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房中论事
    孙云不请自来,吴子君也还是很客气的样子,毕竟之前吴子君有言在先,若是孙云有什么事情想要于己之谈的,尽可以来这龙明客栈找自己。

    孙云见着自己不请而来,于是先言道:“晚辈今日来找前辈,闲忙安否?”

    “不忙不忙……”吴子君还是很客气地说道,“在贫道来这大都之后,每日也不过出门在外游历十步,归房不过丝管清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孙云向着吴子君的方向慢慢走了过去,吴子君颜面一笑道:“孙少主不必站着,与贫道对坐而论即可……”

    吴子君既是让孙云坐在自己对面,孙云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于是他应了一声:“谢前辈!”随即,坐在了吴子君的桌对面。

    “不知孙少主此番前来找贫道所为何事?”吴子君给孙云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茶,随后问道。

    孙云接过了茶杯,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跟前,随后说道:“前辈既是武当首席弟子,又是武林七雄之一,在武林中必是鲜有地位。然而武当派离这大都甚远,为何吴前辈会千里迢迢地来到这北国大都里来?”

    吴子君听了,笑了笑说道:“就为这事?哈哈,贫道虽为武当首席弟子,又是武林七雄之一,但本门祖师却因贫道少解世间万事,遂让贫道多下山出行游历,以多了解世间百态。”

    “这个晚辈好像之前在汴梁也有听说过……”孙云说道,“江湖中有传吴前辈归隐武当山中。鲜出于人世。‘行云流水剑,君子武当归’,这武林中盛传的名言。似乎是在说前辈您只在山中归于道家之学,却是忽略了民间百态。当然,晚辈也只是听江湖中的传言所说,还希望前辈您不要见怪……”

    吴子君听完后,又笑着道:“哈哈哈哈,这有何见怪的?而且此江湖之言也并非虚假,祖师张三丰也正因如此。才让贫道下山游历的。”

    “都说前辈您是张真人最心仪的弟子,武功也是不俗,否则也不会成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孙云继续说道。“前些日子在对付察台多尔敦的时候,前辈的身手也是让晚辈们眼前一亮。”

    “孙少主说笑了,说实话,贫道认为武功并不是为人最重要的。相比起来。为人之道才是更应该为人景仰的。”吴子君义正言辞道,“说到武功,可能比起非武林七雄之辈的傲晶师太、南宫魄等人,贫道还有之不及。但是贫道既能被世人称道武林七雄,其实还是祖师传授为人之道之用吧……”

    “前辈的话当真有理……”孙云先生应声道,随后叹了一口气,“哎,说到前些日子的老西街。晚辈们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谢谢前辈,如若不是那日吴前辈的及时出手相救。晚辈等恐怕早在察台多尔敦的刀下凶多吉少了……”

    “其实祖师也告诫过贫道,体味世间百态的同时,也要有扶寄百姓的仁义之心。那日看见察台多尔敦因无礼之由滥杀鸣剑山庄弟子,贫道也只是顺应天理之道,出手相救罢了,并无想要与察台王府敌对的意思……”吴子君平静地说道。

    “哼,察台王府的人甚是可恶,尤其是察台多尔敦,从来视我们中原汉人为草芥,简直是让人痛恶之极!”想到察台多尔敦之前的种种暴行,孙云不由又是心生愤怒。

    “说到那日的老西街……”吴子君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道,“被砍伤的鸣剑山庄弟子许玉怀还好吧?”

    孙云叹了一口气,随后又说道:“还好了,昨日我们去了鸣剑山庄,听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花前辈说,许玉怀虽然右臂尽断,但失血不多,性命早已无忧,这还得谢谢那日吴前辈及时相救。”

    “没事就好,至少保住了性命……”吴子君想了想,又接着道,“话说回来,你们昨日见到了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了?”

    孙云说道:“是呀,昨日鸣剑山庄在大都所设的久旺商会托我们来运镖局运一趟镖物,我们去了鸣剑山庄,还和花庄主花前辈说了很多话。”

    “都说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是一个非常有大局观的管理者,正因为如此,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弟子武学,花叶寒手下管理的这个鸣剑山庄在中原武林一直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吴子君又言道,“这样看来,花叶寒花庄主也是一个大义凛然的君子之人。”

    孙云听了后,低头揣度了一会儿,随后轻声道:“可是昨日晚辈与花庄主谈话时,却觉得花庄主有一些隐忍之感,尤其是在谈到察台王府的时候。不是晚辈刻意要去猜度,晚辈心想,花庄主花前辈是不是和察台王府的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或是之前与察台王府之间发生过什么……”

    “没想到孙少主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吴子君听了孙云话,也思绪了一会儿说道,“不过依贫道看,花庄主可能确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也可能确实如孙少主你所说,花庄主之前也许真的与蒙古人发生过什么。不过贫道相信花庄主是一个有义之人,他如果真有什么隐瞒的话,也可能确实有他的难处……”

