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三十章 孙云归来
    四个大汉逐渐向何子布慢慢靠近,何子布眼神凝望着周身的蒙古大汉,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嗷——”忽地一个蒙古大汉最先朝着何子布的方向冲了过来,何子布见定了,双脚一用力,整个人腾起在半空中,躲过了第一下猛扑。

    然而,蒙古大汉个个身高九尺,何子布跳的高度不够,蒙古大汉伸手就能碰到。果见,第二个蒙古大汉望着半空中无法保持平衡的何子布,又是嗷叫着伸手向着何子布身上抓去。

    不过,何子布依旧是身手敏捷,见着对方抓过来的“虎爪”,何子布在半空中一个侧翻,躲开这一下。何子布连续的几个侧翻,最后还是先落了地。

    第三个蒙古大汉见着了,低头又挥手朝着何子布身前扑去。何子布见着还是没有出手的好时机,整个人又弯腰下去,再次躲开了这一下。

    然而这回的机会来了,何子布的海拔比四个蒙古大汉都要低,何子布在底下将蒙古大汉的破绽尽收眼底。二话没说,何子布对着一个蒙古大汉的下脚就是迅猛一脚。果不其然,那个没有注意的蒙古大汉遭到了一记闷踢,整个人没有站稳,暂时倒了下去。

    不过何子布也没有时间放松,其余的三个蒙古大汉趁此机会已经恢复了过来,三个人同时向着何子布挥掌而去。

    何子布看在眼里,心神一定。脚步一用力,整个人斜向后再退几步,随后一个翻身。反身一脚重重踢在了一个蒙古大汉的手臂上。

    当日在来运镖局的大院里,何子布能当着孙云的面,一脚将一块巨石踢翻,可想而知他的脚力。而这一脚着实踢在了蒙古大汉的手臂上,蒙古大汉自然是嗷嗷大叫起来。

    然而何子布却不能高兴太久,剩下的蒙古大汉毫无空隙地迅猛地扑向何子布,根本由不得何子布有时间反应。何子布只能一步步后退……突然。何子布一只脚脚底一空——他已经到了搭台的边缘。

    “啊——”何子布短叫了一声,一个蒙古大汉已经伸手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蒙古大汉继续愤怒地嗷叫着,眼部青筋暴起。随后用力将何子布往天空中一甩。由于何子布的体重很轻,蒙古大汉又是力大无穷,被这么直接一拽,何子布整个人被甩开至半空中。

    “阿布——”任光看着一直以少打多、处于劣势的何子布。心中不免担心几分。于是大声叫道。

    而何子布作战时却是很冷静,也没有大叫,虽然被蒙古大汉一把扔到了半空中,但整个人还是试图着保持平衡。

    但是,就在他要落地的地方,又一个蒙古大汉已经准备好了,想要两手袭击半空中准备落下的何子布。

    蒙古大汉两眼凶煞地望着半空中的何子布,他已经展开了两手的架势。似乎是要准备好好教训何子布一顿。

    何子布见定了,使出全力。强行让失去平衡的自己一个转身,随即一个翻身踢,朝着蒙古大汉的头部当头劈去。

    而蒙古大汉也不是吃素的,见着何子布强行的飞踢,蒙古大汉双手朝头一挡。何子布的脚后跟正中蒙古大汉的手臂,虽然蒙古大汉被震了一下,但整体却没有怎么受影响。由于是在被抛在半空中的情况,何子布并不能使出所有的力道,所以这一下也自然没怎么伤到蒙古大汉。

    “啊——啊”蒙古大汉嗷叫一声,趁着何子布还没有反应过来,两手顺势抓住了何子布踢下来的那只脚。

    “不好,阿布有危险——”石常松看出了蒙古大汉摔跤的一些套路,凡是身体上的四肢被他们抓住了,接下去的形势就不太乐观了,于是石常松便冲着何子布大喊道。

    何子布也注意到了,当自己的脚被蒙古大汉扣住的时候,他自己也是暗自惊了一下。然而没有时间等何子布慢慢考虑,蒙古大汉又是嗷叫一声,两手抓住何子布的一只脚,用力将何子布往地板上一砸。

