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零八章 一念之间
    酒楼内的气氛变得空前的紧张起来……

    楼上楼下的蒙古士兵,各个手中的苗刀闪出寒光,给肃杀的气氛平添了几分寒意;楼上楼下的其他百姓,也纷纷不敢轻举妄动,站着的,下楼的,坐着的,全部都保持住了原来的姿势,每一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察台多尔敦巡视了一番,随后在鸦雀无声的酒楼里突然大声道:“大都子民都听着,今日本公子与友人在此会面,可是竟有小贼壮胆,敢偷身为察台王府之长子的本公子的随身之物。如今世道混乱,倒是大都里的汉人近些日子多了些惹是生非。本公子现在就在此下令,是谁偷了本公子的东西,主动站出来,否则,我可不保证这酒楼里面不会有血光之灾——”察台多尔敦的话语威严逼人。

    孙云看在眼里,知道察台多尔敦可不会开玩笑:“血光之灾?察台多尔敦这个家伙又想要干什么?”孙云此时的心里也是十分的紧张。

    “可恶,阿聪这个莽撞的家伙,这下子可把事情给闹大了……”何子布虽然偷来了欧阳聪之前从察台多尔敦身上偷来的香囊,但归根结底还是阿聪做得过于莽撞,现在不得不牵连到这程氏酒楼里的所有人,想到这里,何子布心中既有紧张,又有对欧阳聪的责备。

    成付和古兴康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他们也不知道这事情的前因后果……

    察台多尔敦凝视了好一会儿,见着还没有人出来主动招罪,于是轻轻一笑道:“看来你们之中没有人敢主动出来是吧。行……”察台多尔敦的眼神里突然多了几分狰狞。

    “不好,察台多尔敦这家伙……”孙云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额头上渗出了汗水……

    “怎么办,阿聪……”方可见着这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便不由紧张地问道,“事情好像真的闹大了,我们……我们有什么办法脱身吗?”

    “别急,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看看那些十恶不赦的蒙古鞑子焦头烂额的样子,只要我们不承认,他们是不会发现我们的……”欧阳聪笑着道。然而事实上,欧阳聪此时的心里是紧张得不得了,两手抓着肩膀还在微微发颤……

    察台多尔敦叫来了身旁一个手提苗刀的蒙古侍卫,紧接着在蒙古士兵的耳边说了什么。那蒙古士兵似乎是听懂了的意思。然后点了点头,紧站在察台多尔敦的身旁。

    随即,察台多尔敦又把目光放回了酒楼,然后随便指着前方的一个旁人说道:“你,过来——”

    那人是个中原汉人,在这大都里,他也不敢随便违背察台王府人的意思,于是想也没想地就向着察台多尔敦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至察台多尔敦身前,那人有些瑟瑟发抖——察台多尔敦的威严将他给吓住了。察台多尔敦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厉声问道:“你告诉本公子,是不是你偷了本公子的东西?”

    那人吓了一大跳,急忙摇手回答道:“不……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察台多尔敦冷笑一声……突然。察台多尔敦一个手势,他身旁的蒙古侍卫上来就是苗刀一挥,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人便倒在了血泊中……

    酒楼里变得更加肃静了,孙云惊呆了。成付和古兴康惊呆了,何子布惊呆了。欧阳聪惊呆了……一阵短暂的寂静……“啊——啊”楼上楼下顿时炸开了锅。不过楼上楼下的人也只是惊叫,还不敢随便乱跑,因为他们也怕自己受到牵连……

    “全部给我安静,再大声喧哗者,形同此人!”察台多尔敦又用震天的声音命令道,楼上楼下的人顿时又安静了,只是这一会儿,所有人的眼光里充满了无比的恐惧。

    孙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察台多尔敦杀人如同草芥,简直是灭绝了人性。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无辜百姓,孙云的拳头越握越紧……

    “你,过来——”察台多尔敦又对自己身前的一人说道。

    然而,那人满眼恐惧地摇着头,有了前一个人的案例,现在他真的是恐惧到了极点。

    而察台多尔敦的眼神依旧是冰冷,他继续问道:“是不是你偷的?”

