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趟镖
    “什么,少主,是真的吗?”孙云和何子布一回到来运镖局,孙云就把自己二人的经历讲给了任光他们听,石常松听后,吃惊地叫道,“察台多尔敦又做出了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

    “你和阿布没有事情吧?”林景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和阿布没有事,虽然和察台多尔敦交了手,不过还好……”孙云补充安慰道。

    “幸好有武当首席弟子吴子君吴前辈及时出手相救,否则不光是少主和阿布,恐怕就连鸣剑山庄的人甚至整个老西街的场面都不好控制收场了,察台多尔敦的行为确实是太过分了——”任光也说道,“吴子君吴前辈帮了那么大的忙,改日若有机会,我们来运镖局还真是得好好谢谢吴前辈。”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孙云自己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又说道,“自从来运镖局落脚大都后,我们来运镖局就和察台王府没少闹关系。而今虽然吴前辈救了我们和鸣剑山庄的弟子,但蒙汉之间的矛盾似乎是越来越深了,恐怕一直和我们作对的察台多尔敦也更加不会放过我们了吧……”

    石常松听了,不禁问道:“察台多尔敦那个家伙,作恶多端,可我们又不是他的对手……少主,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孙云想了想,紧接着道:“最近来运镖局和察台王府闹了太多的关系,估计察台多尔敦这会儿也正在气头上……我们最开始来到大都的时候,察台王就曾说他和我们来运镖局曾经有恩。还阻止了准备对我们不利的察台多尔敦,也就是说。现在大都里面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我们来运镖局了。依我看,这几日我们还是尽量少去市中心。等这阵风头避过了,察台多尔敦的火气消了点,我们再作打算。所以,这几日我们最好减少外出,在这来运镖局里老老实实地处理一些局里面的事情好了。”

    作为镖师领头的任光听了,领会到了孙云的意思,于是他也说道:“我觉得少主说得对,我们这几日应该把节奏放缓一点,少去市中心。一来。现在察台多尔敦很多事情都针对我们来运镖局,他们权大势大,我们频繁出去不免会惹出一些事端;二来,来运镖局在这大都定居了两三日,初步的一些布置都已经完成了,现在是要着手处理库存等一些财管事务了,我们正好这几日在这来运镖局里面休整几天,好好处理一些正当事务。所以说,我们这几日还是少出门。在局里面好好调息调息为好。”

    林景和石常松听了,也纷纷点了点头。

    何子布见着大家伙儿都有事情做了,初来乍到的自己却什么也不会,于是问道:“那孙大哥。我干什么?”

    孙云见着何子布,心想着他刚刚落脚来运镖局,也不太容易。于是说道:“阿布,你这几日就先在这来运镖局休息休息吧。如果想要干些什么,你也可以跟阿光他们多绕绕。说不定能慢慢学着做些什么东西……还有,你不是想要和我学武吗?这几日没有远门之事,晚饭后我可以教你啊——”

    何子布见着孙云待自己不薄,又想起了自己原来的人生和现在境况的天差地别,于是欣慰地谢道:“谢谢孙大哥,我阿布一定会尽力做好的——”

    孙云看着何子布虚心而又坚定的样子,微微地笑了笑。不过当他自己提到武功修为的时候,他自己心里也有些迷茫起来:“如今我的武功只有这样,却完全不是察台多尔敦的对手。我真的只能有这个水平吗?虽然察台王口上说察台王府不会干涉太多来运镖局的事情,可身为长子的察台多尔敦一定不会放过我们,他以后必定还会有其他的不为人知的行动。想要保护好来运镖局,不提高自己的能力,不超越察台多尔敦,就永远不可能摆脱察台王府的无休无止的纠缠。可是,我也没有什么武林宗师的高人之类的师父,我的武功真的能提高吗……”孙云此时的心情也是复杂万千……

    “少主——”正在孙云等人说话间,一个侍仆从大厅门口处跑来,向着孙云喊道,似乎是有什么消息要和孙云等人说。

    孙云等人听到了声音,纷纷回头望去。孙云看着侍仆侍从大厅门口跑来的,心想着是不是自己的义父孙尚荣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于是,孙云当即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侍仆紧接着答道:“报告少主,总镖头让少主还有各位镖师到大厅一去,总镖头有事情要和少主和众镖师说——”

    “找我和众镖师,莫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孙云先是自言自语道,随后想罢,又吩咐身边的侍仆道,“我们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侍仆应了一声,随后只身下去了……

    “总镖头找少主你还有我们所有镖师,说不定真的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孙云一样想法的任光说道,“少主,我们快点过去吧——”

    孙云点了点头,随后对着身边的何子布说道:“阿布,我和阿光他们先去大厅了,你先在这里等等吧……”

    何子布点了点头,随后孙云等人也向着大厅走去……

    大厅之内,不仅仅是孙云、任光等人,来运镖局所有的镖师都聚集在这里。底下人都在议论纷纷,毕竟这是来运镖局落脚大都后,孙尚荣总镖头开的第一次大会。

    不过一会儿,孙尚荣从后面的房间慢慢走出来,然后站到了正前方的位置。

    底下的人还在议论纷纷,总镖师任光大喊了一声:“都安静,总镖头有话要说!”底下顿时肃静起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了正前方的孙尚荣。

    孙尚荣环顾了底下的众镖师。轻声地说了一句道:“都来齐了吧?”

