慢慢走到孙云面前,关心且略带好奇地问道:“云哥,你今天去见吴子君吴前辈,都谈了一些什么?”

    孙云听了杜鹃所问,笑问着道:“你想知道?”

    杜鹃也笑着回答道:“云哥你们这些时辰经常在外,鹃儿一个人在镖局里有些无聊,想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孙云轻声回答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和吴前辈谈了一些心里的想法罢了。”

    “那今天在久旺商会那边呢?”杜鹃知道任光、何子布他们是直接去的久旺商会。但似乎是知道了一些事情,杜鹃的笑容有些收敛。

    孙云更是不用说,今天在摔跤大会的现场,虽然没有看到全过程。但是见到了场面的血腥,他也知道了任光、何子布他们见到的、经历的,到底有多悲痛。想到这里,孙云也略带忧伤道:“那边的话……我真的不想再看到那样的场景了……”

    “其实,鹃儿都听阿光哥大概说了……”杜鹃也轻声道,“阿布的兄弟都死在了蒙古人的手上。阿布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吧……”

    孙云想了想,也跟着说道:“两天之后义父又给我安排了一趟去青墨山庄运镖的任务,何子布熟悉那条路,所以义父也让他跟着我们一块儿去……不过我想阿布这几天心情肯定是平静不下来。所以我本来是打算……这一次的运镖不带他去的……”

    “云哥你们两天后又要出远门吗?”杜鹃关切地问道。

    孙云叹了一口气,随后回答道:“是呀,这次毕竟是朝廷给我们下发的任务,我们必须要认真完成。真是的,这些天忙得受不了,本来是想好好休息一下的,谁知道又有任务下来了……而且这青墨山庄离大都有二十里地,路途还不短。中间有什么险路我们也不知道。”

    杜鹃想了一会儿。突然好想是决定了什么,于是直声道:“云哥,鹃儿有一个想法……”

    “什么?”听到杜鹃突然的话语。孙云侧过头瞥望道。

    “鹃儿想……”杜鹃微笑着道,“鹃儿想这次去青墨山庄,鹃儿也要陪云哥你们一起去!”

    听到了杜鹃轻声但不失坚定的话语,孙云先是笑了笑,随后说道:“和上次去鸣剑山庄一样是吗?哼,上一次鸣剑山庄离这里不远,而且路途比较明朗,才答应把鹃儿你也带去的。结果上一次从鸣剑山庄回来,你在我房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哈哈……”说到这里,孙云不禁小声地笑出声来。

    听到孙云笑自己,想着上一次竟然在孙云的房间里累得睡着了,然后孙云那样望着自己,杜鹃脸都红了大半。不只是杜鹃,孙云也想到了那天晚上自己与杜鹃互相倾吐心意、表达爱意,想到这里,孙云自己也有些脸红。

    “上……上一次是鹃儿没有经验……”杜鹃羞涩地说道,“这一次去青墨山庄,鹃儿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鹃儿……鹃儿发誓!”

    “哈哈哈哈……”听到这里,孙云又笑出声来,这让杜鹃更加不好意思了,孙云继续说道,“这回去青墨山庄可不一样,连我们这些有经验的镖师都不能确定路途中会遇到什么样的艰险,鹃儿你一个女孩子恐怕……”

    “女孩子怎么了?”杜鹃有些撒娇地小淘气道,“别小看鹃儿,鹃儿我……也是很坚强的,从来不怕路途有多么艰险。从汴梁到大都这么远的路鹃儿都毫无怨言地过来了,小小的二十里路又怕什么?”

    看着杜鹃少有的淘气姿态,孙云顿时感觉到了心中的一丝温馨,随即孙云想了想,然后又道:“你……真的想陪我们去?”

    杜鹃坚定地点头道:“这一次鹃儿也想再出出远门,去外面走走……而且,鹃儿心想着云哥还有阿光哥你们一路上若是有什么疲惫的,鹃儿可以帮忙照顾一下不是吗?”

    “你真的想去?”孙云又笑着问道,“不管路有多远多险?”

