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夜间畅谈
    从程氏酒楼出来后,何子布跟着孙云等人回了来运镖局……

    “到了,这里就是来运镖局了……”孙云回到了来运镖局的大门口,随后对身旁的何子布说道,“从今以后,你也是这镖局里的成员一份子了。”

    何子布站在孙云略微身后,抬头望着大门上写着“来运镖局”四个大字的牌匾,不禁道:“这……这里就是来运镖局吗?”

    任光看着何子布认生的样子,想到之前何子布还是小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样光明正大地进入他人院地。于是,任光对何子布说道:“怎么了,阿布,还不快跟少主进去?反正来运镖局刚来到大都,里面的空房还挺多,到时候我们带你去看你的房间。”

    一听到自己不但可以重新抬头光明正大地做人,还能得到如此好的住宿,何子布心里依旧是触动不已。

    “走吧,阿布,我还要跟我义父义母汇报一下……”于是,孙云身先走进了大院。

    何子布心想着上天留情,今日能有这样好的归宿,自己更应该珍惜。想罢,何子布轻声答应了一声:“好吧……”随即跟着孙云一起进去了。其他的人见何子布安心进了来运镖局,也没有再多的疑问了……

    与自己的义父义母孙尚荣和甄灵介绍完后,孙云又把何子布带到了何子布的房间……

    “来看吧,这就是你的房间。”孙云打开了房间的门,只见里面摆着一张不大不小的床。床前还有一个小木桌,床后有一个衣柜。虽然房间里面有些灰尘,但整体还算空旷。而且房间面朝朝阳。对于何子布这样一个曾经日日居无定所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很奢侈的条件了。

    “这里还有些脏,待会儿我让鹃儿帮你打扫一下吧……”孙云见着这房间里还是有很多的灰尘,于是说道。

    何子布见了身为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竟如此体恤自己,何子布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激之情。随即,何子布转身恭敬道:“谢谢孙大哥,我何子布今生今世无以回报!”

    孙云见了,笑了笑说道:“又来了,一个大男人的。豪爽一点嘛……现在进了来运镖局,我们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太客套的话。”

    何子布想了想,又说道:“嗯,孙大哥,我一定会尽全力为来运镖局做好所有事情的!”

    看着何子布重新回来的自信,孙云点头,满意地笑了笑……

    晚饭过后,天差不多已经黑了。天上也能看到一些星星。由于大都深处塞外,常年风沙,所以这里的星夜并不像其他地方那样群星满天,只能稀疏看到几颗稀稀落落的寒星罢了……

    吃完晚饭的何子布有些想要运动运动。他并没有立刻回房,而是来到了大门前的庭院处。

    何子布望着宽敞阔大的庭院,上面还有镖师经常练习用的习武器具。

    何子布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寒星。闭上眼思绪了好一会儿……随后又睁开眼,低下头望了望脚下所踩的石灰砖。最后又抬起头环顾了一下这敞亮而又肃目的庭院,心中又是联想不断。

    随即。何子布慢慢走到了一个石墩面前,想要活动活动筋骨,然后一拳打向了那个石墩。何子布的拳头也挺硬,一拳将那个石墩的头一层给打裂了少许。

    “大晚上吃完饭的,不回房间休息,跑到院子里面练拳啊?”这时,何子布身后响起了孙云的声音。

    “是孙大哥——”何子布这回不再像之前那样内敛了,见到了孙云,何子布马上精神振奋地跑过去道。

    孙云见着何子布到了这来运镖局后,经常一个人在院子里面悠荡,于是问道:“大晚上的,怎么,又有心事了是吗?”

    何子布当然有心事,见着孙云直接在自己面前问了起来,何子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心事当然是有了……我还从来没有在这么大的镖局或是庭院家子里面呆过,原来靠偷蒙古人的东西为生,到现在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重新做人了,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孙云看出了何子布心里的疑问,于是问道:“那你自己想过什么没有,以后到了这来运镖局后想要干什么?”

