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二十章 武功秘籍
    花叶寒一说要送来运镖局东西,孙云有些不好受意。但看着花叶寒一脸正经的表情,孙云内心顿了顿,觉得似乎花叶寒还有事情要说的样子。于是,孙云还是先答应了。而且看着花叶寒变了的表情,孙云也想瞧一瞧花叶寒所说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花前辈所说的礼物……究竟是什么?”孙云不禁疑惑道。

    花叶寒看了孙云等人一眼,随后淡淡地说道:“随我来就知道了。”

    孙云听了,没有再多问什么。花叶寒向着门口走去,似乎是要带孙云等人去鸣剑山庄的某个地方。而孙云、任光和何子布三人也随即跟了上去……

    出了大厅,绕着阁楼转了一趟,花叶寒和其手下把孙云等人带到了阁楼后面的一个山窟处。这个山窟不大不小,容有两个人的身高。前排有一个铁索锁着的玄关大门,门前有两个身强力壮的汉子,似乎是在守卫着这门里的什么东西。

    “就是这了……”花叶寒停下了脚步,随后缓缓说道。

    孙云等人也跟着花叶寒停了下来。孙云抬头望了望这人工雕琢的藏库一般的山窟,又直视了前方的玄关大门,随后又不禁问道:“花前辈带晚辈们到这里来,是……”

    “这是我们鸣剑山庄部分武功秘籍的藏书地……”花叶寒一语言中道,“我们鸣剑山庄向来都是以礼待他人,如若别人对我们有恩,我们会将部分流传甚广的武功秘籍传授别人一二。”

    孙云听了。吃惊地说道:“武功秘籍也能传与外人?虽然贵山庄在江湖上出名于以礼为贵,但传授别人武功秘籍。晚辈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倒不必太在意,因为我们传授的只是一些通用无秘密的武功和心法罢了。任何人都可以学……”花叶寒继续说道,“鸣剑山庄的武功有拳、脚、剑、掌四种,一般我们传与外人的武功,基本上都是拳脚之类的一般武功。而这一类武功,就套路招式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但若用得其时,也是很厉害的。如果说外人对我们有恩的话,我们经常都是传授一些基本的拳脚武功。这些并无大碍,也不关系到帮派家族的名誉问题……”

    “可是花前辈,你们鸣剑山庄之前真的有传授别人武功秘籍的吗?”孙云又问道。

    “有一些了……”花叶寒继续说道,“比如说本帮的武功‘劈刀腿’,曾经就传与外人。曾经有一次,本帮因为运镖之事,南下到了汴梁郊区一带,好像在一个名叫‘柳沙镇’的地方曾经于一个铁匠师有恩,我们鸣剑山庄为了报恩。便把‘劈刀腿’的武功传授与他。”花叶寒口中说的那个“铁匠师”,其实便是柳沙镇的刘端。昔日刘端和萧天对决时,刘端就展现出了这招“劈刀腿”武功。

    “劈刀腿?”孙云又疑惑道,“这是什么武功。很厉害吗?”

    花叶寒想了一想,随后笑了笑说道:“既然孙少主对这招武功如此感兴趣,那不如就传授孙少主这一招好了……劈刀腿如果用到实处的话。威力还是不小的。而且这一招也不怎么复杂,几乎上手就能学会。”

    “花前辈的意思是要传授晚辈于‘劈刀腿’?”孙云接着道。“可这是贵山庄的武功秘籍,晚辈怎么可以……”

    “这劈刀腿人人学之无碍。孙少主不必推辞……”花叶寒继续说道,“况且孙少主前些日与察台多尔敦对决,不也总是尽得下风吗?如若孙少主不想再拘束于察台王府的压迫,提升自己的武功也是必然的。如今本帮为了报答孙少主以及来运镖局的谢意,按照本帮帮规赠予孙少主武功秘籍,这样宝贵的机会孙少主还是把握为好……”

    孙云听完后心想道:“我之前不也一直是想要提升自己的武功而足以抗衡察台多尔敦吗?现在机会来了……虽然说劈刀腿只是基本的拳脚武功,但毕竟是鸣剑山庄的武功,虽然这样看似‘窃取’的行为自己认为不太妥善,但既然是花前辈主动赠予自己的,又何不为呢?”

