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武当首席
    神秘道人说明身份,自己便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武当派首席弟子吴子君。

    “吴子君?吴前辈……”孙云知道了神秘道人的真实身份后,不禁喃喃道,“原来前辈便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兼武当首席弟子的吴子君吴前辈,难怪刚才的那一式太极拳使得如此炉火纯青……”

    “‘行云流水剑,君子武当归’,吴子君吴前辈不但治了玉怀兄的伤,又救了孙少主,我们真的应该好好谢谢前辈……”在后方照顾古兴康的成付见了,也不禁道,“不过,武当派在中原之南的地带,身为首席弟子的吴子君吴前辈为何会在这北国蒙元首都大都里……”

    何子布不认识什么武林七雄,但他见着这吴子君武功不俗,竟然能很轻松地就将察台多尔敦给击退了,救了余力不足的孙云,心想着吴子君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善人……

    “吴子君?”被吴子君的太极拳给打退后,察台多尔敦稍微缓了一下,随后自言道,“武当首席弟子,中原武林七雄之一,本公子还是听说过的……不过在这蒙元的地盘上,无论你在中原或是汉人心中地位有多么高,谁要是敢和朝廷作对,朝廷的人都不会放过的……”

    “察台公子就此收手吧……”吴子君依旧是用劝说的口吻道,“再折腾下去,蒙汉之间只会积怨更深。自宋灭后,蒙汉之人本就共饮黄河水,为何要因为历史的原因而永无止息地杀戮呢?”

    察台多尔敦两眼望着吴子君,随后说道:“我也敬前辈是武当派的首席弟子。不想与之有太多瓜葛……今日察台王府与鸣剑山庄和来运镖局有一些恩怨想要私下处理,还希望吴前辈不要插手要好。”

    吴子君依旧是之前的淡定表情。听了察台多尔敦的言语,吴子君继续坚定地说道。“察台公子所言不止,今日有众多汉人百姓、蒙古百姓聚集在此,察台公子在这老西街处上演血腥一幕,恐造成民心恐慌。此等已然不只是私人恩怨问题,此举会对蒙汉关系造成不可预料之后果。还是请察台公子就此收手吧,怨愤日久积起,总有一天会爆发欲止不能……”

    “照前辈的意思,今天前辈是照顾孙少主他们不走了是吗……”察台多尔敦的口气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在对面的孙云和何子布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察台公子屠戮不止。贫道不能坐视不管……”吴子君依旧是从容淡定地说道,“师尊张三丰张真人命贫道下山体验百姓疾苦,方懂世间万物。如今来这蒙元大都,察台公子却欲血映街头,贫道自然不能等闲视之,若非此不善焉……”

    “行,既然吴前辈这样说……本公子刚才没有料到前辈的身份,自是轻敌,不过这一次……”话音未落。察台多尔敦忽地一脚蹬出,手中的苗刀又朝着吴子君挥了过去,看来打从心里面,察台多尔敦依旧是对刚才因自己轻敌而败给吴子君的事情心有不甘。于是又一次先发而来。

    “吴前辈——”孙云知道察台多尔敦心有不轨,见着察台多尔敦这次是以更快的速度不遗余力地袭来,孙云大声地叫道。

    然而。吴子君却依旧是非常的淡定,他缓缓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察台多尔敦的苗刀即至。大喝一声:“这一次不会再落空了——”

    只见察台多尔敦屏气凝神一顿,手中的苗刀忽地变得虚晃起来。细长的苗刀顿时幻化成几束幻影。忽闪着散布开来。随即,幻影伴随着内力,向着吴子君身前的各处纷纷乱斩而去。“幻影刀法”祭出,察台多尔敦心想着这一回就算吴子君有再玄乎的内力武功,至少是躲不开自己的攻击范围了。

    然而,就在察台多尔敦得意间,吴子君手中的长剑也跟着抖动起来。吴子君似乎是很平静,没有正眼去望那些个“幻影刀”,而是单纯凭着内力的感应,感知每一刀的内力强弱及方向。随即,吴子君手中的长剑也有规律地抖动起来。剑的速度并不快,可神奇的是,吴子君整个人似乎使起招来,非常的流畅自如,完全没有受到察台多尔敦内力的半点影响。

