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摔跤大会
    任光、何子布等人已经到了久旺商会跟前,然而,今天的久旺商会,似乎和往常有一些不太一样……

    “这……这是怎么了?”何子布望着眼前和平常不一样的场景,不禁道。

    任光眼神一凝,也轻声道:“难道,久旺商会也发生什么了……”

    说了几句话,只见久旺商会门口,许许多多的劳工正在不停地往外搬运东西,似乎是在准备什么活动一样。

    “都小心点,不要把重要的东西摔了——”几个领头者不停地喊道,命令着手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劳作。

    “他们到底在弄什么?”林景不禁道,“莫非这就是和我们来运镖局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任光谨慎地说道,“不管怎么样,先找到杨铮明杨前辈吧,他应该是弄清楚所有事情的关键……”

    于是,任光定了定神,径直朝着久旺商会的门口走去。其他三人见此,也弄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于是先跟了上去……

    “快点快点,把这些东西都搬过去了……”管理的人还在不停地使唤道。

    任光走进看了看,这些人搬的东西尽是些搭台用的器具。任光想了想,随即对身前的一个领头者说道:“这位兄台,在下乃来运镖局总镖师任光,昨日受你们久旺商会会长杨铮明杨会长之托,运镖至大都以外的鸣剑山庄。时前有约,今日特来拜访杨前辈。”

    那个人看了一眼任光。随后笑着说道:“来运镖局的人是吗?我昨日见到过你们。既然你们是来见杨会长的,杨会长就在大厅里办事情,你们直接去找他就行。”

    任光听了。也笑着回礼道:“在大厅是吗?谢谢这位兄台,那我们不打扰了。”

    于是,任光等人又进了久旺商会的大厅口……

    久旺商会大厅里面,杨铮明依旧是像原来一样,坐在桌前整理着商会的文卷。他一边凝视着文卷中的斟酌字句,一边脸色略微悬颈。

    “杨前辈——”正在这时,刚刚来到的任光突然喊声道。

    杨铮明听到了声音。慢慢抬起头,一见到是来运镖局的总镖师任光,以及昨天同样到来的林景、石常松和何子布。杨铮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文卷,整个人从座位上起来,笑着招呼道:“原来是任镖师啊……怎么,今日前来久旺商会。又有何等之谈?”

    任光也是轻轻地一笑。随后回应道:“哈哈,杨前辈真是贵人多忘事……昨日我等镖局少主受杨前辈之托,运镖至鸣剑山庄,我等少主答应要来再次谢过杨前辈的,所以今日来运镖局众人也特来拜访杨前辈。”

    “噢,原来是这样啊……”杨铮明会心一笑,却没有见到孙云的身影,于是又疑惑道。“欸,对了。你们的少主孙云孙少主呢,今天怎么没有看见他和你们一起来?”

    任光听了,有些不好意思道:“噢,是这样的,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日我们少主临时有些事情,可能要迟些时辰才会过来。若是杨前辈今日并无过忙之事,前辈可以静心待之,还恕我等面待无礼。”

    “诶,任镖师言重了,鄙人也知道你们来运镖局的孙云孙少主整天操忧镖局上下的事事物物,手上自然会有许多的繁忙……”杨铮明先是笑颜答道,随后脸上又淡化了一些神情,“不过说起鄙人,鄙人今日也确实是有繁琐之事,一会儿恐怕还要出去。”

    “噢,杨前辈今日也很忙吗?”任光先是应声道,随后望了望门外下人依旧在搬运的场景,然后目光又回到了杨铮明跟前,于是不禁疑惑道,“是跟贵商会这些劳工正在搬运的东西有关吗?”

    杨铮明淡定地说道:“任镖师所言极是,为了这次的事情,恐怕这几日我都要忙得不可开交……”

    任光想了想,随后又问道:“刚才我等晚辈前来到至贵商会门口,也对此深感疑惑,不知杨前辈此次行事,究竟为何?”

    杨铮明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带着一股彷徨的神情,随后,他缓缓开口道:“是这样的,这几日,鄙人需要筹备……摔跤大会的事情……”

    “摔跤大会?”任光一听到新的事情,不禁又疑惑道,“什么摔跤大会,我们为什么不知道?”

