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阴险诡计
    察台王府处,刚处理完摔跤大会的列队蒙元士兵这个时候才回到相府里来……

    察台王安置好了手下的士兵侍卫以及幸存的义军囚犯后,也没有多批评察台多尔敦几句,而是径直回了王府,去处理没有处理完的其他朝政要事。

    但是比起察台王,作为儿子的察台多尔敦可是平静不下来。察台多尔敦回到房间,直接将身上的包裹往别处一丢,一脸气愤不屑的神情。察台多尔敦在桌前站了站,伫立了一会儿,随后神情一变,一把将桌上的其中一个茶杯向一边挥了过去。

    “啪——”地发出一声脆响,茶杯摔在地上摔得粉碎。察台多尔敦也没有去理会,看来他的心情确实是坏到了极点。

    “又是父王,好不容易快成功了,父王又在这个时候插手干涉……”察台多尔敦满脸怒气地自言自语道,“来运镖局每次都走狗屎运,只要有父王在中间插手,我就永远不可能成功制裁来运镖局……今日来运镖局幸存,明日来运镖局得势,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孙云那些家伙会更加的嚣张跋扈的……不行,我必须得想个更隐蔽的方法,躲开父王的视线。可是大都城府,佣兵十万,我真的能避开父王的耳目吗?”察台多尔敦此时心里非常的紊乱,在他心里,他决定了要想一个办法彻底打击一下来运镖局的气势。但是来运镖局一直有自己的父亲庇护,察台多尔敦自己也没用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啊——”一阵杂乱的思绪。察台多尔敦大叫一声,又将桌下的一个板凳给一脚踹到了隔窗边。

    “启禀公子,欧阳先生求见……”正在察台多尔敦心思大乱间。门口处突然传来一个侍仆的声音,听内容似乎是欧阳聪来有事汇报察台多尔敦的。

    察台多尔敦听到了,稍微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房间里面的杂乱,然后平下心来说道:“让他进来——”

    “吱——”,房门打开后,欧阳聪果然正站在外面。察台多尔敦望了一眼,轻轻“哼”了一声:“你也活着回来了……”

    欧阳聪进了房间后。没有敢抬起头,只是俯身说道:“小……小的参见察台公子……”

    “你很恨我对吧?”察台多尔敦笑着反问道,“办了这次的摔跤大会。让你出计,结果害死了你的兄弟……”察台多尔敦所指的“兄弟”,自然是惨死在蒙古大汉手中的方可和费能宏。

    欧阳聪没有敢正眼望察台多尔敦一眼,面对察台多尔敦的讥问。欧阳聪有些紧张地说道:“小……小的不敢。小的……只会全心全力为……察台王府做事,不会奢求其他……”

    “哈哈哈哈……”察台多尔敦看着欧阳聪低身下贱的样子,笑着说道,“欧阳聪啊欧阳聪,你可真是我们察台王府的一天好狗啊,如此忠诚……不过这样也好,只要你乖乖做一条狗,绝对少不了几顿肉的……”

    “是……是……”欧阳聪呆滞地笑了笑。在他心里,也不知道是痛苦的无奈还是麻木的顺从。

    察台多尔敦在房间四周踱步了几许。随后又对着欧阳聪说道:“不过要想对付来运镖局,还真少不了你这个了解一些人员内幕的欧阳聪……如今父王知道了这次剑道大会的事情,恐怕以后本公子再想要光明正大地对付来运镖局,已经是难上加难了。说到对付他们的计谋,你欧阳聪对本公子来说还是必不可少的……只要你能够继续在本公子身边出谋划策的话,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谢公子……”欧阳聪稍许闭了闭眼睛,用满含复杂感情的口气轻声答道。

    “你这次主动找本公子,一定又是有什么事情要汇报吧……”察台多尔敦坐在了自己的桌前,随后笑问道,“说吧,你这回找本公子有什么事?”

