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一十章 不解之疑
    曾经是苟活在世间底层的“小偷”,如今却能成为来运镖局的一份子,光明正大地活于世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来自孙云、杜鹃以及来运镖局的其他人对何子布的不计前嫌和不断的信任。想到这里,何子布内心里面既有感激又有其他的思索……

    “孙大哥、杜姑娘,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何子布默默低下头,只是不断轻轻地说着这一句。

    “没有关系……”孙云知道此时的何子布心里面有许多矛盾的东西,于是安慰道,“我们并没有怪你,因为我们相信你是一个有情有义,会懂得是非的人,而且刚才你也做到了……如今可以真正光明正大地做人,阿布你可要好好珍惜这样的机会……”

    何子布没有再说什么,在他心里,他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孙云以及来运镖局对自己的恩情,也决定要一辈子为来运镖局奉献终生……

    “孙少主……”这个时候,在孙云身后的鸣剑山庄弟子成付又说道,“没想到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差一点连累到了你们来运镖局的众人以及这楼里的其他百姓,我们鸣剑山庄之人却不能像你们来运镖局的孙少主你一般挺身而出,实是惭愧……”

    “成付兄不必自责,这不怪你们,我们没能料到这样的事情,也有我们的不是……”孙云转过身,还是有礼地回道,“要怪,就怪察台多尔敦那个家伙灭绝人性!看着吧。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察台多尔敦血债血偿——”

    “不过刚才察台多尔敦说了。他明日要在老西街才把同门弟子许玉怀还于我们,还让孙少主你去观摩。也不知道察台多尔敦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古兴康也说道,“不过这事情不关你们来运镖局的事,孙少主不用太放在心上。明日怕察台多尔敦若是真的有什么阴谋,会连累到孙少主以及你们来运镖局,所以说孙少主,你不必听察台多尔敦的,还是不要去老西街了吧……”

    孙云听了,立即坚定地说道:“不,老西街——我是一定会去的!不管察台多尔敦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我孙云一定会去的!他若明日有什么像今天这样偏激的举动,我一定不会再服软,拼死也要阻止他!”

    “孙少主……”古兴康用不寻常的眼光望着孙云。

    成付见着孙云如此的坚定,知道了无论再说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孙云的决心。于是成付闭眼想了想,随后缓声说道:“那好吧,不过明日孙少主可是要万加小心了……来运镖局刚来这大都定居不久,还不知道大都的地域情况。老西街是大都的百年老街,这里经常都是百姓高度集中的闹市。察台多尔敦既是要选择这样的地方。我想他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我知道,我会注意的,鸣剑山庄的贵弟子不用担心……”孙云自言道,随后他又用双眼望了一下在一旁沉默的何子布——说实话。比起自己,孙云更加担心的是刚才在察台多尔敦面前放出“厥词”的何子布,毕竟明日他陪自己去的话。何子布的处境可能比自己要危险一些。

    成付估量了一下时辰,随后又对孙云说道:“时辰也不早了。在下和兴康兄也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今天就只能这样了,该节哀顺变的还是节哀顺变吧……在下现在和兴康兄先回住处了。准备一下明日接回玉怀兄,如果孙少主没有什么事的话,在下人等先告辞了。”

    孙云也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再和鸣剑山庄的弟子说了,于是也回礼道:“哎,今天孙某在这里能遇见鸣剑山庄贵弟子,本是可以有荣幸好好与汝等交流,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行,待到明日辰时老西街,再与贵弟子碰面,到时再说吧,今天就先告辞吧……”于是,孙云也行了礼。

    成付和古兴康又抱拳回了礼,随后慢慢下了楼,出了程氏酒楼……

    楼上还有来运镖局众人……何子布依旧在低着头想东西,孙云望见了,笑问道:“怎么了,阿布,你在想什么?”