    “来齐了,义父——”孙云即刻回声应道。“义父,你今天这会儿把大伙召集起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咳、咳……”孙尚荣轻咳了两声,随后继续说道,“我们来运镖局从汴梁搬迁至大都落脚,大家伙儿都为镖局尽了自己的一份力,也不容易了,我孙尚荣现在这里对你们所有人说声谢谢了……其次,这两天在众人的努力下,镖局的内部事务基本上都处理到位了,现在整个来运镖局也要开始慢慢运营起来了。刚来这大都。我们很多的地方关系还不太熟悉,在此之前,与察台王府的一些矛盾已经让我们吃过亏了。所以这次,我们先要和大都附近的一些富族世家处理好关系。在汴梁的时候,我们来运镖局也是广交武林江湖中的一些名族,从而提升我们来运镖局在中原中的名望。而这一次,我们的第一笔货来自鸣剑山庄在大都设的商会,两天之后,我们有一趟镖要从大都运往鸣剑山庄。鸣剑山庄在中原武林中是五大世家之一。名望自然不小。这一次我们来运镖局的第一趟镖目的地就是鸣剑山庄,所以我们一定要十成地做好,知道吗?”

    “知道——”底下之人齐声道。

    “义父……”孙云又问道,“那这次运镖。究竟要派多少人手前去鸣剑山庄才妥?”

    孙尚荣望着孙云满是自信的眼神,随后说道:“第一次运镖,目的地即是有名的鸣剑山庄。云儿你自然是要去的。至于你手下还要派多少镖师,云儿你自己斟酌着看吧!反正云儿你也长大了。这些事情也不用义父我再替你操心了……”

    孙云见着自己的义父孙尚荣如此地信任自己,于是回谢道:“谢义父如此信任孩儿。请义父放心,孩儿一定会处理好这第一趟镖的任务!义父,孩儿先行告退……”说着,孙云慢慢走了下去。

    孙尚荣的这次集中,主要说的也就是这个问题。于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孙尚荣宣布解散后,所有的镖师也都退下去了……

    “怎么样,孙大哥?”见到孙云他们走出大厅后,何子布迫不及待地问道,“总镖头他说了什么?”

    孙云随口答道:“镖局第一趟镖来了,两天之后,来运镖局有一趟镖要去鸣剑山庄,义父要我挑选几个镖师,做好运镖的准备。”

    “这是真的吗?镖局终于等来了第一趟镖,太好了——”何子布一听到新鲜的玩意儿来了,兴奋地叫道。

    看见何子布的兴奋劲,孙云笑着说道:“阿布你高兴什么,我可没有说要带你去啊……”

    听到了这句话,何子布心情一下子似乎又是跌倒了低谷。何子布本来就是个性格急躁的人,听到孙云有可能不会带上自己,何子布又大声道:“为什么?我阿布在孙大哥你这边,一定会帮上忙的。”

    “什么帮上忙啊,能不给我添麻烦就不错了,还帮忙……”孙云又笑着应道,“说了这几日你要给我老老实实呆在镖局里的……再说了,阿布你性子本来就急,又不太熟悉这运镖的程序,还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镖师,这一带你出去,还不给我惹麻烦?”

    “不做镖师我还可以做别的啊……”何子布继续急着说道,“你们来运镖局还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对吧?如果能带上我这个经验丰富的领路者,说不定能事半功倍。再说了,孙大哥你既然怕我惹麻烦,还把我一个人扔镖局里,不怕我背着你做出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呀喝,你这家伙反倒是‘威胁’起我来了……”孙云看着何子布有时候也挺幽默的,于是跟着和他说笑道,“我再怎们说,也是堂堂来运镖局的少主,你一个新来的‘下人’还能拿我怎么样?”