    欧阳聪顿了顿,随即说道:“小的知道摔跤大会的事情后,察台王的言行又让公子您非常不愉快。一心想要对付来运镖局这个眼中钉,却有察台王一直在庇护,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制裁来运镖局的那些人,察台公子现在一定很苦恼吧……”

    “看来你还挺了解本公子的心思的……”察台多尔敦冷笑了一声,随后又道,“看来你欧阳聪确实是一个聪明的人,不知道这次你又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对付来运镖局……”

    “既然明着不能对付他们,那我们只能暗地里做手脚了……”欧阳聪阴笑了一声,随后又道,“之前策划的摔跤大会,引来运镖局等人出来露面,虽然最后因为察台王的到来而宣告失败,但还是看到了一些效果。而且这次的摔跤大会也成功挪动了久旺商会以及来运镖局等一系列的资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之前的努力也没有完全白费,还是在某种程度上打击了他们。”

    “可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了……”察台多尔敦又说道,“之前说要通过经济方式打压来运镖局,这是一个长远的过程。但本公子这样做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打击来运镖局,而且还想要弄清楚父王和来运镖局只见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恩怨……如果时间一拖再拖下去,恐怕父王就会找到很多的途径把这件事情的秘密给封住,到时候本公子再想要套出这其中的缘由,可就更是比登天还难了……”

    欧阳聪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随后说道:“如果察台公子硬是要尽快对付来运镖局的话……”

    见着欧阳聪突转的神情,察台多尔敦抬头道:“怎么,你有什么好办法是吗?”

    欧阳聪想了许久,又说道:“这个方法有一定风险。而且更不能让察台王发现……”

    “什么方法?”察台多尔敦听着欧阳聪严肃的口气,心知这是一个高风险却很高效的办法,于是急着问道。“不管是什么方法,先说出来。”

    欧阳聪两眼直盯着察台多尔敦,随后只字只句道:“我们……可以趁着他们外地出行的时候,把他们作了……”

    听了欧阳聪说的,察台多尔敦内心也不禁一寒,随后笑望着一脸正经的欧阳聪,冷笑着说道:“你想杀了他们?”

    欧阳聪默然不应。但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的默认。

    “没想到你心里想的比本公子还要狠毒啊……”察台多尔敦一边点头,一边轻声道。

    “反正小人现在已经决定全心全意为察台公子效力,小人自然会割断原来的一切朋友之信。包括死去的方可和费能宏,能狠下心来,哪怕是让他们死也无所谓……”欧阳聪的话语里道出了狠毒,看来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丧失了本该有的人格。真正沦落成了一个察台王府的杀人工具。

    “你够狠……”察台多尔敦继续冷笑道。“反正孙云那些辈分的镖师们和我父王与来运镖局的恩怨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在半路中杀了来运镖局的那些人,也未尝不可。再加上自从来运镖局落脚大都后,孙云那些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地让本公子窝火了,暗地里解决掉他们,说不定也能除掉一个心腹之患……”

    “如果察台公子没有异议的话,小的自会想办法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的……”欧阳聪阴险地说道。

    察台多尔敦喝了一口茶。想了一会儿,随后又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大都里人来人往,到处又是察台王府的士兵眼线,想要在父王的眼皮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还不能让他知道,这个难度……你是知道的……”

    “谁说要在大都城里解决掉他们的……”欧阳聪反过来冷笑道,“我们可以……趁他们运镖的时候,痛下杀手……”

    “劫镖是吗?”察台多尔敦似乎是听明白了,紧接着道,“那可要隐瞒好身份,也不能让我父王发现了……不过来运镖局里还是高手众多,尤其是那个孙云,虽然他不是本公子的对手,但要是一般的士兵,他以一敌百恐怕都不成问题,就算是偷袭,恐怕这胜算也不高吧……”

    “敌在明,我在暗,小的还想到了一出全面的计划……”欧阳聪似乎很胸有成竹的样子,笑着道。

    “噢?难道你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察台多尔敦听着欧阳聪的话,似乎是提起了不少的兴趣,于是又问道,“那本公子倒是想听听,你这个‘聪明人’这次究竟又有什么办法……”

    欧阳聪捋了捋身子,先行问道:“察台公子应该知道离大都城二十里外有一个青墨山庄吧?”

