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新的密谋
    现在已是傍晚时分,夕阳余晖映照着整座青郁沧桑的大都城,城中街道被映得火红。炊烟升起,归时已到,街上的行人渐渐少去。没有太多的喧嚣,一片隐约淡漠的沉寂,充斥着城中的街街巷巷,给整座大都顿时添上了几分夕阳下阴郁的色彩……

    久旺商会处,会长杨铮明还在处理着商会中的大小事务以及鸣剑山庄给安排的一些任务。门外的喧嚣声小了些许,杨铮明似乎也从事务的繁杂中暂时解脱了一下。杨铮明放下了手中的文卷及账本,整个人往后面的椅子背靠着,长叹了一口气,算是缓解了一下一天的压力。他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随后又侧头睁眼望了望窗外夕阳余晖下的街景,脸色由紧张变得稍微舒缓了一下。

    不知何时,一个下人端着一杯热茶放在了杨铮明工作的桌子上。杨铮明回头望了望桌上热茶徐徐上升的腾腾热气,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微微一笑。

    “会长,你在想什么呢?”正在这时,他手下的一个雇员突然走到自己跟前说道。

    杨铮明抬头望了望,随后坦然地说道:“没想什么,只是累了一天了,想坐下来好好放松放松……”

    “花庄主那边没有再安排什么任务吧?”那人又问道,听这人的口气,这人似乎也是鸣剑山庄的弟子。

    杨铮明轻轻地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没有……今天上午的时候,我已经送来运镖局的孙少主他们去了鸣剑山庄,花庄主这会儿估计还在忙来运镖局的事情。相对而言,今天久旺商会就轻松了许多……”

    “可是。现在鸣剑山庄和来运镖局那边都没有什么消息,我总感觉似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那人又接着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杞人忧天了?”杨铮明笑了笑说道。“好不容易能够稍微轻松一天,我们没必要担心的东西,就别可以去想它……”

    久旺商会门口的行人越来越少,天色也越来越暗,直到最后,连一个行人都看不见了……

    “今天的天可黑的真快啊……”杨铮明不禁小叹了一声。

    “咚——咚”忽地,不远处传来了节奏缓慢的马蹄声……

    “有马车的声音……”另一个鸣剑山庄弟子突然说道。

    杨铮明仔细听了听,确实是有马车经过的声音,而且就在附近。声音还越来越大。“奇怪,这么晚了,还会有谁在街上行车呢?”杨铮明自问道。

    马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是朝着久旺商会的方向来的。杨铮明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整个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两眼直望着门外的景象。

    终于,天全部黑了下去,火把的亮光也燃了起来……火光已经照到了久旺商会的门口,紧接着就是几辆尊贵装容的马车停在了门前。

    不过多久。一个身着不俗的大家公子从马车轿子里面慢慢走了出来。杨铮明眼神一凝,他似乎是很清楚下车之人的身份。

    该公子在地面上站稳后,抬头笑望了一眼杨铮明。杨铮明正眼对视着,没有说什么话。来者一看。竟是——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还是笑望着杨铮明,随后先说道:“久旺商会会长杨铮明杨先生,好久未见。不知商会最近情况尚好?”

    听着察台多尔敦的客套话,见着察台多尔敦又带了这么多的人手。杨铮明自知察台王府的人肯定是有目的而来的。想了一会儿,杨铮明毫无表情地问道:“不知察台公子傍晚前来久旺商会拜访。所为何事?”

    “杨先生不要那么紧张嘛……”察台多尔敦继续笑着道,“这次本公子前来又不是来拆迁你们久旺商会,只是想拜托一些事务罢了……”

    “察台王府有什么重要的事务需要我们这样的小商会帮忙吗?”杨铮明依旧是面无表情道。

    “诶,此言差矣……”察台多尔敦做出一副不把任何事情放在眼里的表情继续说道,“怎么说,你们久旺商会也和我们蒙元的察台王府有过交情。虽说商会经济不怎么景气,但你们久旺商会怎么说也是大都城中唯一一个授予权势的商会,帮我们察台王府以及整个蒙元朝廷做些事情,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的吧?”

    杨铮明听出来了,察台多尔敦是想要借王府之名,要求久旺商会帮忙自己做事,而曾被察台王府授权的久旺商会自然也没有办法逃脱干系。避免和察台王府挑起矛盾,杨铮明也不好直言拒绝,于是杨铮明先道:“听察台公子的口气,察台王府是想要我们久旺商会帮忙处理一些事务了……”

    “杨先生果然有胆识,这么快就准备好应事内容了……”察台多尔敦笑了笑,“没错,这次本公子亲自前来,也是想请杨先生以及你们久旺商会帮忙一些事务,不知杨先生是否能答应?”

