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运镖之途
    两天之后,来运镖局按照之前的计划,押镖的所有人先来到了鸣剑山庄在大都设的久旺商会,整理好所有的行装,准备出发前往鸣剑山庄……

    “都弄好了吗?”孙云这次成了运镖车队的领队,他自然要管理好车队的上上下下,只听他对着身后的众镖师喊道,“弄好了准备要出发了……”

    正在久旺商会门口,来运镖局的大部队蓄势待发。正在这时,从商会大门口走出一人,只见他也吩咐着商会中的人对押运的物资进行检查和整理。他叫杨铮明,是久旺商会的管事,同时也是鸣剑山庄的弟子之一。久旺商会是身处大都城外的鸣剑山庄为了与大都进行商业联系而在大都城中心设立的,主要负责鸣剑山庄给蒙元朝廷交税以及是从事公共化的商业活动。如果说蒙元朝廷想要在大都城中行办什么重要的活动或是仪式,一般来说,鸣剑山庄的久旺商会会担负一定的支出。而多次的承担,蒙元朝廷也比较信任久旺商会以及鸣剑山庄,并给予大力扶持,因此久旺商会没过多久便成了大都城里唯一一个财权兼有的商会,而处于中原武林范畴的鸣剑山庄也才能在蒙元的管理下日趋发展……

    杨铮明吩咐好了商会的手下帮忙好来运镖局的事务,然后走到孙云身前说道:“来运镖局的孙少主是吗?在下鸣剑山庄弟子杨铮明,同时是这久旺商会的会长。杨某都听说了,孙少主还有武当首席吴前辈在老西街不顾危难。挺而救出本门弟子,杨某在这里谢过了。”说完。杨铮明朝着孙云深深鞠了一躬。

    由于孙云是晚辈,看着杨铮明在自己面前如此恭敬的样子。孙云立刻回礼道:“不敢不敢,杨前辈言重了,晚辈只是看不惯察台王府的恶行而出手相救罢了。”

    “花庄主也知道这件事了……”杨铮明又说道,“今日算是来运镖局与鸣剑山庄有缘,尔等又将要把重要镖物送往鸣剑山庄。到时你们到了鸣剑山庄,杨某心想花庄主一定会感激孙少主你们的恩情的。”

    “这倒也不是最重要的……”孙云又接着道,“吴前辈与晚辈等虽救了鸣剑山庄弟子许玉怀等人,但终究还是在察台王府的算计之中。一日之解无以百日,若是他日察台王府又有什么过分的行径。恐怕我们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从容应对的。”

    “孙少主说得极是,毕竟我们身为汉人,没有办法摆脱蒙元朝廷的干涉……”说着,杨铮明也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孙云看着杨铮明一脸忧愁的样子,鼓励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们也不用太在意,在大都里我们只要心有正义之道,而表现老实本分一点,我们还是能够从容活在这世上的。虽然说身为汉人的我们有时很痛恨蒙古人,但只要他们不对我们做出过分的事情。我们又能安居乐业,没有战争,何乐而不为?作为老百姓,有什么比好好过日子更好的呢?”

    杨铮明听了。轻声回应道:“孙少主说的也不是没什么道理,只是……如今蒙元暴政,各地战乱频起。徭役过重,老百姓……真的能够安居乐业吗……”

    孙云停顿了一会儿。抿嘴想了想,随后说道:“我也不清楚……但我相信一切自有天理。蒙元朝廷与中原百姓之间,总有一天会弄清最后关系的……”

    “是吗……”杨铮明自笑了一道。

    “同样作为平民百姓的我们,也不用想太多了吧……”孙云又重新恢复到微笑的神情道,“总之,这次的运镖之事,晚辈还是要谢谢杨前辈的帮助。以后来运镖局与贵山庄还会有更多的交流,这之中肯定少不了与杨前辈的久旺商会的更多沟通,待到晚辈再次前来时,晚辈必回再谢过杨前辈的……”

    看着孙云如此多礼的样子,杨铮明也回礼道:“孙少主不必多谢了,这次孙少主与武当的吴前辈能出手相救本门弟子,杨某帮助孙少主也是理所当然的,就当做是对孙少主来运镖局的恩情吧……”

    “不管怎么说,晚辈到了鸣剑山庄,和花庄主花前辈还会交流一些东西……”孙云抬头望了望青灰色的天空,随后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们来运镖局也该上路了。总之还是要谢谢杨前辈和你们久旺商会,待到晚辈回来,再与杨前辈你们细谈一二,我们先告辞了——”

    “这去鸣剑山庄的一路,少不了崎岖的山道,孙少主你们可要留点心,告辞了!”杨铮明也和孙云等人道了别,于是,来运镖局的车队开始缓缓行动,准备出城,朝着鸣剑山庄的方向进发而去……