    “晚辈也相信花庄主是一个有着侠义之心的人,晚辈只是觉得这所有的事情之间,似乎是有什么牵连在里面,我们却始终摸不透……”孙云说着,心中不觉有一丝紧张和沉闷。

    “看孙少主的样子,孙少主似乎是对这大都之境感到许多疑惑和压抑,才来贫道这里解疑的……”吴子君笑着喝了一口茶,不禁道。

    孙云轻微地摇了摇头,两眼直望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只字说道:“来运镖局来到大都不久,察台王府的人就不断惹事……不只是来运镖局,这几天察台王府对中原百姓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察台多尔敦,可以说是灭绝人性。我孙云向来都想要像一些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一样心寄苍生,所以在汴梁的时候,我经常行善义举,灭马头帮,扶助百姓……可是到了这蒙元朝政集中的大都,我也想要和以前一样。但察台多尔敦的残暴。武功上我又不是他的对手,他做什么事情我们都没有办法遏止。如此一来,相对于察台多尔敦。蒙古朝政的人还会不断欺压我们中原百姓,而我只身一人,空有义心,却是无能为力……”孙云说着。渐渐把话题放到了蒙汉关系上。手中的茶杯越握越紧。这几天见到了察台多尔敦的暴行,孙云甚至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迷茫和黑暗。

    吴子君听完后,想了想,随后笑了笑说道:“其实,贫道最初出山之前,也和孙少主你有一样的想法。祖师让贫道下山体会世态炎凉,贫道起初也很犹豫,就算贫道一人武功再高。也决计不可能一人拯救天下苍生……”

    “吴前辈也和晚辈一样迷茫过是吗……”孙云听了吴子君突如其来的一句,放下手中的茶杯。双眼不禁睁大起来,“那前辈你……现在只身游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想法吗?”

    吴子君笑着摇了摇头,紧接着道:“其实不然,原来在没有看到世间百态之前,贫道也一直迷茫于这个问题。但是这些日子,贫道游历了汴梁、扬州、大都等地,虽然大部分地方依旧是蒙元暴政,百姓压迫,但也不乏和孙少主你一样有着心怀天下苍生之义心的君子英豪。虽然一己之力不能拯救于世,但是可以唤起庶民正义之心。”

    “唤起……正义之心?”孙云不禁喃喃道。

    “没错……”吴子君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上官仙剑前辈尝言:‘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一人之心不能拯救苍生,但一人之心可以唤起千万人之心。倘若千万人之心凝聚一块,人心之力不可估量,正义之道迟早会匡扶于世。”

    孙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不禁道:“上官前辈的警世格言是吗……那前辈的意思是……”

    吴子君继续说道:“贫道的意思是,贫道希望孙少主你不要因为蒙元朝政的几次压迫,就对自己的义心立场产生否定。虽然这大都是蒙元的首都,汉人百姓都不敢违抗暴令,但是也有心寄苍生之人,就好比孙少主你。虽然孙少主你一人不能撼动察台王府,不能撼动蒙元朝廷,不能拯救中原百姓,但是孙少主你的行为却可以唤起义士豪侠乃至普通中原百姓的正义之心。唤起一人之心,逐渐延伸,能够唤起千万人之心,若是千万人同有拯救苍生的义心,无论蒙元朝政如何压迫,这股顺应正义之道的潮流将是无法阻挡的。”

    孙云这回算是明白了,吴子君的意思是让自己不要因为这几日察台王府对中原百姓的残酷压迫并无法回击就丧失了自己本应遵循的正义之道,而是应该继续扶持这种心寄苍生的宽广之心,并将它一直流传下去,让更多的人都有这样的义心,这也便是上官仙剑前辈警世格言所云之况。

    孙云想了一会儿,随后说道:“多谢吴前辈,听吴前辈这么一说,晚辈心中的心结算是解了一些……”孙云虽话是这么说,但整个人的眼神似乎还是有些低迷。

    吴子君在一旁看出来了,于是又说道:“贫道知道,孙少主现在心想着,虽然自己有这样的义心,可还是对付不了察台多尔敦是吧……”

    “正如前辈所言……”孙云也应声道,“就算自己再怎么有豪情壮志之心,若是过不了察台王府这一坎,那也只能是有心无力……”

    吴子君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言道:“孙少主是想要在武功上有所提高,以便能够对付察台多尔敦是吗?”