    杜鹃坚定地答道:“鹃儿想去,而且鹃儿也想给云哥你们证明看,鹃儿没你们想的那么柔弱,鹃儿是坚强的……”

    “鹃儿你很坚强是吗?”孙云又笑着道。

    “鹃儿没有说笑,鹃儿发誓。一路上绝对不会叫苦叫累,鹃儿很坚强!”杜鹃天生声音不大,但是这句话却说得十分坚定。

    但在孙云眼里看来,杜鹃说这话时,整个人显得非常的淘气。孙云笑得眼睛眯成了月牙,随后起身用手在杜鹃的鼻子上刮了刮,笑着说道:“好好好,你很坚强,既然你这么想去,那就再带你去一次吧……”

    杜鹃脸红了红。做出了一脸不服气的表情。但也许是杜鹃天生羞涩的缘故,杜鹃做这个表情真的显得有些淘气可爱……

    两个人在房里比较亲热地笑谈,房外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砰——”的巨石碎裂声。

    由于孙云的房间里院子最近,孙云和杜鹃二人同时最先听到了院子里的声音。

    “外面怎么了。刚才那是什么声音?”杜鹃不由得问道。

    “难道是阿布在习武?”孙云满声疑惑道,“今天都这么累了,他还有精力晚上练武,我还是出去看看吧……”

    说完,孙云稍微整理了一下,准备出房去看看情况。杜鹃在一旁见了。也跟着道:“云哥,等我,我也去——”

    院子里面的确就是何子布在习武,他刚才使用了自己新的招数“琉璃光刀”。瞬间劈碎了院子里的一块巨石。

    孙云和杜鹃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孙云见着了何子布一脸严肃的样子,于是先上前问道:“今天都这么累了,还在院子里习武?”

    何子布一见是孙云和杜鹃来了,才收回了刀,但整个人的表情还是显得很严肃。“我不累……”何子布只是很简单地说了一句,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是很干脆。

    “骗人吧。今天你可是受了伤的……”孙云知道何子布此时的心里所想。于是表情平和地安慰道,“我知道,你兄弟的死对你来说让你心情很沉重。但是你如果因此不断地悲痛而伤害了自己的身心,这是不值得的,该休息的时候还是得休息……”

    “我不光是因为阿可和阿宏的死……”何子布严肃道,“我是在为了两天后去青墨山庄运镖,现在习武练习一下武功罢了……”

    “说到两天后的运镖……”孙云两眼直视着何子布,而何子布却是侧对着孙云的,孙云继续说道,“我本来打算,这次的运镖不带上阿布你的……对你阿布来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几天恐怕你都开朗不起来了。与其让你带着悲伤的回忆继续奔波,倒不如让阿布你好好休息几天,等自己的情绪平静了,再说后事……”

    然而话音未落,何子布抢言道:“正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所以我才要决定跟你们一起去的!”

    这句话有些突然,孙云没有立刻明白其意,于是问道:“什么意思?”

    何子布有些激动地说道:“欧阳聪那个家伙,连自己的兄弟都可以痛下杀手,那其他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这一回是我们来运镖局又一次中途阻止他们察台王府的行动,察台多尔敦肯定会更加放在眼里的!”

    “所以呢?”孙云继续问道。

    “孙大哥你还不懂吗?”何子布大声道,“什么朝廷下的命令,那根本就是察台多尔敦又出的一个针对我们来运镖局的诡计罢了!欧阳聪那家伙对我也怀恨在心,他自然对整个来运镖局都会耿耿于怀的。”

    “所以我才不要阿布你去啊……”孙云应声道。

    “所以我才更要去!”何子布继续激动道,“去青墨山庄要经过‘雾隐丛林’,那个地方曾经是我还有欧阳聪、阿可和阿宏他们拜把兄弟的地方!”

    “你说……雾隐丛林是……你们兄弟拜把的……地方?”孙云有些吃惊道。

    “所以我才说我熟悉那里的路,而且一定要陪你们去——”何子布激动地说了好一阵,喘了几口气去,然后又接着说道,“雾隐丛林常年起雾,若是浓雾,里面的环境更是复杂多端。如果这一切真是察台多尔敦所预谋,那他身边的欧阳聪一定会出计在雾隐丛林那里搞鬼,因为我和他都熟悉那里的地形。知道那里的危险!”

    说了一大串,何子布终于停住了话语。孙云想了想,良久才发话道:“我知道了,所以你才在这里不停地练武,但其实在你内心里,你最在意的,还是死去的兄弟不是吗?”

