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鸣剑山庄
    “鸣剑山庄到了——”一直望着前方的何子布突然叫道。

    众人纷纷朝着前方望去……

    只见沿着车队缓缓行走的大路向前望去,正前方是一道笔直的阶梯。继续压着阶梯而上,俨然一个丛林里的山庄屹立在山丘之上。两边是蓝白相间的青石和砖柱,正中间一个威严的山庄大门,门口两旁盘踞着威武挺立的石狮子,大门之上的牌匾写着“鸣剑山庄”四个大字。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鸣剑山庄了……”孙云一览整个鸣剑山庄的轮廓,不禁喃喃道,“在这群丘之中还能有如此威严的气派,真不愧是当年的五大世家之一……”

    台阶之下,站着两个鸣剑山庄的弟子,似乎是来迎接来运镖局众人的。孙云定睛望去,前方的两个弟子不是别人,自是之前与自己多有交道的成付和古兴康。

    车队继续缓缓向前走着,然后到至了阶梯口,与成付和古兴康两人会了面。

    孙云等人见到了老熟人,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准备恭敬以礼相待。

    成付见着孙云等人顺利运镖到来,先声道:“孙少主,还有来运镖局的众镖师们,多谢各位顺利押镖至山庄,在下先代表鸣剑山庄和久旺商会谢过来运镖局了。”

    孙云见着成付非常客气的样子,也连忙回礼道:“不必多谢,把镖物安全无误地运往目的地,是我们来运镖局最基本的要求。相对而言,我们还应该谢过你们鸣剑山庄能如此信任我们来运镖局……”

    “想必孙少主和众镖师这一路也挺辛苦的吧……”古兴康接着说道。“花庄主特请孙少主以及各位镖师前去正厅一坐,届时还有好茶款待各位。”

    “哇。没想到运一趟镖还有这么好的款待,我们还不快去?”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何子布兴奋地叫道。

    “阿布。不许无礼!”孙云先是小声地训了何子布一句,随后又对成付说道,“花庄主的盛情款待,孙某在这里谢过了。只是孙某可能回来运镖局还有事谋,和久旺商会那边的杨前辈还有事情要说,恐怕没有太多时间在贵山庄多留时日。”

    成付听了,笑着说道:“这久旺商会本就是我们鸣剑山庄在大都设的,连会长杨铮明也是本门弟子之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需要特意赶回去和杨前辈说吗?”

    “就是说啊……”古兴康紧跟着说道。“而且,花庄主似乎还有些事情想要和孙少主以及各位论述一番的,大都商会以及你们来运镖局今日也无急事,不如就先在这鸣剑山庄呆些时辰吧……”

    “花庄主找我们有事要说?”孙云一听到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找自己有事要说,不禁问道,“这个时候,花庄主想要找我们说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关久旺商会与你们来运镖局之间来往交流的事情吧……”成付说道,“不管怎们说。既是花庄主想要与你们问事,诸位还是随我们先上去吧……”

    孙云想了想,身为鸣剑山庄庄主的花叶寒既然主动找自己,身为晚辈的自己更没有理由拒绝。于是。孙云有礼地回应道:“既然花庄主盛情邀请,那我们也不好拒绝。既是如此,我们只好不推辞了。”

    “你们车上的镖物我们一会儿自会派人来整理……”成付又说道。“还请孙少主及各位镖师随我等先行上去吧……”

    于是,古兴康叫了鸣剑山庄的其他一些弟子下来装卸了车上的镖物。而成付则带着孙云、任光等人沿着阶梯而上,准备进往鸣剑山庄庄内……

    众人跟着成付走进了鸣剑山庄……这鸣剑山庄进门里有两个大庭院。外围最大的一处,虽说周围的环境摆设颇有别致,但脚底所踩的,依旧是与外面无所差别的黄土。而再往里走,里面的庭院便小了许多。地上不再是一堆黄土,取而代之的是用青石砖铺成的小道。沿着小道往前走,正中心有一处荷花池。虽说大都郊外天干物燥,但在这群丘之中造出这样一池小荷清水,可见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的闲情雅致和别致用心……

    经过荷花池,到了内院的最里处,只见一座精致的阁楼屋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里就是我们鸣剑山庄的大厅了……”成付一边给来运镖局众人带着路,一边说道,“请诸位速速随我来吧,花庄主正在大厅处等候诸位呢……”

    于是,孙云等人也没有把太多的目光放在鸣剑山庄的景物上,而是加快脚步地跟着成付走去。

    来到大门口,孙云掂量着室内的供应座位不是很多,于是说道:“我们来运镖局今天来人众多,若是都进去一定会给贵山庄带来不便吧……”

    成付想了想,于是说道:“那就这样吧,孙少主你带几个亲信随同进去,其他人就到旁边的休息处等一等,我们会派其他的人好好招呼各位的。”

    “那就有劳贵山庄了……”孙云先是应声答道,随后又对周身的任光等人说道,“阿光、阿布,你们两个随我进去好了。阿景、阿松,你们把其他的镖师等人照顾好,到休息处等我们。”

    “好的,少主,我们不会乱走的。”林景答道。

    何子布见着孙云平时对自己管东管西的,今时却出乎意料地让自己也去大厅内沾沾风采,于是不禁问道:“孙大哥,今日你想通了,怎么把我也带进去?”

