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兄弟殒命 下
    费能宏倒在地上侧着头,惊恐的眼神,两眼的实现最后留在了台下的何子布身上……

    对兄弟最后的留恋,只身无力,惨死于蒙古人的手上,最后一眼却是下意识地望向了何子布——费能宏死了,何子布曾经的兄弟就这样死了。

    何子布两眼充满血丝地望着费能宏最后凝视自己的眼神,自己惊讶沉静了好久。费能宏最后的眼神中虽然是充满了惊恐,但似乎也有着对生前的无限留恋,和对世间真理的感慨。费能宏死去时,眼睛一直是对着何子布的,没有闭上,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这恐怕是何子布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画面……

    何子布这一回倒是没有再叫出声,他只是两眼吃惊地望着死去的费能宏,看着费能宏死去后惊恐的眼神,何子布感到有些害怕和伤感,却又不自觉地一直盯望着。

    “阿宏——”在搭台上的方可见自己不但没有阻止费能宏,而且费能宏还惨死于蒙古人的手上,心中不觉充满了愤怒和自责。二话不说,方可立刻跑到了费能宏身边,但是费能宏已经死了——方可伤心欲绝,同样望着费能宏惊恐的眼神,最后两眼一闭,慢慢合上了费能宏的眼睛。

    “哼,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汉狗是吗?”刚才亲手杀死费能宏的蒙古大汉望着奋不顾身冲上来的方可,冷笑着道。

    方可轻轻放下了费能宏的尸体,咬牙一回头。随后两眼怒视着身后的蒙古大汉。这回方可再也忍不住了,他顺势捡起费能宏之前掉落在地板上的苗刀,随后一个翻转起身。拔刀便朝那个蒙古大汉砍去。

    “不要啊,阿可——”何子布见到了又动起手来的方可,这才从刚才费能宏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他大声地阻止道。但是刀尖已经划到了蒙古大汉的跟前,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蒙古大汉看在眼里,冷笑一声……忽地,蒙古大汉两步微后。右手一勾,神不知鬼不觉地抓住了方可挥刀的手腕。随即,蒙古大汉冷笑着将手用力一扭。“啊——”方可惨叫一声。似乎是右手被扭折了,表情痛苦,手中的苗刀也随之落地。

    没完,蒙古大汉又用力将方可整个人给提起。随后摔跤般的一个背摔。方可被拖着直接重重摔在了地板上,方可再一次惨叫了一声,不过蒙古大汉自己抓住方可的手也松了,方可自己也还算清醒。

    然而,台下的何子布见了依旧是揪心不已,他大声喊道:“阿可,住手啦——”同时,整个人也有要冲上台面的气势。但台下的任光等人一直在阻拦。何子布也没能冲上去。

    台上的方可刚才摔在地板上,背上受了点轻伤。右手又折了,但整个人还算是有继续战斗的能力。想着蒙古人之前残忍地杀害中原汉人,方可又是心中怒火一起。方可顺势翻身起来,手上不能用,方可往下一个勾腿朝着蒙古大汉的下半身袭了过去。

    这一下倒真是让摔跤经验丰富的蒙古大汉吃了一惊,一个没站稳,蒙古大汉直接被方可的这一下给勾倒,整个人被重重绊倒在地。

    方可见着得手了,立刻爬起来又朝着倒在地上的蒙古大汉挥拳而去。

    “住手啊,阿可——”何子布似乎是见到了台上的不对劲,又一次冲着方可喊道。

    果然,正在方可认为自己在这一回合获胜的时候,倒在地上的蒙古大汉撑着地面,一个迅猛的翻身,两臂变换一挥,直接将扑袭过来的方可给一臂打了回去。

    由于之前扑上来没有做好准备,蒙古大汉这一下突然的逆袭,方可根本来不及阻挡或是退回,胸前被粗壮的手臂重重一击,整个人眼睛一黑,直接向后倒了下去。

    蒙古大汉再一次起身,用对付费能宏同样的招式,看着倒在地上无法立刻起身的方可,蒙古大汉又是一个摔跤式的压上,整个人重重地全身压在了方可的身上。

    “啊——”方可也同样是惊叫地吐了一口血,随后无力地趴在了地上。

    “阿可——”看着方可和费能宏是一样的请境,何子布在台下几乎扯破了嗓子地喊道。

    蒙古大汉压完第一次后,先是从方可的身上起了来,然后笑望着被他压成重伤的方可。随后,蒙古大汉又做出架势,似乎是要再一次用同样的一招。

    “快起来啊,阿可——”何子布大叫着,他不想再见到自己的两个兄弟都是同样惨死的下场。

    搭台之上,就在蒙古大汉想要故技重施时,突然,方可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然一个翻身,似乎是用尽全身的力道,瞬时起身,趁着蒙古大汉没有准备好,全身用力往蒙古大汉的身上撞去。