    听到孙云又提到自己死去的兄弟,何子布又在一旁低下头来。

    杜鹃一直站在孙云身后,看着何子布一脸踌躇悲伤的样子,杜鹃想了想。随后微笑着走上前,然后伸出手,给何子布递上了一条手帕给他擦汗,随后微笑着说道:“阿布。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低落,但是人总是要朝前看的,不要总是去想不好的事情。习武累了,出汗了,就擦一擦吧……”随即,杜鹃眼神一笑地望着何子布。

    “杜姑娘……”看着杜鹃默默关心自己的样子。何子布不知不觉有一股亲切感。想了一下,何子布还是接过了杜鹃的手帕,随后自己也笑了笑。

    孙云见着,也笑着道:“今天太累了就休息吧。既然答应了要去青墨山庄,就更应该养精蓄锐了不是吗?”孙云用坚定的眼神望着自己对面的何子布。

    何子布似乎是比较想开了,他“嗯”地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想明白的,谢谢你们,孙大哥,杜姑娘……”

    说了些许话后。何子布终于还是收回了行装。准备回房去休息……

    孙云和杜鹃在庭院里面伫立了好久,随后孙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于是又对杜鹃道:“其实鹃儿。刚才阿布说过的话我还是很在意的,他这么了解欧阳聪,那种极端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在雾隐丛林那边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我想鹃儿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吧……”

    杜鹃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既然答应了要在孙大哥你们面前证明鹃儿我不娇弱,那我就更应该去。”

    “可是万一真的是察台王府的阴谋的话……”孙云还是很担心杜鹃的安危,继续担心道。

    还没等孙云说完,杜鹃又接着道:“不管怎样,鹃儿已经决定了。再说了,有云哥你们保护鹃儿,鹃儿什么也不怕……”说完,杜鹃回头望了一眼孙云,然后就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跑去了。

    “鹃儿……”想到今晚杜鹃的言行,孙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月影云高,乌云淡淡,察台王府内夜晚似乎还不平息……

    “参见公子——”察台多尔敦的房间内,欧阳聪被察台多尔敦命令今晚到此,于是欧阳聪便深夜造访。

    “你终于来了……”察台多尔敦转过身,随后只字只句地说道,“本公子听从你的建议,千辛万苦瞒着父王弄到了王府火药库的钥匙,帮你弄来了充足的石雷,接下来就是你的任务了……你说过,要在雾隐丛林用石雷设伏的是吧?”

    “是……”欧阳聪唯唯诺诺地答道。

    察台多尔敦继续说道:“本公子以最快的速度说服了青墨山庄的人,让他们给朝廷上奏要来运镖局运一趟镖物给他们。青墨山庄财大气粗,是抗衡鸣剑山庄等一系列汉人势力的重要棋子,近些年日朝廷也重视了对他们的资助,所以他们上奏请令朝廷,朝廷也会答应的。”

    “那公子是打算什么时候行动呢?”欧阳聪又问道。

    察台多尔敦回答道:“刚刚得到消息,朝廷已经下令给了来运镖局,让他们在三日之内将镖物送至青墨山庄,也就是说这三天内,能快则快,欧阳聪你得把雾隐丛林那里的事情处理准备好。”

    “属下明白……”欧阳聪应声道,“雾隐丛林那里本来就人烟稀少,想要布置的话都很方便……”

    “那就好……”察台多尔敦应了一句,“希望这一次不要再出现意外……”说着,察台多尔敦慢慢走出房门,只留下了欧阳聪一个人伫立思考着……

    察台多尔敦走出自己的房门后,就朝着王府大厅——自己的父亲察台王工作的地方走去。

    “叩、叩”察台多尔敦轻轻地敲了敲门。

    “是多尔敦吧?进来吧……”里面传来察台王的声音,看来他想到了是察台多尔敦找他,于是直接应声招呼道。

    “吱——”察台多尔敦轻轻打开门,只见察台王正坐在桌前继续整理着文书,身旁还有自己的妹妹察台拉朵和弟弟察台科尔台在一边照顾着。

    “父王……”察台多尔敦应声道。

    察台王看了一眼察台多尔敦,对于今天在摔跤大会现场发生的事,察台王本来就还心有不忘,于是他问道:“怎么,你今天来找我又有什么事情吗?”

    察台多尔敦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在担心自己又会去给来运镖局带来什么麻烦,于是察台多尔敦微笑着道:“没什么,父王,近些日子孩儿见到父亲不断阻止孩儿去招惹来运镖局的人,仔细想想,自己确实是做的挺过分的,所以……”

    &amp;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