    “我还不是太清楚……”何子布有一些迷茫道,“我都不知道镖局里面的架构,我该干什么,该怎么干……”

    “其实想要干什么,主要取决你的优点和不足……”孙云想了想,随后又说道,“好比说鹃儿,她是我在汴梁南宫家救下来的一个侍女。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鹃儿她自然是听话和贤惠能干,所以我让她做了贴身丫鬟。同样的道理,如果是阿布你,你可以结合你自身的擅长和不足,考虑你大概能从事什么样的事务。”

    何子布听了孙云的话,考虑了一会儿,随后说道:“照孙大哥这样说的话,我的优点是我从事很迅速,身手敏捷,不足的话,我这个人很容易急躁,很少能够沉下心来做事……对了,今天在程氏酒楼的时候,杜姑娘告诉我,他说我身手还不错,应该……以后可以考虑做一个镖师……”

    “鹃儿说你身手不错?”孙云轻轻笑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不过你身手敏捷倒是不错,武功嘛……恐怕还需要再提高提高。”说着,孙云又笑着摇了摇头。

    “你可别看不起我……”一向不服输的何子布见着孙云对自己的武功如此“不屑一顾”,便挺身说道,“我身手敏捷,自然武功也不会差!”说着,何子布反身一跑,随后飞起老高,轻功步伐踏过,一个边腿对着面前的巨大石墩既是一个重重脚踢。只听着着实实的一声闷响。巨大石墩受到何子布的脚踢,拔地而起。随后又是“咚——”地一声从半空中重重摔在地上,庭院的整个地面都被震撼了一下。

    随后。何子布稳稳落了地,回头望了一眼孙云,似乎是在“显摆”一下自己刚才的身手。

    孙云见了,先是笑着鼓了鼓掌,之后又继续说道:“脚力不错,不但跳得高,力道也不小,还会轻功……不过,要放在实战上。恐怕也只是花拳绣腿,想要制敌的话还是有些难。”

    何子布又慢慢走回孙云的身前,听到了孙云比较客观的评价,何子布又有些不服气道:“这还不行?我的脚都用尽全力了,还算是花拳绣腿?那孙大哥你认为,怎样才算是身手不错呢?”

    孙云看着何子布一直不服输的表情,自觉刚才何子布说他自己“很容易急躁,很少能够沉下心来做事”的确不错,于是轻轻笑了笑。随后又说道:“你的脚力确实是很强,说实话,要换做是我,我也未必能把那么大的石墩一脚踢那么高……不过。真实与人对战的话,不是说你力气大,招式华丽。就能够克制对手。与人过招,还是要讲究动静皆宜。细观他人套路,结合自身。短时间内做出正确的判断……”

    孙云说了一大堆,而很难沉下心的何子布自然是没有耐心听孙云那么多的讲说,于是何子布有些不耐烦道:“孙大哥你说这么多我也听不懂,还有什么办法让原理变得更简单一点的吗?”

    孙云也看出了何子布的没有耐心,于是想了想,随后笑着说道:“这样吧,多说不练没有用,看来想让你了解更多,还是实战更为重要……阿布,你待会儿就用刚才那一脚的力道踢向我,看我是怎么应付的。”

    “踢向孙大哥你?”何子布见着自己一脚的力道都能把那么大的石墩踢飞老高,要是踢向人的话,更是危险,于是又担心道,“要是踢向孙大哥你,岂不是……很危险?”