    蒙古大汉确实是吃了一惊,由于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下一轮的攻击中,没有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只见方可用尽力气全身撞向了蒙古大汉,蒙古大汉即使再怎么身形彪悍,遇到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击,自己又没有做好准备,还是会被撞倒在地。果然,蒙古大汉踉跄了几步,和方可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

    由于手脚背部全都有伤,自己刚才翻身撞的那一下又用尽了力气,方可无可奈何,抱着对蒙元朝廷的仇恨,方可直接用牙狠狠咬在了蒙古大汉的手臂上。

    “啊——啊”蒙古大汉痛苦地嗷叫了几声,但整个人还是尽力翻身过来,似乎是想要试图再次反击。

    “阿可,小心后面啊——”看着蒙古大汉一直要威胁方可的样子,方可又已经如此铁心要和蒙古人拼命,自己又不能上去帮忙。何子布只能在台下大声喊道。

    但是方可早已无心再回头看其他的情况,只是闭着眼,一直用牙咬着蒙古大汉的手臂不放。蒙古大汉忍着被牙咬的剧痛。慢慢一半身子起身过来。看着方可还一直咬着自己的手臂不放,蒙古大汉怒吼一声,看准了方可,对着他的头上就是重重的一拳。

    这一拳下去,方可遭受了重重的一击,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但他整个人还是紧紧地咬着蒙古大汉的手臂不放。

    “阿可。快走啊,不要再打了——”看着方可一直咬着蒙古大汉,蒙古大汉却已经能用手打到方可了。再这样下去只有被打死的份,何子布立刻冲着台面上焦急地喊道。

    但是方可仍旧不放,可能是他的意识已经朦胧不清了,只能一直用牙咬着。

    蒙古大汉的手臂一直剧痛不止。口中还在嗷嗷不断地大骂着。紧接着,又是一拳重重打在了方可的头上。

    又是重重的一击,这一回方可整个人都快要昏过去了。但是此时方可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本来就已经行动不便,此时的他,只能拼死把所有对蒙元朝廷的仇恨释放出来,没有清醒意识的他只能死咬着蒙古大汉的手臂不放。

    一拳接着一拳,蒙古大汉一边打一边痛骂着。方可的头部已经遭到了屡数的重击,让人惊悚的是。甚至都可以听见头骨碎裂的声音。

    “阿可,快放手啊——”看着方可垂死不放的样子,何子布整个人都快痛哭出来了,可是此时的他却似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打死。

    但是方可早就抱下了必死的决心,两手死死按住蒙古大汉的手臂,牙齿也深深咬着嵌入到了蒙古大汉的肉里。

    蒙古大汉仍旧在痛苦地嗷叫着,然后重重的拳头一直朝着方可的头颅挥去……无数次的击打,方可的头上已经流出了许多的血,血液顺着额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流到了方可的嘴边,最后和蒙古大汉被咬出的血汇在了一起。

    “可恶啊——”蒙古大汉嗷叫着,拳头不停地打在方可的头上。

    台下的何子布见着,喊叫声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一拳一拳而过,方可一直都没有放开……曾经的兄弟在一起发过誓了,今生今世不能做对不起中原汉人的事情,仅此而已。而如今,方可和费能宏为了汉人的尊严,挺身而出,与蒙古人拼死一战……何子布循规正道,欧阳聪却反水投敌,命运的变迁让方可看清了这世上的人情世故。但是兄弟的情谊铭记在心,方可一直保持着这条情谊的锁链不断。带着汉人不屈的风骨,带着兄弟间的情谊,方可只身与蒙古人拼死一战。就这样的,方可已经满头鲜血,却依旧是咬着蒙古大汉的手臂不放,就这样一直不放,一直不放……