    孙云的这一声叫唤,何子布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然后吞吐地回应道:“噢,没……没……没什么,只是……在想些问题……”

    孙云想了一想,随后又说道:“我想……这酒楼里刚才发生了血腥的事情,也没心情在这里交谈吧……要不我们现在回来运镖局吧,回家里可以毫无顾及地畅谈。”

    “现……现在回去吗?”何子布抬起头,疑惑道。

    孙云笑着点了点头。

    身后的林景见了何子布刚融入到来运镖局这个“大家庭”中,似乎还有些紧张,于是笑着道:“对啊,第一次成了我们来运镖局的人,你难道不想见一见来运镖局里面是什么样子吗?”

    “就是说啊……”石常松也放开说道,“我告诉你,到了我们来运镖局,你可以不用太拘谨。我们孙少主可大度得很,对待下人也跟对待兄弟朋友一样,所以我们孙少主在镖局里人缘可好了……”

    “行了,阿松,你也来拍我的马屁……”孙云在一旁不自觉调侃道。

    任光仔细地望着何子布迷茫的眼神,也补充说道:“到时候回了来运镖局,阿布你就把镖局当做是你的家好了。在我们来运镖局‘家庭’里,你还可以认识很多的人,虽然镖局经常有走镖的任务要出远门,但大家在一起,总比整日只身在外风餐露宿要好得多。”

    “谢谢……谢谢大家……”何子布收回了之前任性的性格,有些内敛地说道。

    “别这么内敛嘛……”石常松又笑着道,“诺。你不是叫少主‘孙大哥’吗?以后也可以只管我叫‘阿松’,还有任光大哥‘阿光’还有……我的小弟‘阿景’——”说着。石常松嬉皮笑脸地搭了搭身旁林景的肩膀。

    林景在一旁听石常松管自己叫“小弟”,他可不乐意了。于是一掌挥了过去:“去你的,少给我说风凉话,谁是你小弟啊?”于是,林景很快和石常松嬉笑地打闹起来。

    孙云、杜鹃和任光见了,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任光见了,又对何子布说道:“看见没有,我们兄弟朋友的平时就是这么不受约束地洒脱自在,阿布你以后也可以啊……”

    “是啊,阿布。你的武功也不错,以后说不定也可以和他们一样做来运镖局的镖师啊——”杜鹃对何子布十分的欣赏,于是满含笑意地对何子布说道。

    何子布见着杜鹃,心中不免又有触动,因为杜鹃是第一个信任自己的人。正是杜鹃的信任话语让自己的心灵触动,成了自己改邪归正的源头。“杜姑娘……”何子布喃喃道,在他心里,杜鹃和孙云的地位一样,都是最应该感恩和信任的朋友。

    孙云环顾了一下酒楼四周。随后又说道:“行了行了,这里刚才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不方便在这里说笑。有什么其他的话要说的话,我们还是先回来运镖局吧……”

    “少主说的是。反正我们再呆在这里也没有用了……阿布,你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吧……”任光也跟着说道。

    何子布望着,轻轻点了点头。于是跟孙云他们一起离开了程氏酒楼,准备回去来运镖局……

    察台王府内……

    察台多尔敦刚才在程氏酒楼做完了“事情”。现在已经带兵回了王府……

    察台王府是大都里最大的王府,毕竟察台王察台赤拉砍尔身为蒙元重臣。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威,身份地位自然是没得说。察台王府坐落于皇宫前的大都中心一带,里里外外也有层层守卫的围墙,围墙之上也有众多的亲信精兵保守,一般人想要自由穿梭整个王府简直是难上加难。而且这里的高手也是众多,之前的阿鲁刺格尔、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在王府守卫里面只能算是三流高手,一流高手都是朝廷钦点的精英守卫。当日苏佳一人能独闯汴梁相府,只是面对王氏三兄弟,面对几百精兵,苏佳即使武功神乎其技也只是精疲力竭地险象环生。而现在换到了这大都相府,虽然说没有人的武功能比得上汴梁城的王氏三兄弟,但这里的其他高手能力换到汴梁去的话,也几乎能以一当百。再加上这更有上千的精兵力量,除非是大规模的战争入侵,否则除了过世了的传说中武功“能一人抵挡蒙古千骑”的上官仙剑上官前辈,恐怕世间也不会再有其人能一人自由出入大都相府……

    察台多尔敦散了身边的蒙古侍卫后,径直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

    “大哥……”突然,前面有一个声音把察台多尔敦给叫住了。

    察台多尔敦望了望,随后说道:“是科尔台啊,怎么,有什么事吗?”