    不只是任光,任光身后的林景、石常松和何子布听了,也是一头的雾水。

    杨铮明似乎是预料到了这一幕,于是缓了缓神,又不紧不慢地说道:“是这样的……摔跤大会是蒙古人一年一届要在首都举行的一项传统活动,近些日子就要开始了。不过在城里举办摔跤大会,经费所需不少……但是你们也知道,如今这世道,各地战乱不断,山东烽火边境,军队粮饷紧缺,朝廷物资供不应求,蒙元朝廷根本不可能一心一意地投出大量的钱来举办这次的摔跤大会。所以,所以……我们久旺商会虽隶属于鸣剑山庄,但因为是作为大都城内唯一拥有一些实权的商会,接受了朝廷的俸禄,所以……蒙元朝廷下令察台王府,察台王府的人命令我们出一部分资金举办这次的摔跤大会,我们自然也就帮忙了……”

    任光听了,似乎是恍然大悟了一般:“我明白了,怪不得这几日察台王府这么安静,原来是在筹备这一系列的诸如摔跤大会的事情罢了……”

    杨铮明一直在思绪着,眼神有些琢磨不定。任光看了几眼杨铮明的表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后他两眼直盯着神情不定的杨铮明,缓缓吐出字语道:“而且……杨前辈,是你们久旺商会动了我们来运镖局的部分资产……对吧?”

    听任光这么一问。杨铮明内心一震。身后的林景和石常松听了,也用惊异的眼神望了望任光,又望了望杨铮明。

    “哼。还是让你们知道了是吗……”杨铮明轻轻地笑了笑,随后稍微闭了闭眼睛,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什么?你们答应了帮察台王府的人出资办摔跤大会,还动用了我们来运镖局的资金?”何子布显得有些激动,在他心里,凡是帮察台王府的人做事,他都有些看不惯。

    “阿布。别激动!”任光这次答应了孙云,本是不让何子布知道这样的事情,就是怕他因为过于激动而闹出什么乱子。而如今已经知道了,任光先是立刻喊了一句,想要先把何子布的情绪给控制下来。

    林景和石常松见到此场景,也是做出了准备要拦住何子布过激行为的动作。

    “阿布。你先不要激动。等听了杨前辈说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有想法和行为也不迟。”任光还是对身后的何子布说道,想尽量地把何子布给控制下来。

    虽说何子布是个急性子,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也容易激动。但是和来运镖局的人,尤其是孙云和任光在一起久了,见过的场面也多了,何子布也渐渐了解到,在某些场合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于是。何子布闭眼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又恢复平静了。

    林景和石常松在一旁见了。也都松了一口气。

    之后任光又转回了头,正对着杨铮明,继续道:“对不起,杨前辈,我的这位兄弟一直是有些急性子,还望杨前辈你别见怪。没事的,前辈,您继续说。”任光的心态还是挺平稳的。

    杨铮明又是叹了一口气,紧接着道:“哎,鄙人也对不起你们来运镖局,之前没有和你们来运镖局的孙镖头打声招呼,就擅自动用了你们来运镖局存于我们久旺商会的部分资金。不过事情急迫,昨日察台王府的人前来给我们久旺商会下令,今日就要我们出资着手准备这次的大会……”

    “到底是怎么回事?”任光听了甚是疑惑,继续问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铮明先是抬头望了望天花板,随后又恢复了目光,神情黯淡道:“事情的发展经过……昨晚察台王府的长子察台多尔敦奉命来到我们久旺商会,和我们说了差不多一样的话,然后就让我们出资帮他们察台王府举办这次的摔跤大会。而且……昨日察台多尔敦的口气似乎还有一些逼人,有仗着察台王府曾经授权我们久旺商会而借机向我们施压的仗势欺人之感……”

    “来的有权有势的人是只有察台多尔敦一个人是吗?”任光听着杨铮明说话停顿了一会儿,不禁插话道。

    “是的,只有察台多尔敦一个人……”杨铮明继续说道,“察台多尔敦他也没有多说几句,只是给我们久旺商会安排了事务,随后就转头走了……不过不管怎样,我们久旺商会自然没有办法拒绝,事情又如此紧急,所以还没得及告诉你们来运镖局,鄙人在这里再次向你们来运镖局说声对不起……”

