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独挑大汉
    两个大汉就站在孙云跟前,一左一右,如两座凶神恶灵一般地望着中间跟头的孙云。

    “那些个蒙古大汉力大无比,不会有想象的那么轻松,孙大哥你要小心啊……”吃到教训的何子布在搭台之下一直担心着孙云的安危,于是不停地提醒道。

    其实不用何子布,孙云也能够猜想到,刚才解救何子布的时候,自己用了很大的力道才把其中一个蒙古大汉给踢下台,他自然能想象到这些个蒙古大汉的身形壮硕。

    孙云对面前方的察台多尔敦见了,笑着说道:“哼,孙少主的为人和武功本公子很清楚,你平时不断反对本公子的好事,本公子也看惯了……但是今日孙少主你竟然提出要用摔跤的方式和我们蒙元的摔跤好手一决高下,我倒是觉得孙少主你今日有些太自不量力了……”

    孙云直望着对面的察台多尔敦,脸上毫无任何表情地说道:“哼,如果我赢了,察台公子可要收回你的人,不能在这里再滥杀无辜了……”

    “在这之前,还是先能打倒那些个蒙古壮汉再说吧,哈哈哈哈……”察台多尔敦轻声一笑,带着无比的蔑视神情在里面。

    孙云没有再和察台多尔敦多说什么,他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和这剩下的两个蒙古大汉一决高下……

    察台多尔敦继续冷笑着望着台上的一切……“上——”察台多尔敦突然的一声命令,那两个蒙古大汉嗷叫着其朝着孙云的方向而来。

    一个蒙古大汉先是挥着重拳过去。孙云也用拳头硬硬地接了上去。然而,孙云似乎是没有预料到蒙古大汉的体格能力,蒙古大汉由于身强体壮。这一拳上去,力道惊人。孙云没有预测好,对拳之后处于下风,整个人滑步着退了些许。

    此时,另外一个蒙古大汉趁着孙云还没有站稳,从先前的那个蒙古大汉身后猛地袭来,两手正朝着孙云的胸口抓去。孙云由于还未把持住平衡。无法顺利躲闪,只好两手同样抓住蒙古大汉的双手,想要将他制服住。

    然而。蒙古大汉的力道实在是惊人,手上的挣脱力竟让孙云大吃了一惊。体格彪悍,再加上力道惊悚,孙云单凭平时的抓擒力道。根本没有办法制服住那个蒙古大汉。想罢。孙云只好先单纯抓住蒙古大汉的双手,好让自己不被其力道甩出。

    然而没完,蒙古大汉的双手被孙云死死抓住,虽说力量上不占下风,但想要在这种情况下自由施招也是不便,而且孙云抓得很死,蒙古大汉一时之间还无法摆脱。就在孙云想要见机用招的时候,蒙古大汉将手臂用力往外一甩。似乎是想要把孙云整个人给直接甩开。

    然而,孙云依旧是抓得很死。当蒙古大汉手臂用力一甩时,整个人飘在了半空中,但两只手还牢牢抓着蒙古大汉的手不放,不过这也能看出两者力量上的悬殊。

    “孙大哥,当心啊——”何子布看着孙云的双手被蒙古大汉给缠住,知道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大声喊道。就如石常松之前猜测的那样,凡是身体上的四肢被他们这些个摔跤好手抓住了,接下去的形势就不太乐观了。

    察台多尔敦一言未发,只是笑望着搭台上的一切。

    这时,手下的一个侍仆突然向着察台多尔敦问道:“公子,那些个摔跤手们,真的……能对付得了那个来运镖局的少主吗?之前不是听人说,他的武功还挺有两下的吗?”

