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旧友重逢
    杨铮明领着任光、何子布等人,朝着摔跤大会现场的方向走去……

    摔跤大会的现场离久旺商会不远,沿着劳工搬运东西的路线,绕过一条巷道,摔跤大会所用的搭台就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到了……”杨铮明对着身后的任光等人轻轻道了一声。

    任光等人停下脚步,纷纷抬起头来朝着搭台处的景象望去。

    “喝——”,搭台之上,几名身高九尺、身形彪悍的蒙古大汉正在互相练习摔跤。一个蒙古大汉与另一个蒙古大汉互相纠缠在了一起,随着二人的同时发力,一人抽身将另外一人给拦腰抱住,随后将对方俯身压倒。由于无比的重量和突然的爆发力,两人纠缠在地板上时,搭台的地板发出了“砰——”地一声巨响。这样看来,这些个蒙古大汉应该就是准备参加摔跤大会的选手了。

    “这些家伙都好壮啊……”何子布望着台上身形彪悍的众蒙古人士,不禁感叹道,“身形太恐怖了,恐怕在所有的中原汉人中,都找不出和他们一样壮的了……”

    “这里就是摔跤大会的场地了是吗?”任光向着杨铮明问道。

    杨铮明也是微微抬起头,望着搭台上的场景,随后轻声说道:“是的,两天以后就要在这里举行了,据说蒙古人中所有的摔跤好手都要来这里参赛。”

    “这项赛事不会有汉人参加吧?”林景问道。

    杨铮明淡定地回答道:“虽然规则上没有写明,但一般来说。摔跤大会参赛的都是蒙古壮汉,毕竟一般没有哪个中原汉人敢主动上去向那些身经百战的蒙古摔跤手挑战。”

    “既然没有汉人参加,那应该问题不大……”任光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之前我们还一直担心出资帮蒙古人办事,会不会影响到我们汉人的利益。现在看来,只要蒙元朝廷没有针对我们汉人就行非人的压迫,这次的事情还是就如杨前辈之前所说的,能忍即好。”

    “真的是这样的吗……”何子布似乎是有什么想法,不禁喃喃道。

    “什么?”任光听到了何子布的疑惑。也回头问道,“既然这次的摔跤大会只是动用了久旺商会以及其下分属的一些镖局、商铺的资金,并没有实质性的对我们汉人压迫或是伤害。我想这次的事情,就当是给蒙元朝廷多交的几分关税好了。”

    何子布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继续两眼凝神地望着前方,口中念道:“可是……这次摔跤大会一手操办的人。可是察台多尔敦……”

    被何子布这么一提。任光的心也顿时紧了半分。

    何子布又回头望了望任光,继续说道:“你觉得,就察台多尔敦的性格和为人,他会把这次的摔跤大会弄得这么单纯?”

    “听阿布你这么一说,我们似乎还是得对察台王府的人保持一些谨慎为好……”任光听了何子布说的话,脸色又提起半分的紧张神情。

    “对了……”正在这时,石常松也不禁向杨铮明问道,“这次的摔跤大会。还是会有许多的观众对吧?”

    杨铮明回答道:“没错,每年办摔跤大会的时候。也会有很多的汉人观众会聚集在这里看比赛……你们看,现在摔跤大会还没开始,搭台还在布置,不就有不少人已经在这里凑热闹了吗?”说着,杨铮明向着还在布置的搭台附近的一些停下的路人指去。

    任光等人又都侧头望去,果然,摔跤大会的搭台附近,已经有好些人在这里有事没事地到处观望。

    “这里果真还有许多的汉人百姓……”任光先是随便应了一声,随后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情再一次变得紧张道,“这么说来,察台多尔敦他有可能……”

    “阿光哥,你的意思是……”何子布在一旁似乎是听出了任光的意思。

    “莫非……”任光继续自言道,“察台多尔敦他又想要重演老西街的场景……”

    一听到任光提到“老西街”,何子布的神情再次绷紧。虽然当时任光、林景、石常松三个人只是听孙云说了,并没有去看,显得并不是特别的紧张,但对于亲身经历的何子布来说,那血腥和景象的场景似乎在他心里依旧不能淡去——察台多尔敦当着众百姓的面,砍掉了鸣剑山庄弟子许玉怀的手臂,打伤了成付和古兴康,就连自己和孙云都险些丧命,如果不是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及时出手相救,估计他们那日就真的凶多吉少……一想到这些场景,何子布还不由得打起哆嗦。

    “察台多尔敦真的还会这样做吗?”林景在一旁疑惑道,“上一次听说程氏酒楼和老西街的事情闹得挺大的,察台王府自己内部都出现了一些震荡,这回摔跤大会,察台多尔敦还会……做出这些事情来吗?”