    何子布可不管,他今天似乎是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于是,何子布继续死缠烂打道:“反正孙大哥你不带我去,我就一个人跑到察台王府去找麻烦……”

    “我看你还反了天了,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把你一个人丢家里。到时候你一个人去察台王府找麻烦,死活我可不管……”孙云继续开玩笑道。

    任光看着两人像亲兄弟一般地你打我闹。想了一想,于是也劝着孙云道:“我看要不还是带阿布去吧。否则看他今天这个样子,他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可是运镖是一项具有危险性的任务。阿布他一点经验都没有……”孙云依旧担心道。

    “怕什么,你们不是说运镖遇到劫镖之类的危险几率是很小很小的嘛……”何子布继续说道。

    “这不是劫镖危险的问题,是阿布你根本就没有运镖的经验,这次的运镖又是那么重要……”孙云依旧不放道。

    任光见着,又劝说道:“没有运镖经验,那就让阿布体验一次嘛!如果说阿布他真的想要将来做一名镖师,经历是迟早的事情。何况这次的目的地是著名的鸣剑山庄,对阿布来说一定又是一次非常好的经历。”

    孙云听了,似乎也要放弃了。

    “阿光哥都这么说。孙大哥你还不答应?”何子布又道,似乎是想要把孙云彻底“击垮”。

    “好吧,既然阿光都这么说,那就带你去一次。不过记住了,两天之后的运镖,你可不能再像今天老西街那样,没我的同意擅自行动。”孙云还是答应了何子布。

    何子布见着孙云终于答应了自己,又兴奋地答道:“好嘞,没想到我何子布第一次运镖。竟是如此著名的鸣剑山庄,感觉真不错……”

    “不错你个头啊……”孙云还没完,继续道,“别光顾着高兴。今天晚饭过后在这后院等着,我还有关于运镖的重要事情跟你说。”

    “知道知道……”何子布现在一心都想着两天之后运镖的事情,所以孙云无论对他下什么命令。他都不抱怨。

    “哼,臭小子……”孙云笑望着何子布。觉得何子布其实是一个很坦诚乐观的人……

    和任光、何子布等人说完话后,孙云独自一人回了房间。

    由于今天老西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所以孙云回房后,推开门一进去,整个人就有些累得晕沉沉的。

    “公子你回来了——”杜鹃一直在孙云的房间里做事,见到孙云回来了,杜鹃马上回头应道。

    “鹃儿,你还在忙……”孙云微笑着望着杜鹃,缓了缓气说道。

    看见孙云有些不好的气色,杜鹃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公子,气色有些不好,是不是今天老西街又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孙云听到杜鹃又提到“老西街”的事情,心中又是一阵酸楚,内心既有着对察台多尔敦灭绝人性的痛恨,又有着对自己不能打败察台多尔敦的责备。想罢,孙云还是把今天在老西街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讲给了杜鹃听。

    杜鹃听完后,最先担心的也还是孙云。“公子,你没事吧?”杜鹃知道孙云受了点伤,于是担心地问道。

    孙云见着杜鹃一直对自己关心不已,立刻安慰道:“鹃儿,我没有事,你不用担心……不过,鹃儿,你每天任劳任怨地做了这么多事情,要是累了的话,就先休息一下吧……”

    “杜鹃不累,只要公子吩咐杜鹃做的,有需要杜鹃的话,杜鹃一定会做好的……”杜鹃红着脸羞涩道。

    “鹃儿,你真的挺好……”孙云先是两眼满含深情地望着杜鹃,随后又说道,“对了,鹃儿,两天之后,来运镖局将会接手到大都以来的第一趟镖,到时候我和阿光他们会去鸣剑山庄。鹃儿,我看你这些日子也挺辛苦的,要不两天之后你也跟我们出去走走吧……”

    “真……真的可以吗……”杜鹃依旧是在孙云面前羞涩道,“杜鹃怕……怕和公子你们在一起,会……会添麻烦……”

    “不会添麻烦的。”孙云继续笑着说道,“鸣剑山庄在大都之外,察台多尔敦不会干预我们的。再说了,我们都在一起,连阿布都抢着说要去……放心吧,鹃儿,不会有事的。”

    “公子……”杜鹃喃喃道,羞涩地低着头,没有再说什么话。

    孙云看着杜鹃羞涩无比的样子,又笑了笑说道:“鹃儿,我第一次在南宫家看见你的时候,你敢于反抗南宫娇时桀骜不驯的样子,现在想想你如今整天的羞涩,真不敢想象你当时在南宫家是有多大的勇气。”

    “公子见怪了……”杜鹃开口平稳地说道,“杜鹃在南宫家受尽排挤,已是见惯,当时心中自有不逊;如今入你们来运镖局,算是有了新的归宿,杜鹃已是满足,没有太多的苛求,杜鹃只求能一直在公子身边侍奉公子。”

    “鹃儿……”孙云两眼望着杜鹃,不知不觉认为杜鹃其实是一个外表柔弱羞涩,内心却很坚强的女孩子。

    “杜鹃在大厅还要帮总镖头和夫人忙一些事情,如果公子没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杜鹃的话,杜鹃先下去了……”杜鹃又低头说道。

    “嗯,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孙云笑着回应了一句。

    于是,杜鹃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出了房门……

    孙云一直望着杜鹃的背影,忽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