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日久生情
    夜渐渐深沉下来,街上已经灯火并起,大都的夜市虽然没有汴梁的繁华,但也还是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到了夜晚时分,来运镖局的车队才从鸣剑山庄回到了镖局。由于还没来得及吃饭,回来的所有人各个都无精打采的。孙云也不例外,作为整个车队人马的领头,孙云不但在整合上花了不少精力,在鸣剑山庄习得“劈刀腿”时也是耗费了不少的体力,此时的他微微打了一个哈欠——看来孙云自己也是有些疲劳过度了。

    “我们到家了——”孙云对着身后的众镖师说道。

    “终于回来了……”石常松长吁一口气道,“今天出门一天了,晚饭还没有吃,说起来现在还真是有些饿啊……”说着,石常松抚摸了一下自己空虚的肚子。

    “这也难怪……”任光也跟着说道,“要不是花叶寒花庄主留我们看了鸣剑山庄的武功,我们本来还可以回来吃晚饭的。”

    孙云听了,转过头来说道:“这也不能怪花庄主,人家花前辈毕竟是赠予我们鸣剑山庄的武功,此等恩情我们道谢还来不及呢……”

    何子布在板车上拖了拖疲惫的身子,随后对孙云说道:“那个,孙大哥……你看今天都这么晚了,今晚就不用指导我武功了吧?”

    看着何子布想要趁机偷懒的样子,孙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今天一天确实是太累了。于是,孙云说道:“也行。反正运镖一天本来就累,今天就当是给你放假了。”

    “我就知道孙大哥最好了……”何子布又笑着说道。

    孙云想了想,又望向身旁的杜鹃。随后关心道:“鹃儿,你今天也累了吧,跟了我们一天的路……”

    谁知,杜鹃脸上并没有显现太多的疲态,只是一直保持着微笑说道:“杜鹃不累,只要能跟在公子身边,杜鹃就不怕累。”

    “鹃儿……”孙云两眼迷离地望着杜鹃。心中一股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

    “对了,少主……”这个时候,林景突然对孙云说道。“刚才回来的路上,我跟少主你说的关于察台王府的事情……”看来回来的路上,林景已经把自己和石常松在鸣剑山庄时讨论的问题和孙云说了。

    “我已经考虑了你说的问题了……”孙云应声道,“你说察台王府可能会通过压迫久旺商会来间接对我们来运镖局施压。虽然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察台多尔敦他这么短的两天内应该是还想不出对付我们的对策的,我们还是不必担心太多……”

    “不过我觉得少主你还是得多留点心才行……”林景还是有些不放心道。

    孙云听了,闭眼想了想,随后微微点头道:“嗯,这个问题我肯定会留心的……”

    车队人等终于到了来运镖局的门口,何子布第一个跳下车,大声说道:“哎呀,终于到家了。我都快饿死了!”随后,何子布头也不回地跑进了院子。

    “阿布——”孙云见着何子布急急忙忙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阿布这个家伙,又给我提前跑了,结果还趁机偷懒不帮忙搬车上的东西。”

    任光见了,笑了笑说道:“少主,我看你也别怪阿布了,毕竟他今天也努力做了不少事了。现在他这个样子,至少比以前做小偷好多了。别看他现在这样,以后慢慢教导他,他以后自然会有改进的。”

    “我是怕现在惯他太多了,以后想改就难了……”孙云还是叹了一口气,有这么一个淘气的“小弟”天天在自己身边缠来缠去,孙云还真不知道是有幸还是负担……

    “义父,我回来了——”孙云回到来运镖局后,第一件事还是到大厅和自己的义父孙尚荣报事。

    “云儿你回来了……”孙尚荣见着孙云等人的顺利归来,关心地问道,“怎么样,这一路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与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花庄主沟通还好吧?”

    “一路都很平静,倒是没什么麻烦了,而且花庄主也很平易近人,对我们来运镖局也不错。”孙云回答道,“再和久旺商会那边多交流交流,我想来运镖局和鸣剑山庄之间的关系还会更好。”

    “有道理,毕竟久旺商会就在大都,我们来运镖局想要拜托什么事情,也不用跑那么远的路……”孙尚荣回声应道,“不过云儿你们今天也出去一整天了,大伙儿也都累了吧?不如今天晚上吃完饭就早点休息吧,不用再忙活了……”

    “好的,义父!”孙云笑着回答道……

    来运镖局的人今天吃饭都很晚,而且出去的所有人都很累。像何子布那样,吃完饭打了几个哈欠,就回房睡觉了。林景和石常松也没有多忙活,两个人只是多喝了两杯酒,多说了几句话,没有什么过于兴奋的举动。任光也不例外,作为总镖师的他,吃完饭也只是在仓库里面收拾整理了一下账本,之后也回房去睡了……

    孙云房间内……

    杜鹃吃完了饭,还没有立刻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继续任劳任怨地在孙云房里收拾打扫着。其实,杜鹃表面上装作微笑淡定的样子,身为一个没有过多少翻山越岭经历的弱女子,她今天在外跋涉了一整天,整个人更是早就身心疲惫了。不过想着一心一意服侍孙云,杜鹃还是继续在孙云房间里面干着活。