    “哇,帮别人一次忙,既然可以得到武功秘籍,我也想要学——”在一旁跟着的何子布看了羡慕不已,随口说道。

    任光见了,笑着道:“阿布,我看你啊,先把一些基本的东西练好吧……鸣剑山庄的武功,哪怕是一些基本功,在江湖上都是拿得出手的。而阿布你现在武功底子那么差,现在就想学厉害的,恐怕是一事无成啊……”

    “哼,别小看我——”见着任光在一旁一直地在取笑自己,何子布回应着瞥了一眼不屑道。

    孙云想罢,随后说道:“既然花前辈有意赠予晚辈,晚辈也不敢推辞。那就依前辈之意,晚辈先看看这劈刀腿究竟是何等武功。”

    花叶寒笑了一笑,随后径直走到了玄关大门处。随即,花叶寒对着身旁的两个侍卫说了一些什么,侍卫点了点头,随即用钥匙解开了铁索,然后进去了大门。

    大门里面果然是一个藏库,似乎藏着本帮武功秘籍以及可能的一些重要文献——孙云从外面向里面望去,能大概地看到里面的一个轮廓……过了许久,那个侍卫拿着一本小册子从里面走了出来,随后交给了花叶寒,然后关上了后面的大门。

    花叶寒拿到了那本小册子,随后又慢慢走回了孙云身前。这一过程中,孙云的目光一直望着前方。待到花叶寒走至孙云身前时,他将手中的小册子递给孙云道:“孙少主,这是本帮的‘劈刀腿’秘籍的一个手抄本,孙少主可以拿去观摩一二。”

    “什么意思?”孙云又问道,“意思是我不能带走是吗?”

    花叶寒继续说道:“这招‘劈刀腿’。我相信凭孙少主的领悟力,无需一二个时辰。就能掌握其套路。当日在柳沙镇,我们传于那个铁匠师时。还没有带手抄秘籍,也只是现场教了他武功套路,他也没有花多少时间就学会了。既然孙少主来了这鸣剑山庄,何不等学成这套‘劈刀腿’,再回返呢?”

    “花前辈的这份以礼赠予,晚辈实是有些不敢受意……”见着鸣剑山庄对自己以及来运镖局如此重情,孙云顿时也觉得有些不好受礼。

    “孙少主以及来运镖局不但救了本门弟子,还与本帮久旺商会建立了良好关系,本帮自然是要重谢尔等。”花叶寒也说道。“而且以后来运镖局和我们鸣剑山庄还会有很多交往,这本‘劈刀腿’的武功秘籍就当是回报你们来运镖局以及初次见面的礼物吧……”

    见着身为鸣剑山庄庄主的花叶寒对自己如此恭敬,心想着花叶寒一定是一个分明大义大理之人,于是孙云笑着说道:“既然花前辈如此以礼相待,晚辈也自然不敢再推辞……不过,既是要学这套武功,晚辈也想在开始前见识一下这一套武功。”

    花叶寒听了,笑了笑说道:“哼,这不是问题……正风——”

    花叶寒是对着自己身旁的一个弟子说道。这个弟子名叫雷正风,和成付和古兴康一样,都是花叶寒非常信任的弟子。

    “庄主——”雷正风听到花叶寒的声令,立刻回应道。

    花叶寒继续说道:“你先施展一下劈刀腿。让孙少主见识见识……”

    “是,庄主——”雷正风答道,随后朝着孙云的方向慢慢走了过去。

    孙云两眼直望着雷正风。见着雷正风的身形魁梧无比,孙云心想着这人的爆发力一定很强。于是问道:“阁下如此身强力壮,想必力道惊人吧?”

