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零九章 改邪归正
    何子布手提着自己的苗刀,正面挡在杜鹃的面前。“阿布……”杜鹃喃喃道,她全然没有想到何子布会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

    “看来你们来运镖局的喽啰还真不少啊……”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的帮手一个接一个地多了起来,于是又笑着对孙云道,“孙少主的人缘倒是挺不错的,居然有这么多的兄弟替你卖命……”

    孙云对察台多尔敦的讥言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一再强调说道:“不管怎么说,只要察台公子肯放了这楼里的百姓,我孙云便随你回去,随察台王府的人处置——”

    察台多尔敦看着孙云坚定的眼神,忽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后轻轻一笑。然而这一笑在孙云眼里看来,似乎察台多尔敦又在想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没问题,就依孙少主你的要求,本公子这就撤兵王府,不过……”察台多尔敦又笑着道,“本公子今天也不会把孙少主你押回去,让孙少主你捡个便宜……”说完,察台多尔敦的眼神里充满了令人费解的神情。

    孙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有想到视自己为眼中钉的察台多尔敦居然会就这样放了自己。不过孙云也是万般不敢大意,只当是察台多尔敦还有什么别的阴谋,于是依旧是谨慎地问道:“察台公子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要抓偷你东西的人回府吗?我现在承认了,怎的察台公子又中途变卦起来?”

    “哟,不抓你还不高兴了。本公子改变主意了不行吗……”察台多尔敦继续冷笑道,“孙少主你放心。我说过答应你放了这里的百姓就一定会放。只是对于孙少主你而言,我又有别的想法罢了……”察台多尔敦又把目标集中在了孙云身上。

    见着察台多尔敦果然还是冲着自己来的。孙云不敢放松警惕地问道:“察台公子又有什么想法?”

    “要知道,进了察台王府的监狱,可就很难再出来了,那孙少主终日不见,岂不是很无趣……”察台多尔敦笑着道,“我刚才也说了,明日辰时老西街,我会当众奉还鸣剑山庄弟子许玉怀给鸣剑山庄的人。这其中,可能会有一些余兴节目。到时候,本公子希望孙少主能够来捧捧场……”说完,察台多尔敦的眼神散发出了有些令人畏惧的神色。

    “你又想要刷什么花样?”孙云听出了察台多尔敦言辞的异样,知道察台多尔敦肯定又会耍什么花样,于是厉声逼问道。

    见着孙云紧张的样子,察台多尔敦放声笑道:“哈哈哈哈,孙少主是在紧张吗?放心,这次绝对不会和你们来运镖局的人有关系,孙少主不用担心……”

    “那你为什么还有我去?”孙云又问道。

    察台多尔敦顿了一下。随后对着孙云轻笑道:“因为在我眼里,孙少主你实在是太有趣了。若是明日没有孙少主你的捧场,这余兴节目可不好看……”最后几句,察台多尔敦的声音刻意压低。面容也显得非常冰冷。

    感觉到了察台多尔敦的阴谋,孙云立即回声道:“哼,我一定会去的!察台多尔敦。你记住了,如果明日你敢在中原汉人面前耍什么阴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孙云也不顾这里是蒙古人地盘,大声对察台多尔敦训斥道。由于孙云的“无礼”之言。周围的蒙古士兵纷纷提着刀向孙云靠近了几步。但孙云却是丝毫不在乎,鹰一般的双眼直盯着眼前的察台多尔敦。

    “你反过来威胁我?孙少主你觉得你自己会是本公子的对手吗……”察台多尔敦又拿昨日孙云败在自己手下的事情说事,随后不理孙云的“逼迫”,继续轻傲地笑道,“不过既然孙少主答应了明日来老西街,那本公子也可以应心了。明日的余兴节目肯定精彩,孙少主你可不要扫了本公子的兴哟……哈哈哈哈——”说完,察台多尔敦哈哈大笑起来。