    察台多尔敦虽是这么问,但下属察台王府的久旺商会也不可能顶帽着拒绝,察台多尔敦这么问也实属是有挑衅的意味在里面。处世日久的杨铮明又怎能不清楚察台多尔敦的意图?于是,杨铮明陪笑了一声道:“既然是察台王府下的命令,我们这样的小商会又怎么能拒绝呢?察台公子即是有心,还需多问什么呢?说吧,这一回又想让我们久旺商会帮你们做什么事?”

    “杨先生果然是豪爽之人……”察台多尔敦轻蔑地笑道,“我们这次是想要请托久旺商会做件事情……再没过几日,一年一届的摔跤大会又会在大都举行了,每年举行这个大会的时候,朝廷总会挪动许多的公款,然后让我们察台王府的人全权负责。可是杨先生你也知道。如今山东边境战事吃紧,军饷粮饷供不应求。朝廷也是手头紧张,所以说……”

    “所以说。这次的摔跤大会,是想要我们久旺商会帮你们察台王府出资是吧?”没有等察台多尔敦说完,杨铮明直接抢先应道。

    “杨先生果然是聪明人……”察台多尔敦继续笑道,“没错,察台王府最初就是这么决定的,既然大都城里所有的商会中,只有你们久旺商会有朝廷授予的职权,而且你们隶属于的鸣剑山庄又是中原武林曾经赫赫有名的五大家族之一,这一点拨款对于你们久旺商会来说。应该不算什么才是……”

    杨铮明听了,知道了察台多尔敦此行的目的即是来让自己的久旺商会出一部分资本帮朝廷举办摔跤大会。但是杨铮明内心还是有些发堵,似乎觉得察台多尔敦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随即,杨铮明淡言道:“察台公子今日前来就是为了此事吗?”

    察台多尔敦看着杨铮明略带疑惑的眼神,笑着说道:“没错,就看杨先生的久旺商会能否答应了……”

    杨铮明知道察台多尔敦这是在逼迫自己,想着不能在这个时候贸然得罪察台王府,于是杨铮明先是答道:“这个察台公子大可放心,如果是朝廷下令的事情。我们久旺商会不敢不答应……”

    “有这个决心就好……”察台多尔敦最后笑了一笑,随后转过身说道,“久旺商会一直为蒙元朝廷以及我们察台王府所信任,希望你们久旺商会这一回做事也能让我们满意。如果事情完成得好的话。也少不了你们的好处,哈哈……”长笑一声后,察台多尔敦回了自己的车轿。然后命令大部队离开了久旺商会门口……

    杨铮明望着察台多尔敦远去的背影很久,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身旁的手下见了。不经意间问道:“怎么办,会长。最近商会的经济也不景气,察台王府这个时候来……”

    还未说完,杨铮明已经一手在手下的嘴前给拦住了。随后,杨铮明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就按之前的样子吧……”

    手下听了,用惊异的目光望着杨铮明。

    “如果是花庄主在场的话,他一定还是会选择原来的决定吧……”杨铮明叹息了好一会儿,随后抬头望了望黯淡下去的天空道,“花庄主曾经就告诫我们,对待蒙元朝廷,还是能忍就忍,至少这样,鸣剑山庄的人不会受牵连……”

    “可是我们久旺商会的经济命脉并不只是鸣剑山庄而已,下面还有来运镖局等之类的附属。”手下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出资帮察台王府的人办事,来运镖局它们也会牵扯到这里面去,如果到时候出问题的话……”

    “尽量吧……”杨铮明闭眼说道,“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们会想办法尽最大努力平息这一切,然后等待着这一切就这样安然过去,花庄主以前不也是这样吗……”

    手下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默默低下了头;杨铮明更是有些不知头绪,看来鸣剑山庄之前与察台王府有着其他微妙的关系在里面……

    察台多尔敦离开了久旺商会一段路,随即另马车放慢了速度,然后自己下了车,慢慢悠悠地走在人少的街道上。

    “察台公子,事情都办妥了?”这时,有一个人在察台多尔敦身旁说道。

    “没错,算是成功说服久旺商会出资了,当然,他们本来就不会拒绝,他们的庄主花叶寒也只不过是个只会隐忍的兔子罢了,哼哼……”察台多尔敦冷笑着说道,“接下去就看你主意的成效了,欧阳聪。如果真如你所说,你的计划能够套出来运镖局的人主动挑衅察台王府的话,那你算是为我们察台王府办成了一件大事了。”

    原来那个人便是之前投靠察台多尔敦的欧阳聪,只见欧阳聪俯身作揖,满口奉承地说道:“是,小的一定会为察台公子尽最大努力做事的。”