    大都城外有一片开阔的宽场,要走过两里路,才能走到一片山丘下。而大都城外的鸣剑山庄,也自是坐落在这群山丘中。

    大漠黄沙卷平川,遥望连壑层云断。落望北雁归何处?锦绣不再无人还。出城的这两里地,不时会有风沙飘过。望着这北国大都的苍茫之境,孙云在行走间不禁领略到了古人笔下的边塞沧桑肃然之感。“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北雁,这些在北国最普通的景物,却成了北国悠悠永不逝去的象征……

    两里地即过,孙云等人才算是来到了山丘脚下……

    “根据久旺商会提供的地图,这里就是入口,鸣剑山庄即在这群丘之中……”孙云走到山脚下,手握久旺商会提供的去往鸣剑山庄的地图,一边看着上面的笔迹,一边说道,“只不过这图上只有大概的方向路线,我们还是不知道这群丘里面究竟有多少的崎岖和荆棘……”

    然而,何子布见着了这崎岖的山路,立刻兴奋地叫道:“管他呢。想要探路,看我阿布就好了!”说着。兴奋地一个跨步,何子布准备身先踏着尘土而上。

    但是。一直对何子布不放心的孙云提前一步,一把将何子布给抓住了:“阿布,你又给我乱跑,先给我回来!”

    何子布被孙云这么一拽,踏出步子的整个人差一点踉跄地摔倒了。随后,何子布对着孙云道:“干嘛,孙大哥?既然大伙儿不知道山路,那我就先去看看啊……”

    “看你个头啊,忘了我前两天跟你说的什么?”孙云小声训道。“你现在是在押镖,不是在游山玩水。所有的人必须在一起,不能单独行动脱离组织。”

    “那我应该怎么办?”何子布问道。

    孙云也暂时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好先说道:“办法到时候再慢慢想,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单独行动,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何子布先是不屑地应了一句,随后又说道,“但是我现在又不是一个标准的镖师,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你们探路的。孙大哥你又不让我上去探路。那我现在能干什么?”

    “我本来就没有强求你,还是阿布你自己抢着说要来的……”孙云又挑起之前的事情说道,“现在来了又不能干什么,那你就给我老实本分一点。好好学一下运镖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

    何子布听着孙云又在说教自己,于是一脸的阴郁。

    看着何子布这个样子,在孙云身后的任光见了。笑着说道:“要不这样吧,让阿布在前面探路。然后速度放慢一点,我们在后面跟着。这样虽然行程是要慢一些。但至少也算是让阿布了个为镖局做事的心愿。”

    孙云听了任光的话,然后看着何子布有劲无法使的一脸苦憋样,于是无奈地说道:“哎,就依阿光说的吧,阿布你在前面探路,速度放慢一些……”

    见着孙云答应了自己,何子布一下子脸又笑开了花,马上恢复了之前的兴奋劲儿道:“我就知道孙大哥不会这么无情的……”

    为了避免何子布的急性子又让何子布因兴奋而冲昏头脑地无法自制,孙云还是抢着提醒道:“不过话说好了,阿布你不要一个劲儿地窜进丛林里面不见了。再怎么探路,也不能脱离大部队,听到没有?”

    “是是是,我听到了……”何子布又笑着道,随后一个转身,一溜烟就跑进了山丘上。

    “阿布——”孙云见着自己前脚说,何子布后脚就跑了进去。于是不好气地大声道,“臭小子,你给我回来!”说着,孙云自己也加快脚步跑了上去,准备把何子布给抓回来。

    后面的任光、林景、石常松、杜鹃,还有其他的镖师见了孙云和何子布打打闹闹的样子,也不禁笑了起来。

    “阿光,我们快点跟上去吧……”林景对着总镖师任光说道,“阿布毕竟比我们要熟悉山路,到时候真要让少主和阿布他们跑丢了,那还真不好找。”

    任光在一旁笑完后,听了林景的话,于是命令道:“好了,大部队都跟上了,我们现在要进山了,所有人都不要走丢了,镖物也要看管好了……”

    于是,任光也领着所有人继续往山里走去……

    何子布再怎么身手敏捷,肯定还是甩不开孙云的“追捕”,没跑出去几步,孙云没用几下就把何子布给逮着了……

    被孙云捉住后,何子布一脸不服气地坐在大部队的板车上,孙云继续教训道:“叫你继续乱跑……”

    “刚才太兴奋了,这一次保证不会了……”何子布又跳下车,走到前方说道。

    孙云想了想,随后说道:“哼,算你再能窜,我也能把你给逮回来……行,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别又给我想歪点子……”

    “放心,这一次绝对不会。”何子布笑着说道。

    孙云望着何子布顽皮的样子,也不好在说什么,于是还是点了点头。

    随即,何子布走到了最前面。由于前方的道路凹凸不平又是杂木丛生,何子布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根粗木条,然后“披荆斩棘”地往前探索起来……

    “其实。阿布这家伙还是挺有干劲的,身手也不错……”任光又在孙云一旁说道。“如果多管教管教,说不定他将来真的能成为一名很好的镖师。”

    孙云听了。摇头叹息道:“是呀,问题就是,他这性格该怎么管教?”