    “会的——”何子布突然坚定地说道,“察台多尔敦这个家伙,他对我们中原汉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一定还会有行动,我们必须万加小心!”何子布的表情显得非常激动,看来那一次老西街的事情在他心里还是久久忘不掉。

    看着何子布这个样子,任光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又向着杨铮明问道:“杨前辈,这里帮忙搭台的劳工都是中原汉人吗?”

    杨铮明听了任光的问题,依旧是两眼望着前方说道:“没错,因为在蒙元朝廷的眼中,我们中原汉人都是非常廉价的劳动力。这些劳工有的是我们久旺商会下部的,有的是察台王府自己的,有的是他们临时出钱雇佣的……总之,每次大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劳力。我们汉人往往都被他们强征雇佣了。不过至少待遇方面,蒙元朝廷也不是太过分,所以这些身为劳工的汉人。就当做是找的一份临工,凑合着帮忙做下去了。再说了……就算是被强征,在这蒙元管辖的大都里,一个汉人也不敢随随便便反抗……”

    “哼,这些蒙古鞑子果然还是不把我们中原汉人当人看,一百年前已是如此,一百年后亦是如此……”一听到关于蒙元关系的论述。何子布还是不免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和些许的愤慨。

    任光想了想,随后又向着杨铮明问道:“听杨前辈说,昨天是察台多尔敦独自来找你的对吧?可是对于蒙元来说。这么重要的摔跤大会,真的是察台多尔敦一个人一手操办的吗?”

    “也不是……”杨铮明立刻回答道,“据说,摔跤大会每年都在大都举行。朝廷下发一手操办的。也总是察台王府。察台多尔敦作为察台王的长子,察台王府未来统事的继承人,他自己也可能只是做一些领导的事情吧……”

    正在这个时候,何子布转了转身,准备往搭台的方向走去。

    “阿布,你去哪儿?”一直担心何子布乱跑的任光看见了何子布的突然动向,不禁问道。

    何子布先停了停脚,回声应道:“感觉心情烦闷。想到这附近走一走……放心啦,我就在这搭台四周绕一绕、看一看。不会走太远的……”

    任光望着一向多动的何子布,无奈地回答道:“好吧,那你就在这附近逛一逛吧……不过记住,千万不可以走远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何子布随即摆了摆手,然后头也没回地朝着搭台的方向慢慢悠悠地走去,似乎真的是在闲逛……

    “阿布这个家伙可真是爱到处走……”林景看着何子布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道,“真是的,看来真的只有少主和杜姑娘才管得住他。”

    石常松见了,也插话道:“不过说真的,在大都街上,老站着不动,确实是挺无聊的,还不如在四周到处逛逛。”

    杨铮明听了,回过头来对任光等人说道:“今日任镖师你们既是无事,不如就在这摔跤大会搭台附近逛逛吧,也好舒缓舒缓紧张的心情……”

    “我看这样也好……”任光活动了一下身骨道,“老在这傻站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不如我们几个先在这儿多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有关察台多尔敦用意的线索也说不定……”

    “那少主和阿布怎么办?”林景又问道。

    任光想了想,回答道:“少主还在吴前辈那里说事,一会儿看见我们不在久旺商会,一定会打听过来的。至于阿布嘛……就如他说的,他又不是小孩子,既然他只在这附近逛,我想他也不会走远的,一会儿万一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找他也不会不方便。”

    听任光这么一说,林景和石常松也不再担心什么,三个人一起跟着杨铮明,在这搭台附近逛了起来,顺便试着看能否找到一些有关察台多尔敦用意的线索……

    何子布这边倒也不急,这回他还真是没有多动,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在搭台附近四处闲走着。不过望着一路在不停劳作着的汉人劳工,何子布多多少少有一些痛惜之感……

    何子布一边漫步闲逛着,一边思考着。他的眼神有些踌躇,或许是自己命运的峰会转折,让他体味了人生的不同姿态。自从入了来运镖局后,很多时间何子布都是与孙云等人有说有闹的,但是却很少有机会像这样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思考着一些东西。曾经是市井中遮头盖脸的小偷,如今却变成了能堂堂正正处于世上的来运镖局的成员之一。昔日的叹惋,如今的恩情,何子布也轻轻叹了一口气,感叹着命运的变迁,内心也不知是开心还是难过……

    “嘿,这边都收拾好了……阿宏,去叫那些家伙搬东西的时候小心一点……”这边又有催促下人干活的声音,然而这声音在何子布耳朵里听来,却是那样的熟悉。

    何子布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朝着自己侧身正在劳作的二人望去。眼神中充满了惊讶……

    “阿可,你说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其中一人问道,“我们这么做。算不算是帮蒙古人做事了?”