    察台多尔敦轻声一笑,随后回道:“如果说拼上所有的武功,孙云要去对付那些个摔跤大汉,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孙云今天竟然傻傻地要用摔跤的方式和他们拼,那他今天就死定了。这些个摔跤手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经验丰富,就孙云那个身骨,光力量就无法与他们抗衡。别说是他了,就算是我,光凭摔跤的话,我也未必是那些个蒙古摔跤手的对手……”

    那边正说着,这边还在焦灼继续。虽然是孙云紧紧抓住蒙古大汉的手,但由于体型和力量上的悬殊,这和蒙古大汉抓住孙云的手无异。而且孙云还不敢随便放手,因为蒙古大汉一直在试图用臂力甩开自己,如果自己一个不小心放手,就蒙古大汉那种力气,自己整个人有可能被直接甩出搭台。想到这里,孙云依旧是死死抓住蒙古大汉的手不放。

    而蒙古大汉这边见着,于是故技重施起来。蒙古大汉一只手被孙云抓着,他的另一只手也主动抓住了孙云的一只手腕——孙云心中一紧。突然,蒙古大汉“啊——”地大声嗷叫着,两手用力将扣住自己的孙云用力地往四面八方甩去。

    孙云见定了,被蒙古大汉一直用力地甩着,感觉到了自己的周身一直在半空中游荡着,只有自己的双手还抓着蒙古大汉的手。没完,蒙古大汉还用力往地上一砸,似乎是要孙云因体力不支而累死,最后让他摔倒在地板上。

    但孙云的平衡力确实是强,蒙古大汉连番甩了几道,孙云两手却牢牢地没有松开过。当蒙古大汉想要把自己往地板上砸去时,孙云的两脚又恰到好处地缓冲落地,以达到调节的作用。不过这不只是一回合,蒙古大汉一下接着一下,孙云只能每一次都用尽全身的力道保持平衡,这是需要多集中的注意力和坚持的意志力……

    “孙大哥——”“少主——”台下来运镖局众人看着却是揪心不已,他们不断地叫喊着,十分担心着台上的孙云。但孙云并没有就这样放弃,他很耐心地死死抓住蒙古大汗的手,寻找反击的机会……

    终于。蒙古大汉再也受不了了,嗷嗷一声后,放开了自己其中的一只手。一拳又朝着孙云的面部打去。孙云看准了这一时机,趁着蒙古大汉力道松懈的这一刻,翻身的两脚正巧刚落地,孙云两脚用力一踮,冲着蒙古大汉的下巴就是一脚。

    猛然地一脚,差点把蒙古大汉给打昏过去。蒙古大汉眼前一黑,自然是没有力道再去挥拳。死死扣住孙云的手也暂时没了些许的力气。孙云看准了机会,双手顺势放开,对着蒙古大汉的腹部就是几招重拳。蒙古大汉没有准备。遭受重创,随后整个人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好嘞,孙大哥赢了第一个!”在台下的何子布也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兴奋地叫了起来。

    察台多尔敦依然没说什么。笑望着搭台上的孙云……

    就在孙云紧张的心情刚放松一下的时候。最后一个蒙古大汉趁着孙云未准备好,直冲着孙云的面门冲了上来。别看蒙古大汉身强体壮,速度却丝毫不慢,反倒像一头疾速的猛虎,只是一瞬便能把眼前的猎物给杀死。

    孙云见着蒙古大汉如此迅猛的冲击,自己不能立刻全身而退,只好整个人朝退后的趋势,两手看准了抓住蒙古大汉的两手。但正如之前的那样。身形壮硕的蒙古大汉的力量,不是孙云随随便便就能挡住的。蒙古大汉持续的用力冲击,直逼得孙云滑步一步步后退……

    “孙大哥,小心后面啊——”何子布突然大叫道。

    孙云听了,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搭台的边缘,再退就会被直接冲倒下去。孙云定了定神,“啊——”地大叫一声,后脚用力一踏,脚跟用尽全力地迫使自己在搭台边缘站住了,死死撑着不让蒙古大汉将自己给冲下台。

    但是蒙古大汉的力道依旧不是孙云能够比拟的,就算孙云再怎么用力,蒙古大汉这样持续的不放,孙云终究有一时会撑不住的。

    “孙大哥——”“少主——”台下的来运镖局众人还在担心地喊着,此时孙云的处境确实是劣势到了极点。

    察台多尔敦笑了笑,随后自言道:“哼,跟这些个蒙古壮汉比摔跤?这就是自不量力的结果,我看这会儿孙少主能怎么办……”