    “你还用担心我,之前在程氏酒楼第一次见面时,你不是败给我了吗?”孙云笑了笑说道,“我对付你根本不用花多少力气,就你这一脚还想伤害到我?”孙云故意地“挑衅”道,意在激起何子布的狠心。

    何子布听了,更是不甘心了。虽然说认了孙云为自己的大哥,但是平日里听了这样的“挑衅”,就算对方是自己的亲同手足,何子布也会忍不住气的。何子布定了定神,随后说道:“既然孙大哥你这样说,我现在就来了,孙大哥你可要小心了——”

    话音刚落,何子布后脚跟一踮,忽地疾速而过,右脚抬起,正朝着孙云面门就是一踹。孙云看在眼里,仍旧是面带微笑,似乎一点也不紧张……忽地,待到何子布飞脚即过,孙云先是侧身躲开,随即把手抓住何子布的腿顺方向一个惯性拖带。何子布由于用力过猛,孙云这样一拨弄,也没有办法立刻收脚,整个人的身子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远方向飞去。孙云看定了,双手成掌形,也没有多用力,只是往无法控制平衡的何子布腹前轻轻一推。受到惯性的作用,何子布腹部遭到阴掌一袭,尽管力道很轻,但也足以被打翻在地。何子布“啊——”地大叫一声,随后背部摔倒在地。

    看着何子布倒在地上有些狼狈的样子,孙云轻轻笑了笑说道:“怎么样,阿布,这就叫‘以静制动’。而且我推掌是借了你的力道,毕竟刚才推掌的力道可是和一个女人的力道差不多。”

    “哼,我不服,再来——”何子布依旧是不服气,随后整个人迅速从地上重新站起来,然后整个人腾跃一上,两腿如刀似的挥舞着向孙云头部踢去。

    孙云看着何子布又一次袭来,继续笑着说道:“不行啊,进攻之前,你已经把攻击路线暴露给敌人了——”说着,孙云头向后轻轻一摆,轻轻松松地躲过了这毫无威胁的一击。随即,孙云两手又迅速抓住何子布的两腿,随即用力往上一提。

    这一提,何子布又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前半身不自觉往下一掉。孙云轻声一笑,右脚向上抬起。也没有用多大的力道往上一踢。何子布见着没办法躲闪,两手成掌形在胸前勉强一护。不过这又一借力道的一踢击还是又把何子布的上半身给踢起来少许。孙云没完,抓住何子布双腿的双手又用力往下一压。随后放开双手。半空中失去平衡的何子布,从上到下来了一个翻身,随后整个人的面前又是直对着孙云。孙云两手再次推掌,这次依旧是没有用多大的力道,轻推何子布腹前。何子布只能干望着,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待到推掌到过,何子布又是“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又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向后滑了一段距离。

    事罢,孙云又抬起头,笑望着对面摔倒在地上并不怎么严重的何子布,又笑问道:“没事儿吧,阿布?怎么样,还要再来吗?”

    这回何子布算是被打服了,他站起身来,摆手说道:“不……不用了,在这样下去肯定吃不消……”

    孙云听了。又是一笑,随后慢慢走到了何子布的身前。

    何子布站起身后,拍了拍刚刚摔在地上留下的身上的尘土,见着孙云走了过来。随后又问道:“孙大哥,照这样看来,我的武功底子确实是不行。那我究竟要怎样才能提升自己的对战能力呢?”

    孙云想了想,随后说道:“你的力道和速度都不差。这些都是很好的武功底子,想要提升不是难事……现在的问题是。与人对战时的能力和心态,这是阿布你需要注意的。”

    “那要怎么做呢?”何子布又问道。

    “当然就是练喽……”孙云紧接着说道,“武功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就算天赋异禀,也最多只能学会表面的套路招式,想要真正从本质上得到提升,还是需要日积月累的练习。”

    何子布想了想,觉得孙云说得不无道理,于是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不过这样看来,我还需要多努力啊……”

    孙云见着何子布虽然性子上有些急躁,但是却是很有信心,于是还是笑着说道:“没事儿,阿布你今天才刚来到我们来运镖局,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说着,孙云也抬头仰望了一下稀星的夜空……

    “阿布你这个臭小子,果然是你啊……”突然,孙云和何子布身后,石常松不知何时冒了出来,身旁还跟着任光和林景二人。

    孙云和何子布听到了身后石常松的声音,都纷纷回头望去。只见吃完晚饭的石常松一边掏着耳朵,一边陪着任光和林景往孙云和何子布的方向走来。

    何子布见着石常松一张嘴就提到自己,还是一身“邋遢”的样子朝自己走来,于是不好气道:“怎么了,阿松,我又惹你什么了?”