    另外一人道:“都怪阿聪那个家伙,非要在察台王府底下做事不可……虽然有些不尽意,但只要我们做的事情没有对不起中原汉人,就无关系……”

    正说着,二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在看他们。二人怔了一下,随后慢慢回头——果然,何子布正站在自己二人身后。二人也略感到惊讶。

    何子布眼神一皱,心中似乎有无尽的想法。良久,何子布终于慢慢开了口:“阿可、阿宏。真的是你们……”

    原来这两个人正是何子布在进入来运镖局之前时的两个兄弟方可和费能宏,另一个人欧阳聪现在却不在这里。

    “阿……阿布……”看着何子布的突然到来,方可有些紧张地说不出话。在此之前,方可一直都很听从兄弟何子布的话。可是自从何子布与欧阳聪兄弟决裂后。方可就一直跟在欧阳聪身边。如今看到了何子布的再次出现,方可自然是非常的紧张。

    “你们……”何子布见着方可和费能宏二人也在忙着摔跤大会的事情,于是不禁道,“你们两个人也在帮察台王府的人做事?”

    费能宏在一旁低头不敢说话,方可见了何子布有些质问的态度,于是解释道:“阿聪因为某些原因,找察台多尔敦帮忙,我和阿宏只能跟着他……虽然这次的摔跤大会。我们这样好像是在帮蒙古人在做事,但是我们发誓。我们不会做对不起中原汉人的事情……”

    “对不起中原汉人……”何子布略微地点了点头,随后眼神迷离道,“行,你们没有对不起中原汉人,但是你们觉得你们对得起你们自己吗?”

    被何子布这么一问,方可和费能宏二人有些哽咽得说不出话。

    何子布没有停下来,继续说道:“我们之前是小偷,是飞贼,是做着见不得人的偷窃行为。但是说到底线,我们从来没有帮蒙元朝廷做过一丝事情。现在兄弟之间决裂了,我进了来运镖局,欧阳聪还是做他的老本行;我依旧是守住以前的底线,可欧阳聪……他居然去为蒙古鞑子卖命——”

    “其实,我之前对阿聪的行为也深感疑虑,甚至还亲自看见他从察台王府历里面走出来……”方可先是低头默默地说了几句,随后抬起头道,“但其实我还是相信阿聪的,毕竟他还是我们的兄弟,我相信阿聪的为人,相信阿聪心里还是有我们这些兄弟的!所以只要阿聪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还是很相信他——”

    方可的声音非常的坚定很诚恳,在何子布听来,他能感觉得到方可对之前兄弟之前的信任,自己的心里不免也有些触动。想到这里,何子布眼神有些迷茫地说道:“阿可,你对兄弟的信任……我相信你们都不会因为某些利益,而去为蒙古人卖命的,包括阿聪,我还是很相信他的。但是只是相信他,不能代表他不会做。我相信阿聪他是一部分,担心他也是一部分,所以我说如果他敢对你们或是对中原百姓做出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阿布,你现在……过得还好吗?”方可又不禁问道,他似乎也一直怀念着何子布。

    “我很好,来运镖局待我不薄,而且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孙大哥也是真正大义大德的真汉子,我一直很崇敬他……”何子布先是应了一句,随后又对方可和费能宏道,“我知道你们还相信着阿聪,但毕竟之前干的偷窃的事情还是阴暗的过去。如果……你们能和我一样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做人的话,现在的日子会不会和以前不一样呢……”何子布的语气越来越低。

    “我们没事,阿布,你不用担心我们……”方可用安慰的口气说道,“我和阿宏也不是不明正理的人,正如之前我们以及阿布你所说的,我们不管怎么活下去,不会去做对不起中原汉人的事情。”

    看着方可很有决心的样子,何子布顿了顿。随即,何子布定了定神,然后对着方可和费能宏说道:“作为之前的兄弟,也是现在的兄弟,我阿布还是想再多说一句,‘无论怎样,千万不可以去为蒙元朝廷卖命,不能做对不起中原汉人的事情!’”何子布最后的这一句说得非常中肯。

    费能宏似乎也是被何子布的话给感染到了,他和方可一起用坚定的眼神望着何子布。方可继续说道:“放心吧,阿布,我们会记住的!”

    何子布见着也算是放心了,随后又说道:“行了,我的其他朋友还在等着我呢,既然阿聪不在这里,我先离开好了……我现在就住在来运镖局,如果你们两个还有什么事情想要找我的话,就直接来来运镖局找我好了……”

    “谢谢你,阿布……”方可微笑着道,“不管你在哪里,你一直都是我们的好兄弟!”

    何子布听了,会心一笑。“走了——”大声说了一句,何子布便与曾经的兄弟分别,转身慢慢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