    孙云此时被逼到了搭台的边缘上,而身前的蒙古大汉还在不停使力,自己这边也撑不住多久了,他的内心也是非常的紧张:“没想到这些个蒙古大汉的力道会这么大,如果单比力量的话,就算是中原的武林高手来了,也未必比得过他们。可是,眼下形势危急,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力量上的悬殊,不用武功内力的话,永远不可能是那些个蒙古摔跤手的对手的……”察台多尔敦望着搭台上被逼入绝境的孙云,继续冷笑着道,“况且已经被逼到了这样的地步,就算是想用内力,恐怕也是空有余心而力不足吧……”

    果然,孙云这个样子没办法保持平衡,连武功内力都不好用上。“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孙云还在紧张道,“力量上比不过的话……对了,四两拨千斤,吴前辈提到过的……”

    (回忆中)……

    吴子君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武当派的太极拳剑自然没有办法传与外人,但若只是一些心法和武学的技巧套路,传授一二也不为过。”

    孙云知道了吴子君已经答应了,想到身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能够教自己武功,孙云此时也是兴奋不已。“只要吴前辈能答应,晚辈即感激不尽……”孙云兴奋了一会儿,随后又道,“还不知前辈会授予晚辈何等武功?”

    吴子君笑了笑,紧接着道:“行,贫道现在就传授孙少主你几招……孙少主可还记得前几日贫道在老西街与那察台多尔敦对决时的场景,当时贫道用太极拳将察台多尔敦他的刚猛拳法尽数拨回。”

    “嗯,那的确是武当太极拳的功夫,可……前辈不是说武当的太极拳不能传与外人吗?”孙云又疑惑道。

    吴子君笑了笑说道:“贫道想要教的,不是太极拳本身。而是其中暗含的四两拨千斤的套路。其实不只是武当的太极拳,任何武功套路都能模渀……”

    “前辈是说,任何武功都能用这样的原理是吗?”孙云又不禁道。

    吴子君看着孙云一脸疑惑的样子。想了想,随即向后退了几步道:“光说无用,我们直接实战好了。孙少主,不如你先对我攻来,看我是如何应对的。”

    孙云想了想,确实觉得多说不如实战,于是孙云摆好拳架。笑着说道:“那就如前辈所言,晚辈这就来了……”说着,孙云脚步一踮。整个人挥拳朝吴子君身前而去。

    吴子君依旧是摆着前些日子对付察台多尔敦时的太极拳架势,淡定从容地望着挥拳袭来的孙云……孙云一拳摆过,吴子君轻轻一笑,手中长袖一挥。孙云的这一拳很快扑了个空。孙云没有放弃。横向着又是一下,直接朝着吴子君的侧脸挥掌而去。而这一回,吴子君两手轻轻一把孙云的拳头和手臂。吴子君看准了,两手保持着适当距离,忽地用内力施加几道轮回。让孙云吃惊的是,他自己都感觉到了他使出的拳头的力道似乎完全没有了。但是孙云还是没有服心,见着吴子君只是一味地防御,并没有还击。两只手并用,甚至加上脚。疾速地攻击着吴子君的周身。吴子君却依旧是轻轻一笑,两手速度不变地将孙云袭来的每一道力及其巧妙地拨开,自身有保持太极拳法的套路,借着孙云的里,不断地轮回,就孙云看来,自己确实没有一拳正中吴子君。

    随后吴子君逐渐将对方的拳法套路融入到了自己的套路中,把局势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忽地,不知吴子君何时的猛然一个发力,完全看不清楚吴子君何时出的招,孙云被一股莫名的力道给弹开了。

    孙云后退了几步,喘了几口气,去眼见着对面的吴子君还一动不动地站在对面轻松笑望着自己。孙云深感好奇,于是问道:“不知吴前辈用得是何等力道,晚辈竟是不能捉摸……”

    “无生之力,贫道不过借尔戾气,反轮回之道,循环之理,始末由来罢了……”吴子君轻笑道,“简言之,贫道只不过是借用了孙少主的力道,通过内力的循环,不断地转换,最终撤给了孙少主罢了。以他人之力,还至他人之身,心无陈杂,因果终由,这便是四两拨千斤的其中一种解释……”

    “真的……有那么神奇吗?”孙云又疑惑道,“如果是晚辈,晚辈也能做到这样吗?”