    “察台多尔敦个性向来都是目中无人,要换做是平时,一定还会和你们绕上许久,给你们提更多的条件……”任光想了想,不禁喃喃道,“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安排了任务就转头走了,说明他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或是不好在某些人眼皮底下明着做某事……如果是后者的话,不敢在别人眼皮底下光明正大,察台多尔敦又怕谁呢?只有他的父亲察台王,察台王一直不让察台多尔敦无故招惹我们来运镖局,也就是说……察台多尔敦又在暗地里想要对付我们来运镖局……”

    “什么?”杨铮明从任光口中似乎是听出了一些端倪,不禁道。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答应帮蒙古人做事?”石常松又问道,虽然他没有何子布那样的情绪激动,但口气中还是带着一点反问之意。

    杨铮明听了,望着地面叹了一口气,随后又抬起头,眼神略带枯灰地说道:“天与人违,早在蒙元朝政定都大都之时,我们鸣剑山庄就一直归附于蒙元朝廷,历年受朝廷俸禄。尽管身为中原汉人,却也是有心无力,身在大都,几世祖辈都以忍推崇,趋之避之。即使是现在的花叶寒花庄主,对蒙元朝廷的驱使之行也是尽量忍之……”

    “你们就这样一直忍着,察台王府也会对里面变本加厉……”林景也补充道。

    “我们没有办法……”杨铮明轻轻地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我们不仅仅是个人的安危,放下那些不畏强暴的正义之道,我们手下还有久旺商会,还有鸣剑山庄,作为唯一被授权的商会,下面还有千千万万和我们有关联的大都百姓。如果为了所谓的尊严而连累了其下的一切,我们……也不会安苟于世的……”

    听杨铮明说完了这些话,任光心中似乎也有一些感触。同样是为了大都百姓,来运镖局选择了不屈的反抗,鸣剑山庄选择了一味的隐忍,虽然这些都没有实质性撼动察台王府的地位和行为……

    林景想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做什么,于是凑到了任光的耳边道:“阿光,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任光想了想,轻声应道:“本来是应少主的劝告,前来久旺商会看看‘情况’的。如今事情已经很明了了,是久旺商会帮察台王府的人办摔跤大会,才动用了我们来运镖局的部分资金。”

    “可是这终究还是察台多尔敦那个混蛋挑拨出的事情……”在一旁的何子布知道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察台多尔敦依旧是罪魁祸首,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喊道,“总有一天,我们一定要让察台多尔敦那个混蛋尝点苦头!”

    “好了,阿布,察台多尔敦也是按照察台王府行事,不管他再怎么样目中无人、得寸进尺,我们现在也没有直接对付他的办法……”任光此时的心情似乎也有点踌躇,他想了好一会儿,随后突发奇想道,“现在也没有什么特别要整理的事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杨前辈,不如您现在带我们去看看摔跤大会的现场好了,您的手下不是正在处理这个事情吗?”

    杨铮明侧脸望了望还在搬运的劳工,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们久旺商会……鸣剑山庄也对不起你们来运镖局,待到你们孙少主来到后,我还要亲自向他道歉……既然任镖师你们现在想要去看摔跤大会的现场,也无妨……”说着,杨铮明慢慢朝着久旺商会大厅门外走去。

    何子布在一旁心生疑惑了好久,不禁问道:“阿光哥,我们……真的要去看摔跤大会的现场吗?”

    任光顿了一会儿,随后说道:“少主还没有来,我们也不能太肯定地去定度这其中的是非关系……与其在这里游手无干,不如先去摔跤大会的现场去看看吧,说不定在那里,还能找到有关察台多尔敦想要对我们来运镖局实施下一步计划的线索。”

    何子布听了,两眼地沉下去,在他心里,他此时也是对察台多尔敦又痛恨又无奈……

    “走吧……”杨铮明轻声应了一句,任光等人便跟着杨铮明,准备一起前往摔跤大会的现场观摩一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