    “阿布——”来运镖局众人又是大叫了一声。

    何子布见着了,两手往面前一罩,缓冲了一下伤害,不过这重重的一砸,手部已经受了点伤,脸还是不自觉的被撞红了一块。

    “啊——”蒙古大汉自觉不够泄愤,又是两手将何子布的脚抬起,准备故技重施,再一次向着地板砸去。

    何子布这回是看定了,还不等蒙古大汉的第二下,何子布另一只脚的脚后跟往蒙古大汉抓自己的脚的手臂上用力一击。蒙古大汉被阴了一招,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手抓何子布脚的力道也小了一些。何子布看准了这一下,趁着蒙古大汉不注意,顺势一个翻身,脚从蒙古大汉的手中摆脱了出来。没完,何子布在半空中转身一个飞身踢,重重踢在了蒙古大汉的头部。在准备好的情况下,何子布的脚力本来就强,被何子布这么重重一踢,蒙古大汉头部一歪,已没有余力再去对付何子布。还没完,何子布提起手中的苗刀,侧向一挥,伴着一道银光,“迅影光刀”自何子布手中苗刀而出。“啊——”蒙古大汉大叫一声,手臂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何子布这一回稳稳地落了地,见着蒙古大汉没时间反应不过来,何子布又是一记重踢,对着蒙古大汉的腹下就是一脚。有着踢飞巨石的力道,蒙古大汉也不例外,惨叫一声后,直接被何子布一脚踹到了搭台下面。

    “看来这孙云的小跟班还是有两下,能这么轻松地对付这些个蒙古摔跤高手……”察台多尔敦在对面看在眼里,随后对着身旁的欧阳聪道,“他以前是你兄弟的时候。好像身手挺不错的,是不是啊?”看来欧阳聪已经把自己和何子布他们的关系都尽数告诉察台多尔敦了。

    欧阳聪没有回答,只是在察台多尔敦一旁陪笑。

    察台多尔敦又把目光望向台面。发现蒙古大汉要是一个个地去攻击何子布,肯定又会让何子布占到不少的便宜。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后冲着台上的蒙古大汉喊道:“你们几个,三面包夹他!”

    那三个蒙古大汉像是听懂了,立刻站成三角围形的架势,把何子布给团团围在了中间。

    “阿布,当心啊——”任光虽见着何子布很轻松地打败了第一个蒙古大汉。但察台多尔敦施计,一定是要万分警惕,于是任光还是大声地向何子布提醒道。

    当然。这个不用任光提醒,何子布自己也弄得清楚。见着三个蒙古大汉一齐朝着自己围了过来,而且蒙古大汉的眼神和刚才明显不一样了,何子布自己也不觉心头一紧。眼睛凝视着周身的三人。

    停驻了少许……一道银光闪过。在三人围着自己紧逼的情况下,何子布终于还是忍不住先出手了,他手中紧握苗刀,转身横向一招“迅影光刀”,一阵刀鸣声,拦腰朝着周身的三个蒙古大汉斩去。

    当三个蒙古大汉站在了一起,似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见着腰前忽现的银色刀光,三个蒙古大汉齐向上纵身一跃。躲开了这一下。

    这一回合倒是让何子布不觉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刚才一向反应迟钝的蒙古大汉。站在一起后竟如此的敏捷。不过还容不得何子布多想,他头上的正前方已经有两个蒙古大汉在半空中俯落朝着自己袭来。何子布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只得先暂时后退几步,躲开了这一下猛扑。