    孙云听了察台多尔敦如此多的放诞之言,偏偏自己又不是察台多尔敦的对手,只得隐隐忍了下来……

    “哼,跟他那么多废话干嘛?有本事就上来较量啊,自以为是察台王府的长子就很了不起吗?”突然,从桌角一侧,何子布竟冒出了话语。虽然说孙云有大局观,有些事情能忍就忍,可不是所有人都和孙云一样会忍耐。任光、林景和石常松三人本就是听了察台多尔敦的话,非常窝火,没想到何子布的性格竟比一向沉不住气的石常松还要倔强,竟当着众蒙古士兵的面前向察台多尔敦发出挑衅。

    “阿布,快住口!”孙云虽是只和何子布相处了一会儿,但也能略微了解何子布的性格,听到何子布说出如此莽撞的话语,孙云立刻制止道。

    “又是你这个家伙……”察台多尔敦看了一眼挑衅自己的何子布,随后笑了笑说道,“看来你也是个有趣的家伙,我也很欣赏敢主动向本公子挑衅的人,孙少主就算一个。既然你这个叫‘阿布’的家伙也敢站出来要风头,不妨明日你与孙公子一起来老西街观摩观摩,说不定看完后你也会有想法的……”

    “哼,求之不得——”何子布用毫不甘示弱的眼神望着察台多尔敦,坚定地答道。

    “阿布,不要——”孙云先是阻止了一下,随后转头对察台多尔敦说道,“为什么阿布也要在其中,是察台公子自己说的不会再牵扯来运镖局的人的。”

    “他也是你们来运镖局的人吗。本公子昨天怎的没见过?”察台多尔敦继续笑道,“再说了,明日来老西街观摩的人,全部都只是以个人名义。孙少主你放心,本公子不会找你们来运镖局的麻烦的……”

    “明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孙云也实在是无法忍受察台多尔敦这样不断给人的不安感,于是逼问道。

    “明天去老西街看看就知道了……”察台多尔敦继续说了一句。“行了,我们也该撤兵了——”随即朝身旁的众蒙古士兵喊了一句。然后察台多尔敦便收回了和孙云银月刀架着的苗刀。

    孙云见状,也收回了自己的那对银月刀。但是眼神始终是没有离开察台多尔敦……

    察台多尔敦慢慢下了楼,在二楼和任光等人对峙的蒙古士兵也纷纷退下楼去。何子布本是有些沉不住气,想要趁机在蒙古士兵背后来上一刀,却提早被任光给拦住了,避免事情继续恶化……

    察台多尔敦走到了一楼的大门口,然后先停住了脚步。随后,察台多尔敦慢慢回了头,笑望着二楼上的孙云;孙云也是一样,两眼坚定地望着门口的察台多尔敦。

    “别忘了。孙少主……”察台多尔敦最后说了一句,“明日老西街,你可不要没来,让本公子失望了……”

    “我一定会去的,你等着吧……”孙云用坚定的语气答道。

    察台多尔敦笑了一笑,随后便转身率众士兵离开了……

    察台多尔敦和蒙古士兵离开后,酒楼里面沉寂了好久,随后传来隐隐的哭泣声。只有孙云等人还在原地站着,或许孙云心里此时想的。不仅仅是今天发生的血腥一幕和明日的老西街……

    良久,孙云先是回到了任光等人的身边,然后担心地问道:“阿光、鹃儿,你们都没事吧?”