    “性格没办法改就算了……”任光继续说道,“只要他的是非观念是对的,一切问题都不大。而且,阿布他既然励志要做一名优秀的镖师,我相信他自己也是有这个决心和信心的吧……”

    “照阿光你这么说也没错……”孙云笑了一笑,随后一直望着前方的何子布……

    “这里有个坡坎,待会儿尤其是马车经过的时候要小心点……”何子布忽地用较为严肃的口气说着到。此时的他,正站在一个坡坎出,这里有一个凹凸不规则的拐弯处,而在何子布的右侧,就是布满刺草杂木的滑坡。

    “阿布这个家伙,有的时候也还是蛮认真的嘛……”石常松看着前方探路的何子布,不禁说道。

    何子布站在最前方,似乎是要指挥着马车要经过……突然,正当一切都顺理成章地进行着时。何子布一个没站稳,表情顿时一惊,右后脚跟一滑,整个人有着向坡下摔下去的趋势。“啊——”何子布忽地大叫一声。

    “阿布——”来运镖局这边。众人纷纷喊道,他们看出来了何子布的危险。

    孙云一定神,瞬时轻功施展出。整个人朝着前方飞跃而去……

    何子布右脚完全落空,整个身子也已经落下了一半……千钧一发之际。孙云已经飞身赶到,右手先前一伸。立刻抓住了何子布的一只手,随后整个人定力用脚在坡坎边缘处踩出一个坑,试图让自己定住。然而,由于何子布的下坠太过突然,孙云单凭脚的力道也不能定住全身。随即,孙云想也没想地左手手抓住了身后的一根粗树枝,手上顿时被划破少许血痕。但孙云没有想太多,任凭血流入自己的衣袖以及手上的刺痛,孙云紧紧抓住何子布不让他继续下落。同样的,何子布更是两只手一起紧抓住孙云。

    “抓紧了,不要放!”孙云咬牙喊道,何子布没有多说话,双手抓得很紧。

    任光等人见了,也准备纷纷赶来帮助孙云。然而,没等他们过来,孙云“啊——啊”地长叫一声,突然受伤力道爆发,一只手连同自己和何子布一起往上提起劲来。没过一会儿,何子布被直接拉了上来,随后孙云因为后力而倒在地上,何子布也摔在了孙云身上。

    “少主,阿布——”任光等人立刻前去观看二人的情况。

    孙云和何子布相继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们没有事情。”孙云先是对着担心的任光等人喊道,随后又对何子布道,“阿布,你没事吧?”

    何子布经历了这一番危险后,似乎显现出一丝做错事情后的惭愧样,低声说道:“对不起,孙大哥,因为我的冒失……”

    “没关系,我们还要谢谢你……”孙云安慰着何子布道,“正因为阿布你这一次意外,我们才会更加小心点。”

    “你们都没事吧?”一直担心孙云和何子布的杜鹃这时也从车队后面跑过来,担心地问道。

    “阿布其实没什么事情……”孙云看着杜鹃担心的样子,也安慰道,“我也只是手上多了点划伤罢了,不出大碍……”

    杜鹃看到孙云左手上血痕不断,立刻有些忧伤道:“都流了这么多的血,还没事……”

    “都是我不好,杜姑娘,是我拖累了孙大哥……”何子布一直很敬重从来都很信任自己的杜鹃,看着杜鹃担心不已的样子,何子布也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阿布,以后要小心一点……”杜鹃也没有怪何子布,只是微微一笑道……

    这一个小小的意外并没有太怎么影响整个车队的行程,只不过怕孙云和何子布再出什么事情,这一会儿孙云和何子布都坐在了板车上。好在前面的行程道路并没有开始的那么崎岖,越往前走,前面越是开阔,这样也不用何子布再到前面探路了。

    “按照地图的方向,鸣剑山庄是往这里走不错……”这回是换做任光一边拿着地图,一边对着后面来运镖局的众人说道,“前面的路逐渐宽敞了,而且又有许多人行的痕迹,估计鸣剑山庄就在前方不远处了,大家加快脚步吧……”

    而在板车后面,杜鹃正在帮助孙云包扎刚才的伤口。

    杜鹃的动作很柔很慢,这让孙云都有些不自在。不过杜鹃确实是很认真,很细心,孙云也感觉到了比较贴心。

    “鹃儿,你可真贤惠……”孙云用满含深情的眼神望着杜鹃,不禁说道。

    杜鹃听了,脸红了红,随后低着头说道:“公子夸奖杜鹃,杜鹃不敢接受……杜鹃只是想要一心一意服侍公子,其余别无他求。只要公子有什么要求杜鹃做的,杜鹃都会尽心尽力做好的……”

    “鹃儿,你真好,我说是真的……”孙云将头侧向一边,轻声喃喃道。

    “公子……”杜鹃一直红着脸,毕竟这一次包扎伤口,并不是孙云要求她做的,是杜鹃自己主动的……

    “鸣剑山庄到了——”一直望着前方的何子布突然叫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