    两个蒙古大汗扑了个空,何子布却退后几步喘了几口气。然而,让何子布有些紧张的是,他并没有立刻发现第三个蒙古大汗的影子。

    “阿布,小心后面——”任光突然大喊道。

    何子布这才意识到,第三个蒙古大汉从半空中落下来后,就一直在自己的身后,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三个人会在一开始包围自己的原因,现在的何子布也是瞻前不顾后。

    何子布想要回头,却是为时已晚。身后的蒙古大汉二话不说,两手将何子布拦腰抱住。何子布被这突然地一袭,胸口闷了一气,整个人暂时没有办法调整过来。

    蒙古大汉嗷叫一声,抱住何子布后,用力往身前一扔。“啊——”何子布大叫一声,整个人朝着身前飞了出去。然而,在何子布的身前,另外两个蒙古大汉已经准备好了,何子布就这样飞了过去,根本不可能有世间把持平衡再还手的时间。

    果然,那两个蒙古大汉像是很有默契的样子,纷纷侧着身,然后朝着正面飞来的何子布用肩部和肘部用力一撞。

    “啊——”遭受到了最严重的一下,带着冲击的惯性,胸前被两个蒙古大汉用肩部和肘部用力一撞,何子布吐了一口血,眼前一黑,手中的苗刀不自然地脱手了。

    “阿布——”来运镖局看见一击遭受重创的何子布,都大声地叫了起来。

    何子布遭受重击后,胸前骨头虽然还没有伤裂,但却是闷气得很。突如其来的一下,何子布整个人意识似乎瞬间空白了一下,然后身体不自觉地倒在了地上。

    “结束了……”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冷笑着说道。

    何子布与之前的方可和费能宏一样,整个人是背倒在地上的。一个蒙古大汉见了,露出了狰狞的笑脸。忽地,蒙古大汉做出了一个架势——这架势再熟悉不过了,就是之前摔跤下压方可和费能宏时的架势。

    知道了蒙古大汉的意向,任光、林景和石常松都纷纷大叫道:“快起来啊,阿布——快起来啊……”

    听到了兄弟的叫喊,何子布这才恢复过来意识,但是全身的疼痛让他无法立即自由动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何子布地上的阳光,何子布回头一看,一个蒙古大汉以及要朝着自己的身上重压而来。

    “阿布——”任光大叫一声,一向冷静的他现已做出了架势。准备冲上去救何子布,然而,一个突然到来的身影却挡在了他面前。并提早一步上前而去……

    何子布眼见着快要压在自己身上的蒙古大汉,确实没有丝毫的办法,最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你去死吧——”蒙古大汉嗷嗷大叫了一声,随后整个人纵身往孙云身上压了过来……

    突然,即是一瞬间,一个身影迅影般地窜到了何子布的身前,随后迅猛地一个转身踢。直接将扑向何子布的蒙古大汉给踢起两丈之高。蒙古大汉下巴被着实踢到,整个人也眼前一黑。没完,那个身影又一次冲上前。重重地就是朝半空中未落下的蒙古大汉,直接把蒙古大汉给踹下了搭台……

    所有人都惊呆了,来运镖局的众人惊呆了,何子布惊呆了。杨铮明惊呆了。搭台下的百姓惊呆了。察台多尔敦见了,冷冷一笑……

    何子布抬起头,看了看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眼神一亮:“孙……孙大哥……”

    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救下何子布的人,竟然是之前一直在龙明客栈和武当首席吴子君谈论事情的来运镖局少主孙云。

    “少主……”来运镖局众人纷纷喃喃道。

    “哼,关键人物还是来了是吗……”察台多尔敦冷笑着望着孙云,眼神中充满了诡异。

    倒在地上的何子布一见是孙云救了自己。整个人似乎是放心了,看来在何子布眼里。孙云就如同自己的亲哥哥一样,一直保护着自己,能让自己放心。

    “少主……”任光不禁道,“少主,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你不是和吴子君吴前辈……”

