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原是高人
    孙云的银月刀架在察台多尔敦的苗刀上,两眼愤怒地望着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见了孙云,轻笑着说道:“孙少主,你果然没有让本公子失望,今天还是来到老西街了,和你的朋友一起……”

    “少废话!”孙云冲着察台多尔敦呵斥道,“察台多尔敦,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畜生,当着百姓的面肆意滥杀。无法交齐税务只因天灾,而你却变本加厉,毫无王法地打死许玉怀的父亲。现在,你又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你怎还有人性之面苟活于世?”孙云的口气越来越重,手中的刀力道也是越来越大。

    然而,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依旧是拿得很稳,显然是没有受到孙云太多的影响。相反,察台多尔敦却是不屑一顾道:“哼,孙少主每次和本公子见面,都要对本公子进行说教,孙少主难道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了吗?本公子没有太多责怪孙少主,孙少主应该感到庆幸,谁知孙少主倒是没完没了了……”

    “我昨天说过了,若是你今天敢在这老西街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孙云一定不会放过你!”孙云怒视着察台多尔敦,看来他已经坚定决心了要和察台多尔敦真正意义上的真刀真枪地干一回。

    察台多尔敦似乎没有看得起孙云,想到第一天见面,孙云也是很轻松地败给自己,察台多尔敦轻声一笑道:“哼,孙公子以为,你的武功能奈何本公子多少呢?”

    “上一次是没有准备好。这一次我一定能打败你!”孙云先是很坚定地说道,随后又嘱咐到身后的何子布。“阿布,你先去帮忙照顾一下鸣剑山庄的弟子。我今天一定要和察台多尔敦做个了结——”

    何子布点了点头,在他心里,孙云的武功已是足够高强,是可以应付察台多尔敦的。于是,何子布也同样坚定地说道:“我知道了,孙大哥,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畜生!”说完,何子布往昏死在地上的许玉怀方向跑了过去。

    “你那个叫‘阿布’的手下倒是挺缠人的,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总是来找本公子的麻烦……”察台多尔敦瞟了一眼何子布道。

    “少废话,察台多尔敦,你今天的对手可是我——”孙云继续厉声道,“你不是说‘所谓的真理都是用手中的刀证明出来的吗’?那我们今天就看看谁的刀下才是真理!”

    这一回,察台多尔敦似乎是真的被孙云的话给稍稍激怒了。察台多尔敦回望了孙云,换了一个口气说道:“孙少主,本公子不管你,你倒是嚣张跋扈起来了……我告诉你,首日和你对决的时候。我力都没有使出来,不要以为有我爹罩着你们来运镖局,我就真不敢把你那个破镖局怎么样?昨天还说要和我回王府,既然孙少主今天主动向本公子应战。那本公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公子真正的实力——”话音刚落,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突然多了数倍的力道。

    数倍的力道加上,孙云的银月刀整个的被压了回来。孙云也没想到察台多尔敦只是猛地一扣。力道竟会多了这么多,不过孙云还是忍住与之对峙着。

    察台多尔敦见孙云还是没有太多反应。顿时所有的力道全架在苗刀上,想要直接把孙云手中的银月刀给压倒。孙云感受到了。银月刀顺势向下,然后整个人趁机全身退出,先向后退了十几步。

    然而,和对付何子布时的一样,察台多尔敦没有等孙云站稳,整个人迅影的步伐再现,手提苗刀,直冲着朝着孙云面前而来。

    “孙大哥,小心!”有过经验的何子布大叫道,生怕孙云和自己一样,吃了同一招的亏。

    然而,孙云面对即是很冷静。察台多尔敦朝着孙云的胸前就是苗刀一挥,孙云非但没有用刀向前挡住,反倒是加快后退的速度……忽地,孙云重心下压,整个人翻倒在地,然后一个单手撑地的转身,后脚跟一勾,直踢察台多尔敦的后背。

    这一下突如其来,如果是一般人士,在这种冲击的情况下后背反而受到攻击,一定会有些惊慌失措。然而察台多尔敦不一样,他也料到了孙云拥有很好的柔韧性和运动机能,能做出这样的突击意料之中。只见察台多尔敦先是收回了进攻的苗刀,转而一个转身,随即双脚用力往孙云的飞来的脚上一顶。