    杜鹃此时正整理着孙云的床铺,可是由于太累了,杜鹃打了一个哈欠,用手在孙云的床上支撑了一会儿。

    “我今天怎么这么累?”杜鹃心中自言道,“不行,不可以在这里睡着了。万一让公子看到了可不好……”

    于是,杜鹃还是强行支撑着继续干着活。然而,身心的过度疲惫还不是杜鹃一个弱女子随随便便就能克制清醒住的。只见没有过多久。杜鹃似乎是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意识渐渐模糊,眼睛慢慢眯成一条缝,最后一头栽在了孙云的床上……

    孙云房间里的烛光依旧是亮着,烛光照在杜鹃从容清和的面庞,顿显几分娇柔之意。两眉微蹙,姿态已然。颇有一副佳人韵味……

    然而不知何时,也许是忙完了些许事务,孙云正好从外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孙云之前在外面看到了自己的房间是亮着的。所以是知道杜鹃在自己房间里的。于是,孙云在进门后还没有看见躺在自己床上的杜鹃之前,先是像往常一样喊了一句:“鹃儿,还在忙吗?”

    然而房间里面并没有回应。孙云整个人进了房间。这个时候才发现因过于疲劳而睡倒在自己床上的杜鹃。

    孙云见到了。却并没有感到过于的惊讶,他知道杜鹃一个弱女子跟着自己奔波了一天,早就累得不行了。孙云微微一笑,缓缓走到了杜鹃的跟前,看着杜鹃身上没有任何覆盖的东西,于是孙云便拿了自己床上的一个毛毯,轻轻盖在了杜鹃的身上。

    事毕后,孙云在杜鹃躺着的床前慢慢蹲下身。然后慢慢端详着杜鹃睡着时的情态。只见杜鹃两眼微闭,寻眼蹙眉。桃瓣之容掩柔清意,整个人显现出怡然可掬的佳人姿态。

    望着杜鹃从容淡定的睡梦姿态,听着有节奏的轻微的朦胧睡声,孙云轻“哼”地微微一笑,随后自己整个人也笑望着杜鹃。

    也许是孙云将烛光挡住之后光线的阴暗变化,也许是孙云的一声不经意间的轻哼,也许是孙云在自己身上盖上毛毯的缘故,杜鹃整个人不禁微微一颤,两眼慢慢睁开——杜鹃逐渐醒了。

    杜鹃的视线逐渐亮敞,然而在她面前,一张可亲的面容逐渐浮现在自己眼前。

    杜鹃最开始的时候,意识还很模糊,然而等她意识逐渐清醒了,眼睛逐渐睁开后,她看见了孙云正一脸笑容地望着自己。

    “公子……”还没完全清醒的杜鹃先是轻哼了一声,随后意识顿时明朗地惊声道,“公子——”

    “不用怕,我又不会吃了你……”孙云看着杜鹃起床时的可爱样子,不禁开玩笑道。

    然而,杜鹃心里可是紧张得很。她由于过度地疲惫,结果在孙云房间里面做事做得睡着了,她担心孙云究竟会如何看自己。想到这里,杜鹃立刻说道:“对不起,公子,杜鹃……杜鹃在公子房里做事,不小心……睡着了……”

    杜鹃想要立刻起身,却发现孙云正蹲在床前看着自己,自己整个人像是被孙云给包容了一样,都不知道该如何起身。再加上孙云一直笑望着自己,杜鹃此时更是紧张得发紧。

    “没事儿……”孙云依旧是笑脸回答道,“我知道鹃儿你今天很累,你如果太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没事的。”

    “可是杜鹃不应该在公子房里……睡着的……”杜鹃依旧是紧张地答道。看着孙云一直这样近距离地笑望着自己,杜鹃脸红地不敢正视孙云。

    “这有什么关系,累了的话,在我房间里面躺一会儿也无所谓……”孙云说完后,也站起身来,“如果太累的话,就先回自己房间去睡吧,今晚不用再忙活了。”

    “不,杜鹃不累……”见着孙云终于从床边上站起来了,杜鹃也立刻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整个人从床上起来,随后说道,“公子你的房间还没有整理干净,杜鹃还要继续帮公子收拾整理……”

    说着,杜鹃又转过身,重新收拾起刚才孙云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

    孙云见着,眼神不禁情意阑珊起来。待到杜鹃整理好了床上的东西,准备转身之际,孙云不禁说了一句:“鹃儿,你是个好姑娘……”

    听到了孙云的话,杜鹃浑身如触电般,随后脸部顿时闪过一片绯红,整个人也不敢正眼望孙云一眼。“公子……”杜鹃只是轻轻道了一句。

    孙云一直望着杜鹃,火红的烛光一直照射着杜鹃沉醉的面庞。而杜鹃虽然脸是对着孙云的。却始终是没有敢正眼望一眼……

    世间似乎是凝固了一般,两人就这样伫立了好久……

    杜鹃不知怎的,也感觉有些浑身不自在。想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孙云似乎也有些悬颈,好像心中有什么话,却一直不敢说出口……