    而在吴子君身前的察台多尔敦仍旧在不停地施展着“幻影刀法”,可是看着吴子君全身带着长剑有规律地流畅舞动着,依旧是没有一式“幻影刀”伤到了吴子君。不仅如此,“幻影刀法”的刀流内力在不断地减弱,有的甚至反弹回来与自己的招式互相抵消,这让用尽全力的察台多尔敦很有些吃不消……

    “身心宁静,行云流水,武功招式,以力借力……”成付望着吴子君与察台多尔敦对决的场面,又说道,“这是武当派的太极剑!”

    “太极剑?”孙云听到后,不禁问道。

    “没错……”成付继续说道:“看来吴子君真不愧是武当派的首席弟子,把张三丰张真人的武学精髓尽数领会,而且融会贯通,融入了自己的新思想在里面,也无愧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

    “这么说来,吴子君前辈的武功也是登峰造极了……”孙云望着打斗的场面,又不禁喃喃道,“也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像吴前辈那样,武功达到巅峰……”

    吴子君这边,他依旧施展着太极剑的招式。而且太极剑的招式以慢制快,纵使察台多尔敦的“幻影刀法”如何的迅速,熟用太极招式的吴子君,每次都几乎是用同样的办法缓解了察台多尔敦的内力,甚至以力借力,以其力反弹之。

    察台多尔敦久攻不下,甚至可以说,他是丝毫伤害不到吴子君;反观吴子君,他倒也不急。自己并没有消耗多少的武功内力,只是不停地借察台多尔敦的力道在和察台多尔敦本人周旋……久而久之。察台多尔敦的心情愈加烦躁,“幻影刀法”的套路也越来越乱。到最后甚至是大叫着胡乱地疯砍。吴子君看定了,长剑转动着顶住了察台多尔敦刀尖上的一点。突然,毫无太大动作的吴子君不知哪来的一力道,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不翼而飞。察台多尔敦还没反应过来,吴子君向前又是一个轮回,接上一个推掌,再次用“太极拳”把察台多尔敦给打退了回去……

    “吴前辈可真是厉害——”何子布看着吴子君行云流水且不乱章法的招式套路将察台多尔敦打得不知如何还手,不禁赞叹道。

    “看来就个人武功上,察台多尔敦已然不会是吴子君的对手了……”孙云也在一旁轻声说道。

    察台多尔敦被打回原地后。心中甚是愤怒不已。“哼,只不过是中原江湖中的一个区区道士,竟敢一人与我们察台王府的人作对,我看你也是闲活得不够长吧……”说着,察台多尔敦忽地命令一下,搭台四周顿时涌上来了两队蒙古士兵,准备将台中央的吴子君、孙云等人给围住。

    “糟了,察台多尔敦这家伙玩儿硬的……”孙云看着四周的蒙古士兵,心中不禁担心道。

    何子布也受不了察台多尔敦的行为。心中也愤慨不已:“察台多尔敦这个畜生,打不赢就玩阴招,算个什么东西……”

    成付望着身旁昏死过去的同门弟子许玉怀和受伤的古兴康,心中也不禁担心道:“不好。玉怀兄和兴康兄行动不便,要是察台多尔敦这个时候有什么偏激的举动的话……”

    吴子君看在眼里,表情依旧是非常的从容淡定……

    正当察台多尔敦准备想要下令“发兵”的时候。他身旁一个全副武装的侍卫把他给叫住了:“察台公子还请息怒,蒙元几代先皇曾崇尚中原佛道之教。甚至尊崇过各大宗教门派。因此,历代皇族有令。不得轻易与佛道之教的汉人发生冲突。因为这一点小事而犯了皇族之规,恐不值当,还请公子三思啊……”

    察台多尔敦听了侍卫的话后,稍微停顿了一会儿。随后,他冷静下来思考了片刻,然后渐渐平静下心来,又向着四周的蒙古侍卫命令道:“所有人都退下——”