    两只脚的力道自然比一只脚的力道要强上许多,只见察台多尔敦这用力一顶,孙云的翻身反倒是多了惯性,整个人往反倒是往前方飞去。而受到了反弹的效果,察台多尔敦的这一顶,自己朝着另一个方向飞了过去。随后两人又站稳了,于是一招过后,两个人变换了互相的位置。

    孙云想要先发制人,没有给察台多尔敦太多反应的时间,两把银月刀祭出,左右银光一闪,“双星连斩”横空杀出。孙云如卷风一般在半空中翻腾着向前冲去,左右银光伴着雷鸣电闪的魄力,银月刀光也随之转动着呼啸冲击而去,看来孙云这回是真的使上全力了。

    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并没有太紧张,在他眼里,孙云的武功只有这些而已。想到此,察台多尔敦先是后退几步,随后慢慢转动着手中的苗刀,逐渐跟上孙云刀光的速度,一刀一刀地劈开孙云飞来的银光,见招拆招。察台多尔敦的身手也甚是敏捷,平稳地挡住了孙云的每一束银月刀光,自己丝毫不受其伤。

    孙云感知到了,加快了自己在半空中翻腾的速度,银月刀光越来越快,“双星连斩”随即变成“银月连破”,银月刀光顿时如同狂风骤雨般,围绕着孙云的整个身子。划破层层云霄般地铺天盖地而来。

    察台多尔敦看定了,手中的苗刀顿时内力一聚。一个忽然快速的旋转,随后停住了。察台多尔敦刀身往前一定。随即左手涌出一道强劲的力道,架在了自己右手的苗刀上。顺势,一道用内力划出的强劲气流形成一个屏障,准备阻挡住孙云的这一招。

    孙云的“银月连破”打在了察台多尔敦的气流屏障上,便已是丝毫不能进犯。两人就在台中央僵持着,内力也是愈增愈大,两股内力的杂糅,两人脚底下所站的台子木板顿时变得木屑成堆。孙云一咬牙,随后大叫一声。加大招数的冲击力,周身所有的银月刀光聚集在了一处,像一把利剑似的,朝一个点地冲击着察台多尔敦的气流屏障。

    察台多尔敦也感觉到了,孙云的头脑倒是转得很灵,能够变换其招、瞬变其效。但是察台多尔敦似乎还是没有把孙云放在眼里,似乎在他眼里,这样的招数也算不上什么。只见察台多尔敦依旧是非常平静的样子,忽地双手腕处渐出两道金黄色的光晕。察台多尔敦在拿住手中苗刀的情况下。两手一并,双手的内力聚集在一起,威力剧增,“天罡灵震”即现。一股威力惊人的反弹力朝着孙云的头顶扑面而来。

    孙云顿时觉得前方像是多了一堵墙,无论自己用多大的力道,俱现多大的冲击力。银月刀光多么强劲,前面的“那堵墙”依旧是稳而不动。怎么冲击也冲击不开。而察台多尔敦的“天罡灵震”即有这样的深厚支力,而且察台多尔敦是一脸轻松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像孙云那样感觉到吃力,看来这察台多尔敦的武功确实是比孙云要高上许多。

    察台多尔敦看在眼里,“哼”地轻声一笑。随即,察台多尔敦两掌的“天罡灵震”向前一推,深厚的内力顿时全部前压,这一招下去,孙云必回被击退。

    果不其然,孙云感受到了来自前方无法抗拒之力的压迫,整个人虽然还在尽力施展着“银月连破”,但是却是被这一股莫名的内力逼得渐渐后退。支撑少许,孙云用力已尽,几乎是快要到极点了。

    “玩完了——”察台多尔敦随声一应,左掌稍停,然后重重在右掌的掌背上一打。内力与内力的叠加和冲击,“天罡灵震”顿时力道强了两倍,且多了一道突增的冲击力。正待孙云慢慢放松之际,一道无法预料的冲击力压迫着自己而来。

    孙云僵持了许久,察台多尔敦的突增反弹之力即是一招,孙云“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向后被震飞了老远。察台多尔敦也由于自己的冲击力,自己本人也后退了少许。而刚才由于强劲的内力互相碰撞,察台多尔敦的这一爆发之力,刚才二人对峙之处“砰——”的一声炸开了花,脚下的木台被炸出一个大窟窿。

    被震飞的孙云重重摔在了地板上,不过整个人稍微缓和了一下后,又坚持着站了起来。

    “孙大哥——”在一旁处看着孙云和察台多尔敦对决的何子布一直是揪心不已,甚至有想要上来帮忙的冲动。

    然而,孙云立即左手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也没有用正眼去看孙云,只是咬牙忍住说道:“阿布,你不用担心我,你在那边照顾好伤者就行了,千万不可以过来!”