    房间里的烛光依旧闪耀着,烛光微微颤抖了一下,却不失任何光亮,似乎是给这偌大的房间平添了几分温暖……

    杜鹃站了好久,似乎是想要离开……“鹃儿。我喜欢你……”正在这时,孙云突然的一句话,让杜鹃整个人都怔住了。

    孙云也很紧张。他第一次敢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表白,他心里也是纠结不已。但是今时已经把自己心中想说的话说出了口,孙云也就不再那么紧张了,而是静静地望着自己身前的杜鹃——他表达的自己所爱的女孩。

    反过来。杜鹃听到了孙云对自己的表白。变得比以前更紧张了。不过这一次,或许是二人之间这层薄膜的窗户纸被孙云的这一句话给捅破了,杜鹃反而主动望了一眼孙云。

    杜鹃此时脸早就红到耳朵根了,而第一次表白的孙云也同样是脸红地望着杜鹃。

    杜鹃的面容顿时变得情意万分,不知道是惊讶还是高兴。然而你孙云这边却是静静地望着杜鹃,似乎是在静静等待着杜鹃的答复。

    “公子……”杜鹃有些伴着哭腔道,“杜鹃……杜鹃只是一个丫鬟,公子……”她有些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不管你是丫鬟还是小姐。不管你身份是什么,我孙云都喜欢你——”孙云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说话一点都不含糊,显得非常的坚定。似乎是觉得此言已经说出口,就已经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再收回了。既然自己是真心喜欢杜鹃,如今勇敢地表达了出来,又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但是杜鹃却并不这么想,其实在杜鹃心里,她对孙云肯定是有好感的。只是她不敢相信,身为来运镖局少主的孙云,居然会主动向自己一个丫鬟表白,就算心中有情,此时的突然,似乎有些让杜鹃不能适应。

    “公子……”杜鹃继续强忍着泪水道,“杜鹃……杜鹃只是一直想在公子身边……服侍公子,没有想过……”

    “不管鹃儿你想没想过,今天我孙云说了,我孙云就是喜欢你——”孙云继续鼓起勇气说道,“从第一次在南宫府见到你开始,我就对你动情……而在来运镖局从汴梁搬迁到大都的这一路上,鹃儿你也没有少照顾我。如今到了这大都,鹃儿你依旧是这样贴心地照顾我。可能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有勇气向你表白。我知道……也许鹃儿你会觉得你身为一个丫鬟,会……会对这份感情产生担忧,但是我孙云从来都不顾这些。鹃儿,我喜欢你,我说出这句话就是真心的,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的身份地位如何,无论你从前今后会怎么样,我孙云,永远都喜欢你!”最后这一句,孙云说得最坚定。

    “公子……”杜鹃眼眶中含满了泪水,她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忽地,孙云上前一步,毫无预感地两手将杜鹃的腰部轻轻搂住。杜鹃也没有想到,孙云会来得这么的突然。瞬时,孙云头向前倾,在杜鹃粉嫩的嘴唇上深深一吻。杜鹃开始是有些想要反抗摆脱的动作,但是逐渐地,杜鹃也放开了自己,既是自己也喜欢孙云,便也没有什么想再隐瞒的了。而杜鹃此时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两道泪痕划过了杜鹃怡然的脸庞。

    烛光依旧在照明着,孙云就这样搂稳了杜鹃很久。杜鹃也是一直在流泪,只不过这泪水是高兴的泪水。她也没有再过于拘谨,两手也渐渐搂住了孙云的脖子……

    一股幽情梦思肠,回首明月望他乡。醉眼不过迷离路,爱眼**伴情郎……

    许久,孙云和杜鹃才互相放开了彼此。深情一吻后,二人又一起坐在了床边,互相倾诉着。只是这一次,倾诉中也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云哥……”杜鹃也改变了以往的称呼,脸红地说道。

    “今天的事情,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孙云也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过说出来后,似乎心中的那一丝结也解开了。”

    “对不起,云哥,我不该……”杜鹃的心中似乎还在犹豫着什么。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孙云笑着说道,“我孙云既然说了喜欢你,就一定喜欢你,永远不会变——”孙云的声音依旧坚定。

    “云哥……”杜鹃两眼迷离地望着孙云。

    “好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请,鹃儿你现在一定更累了吧?”孙云依旧是关心道,“就当今天的事情是上天注定的缘分,顺其自然吧……时间也不早了,鹃儿你也赶紧去休息吧……”

    “那我走了,云哥……”杜鹃最后回头望了孙云一眼,然后慢慢转身离开了房间……

    然而,杜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是久久不能入睡。虽然孙云向自己表白,她非常激动,但是她的心情也何尝不是复杂?或许日久生情,伴着今后二人的缘分,这一段情缘或许也能改变杜鹃的一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