    孙云看着何子布一脸坏坏的笑容,转而说道:“别多想,我只是见着那日老西街救下鸣剑山庄弟子,你阿布也有功在里面,所以让你陪我进去。不过待会儿进去了。你不要乱动乱说的,不然别人以为你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无礼之人……”

    “我知道我知道……”不等孙云提醒完。何子布抢先笑道,“放心。一会儿进去了,我会很安分的。”

    “哎,真受不了你……”孙云每次要在小事上照顾何子布的时候,都不由得叹息道。

    任光在一旁见了,笑了笑说道:“要不这样吧,少主,待会儿我帮你看管一下阿布,少主你就和鸣剑山庄的花庄主说话吧……”

    “也只有这样了……”孙云叹息地摇了摇头,随后又转身对着杜鹃说道。“鹃儿,你在休息处和阿景他们等我吧……”

    杜鹃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轻声说道:“有阿景、阿松照顾,公子你不用担心杜鹃。”

    看着杜鹃的笑脸,孙云也才放心的下。随即,孙云领着任光和何子布,在成付的带领下,进了鸣剑山庄的大厅。而来运镖局的其余人等,则被另外的人带入了旁边的休息室……

    一进到大厅内。里面又是一番不一样的景象。红砖绿瓦,碧蓝青石,一副庄严圣地般的景象,犹如清流江河般地冲击着孙云三人的眼球。大厅两旁站满了身着相似衣服的鸣剑山庄的弟子。他们的目光也瞬时集中在了孙云三人的身上。

    而在正前方,一个年约四十,身着侠服的青衣之主站在正前方的台阶之上。那人浑然挺立。两手靠背,整个人正背对着孙云等人。

    孙云等人站定了。也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的青衣者。那人察觉到了,慢慢转过身。随后一张刚稳有力的面庞映入三人的视线,看着那不屈风骨的面容,以及沧桑而有力的手心,可想而知,这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也必是正统的北方硬汉。稍许,那人终于开口道:“鄙人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敢问阁下便是来运镖局少主孙云孙少主?”

    原来正前方之人正是他们一直想见的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见着身为前辈的花叶寒先行行礼,孙云也立刻回礼道:“晚辈来运镖局少主孙云,见过花庄主——”

    花叶寒看着孙云一脸谦逊的神态,微笑着说道:“尔等既是贵客,就请就席而坐。”说着,花叶寒用右手领着孙云等人来到了座位的方向。

    “诸位请坐——”花叶寒说了一句,随后,孙云等人跟随着其他就席的鸣剑山庄同时而坐。

    桌上用的是精敏的器具,杯里倒的是上好的清茶,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何子布拿着这些器具东瞧瞧西看看,似乎对这些东西都充满了好奇。

    “阿布——”任光小声地提醒了一句,随后轻轻打了何子布手背一下。何子布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忘了之前孙云提醒自己的事情,于是收了手,试图安分地坐着……

    而孙云这边,既是与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以茶相对,他自然也没有闲工夫去管身边的何子布。旁边又有可信赖的任光照顾着,孙云自是把所有精力放在了花叶寒花庄主身上。

    花叶寒先是对孙云说道:“寒舍从来都是不沾酒物,所以只能以茶代酒,招待不敬之地,还请孙少主谅解。”

    “花前辈言重了,晚辈自也是很少饮酒……”孙云也回礼道,“而且作为曾经武林中五大世家之一的鸣剑山庄,能与我们在江湖中并不怎么出名的来运镖局交成关系,已是我们来运镖局的万幸,来运镖局众人也不敢奢求。”

    “哪里哪里,听说来运镖局从汴梁搬迁至大都,北国大都又多了中原武林的正义之师,无论大小,我们鸣剑山庄都是友善相待。今日贵镖局按久旺商会之托,顺利运镖至镖局,既是两家之缘……”花叶寒继续笑着说道,“况且,鄙人之所以要招待来运镖局诸位,更多的是因为两日之前在老西街,孙少主你与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兼武当派首席弟子吴子君共救本门弟子许玉怀于蒙古人之手。不过今日没能当场谢过吴真人,鄙人还是略觉可惜啊……不如改日,来运镖局再来鸣剑山庄,定把吴真人也带上吧?”

    “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吧……”孙云微笑着应道,“吴前辈自为武当首席,处世清高。或许不太喜欢与多人当庭入座吧?何况,武当派离大都甚远。吴前辈说此次前来,也只是体味世间平民之苦。恐怕不多时日,吴前辈也会离开大都,回往武当或是另行他地了吧?”