    何子布听了孙云的话,但是看着孙云处境如此艰难的样子,他心里也知道察台多尔敦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

    察台多尔敦笑望着在一旁有些累了的孙云,轻蔑地说道:“怎么样,孙少主,现在知道差距了吧?”

    孙云凝神一望,大声喝道:“还没完呢——”

    说完,孙云脚后跟一踮,再次向察台多尔敦面前奔去。这一回,孙云左右银月刀相并,随后又张开,几式轮回,银月刀光再一次地一层接一层,带着锐利的刀啸声,以震撼乾坤的魄力攻来。“银月幻影”既出,圆月银光弧线般地划出,一道接一道,如同螺旋般毫无死角地冲击而去。

    察台多尔敦轻轻一笑:“还想来是吗?”

    只见察台多尔敦这次变了招,先是收回自己的苗刀,单纯以掌对接。察台多尔敦起身一跃。左右双掌同时发出,对接上孙云的左右手的苗刀。形势走向相同,伴着内力“轰隆隆——”地发出。察台多尔敦左右手的“雷虎神掌”,发出虎啸一般的啼声,一掌接一掌地对上了孙云的每一道银月刀光。

    由于察台多尔敦的内力本身就比孙云强上许多,因此察台多尔敦的每一招“雷虎神掌”都比孙云的“银月幻影”要强上许多。再加上察台多尔敦的每一招每一式套路是跟着孙云的动作相仿来的,所以孙云的每一刀幻影,察台多尔敦都有每一掌硬接上去。结果可想而知,孙云的每一招对上察台多尔敦的每一式,内力上的悬殊,孙云依旧是败了下来。

    出招不利的孙云收了招再一次反被逼得一步步后退……然而。这一回察台多尔敦没有再给孙云任何喘息的机会,见着孙云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察台多尔敦双手用力一招“雷虎神掌”,朝着对面的孙云就是一击“重炮”。

    孙云此时还翻腾在半空中,见着飞来的阴掌,孙云无可奈何,双手银月刀奋力往胸前一挡……只听又是一声巨响,孙云再次被震飞老远,手中的银月刀也差一点没有拿稳。整个人似乎是受了内伤的样子,摔在地上顿了些许,没有立刻站起来。

    “孙大哥——”何子布再也忍不住了,见着孙云不断地负伤。他想要上去帮孙云,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何子布的面前……

    “一切都结束了——”察台多尔敦又提起手中的苗刀,朝孙云的方向挥刀而去。孙云此时也毫无招架之力了……

    突然,一道清袖飘过。将倒在地上的孙云整个人给拉了过来,察台多尔敦的这一刀劈了个空……

    一切都只是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谁能想到何人竟有如此流畅的功力,竟能只用一只长袖就把孙云给救了出来。察台多尔敦更是如此,他这一刀劈空之后,缓缓侧头望去……

    孙云还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当他重新站起身,抬头望着救他的人时,那人竟是——之前孙云和何子布遇到的,且帮助许玉怀疗伤的神秘道人。

    “师尊……”孙云不禁默默道。

    “孙大哥,你没事吧?”何子布最担心孙云的情况,于是跑过来担心道。

    “我没事,阿布……”孙云安慰道,“只是受了一点小伤罢了……话说回来,师尊究竟是何人?”随即,孙云又把目光放回了神秘道人身上。

    察台多尔敦重新立起身,眼神直望着神秘道人,随后轻笑道:“哼,还有帮手嘛,竟然比孙少主还要厉害……”

    那神秘道人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就此收手吧……”神秘道人还是说了和之前对察台多尔敦说的一样的话。

    察台多尔敦凝望着神秘道人,他知道这个道人绝不简单,于是又问道:“这位道长究竟是何许人也,竟有如此神力?”