    孙云知道自己的心里所想已经被吴子君看穿了,于是坦白道:“话是这样不错,尽管武力不是拯救苍生最重要的,但没有武力。是不可能拯救苍生的,这是客观不变的事实。往小了说,如果晚辈连察台王府这一道坎都无法越过。更不要说什么心怀天下、拯救苍生的大言大道的话了……”

    “看来孙少主说的也并无道理,有的时候,面对压迫,确实是要通过武力手段去解决,就连一向尊崇自然道法的祖师也说过类似的话。”吴子君又说道,“祖师说过,世间万物。即使是动物间的生死存亡、捕食逃生,这些在人的眼里看来残酷的事情,往往也是自然生存、万物循环的必不可少的定则。”

    孙云在一旁踌躇着。眼神琢磨不定道:“连张真人也认同这样的观点……”

    吴子君见着孙云依旧是犹豫不决的样子,又接着道:“孙少主想要拯救中原百姓、反对蒙元暴政的心情,贫道可以理解,在孙少主心里。若是察台王府的暴行不予制止。中原百姓还将会深陷水火之中。如此以来,孙少主只能是想要提升自己的武功,来达到反抗暴行的目的。”

    孙云犹豫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什么想要说出来却又不敢说出口。不过最终,孙云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晚辈知道吴前辈武功盖世,前些日子在老西街救得晚辈等人,晚辈实是感激不尽。恕晚辈无礼,晚辈恳请前辈能赐予晚辈武学一二。望日后能方得以用,抵抗察台王府的暴行——”说着。孙云鼓起勇气,整个人站起来在吴子君面前鞠了一躬,看来孙云是真心想恳求吴子君能传授自己一些武学。

    吴子君看到孙云如此诚恳向自己拜学武艺,也是小吃了一惊,不过他似乎也明白了——这才是孙云这次前来拜访自己的真正目的。

    吴子君也站起身,随后扶起孙云道:“孙少主你先起来,难得大都之处能有孙少主你这样拥有正义之心的英雄少年,贫道若是能赐予武学一二,或许也不为过……”

    “这么说吴前辈您是答应了?”孙云抬起头,有些喜出望外道。

    吴子君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武当派的太极拳剑自然没有办法传与外人,但若只是一些心法和武学的技巧套路,传授一二也不为过。”

    孙云知道了吴子君已经答应了,想到身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能够教自己武功,孙云此时也是兴奋不已。“只要吴前辈能答应,晚辈即感激不尽……”孙云兴奋了一会儿,随后又道,“还不知前辈会授予晚辈何等武功?”

    吴子君笑了笑,紧接着道:“行,贫道现在就传授孙少主你几招……孙少主可还记得前几日贫道在老西街与那察台多尔敦对决时的场景,当时贫道用太极拳将察台多尔敦他的刚猛拳法尽数拨回。”

    “嗯,那的确是武当太极拳的功夫,可……前辈不是说武当的太极拳不能传与外人吗?”孙云又疑惑道。

    吴子君笑了笑说道:“贫道想要教的,不是太极拳本身,而是其中暗含的四两拨千斤的套路。其实不只是武当的太极拳,任何武功套路都能模仿……”

    “前辈是说,任何武功都能用这样的原理是吗?”孙云又不禁道。

    吴子君看着孙云一脸疑惑的样子,想了想,随即向后退了几步道:“光说无用,我们直接实战好了。孙少主,不如你先对我攻来,看我是如何应对的。”

    孙云想了想,确实觉得多说不如实战,于是孙云摆好拳架,笑着说道:“那就如前辈所言,晚辈这就来了……”说着,孙云脚步一踮,整个人挥拳朝吴子君身前而去。

    吴子君依旧是摆着前些日子对付察台多尔敦时的太极拳架势,淡定从容地望着挥拳袭来的孙云……

    离开了孙云,任光、何子布、林景和石常松四人朝着久旺商会的方向走去。何子布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任光等人却是接到了孙云的指令,暗地里调查有关来运镖局资金意外流出的事情。

    “真是的,也不知道孙大哥现在在和吴前辈在谈些什么事情……”不知情的何子布一边走着,一边想到孙云和武当首席吴子君的事情,想来无趣后,他又对任光说道,“阿光哥,我们这回去久旺商会到底是要干什么?”

    任光心想着自己暗地里调查的事情绝不能让何子布知道了,于是笑着道:“上次少主不是说了吗,从鸣剑山庄回来后,要好好谢谢久旺商会的会长杨铮明杨前辈的……不过少主之前却和吴前辈有话要说,而且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所以只好我们代他去谢过杨前辈喽……不过阿布,你到时候到了久旺商会,可不要随便和杨前辈说话,交涉这方面还是交给我们好了。”

    其实任光这样说,就是为了防止何子布会添什么乱子,倒时候打乱了自己原先的计划。“是是是,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何子布嘟着嘴不屑道,“真是的,孙大哥不在身边,我还要被管着……”

    看着何子布任性的样子,任光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久旺商会快到了……”林景突然发话道。

    众人往前望去,果然,久旺商会就在前面。但是,今天的久旺商会,似乎和往常有一些不太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