    “孙少主过奖了。在下鸣剑山庄弟子雷正风——”雷正风先是行礼道。

    孙云见了,也回着恭敬了一下。

    随后,雷正风继续说道:“劈刀腿乃本帮以快和猛著称的脚法武功之一,请孙少主看好了。”

    紧接着,雷正风转过身,慢慢走到了一棵长树面前。孙云目不转睛地盯着雷正风,期待着他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雷正风屏气凝神了一会儿……突然,雷正风“呀——”地大喝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转身踢,右腿正对准树干,只听“嗖——”的如同快刀的一声,见着一片刀光闪过……只是一瞬间,“咔嚓——”一声,长树被当即干脆利落地拦腰斩断。

    速度很快,只是一瞬,连眨眼都没反应时间,只是看到了如同的刀光,听到了如同的刀啸,长树被“劈刀腿”径直劈断。虽然说这棵长树的树干并不粗,但一般人想要用手或脚将其一招弄断,也是很难的。然而“劈刀腿”却能在一瞬间完成,可见其恐怖的爆发力和迅猛。何况,在柳沙镇的时候,刘端的劈刀腿也只是皮毛的一些套路;若是能完全熟用并活用所有的劈刀腿招式,这绝对是近战对决中非常凌厉危险的武功。

    雷正风施完招后,又重新站稳了。孙云等人在一旁见了,也不禁赞叹起来。孙云鼓掌说道:“真不愧是鸣剑山庄的武功,出招尽是迅猛凌厉,若是花前辈愿意将这样的武功传授晚辈,晚辈定是感激无以为报。”

    花叶寒见了,笑着说道:“孙少主自也是心寄苍生的汉子,若是孙少主有不俗的武学天赋,学得此招,想必也能有一番英雄作为吧……当然这些权当是玩笑话,本来就是报恩于你们来运镖局,才传授于这招‘劈刀腿’。若是孙少主有心的话,习得此功也是尽鸣剑山庄与来运镖局两家之缘吧……”

    “这招劈刀腿真是厉害,竟然这么快就一招把前面的长树给劈断了……”何子布似乎也是被刚才“劈刀腿”的威力给惊呆了,也在一旁不禁说道,“如果说孙大哥连这一招都学会了,说不定就能打败察台多尔敦那个混蛋,以后就再也不用怕察台王府的人欺负了。”

    “可是这一招劈刀腿只不过是鸣剑山庄最基本的武功之一……”任光在一旁接着道,“就算少主他真的把这招‘劈刀腿’学会了。察台多尔敦的武功那么高,连鸣剑山庄的弟子都不是他的对手。少主他……真的可以应付察台多尔敦吗?”

    “放心吧,孙大哥他不一样。总有一天他会比察台多尔敦厉害许多的……”何子布对孙云完全充满信任地说道。

    任光却一直没有放下心……

    孙云接过了花叶寒手上的那本劈刀腿武功秘籍的手抄本,两眼凝神望了望,随后笑着说道:“那就依花前辈之意,晚辈这就试这‘劈刀腿’一二了。”

    “看孙少主满脸自信的样子,心想孙少主一定是对自己完全有信心能学会对吧……”花叶寒也笑着道,“那鄙人也想看看,孙少主究竟能把这套武功学到何种程度……”

    孙云定神一笑……

    在另一块休息处,林景、石常松、杜鹃以及其他众镖师正在静静等待着孙云等人与花叶寒花庄主谈话归来……

    “喂,少主和阿光他们怎么还不回来?”石常松似乎有些等不下去了。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好像都过了一两个时辰了,怎么大厅那边一点像样的动静都没有?”

    “你就少操点心吧……”林景跟着说道,“少主和花庄主说不定是在谈论有关我们来运镖局与他们鸣剑山庄今后发展关系的问题,说不定是好事,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哎,我可不管什么关系不关系的,我只是觉得现在好无聊,有没有什么话题能说……”石常松微微打了一个哈欠。他似乎等得都快睡着了。

    林景看着石常松无精打采的样子,于是想出话题道:“阿松,你说……察台王府那边,会不会趁我们来运镖局现在内部空虚时。有什么不轨的行动?”