    神秘道人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整个人表现得很从容淡定,只听他继续说道:“察台公子罪事深重,还是就此收手吧,贫道自会告知身份……”

    然而,心高气傲的察台多尔敦可没有耐心听神秘道人的说教,他也没有把神秘道人放在眼里,继续目中无人道:“哼,我察台多尔敦说过了,‘所谓的真理都是用手中的刀证明出来的’,既然你不说,我就用实力来取——”话音刚落,察台多尔敦再次施展出迅影的步伐,手提苗刀又朝着神秘道人面前看砍来。

    “师尊小心!”孙云见着察台多尔敦有想要对道人不利,立刻紧张道。

    然而,神秘道人依旧是一脸的坦然,似乎并不畏惧察台多尔敦的攻击,而察台多尔敦的苗刀已经到至神秘道人身前……

    察台多尔敦很迅猛地一刀劈下,神秘道人侧身躲开。一阵刀光砍中了神秘道人的手臂……然而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不知为什么,这一刀明明朝着手臂下去的,砍下去却似乎是什么都没有碰到的感觉,像是劈了一个空。待到察台多尔敦提刀清醒了,神秘道人的手臂依旧是在原位,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刚才的那一刀似乎是什么也没有劈到。

    “不可能啊……”察台多尔敦内心顿时有些惊慌道,“我刚才那刀明明是砍中了他的手臂,他也没有闪躲,为什么手上什么感觉都没有,似乎什么也没有砍到……”

    察台多尔敦不信邪,左手又是一掌朝神秘道人的胸前打去,然而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了——只见察台多尔敦明明是朝着道人胸前去的,而道人只是轻轻一动,身子也没发生多大变化,察台多尔敦的这一掌又劈了个空,似乎是什么也没有碰到。

    察台多尔敦不管那么多,刀掌并用,朝着神秘道人身前不断发出攻势。然而神秘道人只是手和身体轻轻的接了察台多尔敦几下,察台多尔敦却似乎是找不准神秘道人的实体,没有一招是打中神秘道人身上的。

    待到察台多尔敦急躁之际,神秘道人忽地一个推掌,无法预判地打在了察台多尔敦的腰上。察台多尔敦顿时觉得一股比自己还要强上许多的内力袭来,而且是非常的突然。察台多尔敦忍了一下,整个人却被这一推掌被打退几步。再看神秘道人,他却没有多大的动作,整个人却是显得很淡定。

    孙云和何子布惊呆了,成付和古兴康惊呆了。而神秘道人刚才因为帮断臂的许玉怀成功止住了血流,所以现在便出来救出了孙云,又暂时制住了察台多尔敦。

    “这个道人究竟何许人,竟有如此邪门的内力,我竟丝毫伤不到他半点……”察台多尔敦也有些紧张道,“一定是我太紧张了,这一次一定行……”

    想罢,察台多尔敦又是使出自己的“雷虎神掌”,左右掌同时祭出,排山倒海地朝着神秘道人身前打去。

    然而,奇迹的一幕终究还是发生了,神秘道人上前几步,身前幻影般地晃动几下,速度并不快,却是式式躲到位置,察台多尔敦的强力的“雷虎神掌”仍旧是不伤神秘道人半点。

    察台多尔敦见着自己一招都没有打中神秘道人,顿时又急躁起来,使出全力跃至神秘道人身前,近距离的“雷虎神掌”朝神秘道人身前打去。

    然而,神秘道人依旧是避其锋芒,用虚晃的身法对察台多尔敦的招式只是轻点为止,每一次和察台多尔敦的对掌只是点顺抚掌而过,没有一招是实力而对。察台多尔敦依旧是没有一招打中神秘道人,还在不停地轮番换掌进攻……忽地,神秘道人双掌一个轮回,把察台多尔敦的掌力尽数拨开,随后胸前又是一个推掌,这一回察台多尔敦被打飞得更远……

    “好厉害……”何子布不禁道。

    被打飞的察台多尔敦半天才站稳,随后镇定着缓了一口气,眼神死死盯着面前的神秘道人不放。

    只见神秘道人使完神奇的武功后,手型成了一个固定的架势,这似乎就是他的拳法架势。

    “这……这是……”在身后的成付似乎是认出了这个招式,不禁叫道。

    孙云曾在汴梁等中原之地生活过,自是见过许多的武林招式。见着如此奇异的拳术,孙云似乎也很熟悉,只听他也跟着说道:“这是——太极!”

    原来,这神秘道人刚才奇异的拳术竟是武当派的太极拳。孙云两眼望着那个神秘道人,心有预感地说道:“察台多尔敦的武功不差,而师尊你既然能这么轻松地制服他,这么说来,师尊前辈莫非是……”孙云似乎是猜出了神秘道人的真实身份。

    神秘道人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他两眼望着前方的察台多尔敦,随后用声音不大却语气坚定的口气说道:“贫道乃武当首席弟子——吴子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