    原来前面的人是察台多尔敦的弟弟察台科尔台,只见察台科尔台继续说道:“父王在大厅等你,说有事情想要和你说。”

    “是父王?这个时候他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察台多尔敦想了一想,随后对察台科尔台说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大厅见父王。”

    于是,和自己的弟弟简单地说了一些后,察台多尔敦依旧是径直地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

    察台多尔敦到了大厅门前,然后用手轻轻敲了敲。

    “进来——”大厅门里传来了察台多尔敦的父亲察台王(后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察台赤拉砍尔”几乎都用“察台王”称呼)的声音。

    “吱——”察台多尔敦轻轻推开了门,只见自己的父亲察台王正坐在桌前整理着书卷文献。

    “父王——”察台多尔敦先是轻声招呼道。

    察台王微微抬起头,一见是自己的大儿子察台多尔敦,于是停下了手中的笔墨。随后站起来直视着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想要跟自己说什么,于是先言道:“父王。孩儿听科尔台说父王找孩儿有事,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察台王顿了一会儿。随后用并不大却满含严肃的嗓音言道:“你今天去程氏酒楼见鸣剑山庄的弟子,我听说你今天在酒楼里杀了一些无辜的汉人百姓,还和来运镖局的人差点发生了矛盾?”

    “父王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察台多尔敦没有任何想要认错的态度,反倒是有些轻亵地说道,“没错,是孩儿所为,因为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为父早就和你说了,不要轻易和中原汉人发生矛盾。现在山东边境战事吃紧,蒙汉关系还在逐步恶化。这个时候挑起蒙汉之间的矛盾,岂不是给朝廷火上浇油吗?”察台王训道。

    “是,孩儿知错了,孩儿下一回会注意的……”察台多尔敦还是先恭敬地认错道。

    “还有……”察台王又说道,“为父昨天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要去招惹来运镖局的人了,在来运镖局来大都之前,为父也和你提醒了很多次了……”

    听了自己的父亲又提起来运镖局的事情,这一回察台多尔敦倒是没有虚心,反倒是疑惑道:“为什么?父王。您三番两次地告诫孩儿不去和来运镖局的人发生关系,这究竟是为什么?”从口气上听上去,察台多尔敦还有一些急躁,看来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折磨了察台多尔敦多时。

    察台王倒没有像自己的儿子那样急躁。而是依旧心平气和地说道:“为父早就说过了,为父之前……于来运镖局有恩,为父这一次向朝廷上奏。让汴梁城的来运镖局搬迁至大都,就是为了照顾他们。但是如今多尔敦你一而再再而三和来运镖局的人过不去。为父……为父真的很难为情……”察台王说着说着,却有些失了底气。似乎隐瞒着什么事情。

    “有恩是吗,还是曾经和父王有恩的镖师?”察台多尔敦继续道,“十多年了,真有恩的时候,孩儿还没出世多久。现在孩儿都长大了,这么多年了,那镖师恐怕早就不在那个又小又无名的破镖局了吧?父王您昨天不是也去看了吗,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不是吗?依我看啊,以前对父亲有恩的那个镖师恐怕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吧……”

    “放肆,怎能如此亵渎为父的恩人?”听了察台多尔敦对自己曾经的恩人口出不逊,察台王不经意间地训斥了一句,随后又慢慢平稳说道,“为父有感觉,这人肯定没有死,而且还和来运镖局有着关系……”

    “那好吧,如果就随父王想的话,孩儿也倒是真想看看这个曾经对父王有恩的镖师究竟是谁,究竟还在不在来运镖局……”察台多尔敦最后不屑了一句道。

    察台王稍微缓了缓神,随后又说道:“总之,多尔敦你以后不能再去找来运镖局的麻烦,知道吗?”