    命令一下,刚才涌上来的两队蒙古士兵又慢慢撤下了搭台……孙云、何子布等人看了察台多尔敦总算是没有再让事情更加恶化,心中的悬石算是落了大半——至少来说,只要吴子君在场,孙云等人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危险……

    吴子君在前面沉默了半天,稍许,吴子君最先说道:“察台公子,今日贫道只身出来,只为平息两方之间的矛盾,对你们察台王府及蒙元朝廷没有任何的敌视作对之意。还望察台公子能够宽宏大量,能够就此收手,平息了这一段蒙汉矛盾。”

    察台多尔敦两眼望着吴子君,虽然说刚才的对决自己败给了吴子君,但察台多尔敦依旧是一脸的不屑,仗着自己察台王府王族长子的身份,察台多尔敦继续说道:“我也相信前辈不会只身一人和我们察台王府的人作对……不过这蒙元大都,什么事情还是我们蒙古人说了算,总不能让你们这些汉人任意左右。”

    吴子君深知察台多尔敦的得理不饶人,不能任意与之敌对。但是考虑着不能再让来运镖局的人和鸣剑山庄的人牵扯到无休止的矛盾里面去,思虑了一会儿,吴子君恭敬地对察台多尔敦说道:“今日察台公子当着众百姓的面,上演了屠戮血腥一幕……避免矛盾激化,蒙汉之间还是就此罢手为好。既然察台公子不留吾等之意,吾等即刻便离去。”说着,吴子君还是向察台多尔敦行了一礼,随后转身向着孙云等人的方向慢慢走去。

    “哼,今日居然碰到了武当首席的吴子君,这帮人又走了狗屎运……”察台多尔敦望着孙云等人的方向,心中愤愤道……

    吴子君最先走到了成付面前,对他说道:“贵派弟子的断臂伤势,贫道已经止住了流血,只是伤口还待愈合。虽然危险既除,但不能保证伤颓之势。还请贵派弟子等人先行回鸣剑山庄去吧。吾念贵派庄主花叶寒花庄主也一定还关心此事吧……”

    吴子君说的自然是断臂的许玉怀,他想趁现在稳定之际。让鸣剑山庄的人赶紧先回去。

    原先被察台多尔敦打伤的古兴康现在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慢慢站起身,然后站在成付身旁,恭敬地说道:“感谢吴前辈舍命相救,改日鸣剑山庄一定会重谢前辈及中原武当人士!”

    “别说客套话了,许玉怀之伤势还不稳定,贫道只是缓解了伤情,汝等还是速回山庄为好。”吴子君又提醒道。

    成付心想着也是,此事刻不容缓。于是他与古兴康同时行礼道:“谢过吴前辈,晚辈这就告辞!”

    说完,成付和古兴康带着断臂的许玉怀,施展着轻功离开了老西街……

    事毕,吴子君又回头对着孙云和何子布道:“汝等二人,也随贫道离开这儿吧……”

    “可是这……”何子布似乎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对察台多尔敦无比的不甘心。

    孙云知道何子布的心里所想,见着眼下难得脱身的形势,孙云立刻抢言道:“行了,阿布。我们听吴前辈所说,先离开这里吧……”

    何子布一向是最听孙云的话的,既然孙云都这么说,何子布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孙云最后望了一眼察台多尔敦。眼神中充满了不屈。察台多尔敦就在对面对望着,只是轻轻一笑……孙云看了一眼后,便再也没有理会地转回了头。于是。孙云和何子布也跟着吴子君离开了搭台处,离开了老西街……

    “哼。又让他们逃了……”察台多尔敦看着孙云等人远去的背影,心中愤愤道。“在来运镖局的时候,父王罩着他们;现在到了这老西街,又歪打正着地碰上了不能轻易得罪的武当首席弟子,他们的运气可真是好到极点了……来运镖局是父王给我下的禁地,今天的事情一过,孙云那些人呆在来运镖局里不出来,恐怕我再也没有机会制裁他们了。但是每次我要为事情,来运镖局的人总会插手,不想办法治治他们是不行的。而且,还有父王和来运镖局之间的谜一样的恩怨,我也要想办法弄清楚……”