    “这么说来,孙少主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花叶寒缓了缓神,紧接着又说道,“说起两日前的老西街之事,哎……”想到两天之前老西街发生的惨案,花叶寒摇头叹息了一下。

    “花前辈……”孙云不禁喃喃道。

    “虽然没有看到现场之景的惨状,但是当成付和古兴康带着断臂昏死的许玉怀回来时。我也深感痛惜……”花叶寒继续用悲凉的口气说道,“许玉怀的父亲因天灾没能交齐粮税,结果遭致察台王府的人毒打致死。许玉怀心有不甘,不听劝阻地独自一人找察台王府的人算账,结果也落了个断臂残疾的下场。如果不是吴真人和孙少主你们出面相救,恐怕许玉怀也不能活着回来了……”

    “察台王府的人甚是可恶!”孙云声音有些放大道,“他们代表的是蒙元朝政,拥有一定的职权。本来在大都之地,蒙人和汉人就应该好好相处、安居乐业的。可是蒙元暴政。察台王府的人又处处刁难我们汉人,导致蒙汉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再加上历史的原因,蒙汉之间的矛盾直接变成了仇恨。贵山庄弟子许玉怀的父亲因为天灾,粮食收成受阻。税务自然没有办法交齐。然而察台王府的长子察台多尔敦却以此为由,毒打许父致死。而今,察台多尔敦又在大都老百姓的面前。做出了砍断许玉怀手臂这样血腥残忍的事情,察台多尔敦已经灭绝了人性。天理不容!”

    “可是,就算心有不甘又有什么用呢?”花叶寒继续说道。“察台王府的人在大都权大势大,上面便是蒙元朝廷,我们这些做百姓的,也没有办法起身反抗……”

    “行动上没有办法制裁他们,但是心中义心正气不能泯灭!”孙云义正言辞道,“哪怕永远生活在黑暗的暴政统治下,但为人的尊严和傲骨不能丢!”

    说完此话,在场的任光、何子布以及其他鸣剑山庄的弟子都显得有些振奋起来。

    “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花叶寒不禁道,“曾经上官仙剑前辈的名言,如今看来,孙少主确实是我们汉人中名副其实的英雄……”花叶寒的声音不大,但口气却似乎是很坚定且有着对孙云绝对的认可。

    “晚辈自然不敢和上官仙剑前辈相提并论……”孙云又缓和了口气道,“但是,心有义心,无论是谁,即使是平民老百姓,每个人都能做到!”

    花叶寒看着孙云一身正气凛然的样子,随后又说道:“孙少主所说自是不错,作为汉人,就算不能做什么,至少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不屈的风骨……而今鸣剑山庄的日子也不好过,虽然鸣剑山庄自是曾经武林中五大家族之一,但在这些蒙古人眼里,我们还是地位低下。别看我们鸣剑山庄和蒙元朝政关系不错,他们似乎是在权势上很照顾我们,但每年每月,蒙元朝政总要向鸣剑山庄索取愈来愈繁重的税务。为此,我们在大都设的久旺商会那里,经常也是人心不安,每天害怕的,也是不知哪天蒙古人突然前来要求久旺商会安排什么事情……”

    “蒙元朝廷的人这样以经济手段压迫,说实话,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孙云也略显低迷地说道。

    “那你们来运镖局呢?”花叶寒又问向孙云道,“你们来运镖局刚来到这大都不久,恐怕察台王府的人也没少找你们麻烦吧……”

    “这个嘛,其实有个很奇怪的事情……”孙云回声应道,“其实在我们来运镖局第一次来到大都的时候,我们也遭到了察台王府的挑衅。不过察台王的不时到来,似乎还帮了我们来运镖局一把。”

    “察台王?”花叶寒不禁问道,“他不是蒙元朝廷的重臣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手下的察台王府也直接管理着这个大都。那孙少主说的‘奇怪’又是什么意思?”

    孙云想了想,继续说道,“察台王如此权大势大,不但没有刁难我们来运镖局,相反,他还特别恭敬,并嘱咐察台王府的人不能主动刁难我们来运镖局。”

    “噢?这又是为什么……”花叶寒又是疑惑地问道。

    孙云继续回答道:“听察台王说,他好像曾经于我们来运镖局的一个镖师有恩。但是,我问了身为来运镖局总镖头的我义父,他说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委。”

    “不管察台王府的人又在筹划什么,不过既然察台王府对你们来运镖局‘宽容’之境,至少现在也能让你们抛开一些不必担心的杂事。无论如何,还是先平心对待这一切吧……”花叶寒望着有些疑惑的孙云,随后又说道,“不说察台王府了……来运镖局对我们鸣剑山庄有恩,今日又帮了这么大的忙,我们鸣剑山庄自然也有东西要谢过来运镖局了。”说着,花叶寒慢慢站起了身。

    一听到花叶寒似乎是要以礼相谢,孙云也立刻站起身道:“花庄主多礼了,这些事情我们来运镖局本就是应尽之责,花前辈这样说的话,晚辈……”

    “孙少主你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如待到看后再说吧……”花叶寒笑着望了望孙云。

    孙云看着花叶寒忽变的神情,心中又多了一份疑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