    “这个本公子当然知道……”察台多尔敦说道,“十年前有一些富商来大都从商,因为遭到了朝廷的排挤,被赶出了大都城外。不过由于青墨山庄的富商许多的富得流油,所以他们在城外直接成立了一个大商会,最后直接成了一个山庄。后来中原战事频繁,先是郭子兴的红巾军,尔后又是朱元璋与陈友谅、张士诚的军事对垒,许多中原的胜地尤其是武林门派山庄迅速联合并起,成了对付蒙元朝廷的一股隐形力量。而作为大都最显著的,便属离大都城最近的鸣剑山庄了。鸣剑山庄曾经是武林中的五大世家之一,朝廷为了削弱其威慑力,一方面授权一部分鸣剑山庄在大都设立的久旺商会,以好对其进行全方位的监视与控制;而另一方面便是青墨山庄,朝廷为了在经济上有其对鸣剑山庄进行监督和对峙,出钱拉拢了青墨山庄,每年还给他们补给丰厚的俸禄。如今青墨山庄也是繁盛之气,在蒙元朝廷的资助下,他们已经完全隶属于我们蒙元朝廷,比起有些自主的鸣剑山庄,青墨山庄可是全权听从蒙元朝政的。无论蒙元朝政或是察台王府向他们发什么告示,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言听计从。”

    欧阳聪听了,笑了笑说道:“既然青墨山庄完全听从蒙元朝政以及察台王府的指示,我们就可以借助他们来对付来运镖局……”

    “你是说,让青墨山庄的人对付来运镖局?”察台多尔敦摇了摇头道,“可是青墨山庄也时时刻刻在蒙元朝政的监督下行事,若是贸然让他们下手的话,恐怕……”

    “谁说要他们亲自动手的?”欧阳聪继续冷笑着说道,“青墨山庄只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罢了……”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察台多尔敦越来越觉得欧阳聪是一个有着深藏不露心计的人。

    欧阳聪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察台王府可以通告青墨山庄和来运镖局,随便编个理由让来运镖局以朝廷指示的名义,给青墨山庄运一趟镖。”

    “然后呢?”察台多尔敦继续问道。

    欧阳聪继续说道:“青墨山庄里大都城有二十里地,中间要经过一个非常长的‘雾隐丛林’。这个‘雾隐丛林’是一个奇地,我们可以在那段路上设伏,然后一举干掉来运镖局的人……”

    “听起来地势条件不错……”察台多尔敦笑问道,“你想好怎么对付了吗?”

    “察台王府是大都蒙元朝廷的相府,自然是有许多的兵器火药藏在兵器库里……”欧阳聪冷笑着说道,“若是察台公子能够允许,小的斗胆借其火药一二,趁着来运镖局未行之际,在雾隐丛林舍下石雷若干枚。预定来运镖局运镖时间,选择雾隐丛林雾起之时,待到他们经过伏线区,引爆石雷。那时雾隐丛林雾像模糊,来运镖局根本不会择路,只会朝着青墨山庄的死方向走,所以肯定会经过伏线区。待到石雷引爆,来运镖局的众士非死即伤,到时候我们化装成黑衣刺客的士兵再去收拾,将他们一一作了,就非常容易了……事情已结束,即使最后蒙元朝廷甚至是察台王府的察台王查出来了,也最多只能解释为是运镖途中遭遇了劫镖强盗,来运镖局的众镖师身死殉职。只要我们封住青墨山庄的口,然后公子你又可以不用任何行动地一直陪在察台王身边,这样察台王也不会怀疑到公子你身上的……”

    察台多尔敦听完后,笑望了一眼欧阳聪,随后冷笑道:“看来你真的是个聪明人啊,这么短的世间就把计划布置得这么周全。听你这么一说,这计划确实是完美无缺啊……”

    欧阳聪说完后看,又重新俯身恭敬着没有抬头。

    察台多尔敦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摸了摸欧阳聪的头,笑着说道:“你真是一条好狗啊……行,只要你能处理好这一次的计划,本公子一定会想办法弄到石雷火药,而且事成之后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而且这一次的计划似乎是非常周全,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吧……”

    欧阳聪低声笑了笑,脸上却有着一丝忧伤的表情。

    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后又说道:“不过鉴于之前计划的不完美,本公子还是不能完全对你放心……要不这样吧,这回的计划你就全权负责,而且由你自己带领那些刺客杀手前去设伏吧……”

    “公……公子……我……”欧阳聪一听到察台多尔敦要让自己亲自冒险去设伏,整个人有些紧张起来。

    “怎么,你不想答应吗?”察台多尔敦突然冷言一句,又把欧阳聪给震住了。

    欧阳聪连忙低下了头,摇头说道:“小……小的不敢……”

    “那就这么定了……”察台多尔敦随即径直走到大门口处,然后放声笑道,“哈哈哈哈,有你这条好狗在,本公子可就放心多了……”

    欧阳聪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他依旧是保持刚才的姿势,眼神发呆,一个人伫立了好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