    “哟,现在学会叫得这么亲切了?”听到何子布管自己叫“阿松”,石常松笑了笑说道。

    何子布也知道石常松想要拿自己开玩笑,于是何子布先问道:“倒是你们几个,为什么你们知道我在庭院里。”

    “废话,那么大的石墩,震得地面震天响,鬼才听不见呢——话说回来,刚才究竟是哪个鬼崽子把石墩弄得这么响的?”石常松又继续调侃起何子布道,看来是刚才何子布一脚飞踢石墩把石常松他们给吸引了过来。

    孙云见着任光、石常松等人也来了,于是问道:“阿光,阿景,阿松,你们吃完饭也到这庭院里来?”

    “和少主你一样,我们也闲的没事做啊——”林景笑着说道,“晚上吃完晚饭,到这院子里面走走,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孙云见了,也笑着调侃起来道:“哼,闲的没事?来运镖局才刚落脚不久,等到所有事情处理好了,镖局正式运行,会有你们累的时候……”

    任光看了孙云和石常松也在这里,于是问道:“话说回来,少主你和阿布在这里做什么?”

    孙云笑了笑说道:“阿布说以后想要当我们来运镖局的镖师,我就在这里给他指导一下武功喽——”

    “指导武功?”石常松又说道,“就阿布那身板,还需要少主亲自出马?我石常松一个人就可以应付了……”

    “哼,说大话谁不会?”何子布也笑着反驳道,“有本事就真较量较量,我倒是也挺想看看这里的镖师究竟有几分身手。”

    孙云见着几人的说笑,又对何子布说道:“行了,阿布,你要学东西还有很多,武功是比较重要的。看了你今天的身手,我觉得你还有许多地方有待提高。这样吧,以后你每日晚上就吃完晚饭这个时间,只要我有空,我就来指导你武功好了。”

    何子布听了,高兴道:“是真的吗,孙大哥?好,我以后一定要多加努力,争取早日成一名镖师!”

    任光看着何子布自信满满的样子,又笑着道:“想成一个好镖师,是很困难的,我看阿布你啊,先把武功练好再说吧……”

    何子布听了众人的话,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问道:“欸,对了,我听说镖师运镖的时候,有时候会遇到劫镖的强盗,究竟是真的是假的?”

    任光听了,似乎是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于是回答道:“那些都是传言,一般运镖的时候,很少会碰到肥胆敢劫镖的强盗,除非是有事先预谋的。这所有的镖师之中,只有我经历过一次,而且也没有多严重……”

    “是真的吗?”何子布好奇心顿起,急着问道,“为什么说没有多严重?”

    任光一边回忆着,一边继续说道:“因为那些个强盗身手都不怎么样,三番两下就解决了……行了,看把阿布你好奇地,有的镖师一辈子都没碰到过劫镖的。”

    “就是说啊……”林景紧接着说道,“像我,我没碰到过劫镖的,但是我也不希望我这辈子会碰到劫镖的。”

    何子布作为一个出生茅庐的“光头仔”,对任何新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于是还在不停地追问。

    孙云见着,应声说道:“好啦好啦,离你做镖师的日子还长着呢……明天我们要去老西街,到时候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嘱咐,现在啊,我看你还是快回房去休息吧——”说着,孙云一把将何子布给拉了回去。

    何子布确实有些不甘心,他还没有问够问题。然而当听到孙云提到了“老西街”,何子布又想起了察台多尔敦以及他的所作所为。于是,何子布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拘谨……

    孙云又何尝不是?“察台多尔敦,明天老西街,我看你还会玩什么花样……”孙云默默道。眼下他最关心的,自然是明日老西街察台多尔敦放还鸣剑山庄弟子许玉怀的情景,到时还会和成付和古兴康再次碰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