    察台多尔敦回头望了一眼欧阳聪,然后笑着说道:“哼哼,欧阳聪,你可真是察台王府的一条好狗啊。比起那些桀骜的孙云、成付。你可真让人放心啊……”说着,察台多尔敦用手在欧阳聪头上摸了摸。

    “是、是……”欧阳聪连声喏喏道。可是整个人的表情却显得憔悴不已,似乎内心里面也很痛苦。

    “滚吧……”察台多尔敦又对欧阳聪说道。“一会儿我父王会在前面接我,要是让他知道我听从了你安排的计划,估计你也脱不了干系的。”

    “是……”欧阳聪最后答了一句,然后俯着身子渐渐离开了察台多尔敦的车队……

    察台多尔敦的车队又穿过了几条街,到了一个拐角处,几乎就要回到察台王府了。这时,王府门口成群的火把亮起,大门之前似乎站着一个人。

    察台多尔敦定眼望去,眼神一凝。而站在大门处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察台多尔敦提到的自己的父亲察台王。

    察台王见着自己的儿子从外面回来了,随即走上前去,两眼直望着缓缓向自己行来的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上前一步,先行笑道:“孩儿见过父王!不知父王晚上出府,还亲自迎接孩儿,是否安可?”

    “为父还正想问多尔敦你呢……”察台王一脸严肃地望着察台多尔敦,紧接着说道,“大晚上又擅自一个人跑出去。你究竟又去做什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出去转转罢了……”察台多尔敦有些隐瞒地说道。

    “转转?需要带这么一车人?”察台王继续道,“多尔敦,为父一直把你当做最器重的儿子。你不要对父王有所隐瞒好吗?”

    察台多尔敦想了想,随后笑了一笑说道:“好吧,孩儿老实交代吧……孩儿这次是出去办行公事。是为了这一次摔跤大会的事情。”

    “摔跤大会?”察台王疑惑道,“多尔敦你又在玩什么么花样。为父不是跟你说这件事情由为父处理就好,不用你处理的吗?”

    察台多尔敦继续说道:“孩儿看着父王这些天处理政事繁多。想帮父王分担一些事务罢了……想到这一次的摔跤大会是我们蒙古人的传统,孩儿可是准备了很久才筹划好的。孩儿也长大了,想要帮忙处理一些关键事务,也好为我们察台王府出力。”

    “为父知道多尔敦你一直想为家族做出点事情,这是好的,只不过你今晚这么主动地出去……”察台王两眼一凝道,“多尔敦,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为父?”

    察台多尔敦顿了顿,随后笑着说道:“怎么会,父王。自从老西街的事情发生后,孩儿这两天做了什么事情都是在父王您眼皮底下的,就像今天晚上虽然擅自出去了一会儿,您也在王府大门迎接孩儿回来了,孩儿还有什么事情可以瞒着父王?”

    察台王依旧是没有放下紧张的面容,忽地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霎时紧问道:“多尔敦,你……是不是又去找来运镖局的麻烦了?”

    此话一出,察台多尔敦的神情也紧张了一瞬。但随后,察台多尔敦定了定神,继续笑着说道:“父王这是说的什么话?孩儿刚才不是也说了吗,父王不是也看见了吗,孩儿这两日非常安分,没有找来运镖局任何的麻烦。再说了,既然父王说自己曾经有恩于来运镖局,又不愿意告诉孩儿,孩儿自然会去想办法弄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对他们善待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找他们的麻烦?”

    听到这句话,察台王又是神情一紧,随后说道:“你又想对来运镖局有什么行动?”

    “父王请放心,只要孩儿不会去找来运镖局的麻烦就行了……”察台多尔敦又笑了笑说道。

    谁知,察台王脸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直言说道:“为父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去涉及这方面的事情……为父的确是曾经于来运镖局有恩,但有些事情为父自己都还没有弄清楚。现在为父本来就不想告诉多尔敦你,怕你会多想,等有一天为父弄清楚了,为父自然会告诉你的。”

    “现在不想告诉孩儿,阿娘也是这样说的吧……”察台多尔敦突然说道。

    察台王听了,神情又一次紧张起来,不禁道:“那日我和你母亲说的话,你听见了……”

    察台多尔敦闭眼想了想,随后说道:“也罢,孩儿在你们眼中永远只是孩子。既然父王后阿娘不想告诉孩儿,孩儿也就不问了……不过,这一次的摔跤大会,不管父王你怎么说,孩儿一定会去操办的。”说完,察台多尔敦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领着身后的车队往王府门口慢慢走去……

    察台王在原地伫立了许久,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孽缘吗……”察台王默默地说道……

    天上的明月逐渐升起,但随即就被一片乌云给遮住了。察台王所站的地方暗了又明,明了又暗,待到一口长叹过后,察台王才慢慢转回身,领着自己的众侍卫回去了王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