    一听到林景提到“察台王府”,石常松又一会儿恢复了精神道:“对啊,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开始我们来运镖局来这大都的时候,天天都和察台王府的人扯上关系了。怎的自从少主和阿布从老西街回来后。也就是两天前,这两天就再也没有听到有关察台王府的任何消息了。”

    林景听了石常松的话。也提起神来说道:“是呀,听少主说,他们从老西街回来后,就和察台多尔敦闹了更多的矛盾,按理说不应该察台王府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两天似乎也太过于平静了,总感觉察台多尔敦甚至是整个察台王府还有什么阴谋似的……”

    “如果真有,他们是针对谁的呢?”石常松又问道,“察台多尔敦的父亲察台王已经明令察台多尔敦不能挑衅我们来运镖局,察台多尔敦也不敢直接找我们下手……”

    “如果不是直接,而是间接地通过其他渠道……”林景继续说道,“比如说,从其他的方面打压我们?”

    “其他方面?”石常松疑惑道,“如果要说来运镖局命脉的话,那只有经济,莫非……”

    “想压制我们的经济,只有干扰我们来运镖局的某些经济渠道……”林景紧接着道。

    “你是说大都的……”石常松惊道,他似乎已经猜出了什么。

    “久旺商会——”林景只字只句道。

    “砰——”正当休息处林景和石常松在谈话时,门外突然传来巨石碎裂的声音。

    林景和石常松深感疑惑,于是跑出来看一看情况。

    只见孙云正屹立在碎裂的巨石之前,整个人两膝微曲地站着,似乎是刚使完腿脚上的武功招式。

    “真不愧是孙少主,这么快就学会了‘劈刀腿’的招式,看来孙少主确实是很有武学天赋的嘛……”身后传来了花叶寒的声音。

    原来刚才那一下是孙云施展了自己刚学会的劈刀腿,他这一下直接劈碎了面前的巨石,看来威力也丝毫不逊开始的雷正风。

    孙云转过身来,对花叶寒谢道:“多谢花前辈赠予晚辈武功,晚辈定感激不尽!”

    “孙少主见笑了,今日会面,相信鸣剑山庄和来运镖局之间还会有更多的交流和来往……”花叶寒也笑着道,“时候也不早了,恐怕你们来运镖局也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大都了。孙少主果真是少年英雄,今日能与孙少主一会,也算是花某有幸,望时日后还能再会。”

    孙云见了,也回礼道:“花前辈以礼相待,又赠予晚辈武功秘籍,晚辈定不会相忘。非常高兴今日与花前辈的谈话,待到晚辈再来拜访,一定再次谢过花前辈!”

    随即,孙云叫来了休息处所有的人,然后与鸣剑山庄的人一一道别。花叶寒这边也是一样,告别之后,花叶寒还叫成付和古兴康二人把来运镖局众人送至门口才离开……

    “少主你真的学会了鸣剑山庄的‘劈刀腿’?”石常松在一旁不禁问道。

    “那还用说,孙大哥的本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何子布在一旁笑着说道。

    “对了,少主,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说说……”林景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对着孙云道。

    “有什么事吗,阿景?”孙云见着林景少见地主动找自己谈话,于是问道。

    林景想了想,又提起了刚才和石常松讨论的事情:“是这样的,少主,我刚才和阿松两个人想了关于察台王府的问题……”随后,林景把大概情况和孙云说了一遍。

    孙云听后,心中一愣。不过他也冷静地想了想,然后说道:“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估计我们现在也不急。今天大伙儿一天都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刚才那个问题我们回镖局再谈……”

    于是众人没有再说社么,夕阳逐渐下沉,来运镖局的车队朝着下山的路慢慢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