    孙云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笑道:“我和吴前辈没有谈太久就出来了,来到久旺商会后既没有见到你们,也没有见到杨前辈,心想着你们一定是一起到哪里去了。后来我问了问久旺商会的管事,他已经把摔跤大会的前因后果和我略讲了一番,我也弄清楚了来运镖局资金流动的动向,基本上弄清楚了这次摔跤大会的起由。得知了摔跤大会的地点后,我就匆匆赶了过来,没想到这里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说着,孙云又回头望了一样受伤在地的何子布。

    何子布知道自己的冒失,孙云的眼神中略带着责罚的神情,何子布把头愧疚地侧到了一边。

    孙云望了望何子布,又望了望在旁边倒在地上的方可和费能宏的尸体,眼神也不禁一股忧伤涌起——孙云基本上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随即,孙云对着身后的任光说道:“阿光、阿景、阿松,你们照顾一下阿布,我有话要和察台多尔敦说……”

    任光听从了孙云的嘱咐,和林景、石常松一起,赶到何子布身前,然后背着他暂时离开,到了搭台的下面。

    看着何子布被安置好了,孙云向前踏了几步,随后直望着对面的察台多尔敦,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察台多尔敦却是一脸的不屑,他一直笑望着孙云,随后冷笑道:“哟,我们的孙少主也来了……怎的,孙少主也是来慕名我们蒙古人的摔跤大会的吗?”

    孙云却是提不起笑脸,看着搭台四周的鲜血和尸体,孙云两眼直视着察台多尔敦,严声问道:“察台多尔敦,摔跤大会是你们蒙古人的传统,它代表的是你们蒙元的文化形象,为什么要制造成一场血腥的屠杀?”

    “连孙少主也来和本公子提意见了……”察台多尔敦笑了一笑,随后又说道,“怎的,我们蒙古人向来都是争强好胜、善于搏斗的民族,可能在你们汉人眼里看起来血腥了点,但我们蒙古人办摔跤大会可不是给你们汉人看的……”

    “可是为什么要屠杀我们汉人呢?”孙云又问道,“而且,杀戮的还是那些手无寸铁的战俘……”

    “在我们眼里,战俘早死晚死都是一样……”察台多尔敦继续道,“不管怎么说,今日本公子在这里为摔跤大会做准备,你们来运镖局的人却出来搅局,孙少主你说说,我们之间究竟孰对孰错?”

    孙云听着察台多尔敦的狡辩,义正言辞道:“可我听说,原来察台王府办摔跤大会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像察台公子你这样的灭绝人性……察台多尔敦,你以此借口杀害我们中原汉人,别说是我们来运镖局,普天之下也不会有人原谅你!”

    “哼,带头的就是敢出来砸场……”看着孙云一脸不屈的样子,察台多尔敦继续道,“你们汉人有汉人的原则,我们蒙古人有蒙古人的原则;你们汉人崇尚以和为贵,我们蒙古人崇尚弱肉强食。双方各执一词,就算你说得再有理,在我们蒙古人的眼里,全当是一纸空文!”

    孙云想了想,紧接着道:“不管怎样,今日我孙云在此,你别想再伤这里汉人的一根寒毛!”

    “你凭什么?”察台多尔敦继续逼问道。

    “凭我有汉人不屈的风骨!”孙云卸下了手中的那对银月刀,随后丢向了搭台下的任光等人,似乎是要他们帮忙保管,之后自己又对身前的察台多尔敦说道,“今日就按你们蒙古人的规定,若是我摔跤赢了,你们察台王府必须停止这样的杀戮了!”

    “哼,比摔跤,你是找死——”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想要以蒙古人的规定来屈服自己,不禁冷冷一笑,随即便叫剩下的两个蒙古大汉对峙着孙云。

    那两个蒙古大汉重新振作起来,两眼怒视着孙云。而孙云却是一脸的坦然,这一回,轮到孙云去面对这些个难缠的蒙古大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