    “孙少主刚才不是已经见到了吗?”吴子君继续笑着道,“若是孙少主的资质,完全不成问题,问题是孙少主如何理解这其中的循环之理罢了……”

    “循环之理是吗……”孙云有些似懂非懂的样子,虽然语言上不能表达,但刚才的实战中,结合吴子君刚才所说的,好像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回事。于是孙云决定了,在吴子君吴前辈的指导下,逐渐领会一下这其中的哲理奥妙……

    (现实中)……

    “循环之理是吗……”被逼上绝境的孙云,头脑中一瞬之间闪过了这样的念头,想到了在龙明客栈的时候吴子君吴前辈是如何指导自己的。

    想罢,孙云强忍着脚上的酸痛,两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缓缓抓住了蒙古大汉手臂的两处。

    “莫非他想到了什么办法了吗……”察台多尔敦看着孙云手势上的变换,眉头不禁一紧。

    台下的来运镖局众人也是焦急不已……

    蒙古大汉的力道依旧没有减退,他似乎是要一口气把孙云推下台面,而孙云也在坚持着……忽地,孙云两手把中了位置,一个轮回变换,内力变向一流,竟用了一股莫名的力道将蒙古大汉的手臂给强行弯曲了。

    蒙古大汉也略感奇怪,突然发现自己被孙云把住的手臂使不上力道了,整只手有些疲软下来。

    没完,孙云加大了动作的幅度,几招几式的轮回,内力的不断涌出和涌进,蒙古大汉没过过就便感觉到自己的两只手都使不上十成的力道,反倒感觉像是有什么外力将自己的手给托了回去,而且自己也不能强行使力……渐渐地,渐渐地,蒙古大汉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小,孙云也慢慢从带台边缘站稳了起来。

    台下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在孙云对面的察台多尔敦。察台多尔敦内心一惊道:“奇怪,那是什么力道,竟然让力道那么强悍的壮汉给直接拨了回去……那肯定是一种武功内力,可是究竟是什么呢……”

    就在察台多尔敦还在疑惑的时候,孙云已经把蒙古大汉给尽数压了回去,自己甚至还向前几步逼得蒙古大汉后退了几道。

    蒙古大汉看着孙云的表情,对方似乎也没怎么用力,自己却莫名其妙地使不上力了——其实这是武当武功要诀中,借力还力的套路,孙云借循环的内力,让蒙古大汉自己与自己的力道相拼,蒙古大汉自然感觉到使不出全力来。

    就在蒙古大汉疑惑的时候,孙云抓住机会,猛然一个变招,翻身一腿,电光一般地朝着蒙古大汉手臂和胸前就是几招。“啊——啊”蒙古大汉痛苦地嗷叫了几声,手臂和胸前顿时多了几条血印。

    “劈刀腿?”察台多尔敦小惊了一会儿,“孙云这个家伙竟然学会了鸣剑山庄的武功……”

    果然,孙云用上了之前在鸣剑山庄学会的劈刀腿,劈刀腿的内力如同电光刀流,迅影般地朝着**的蒙古大汉身前划去。孙云趁着蒙古大汉没有站稳,紧接着又是几下,蒙古大汉的嗷叫声还在继续,身上顿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随后整个人再也站不住地倒了下去。

    “好嘞,是孙大哥赢了——”看着孙云获胜了,何子布立刻大声叫道。

    孙云战胜了那两个蒙古大汉后,没有露出太多的笑容,而是立刻回头望着对面的察台多尔敦。

    “是我赢了,察台公子……”孙云义正言辞道,“所以还是请察台公子放过这些个囚犯吧……”

    察台多尔敦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哼,不过孙少主最后的那几招,似乎也不是用摔跤的方式赢的吧……”

    “那察台公子究竟想怎么样?”孙云感觉到了察台多尔敦似乎还不打算就此收手,于是又谨慎地问道。

    察台多尔敦上前了几步,继续冷笑着说道:“没想到孙少主连鸣剑山庄的武功都学会了一二,那本公子倒是很想和孙少主你再交手会一会啊……”看来,察台多尔敦是想要和孙云再来一场对决。

    “哼,求之不得……”孙云虽然之前败给了察台多尔敦,但这次他似乎并不害怕,反倒是很欣然接受察台多尔敦对自己的挑战。

    察台多尔敦别着身上的苗刀,从车队中走出,随后慢慢走上了搭台,眼睛对望着孙云,似乎一场真正的对决现在才要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