    “报——”正当察台多尔敦踌躇间,一个侍卫突然跑到察台多尔敦身前报道。

    “什么事情?”察台多尔敦头也没回地问道。

    那个侍卫继续说道:“有一个自称是欧阳聪的人,他说他有办法帮助察台公子对付那些来运镖局的人。”

    “欧阳聪?还知道怎么对付来运镖局?”察台多尔敦顿时有了些兴趣,随后转头说道,“传他过来——”

    “是——”那侍卫答道。

    随即,两个士兵一前一后的,领着欧阳聪从人群中的小道中穿插到了搭台处。

    没想到之前是何子布是兄弟的欧阳聪,现在竟主动找到身为蒙古人的察台多尔敦了。

    欧阳聪见了察台多尔敦,先是恭恭敬敬道:“参见察台公子——”

    “免礼——”察台多尔敦随口应道。

    “谢公子——”欧阳聪随即起身,两眼望着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上下打量了一番欧阳聪,半信半疑地问道:“你刚才说,你有办法对付来运镖局的那些人?”

    欧阳聪在察台多尔敦面前也不敢摆出阔绰的样子,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回公子,小人之前和来运镖局的何子布有过交情,也很清楚他的性格,如果说来运镖局的人出来要带上他,该怎么做小人自然会有办法……”

    “何子布?就是那个总是一直主动找我挑衅,又没什么本事,一直黏在孙云身边的那个臭小子?”察台多尔敦自笑道,“哼,照你这么说,只要摸清楚何子布的动向,就能摸清楚整个来运镖局的动向,这倒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既是这样,你愿意为我们察台王府效力是吗?”

    “小的愿意受犬马之劳!”欧阳聪用满带奉承的语气说道。

    察台多尔敦望了一眼有些趋炎附势的欧阳聪,又笑了笑说道:“哼,好吧,那你今晚就来本公子的王府里一坐吧,我正好有事情想要针对以下来运镖局,要和你这个知情人商量商量……”

    “是……”欧阳聪阴险地笑了笑……

    离开了老西街,逃离了察台多尔敦的“魔掌”后,孙云等人才算是敢完全放下心来……

    孙云见着吴子君大义无畏的行为,不禁恭敬道:“多谢吴前辈救命之恩,吴前辈今天的大义之举,实乃晚辈敬佩不已……”

    吴子君见着孙云恭敬的样子,笑了笑说道:“足矣足矣,孙少主身为来运镖局的少主,遇今日察台多尔敦血腥之事,能够奋不顾身地挺身而出,也不失为英雄之气!”

    “前辈言重了,能得到前辈的夸奖,晚辈实幸不已……”听到身为武林七雄之一的吴子君吴前辈夸奖自己,孙云也感到欣慰不已。

    吴子君抬头望了望天,随后说道:“时辰差不多了,贫道还有事要先行一步了。这几日贫道就住在离你们来运镖局不远的‘龙明客栈’里,若是孙少主还有什么事想要咨询贫道的,尽可道来。”

    “那就谢过前辈了——”孙云也回礼道,“晚辈们也就此告辞了。”

    “告辞——”于是,孙云、何子布和吴子君也分离归家了……

    回去的路上,何子布似乎是对今天在老西街发生的事情久久不能忘去,于是忍不住问道:“孙大哥,你说……今天吴前辈当着众人的面,为了我们,让察台多尔敦丢了面子,察台多尔敦会不会……更加不会放过我们?”

    “他从来就没有想要放过我们!”孙云脸色严肃道,“武功上我们不是察台多尔敦的对手,眼下之际,趁着察台多尔敦这几日火气不消,我想我们还是先老老实实呆在镖局里,不要出去惹什么乱子才是……”

    何子布听了,眼神也同样低迷下来。或许他和孙云一样,刚落脚来运镖局不久,却和蒙古人牵扯了这么多的事情,恐怕今后的日子还需更加小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