    察台多尔敦听了自己的父亲说了这么多,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父亲似乎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事情,于是又疑惑地问道:“父王,孩儿还有件事情想问您,不知当不当问?”

    “有什么快问——”察台王抛了一句道。

    察台多尔敦顿了一会儿,随后两眼直视着自己的父亲察台王,只字只句地问道:“父王,你总是在孩儿和来运镖局关系的事情上从来没有直接的定论,有些遮遮掩掩,是不是父王……在孩儿面前隐瞒了一些什么?”

    此话一出,察台王眼神条件反射般地一皱,随后也没有正眼望察台多尔敦,只是轻轻糊弄说道:“隐瞒?哪……哪有什么隐瞒?别多想了,父王如果想告诉你们,有什么……不能告人的?”

    察台多尔敦似乎有些想法和疑惑,但是此时又不敢在父亲面前当面提出,于是只好先回应道:“对不起,是孩儿多虑了……”

    察台王被察台多尔敦这么一问,情绪一下子就变了。他勉强地定了定神,随后又问道:“多尔敦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你可以先下去了。”

    看着自己父亲踌躇不定的眼神,察台多尔敦眼神微微一皱,随后说道:“没有了,父亲,孩儿先下去了……”

    于是,察台多尔敦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自己的父亲,直到退到了大门口,才慢慢转过身把大厅大门给关上了。

    眼见着察台多尔敦离开了,察台王才闭眼舒了一口气……

    察台多尔敦走出了大厅,不过却一直对自己的父亲刚才的言行深感疑虑。想着,察台多尔敦没有立即离去,而是找到一处没有光影的侧门,然后悄悄靠了过去……

    “哟,你们说完了?”突然,从察台王书案门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察台王听见了声音,顿时睁开了眼睛,望着侧门处的女人。“你怎么在这里?”察台王轻声问道。他怕察台多尔敦还没走远,所以声音放得很小。

    然而,察台多尔敦不是没有走远,而是压根就没有走。察台多尔敦此时靠在一扇没有光影照射的侧门处,偷听里面的声音。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后,察台多尔敦心里一惊:“是娘亲!”

    原来,从书案门后出来的女子是察台多尔敦的母亲,也是察台王的正妻,名叫度里班扎娜。度里班扎娜刚才在门后面把察台王和自己的儿子察台多尔敦说的话全部听见了,于是现在走出来笑望着察台王。

    “你偷听我们说话干什么?”察台王用略带严肃的口气问道。

    度里班扎娜轻声笑了笑,随后说道:“哼,你想把这件事情一直瞒到底吗,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告诉?”

    “扎娜,我知道你是这件事情的知事者,但是,我可不想让我的儿子女儿们知道这件事情,尤其是多尔敦,除非……那件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察台王说道,看来他真的是有什么不能轻易告诉别人的秘密。

    度里班扎娜听了,继续笑着说道:“哼,察台王啊察台王,枉你一世英名,既然为了那个臭女人,还敢上奏朝廷。在你心里,那个臭女人居然让你为她付出这么多?”

    “给我住口!”察台王轻声地训斥道,“多尔敦可能还在外面没走远,你别在这里说好吗?”

    度里班扎娜看着察台王紧张的样子,嘲笑道:“看你紧张的样子……放心吧,我不会轻易告诉儿子女儿们的,因为……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们内心里面产生对你这个‘伟大父亲’的阴影……”说着,度里班扎娜凝望了一眼察台王,随后转身又回了后门……

    察台王则在原地伫立了好久,他的心里面似乎非常乱,但是又不得不忍着,此时的他正被痛苦交织徘徊着……

    察台多尔敦在外面偷听了,自己也不禁吃了一惊。“女人?父王和其他女人还有什么关系吗……”察台多尔敦更加疑惑起来,“可是,这和来运镖局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父王既然为了这样神秘的事情,不惜上奏朝廷……”

    想了好久,而且也听到了自己的母亲也不会把事情的原委说给自己听。于是察台多尔敦下定了决心,必须还要和来运镖局有来往,他想要亲自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弄清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