    过了许久,台上终于没有了声音。蒙古大汉或许是体力透支,或许是疼痛难忍,整个人倒在地上没有再动了。而方可……头部遭受到了无数次的重击,最后也死了。在死之前,方可一直是咬着蒙古大汉的手臂不放的。然而,方可就这样活生生地被蒙古大汉当场打死了……

    台下的来运镖局等人,尤其是何子布,他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惊悚和悲痛;在察台多尔敦身边的欧阳聪见着,也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死去的方可和费能宏——自己曾经的兄弟。对于他们二人来说,他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活生生地打死,他们二人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的一幕幕……

    “阿可——”何子布这一回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任光等人的阻拦,整个人飞一般地冲上了台面。

    “阿布……”欧阳聪看见了何子布奋不顾身地冲了上来,自己则稍微虚掩着站在察台多尔敦的身后。

    何子布却是没工夫管欧阳聪,他冲上台面后,一脚踢开了被方可咬昏的蒙古大汉,随后看了看方可的情况。

    方可的头骨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碎裂,鲜血更是流至脖子处——方可确实是已经断气了,和之前的费能宏一样,死状惨不忍睹。

    何子布看着两个兄弟的尸体,眼中已经流出了愤恨的泪水……

    台下的任光、林景和石常松见了,也跟着跑到台面上来,在一旁照顾着何子布的情况。

    “阿布……”任光看着何子布伤心欲绝的样子,用悲痛的口吻喃喃道。

    “原来你这家伙也来了……”察台多尔敦看着冲上台面的何子布,笑着说道,“看来你们中原汉人都是犬狗啊,打人都用牙咬的是吗……”

    此话一出,何子布更是愤怒到了极点,还没等察台多尔敦说完,何子布顺势捡起方可和费能宏掉落在地上的苗刀,然后用力一把朝着察台多尔敦的眼前掷了过去。

    苗刀的速度极快,但在察台多尔敦眼里看来,却是什么也不算。察台多尔敦看准了,右手一伸,稳稳地接住了飞来苗刀的刀柄,随后将它丢到了一边。

    “察台多尔敦,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畜生!”何子布对着察台多尔敦的方向,两眼中充满了愤怒,“还有欧阳聪,你这个走狗……”何子布还把话语矛头对向了躲在一旁的欧阳聪。

    欧阳聪有些害怕何子布的眼神,朝着察台多尔敦身后稍稍躲了一点。

    察台多尔敦见着,继续冷笑着:“哼,这向来就是蒙元的规矩,如果说是你,看到一手举办的大会遭到外族人的破坏干扰,你不会制止,任由他们吗?无论是蒙古人还是汉人,当朝统治者是谁,谁就是规定,谁破坏了秩序,受到惩罚是理所当然的!”

    “汉人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吗?”何子布继续愤怒地反问道,“汉人会滥杀外族人的俘虏吗?何况之前蒙元朝廷办摔跤大会,也从来没有像察台公子你这样的滥杀无辜吧……”

    察台多尔敦见着何子布和先前见面的一样桀骜不驯,于是冷笑着说道:“哼,你这家伙每次敢带头出来顶势……今天你们的孙少主没有来吗?”察台多尔敦又把语气转到了没有来到的孙云身上。

    何子布现在心里想的一直是为自己的兄弟报仇,其他的什么也不顾了。于是何子布两眼怒视着察台多尔敦,大声喝道:“哼,今日无需孙大哥出手,我何子布一人独当即可!”

    话音刚落,何子布提着苗刀朝着察台多尔敦的方向冲击而去。任光等人没有注意,并没有及时阻止住何子布。

    “阿布——”任光大叫一声,但是却来不及阻止住。

    察台多尔敦冷冷一笑……忽地,搭台四周顿时冒出四个蒙古壮汉,将何子布给团团围住。何子布见状,暂时停了下来。

    “阿布,冷静一点!”任光大声喊道,见着双方还没动手,任光想要先阻止事态的恶化。

    然而此时的何子布早就冷静不下来了,他两眼环顾着周围的四个蒙古大汉,眼神略显紧张,手中的苗刀更是紧握在手。

    “阿布——”任光等人一直对何子布放心不下,眼看着场面弄得如此的复杂,任光等人的心里紧张到了极点。

    察台多尔敦见着搭台上的场景,继续冷笑着说道:“哼哼,不用本公子亲自出手,对付你,这四个壮汉就够了……”

    何子布眼望着周身的四个蒙古大汉,一场恶战似乎不可避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