    “我们没事。少主,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任光轻声答道。

    杜鹃也看了一眼孙云,见着孙云作为镖局的少主竟如此体恤身为下人的自己。杜鹃不禁有些感动。

    孙云随后又把目光放到了何子布的身上,随后轻声喃喃道:“还有——阿布……”

    何子布没有立刻抬头。而是暂时低下了头,目光不敢正视孙云和来运镖局的其他人。

    看着何子布有些羞愧的样子。孙云也不好意思多提什么。随即,孙云只是简简单单地为笑着说了一句:“谢谢……”

    只是一句,何子布的内心似乎是被触动了。何子布微微抬起头,看着孙云正微笑着望着自己,他似乎是被孙云诚挚的眼光给感染了,暂时说不出话来……

    “孙少主……”这时,在孙云背后,鸣剑山庄弟子成付和古兴康走了过来,成付说道,“多亏了这次孙少主的挺身而出,才避免了悲局重复发生……”

    “原来是鸣剑山庄二位……”孙云转过身,见着成付和古兴康,随后还是悲伤地说道,“可是,毕竟悲局还是发生了……”说着,孙云又把目光望向了倒在血泊中的几具无辜百姓的尸体,只见尸体旁还有几个人在哭泣,看来他们是这些死者的亲属。

    “察台王府的蒙古鞑子真是畜生——”现在察台多尔敦已经走了,石常松放开胆子愤恨道。

    何子布向着刚才的惨状,想到了欧阳聪所做的一切罪恶的根源。随即,何子布眼见着欧阳聪、方可和费能宏依旧是在自己对面的桌角处。于是,何子布径直走了过去,随后停在了欧阳聪面前,眼神直望着欧阳聪。

    欧阳聪见着何子布气势汹汹的样子,笑了一笑说道:“哟,我们的大英雄回来了……”

    看着欧阳聪如此轻慢的样子,何子布不禁愤愤道:“因为你,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现在居然还笑得出来?”

    “别看我,我也是为了中原汉人出气,才做出那样的事情。只不过死了几个百姓,我也没有办法……”欧阳聪用满带狡辩的语气说道,“我自己也是中原百姓,我可不像阿布你一样逞英雄地主动站出来……”

    “死几个百姓而已?因为你的偷窃,却害死了无辜的百姓,在你内心里难道良心不会受到谴责吗?”何子布继续厉声问道。

    “哼,我有办法吗?我为了证明比你强,敢冒着生命危险去偷察台王府人的东西,意外的状况那是我能预料得到吗?”欧阳聪继续狡辩道,“你自己以前也不是一样靠偷蒙古人的东西去为中原汉人出气吗。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听到欧阳聪如此的话语,何子布也发现其实自己也没有立场责怪欧阳聪。

    欧阳聪望着何子布对自己愤恨不已的样子。继续说道:“除非你告诉我,你承认自己曾经就是一个小偷。是一个为了所谓的‘道义’而无耻颜面的小偷!有本事你就这么说,否则就别在我面前装好人!”欧阳聪转而把矛头指向何子布,企图为自己一直狡辩。

    何子布惊呆了,他此时也没想到欧阳聪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名,竟然会如此极端地为自己狡辩。刚才为自己说教的孙云、杜鹃就在后面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听着自己的一言一句……

    想了良久,何子布两拳握紧,随后眼神直望着欧阳聪,一字一句说道:“好。我何子布就说出来……我,何子布,曾经是个为了所谓的‘道义’而无耻颜面的小偷!但是,今天,我会改头换面,重新,堂堂正正,去做一个好人,去做一个。真正,胸怀天下的,真汉子!”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有关的人都震惊了。孙云、任光和杜鹃等人见了。眼神中充满了对何子布的期盼。

    欧阳聪听了何子布的话,也是大吃一惊。看着何子布的眼神也是越来越坚定,欧阳聪有些颤抖地几步向后退去。略微摇着头,颤抖道:“疯了……疯了……何子布疯了你——”

    “我没疯。也没错——”何子布继续坚定地说道,“错的人是你。欧阳聪!”

    欧阳聪稍稍镇静了一下,随后冲着何子布咬牙道:“行,既然阿布你是这个态度……咱们曾经兄弟一场,今日因为此事就此决裂!”

    何子布知道已经无法再劝欧阳聪回头,于是他又把目光望向了欧阳聪身旁的方可和费能宏——他们也曾是何子布的好兄弟。何子布顿了一会儿,随后对着二人说道:“欧阳聪已经如此,我再问你们。阿可、阿宏,你们是否要和我一样,回头是岸?”

    方可和费能宏没有立刻回答,可能是欧阳聪在身旁,两人也不敢随便说话。欧阳聪见着,轻笑着说道:“哼,何子布,你以为他们两个人会听你的吗?你是我们兄弟几人中的叛徒,他们是不会听你的!”

    何子布没有理会欧阳聪的话语,只是望了望方可和费能宏。方可和费能宏只是低下头,也没有敢抬头直接望何子布。何子布或许是知道了欧阳聪的威慑,随后想了想,然后说道:“行,我知道了,我也不勉强阿可和阿宏你们两个了……不过,欧阳聪你听好了,今日兄弟分道扬镳,若是有一日我看见你欧阳聪伤害了阿可和阿宏两个人,我一定不会原谅你!”说着,何子布用手指着欧阳聪厉声道。

    欧阳聪倒是并不在意,他只是冷笑道:“哼,是你今天自己提出的分道扬镳,何子布你自己可要记好了……我们走——”欧阳聪随即说了一句,然后命令方可和费能宏两人跟着离去。

    方可和费能宏也没有敢回头看,只得默默跟着欧阳聪下了楼,然后三人离开了这个上演过血腥一幕的程氏酒楼……

    何子布望着昔日兄弟如今仇敌的离去,心中却是有无尽的苦涩……

    孙云慢慢走到了何子布的身后,随后拍了拍何子布的肩膀,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话。

    何子布慢慢转过身,随后望着孙云满脸微笑的眼神,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对不起,孙少主,我曾经……”

    “不用称呼我太拘谨了……”孙云依旧是望着何子布说道,“至少这一次,你的选择是对的……”

    “是,孙大哥……”何子布换了称呼道,可此时的何子布却是有些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了。

    任光等人见了吗,也走了过来,随后任光先说道:“对啊,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好兄弟!”

    石常松也补充道:“连我也对你开始刮目相看了!”

    众人的褒奖,何子布却似乎是还在犹豫着什么……

    “阿布……”突然,从何子布一侧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是杜鹃。

    见着自己之前救下的杜鹃,何子布再次显得紧张,说不出话来。

    杜鹃走到何子布身前,并不像之前任光他们那样说些“兄弟道称”的话语,取而代之,杜鹃只是对着何子布微微一笑,随和亲和地说道:“谢谢阿布你救了我……”

    此话既出,想到了今天和来运镖局众人的点点滴滴,让自己的人生彻底地有了一个好的转折,何子布这个大男人如今却忍不住地流出泪水:“孙大哥,杜姑娘……”

    任光见着,随即在一个酒杯里倒了一杯酒,然后递在了何子布的身前,笑问道:“这一回,阿布你可以喝我们的兄弟酒了吧?”

    何子布忍住了自己的泪水,慢慢接过酒杯,然后凝望着来运镖局的每一个人。同样的,来运镖局的每个人也用真诚的眼神望着何子布。

    孙云慢慢说道:“喝了酒,以后你也是我们的兄弟,也可以是我们来运镖局的一份子。至少这样,你以后不用再去干那些‘偷窃’的事了……”孙云的口气显得很真诚。

    何子布看着孙云,见他不因为自己偷了他们的东西而怀恨在心,而且还内心开导他。百姓危难时,孙云还能不惧生死挺身而出,阻止悲剧的继续发生,何子布不禁觉得孙云才是真正的为中原百姓着想的真汉子,才是自己真正应该交的朋友和兄弟。

    想到这里,何子布心头一定,随后毫不犹豫地喝下了那一杯酒……

    “喝了这杯酒,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林景笑着说道。

    孙云望着喝完酒的何子布,随后微笑着说道:“欢迎来到来运镖局,阿布——”

    何子布望在眼里,内心却始终是感动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