    那人更用力地摇着头,脚步还一步步向后退去……突然,察台多尔敦身旁的蒙古侍卫一个快步上来,苗刀一挥……“啊——”有一个汉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啊——啊”,楼上楼下顿时有爆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再有嘈杂声者,格杀勿论!”察台多尔敦又是厉声喊道。不一会儿,酒楼里的所有人再一次安静了下来,但是在安静的一刹那,明显能听出几声隐隐的哭泣。

    察台多尔敦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后又大声命令道:“现在就是这样,你们之中若是没有人站出来承认,我就会一直杀下去,直到把这酒楼里的汉人杀光为止!”

    此话一出,酒楼内的所有汉人都紧张畏惧到了极点,有的人已经开始哭起来了。

    “察台多尔敦,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孙云眼神里布满了杀气腾腾的血丝,在他心里,他对察台多尔敦已经不抱任何的人性之念……

    “你,过来——”察台多尔敦还在继续。

    “啊——”……“啊——啊”……“啊——”……

    一个接一个地倒在血泊之中,惨叫声布满了整个程氏酒楼,程氏酒楼里顿时充满了悲惨的哭叫声和腥风血雨……

    何子布望着眼前的景象,心有怜惜的他此时也已是咬牙切齿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蒙元朝政要对我们如此的残忍?都是阿聪这个家伙。他现在惹到了这件事情,还在人群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着。何子布把目光望向了一边的欧阳聪。

    而欧阳聪只是呆站在一边,看着眼前的血腥。却是没有任何想要主动站出来的意思。看到这里,何子布已经对欧阳聪的行径感到痛恨。

    “啊——”……“啊——啊”……惨叫声和血泊还在继续……孙云亮出了自己手中的银月刀,虽然他发过誓不会再惹与蒙古人有关的麻烦,但是面对如此灭绝人性的察台多尔敦,孙云是无论如何都再也忍不下去了……

    “孙少主他说得对……”何子布这时又想到了孙云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话,“本来以为偷窃蒙古人的东西是为汉人出气,现在看来恰恰完全相反……偷就是偷,害得同样是人。现在察台多尔敦在这酒楼里滥杀无辜,归根结底还是阿聪惹事在先。这样看来,我们这些偷窃的人和那些残杀中原汉人的蒙古鞑子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不也是畜生不如的杀人魔吗……”想到这里,何子布心中念头一闪,他似乎是想要做些什么……

    来运镖局这边,任光、林景和石常松三人和孙云此时的心情也是一样,他们已经拔出了自己身上的刀,随时准备和这些灭绝人性的蒙古鞑子决一死战。杜鹃身为一个弱女子,她更是不敢看眼前的景象,蒙住了双眼。但是凄厉回绕的惨叫声。还是让杜鹃心里悲痛难忍……

    “快住手,察台多尔敦——”一旁的鸣剑弟子成付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大声呵斥道。

    察台多尔敦暂时停住了手,回头望了一眼。随后轻笑道:“怎么,你们鸣剑山庄的人也想要惹上这件事情吗?我告诉你们,你们鸣剑山庄在我们察台王府眼里。连根葱都不算,要是得罪了我们。我可不保你们鸣剑山庄没有这样的血光之灾——”

    狠言一出,成付和古兴康说不出话来。只得用不甘心和痛恨的眼神望着察台多尔敦……

    何子布再也看不下去了,念头一过,他突然把自己从欧阳聪身上偷回来的香囊往察台多尔敦头顶上一扔……

    察台多尔敦感觉到了,顺手抓住了自己被偷窃的香囊,不过由于之前他是面对着成付与古兴康二人的,所以究竟是谁丢上来的香囊,察台多尔敦自己也没有立刻知晓。

    拿回了遗失的香囊后,察台多尔敦转身环顾了一周,随后大声喝道:“是谁?是谁刚才把这东西丢上来的,给我站住来——”

    全场肃静,没有人敢站出来……

    “那是……香囊,怎么会……”欧阳聪看见那是之前自己从察台多尔敦腰间偷来的香囊,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察台多尔敦上头,随即摸了摸自己的腰间,才知自己偷来的香囊又被别人给偷走了,“可恶,敢偷我的战利品,该不会是阿布那个家伙吧……”

    “那个香囊怎么会……”费能宏也知那是欧阳聪亲手偷来的香囊,怎会莫名其妙地到了他人的手上,于是也不禁道。

    欧阳聪看在眼里,觉得眼下之际还是逃出察台多尔敦的魔掌为妙,于是轻声道:“算了,反正无关紧要,只要察台多尔敦拿回了香囊,我想他应该可以收手了吧……”看来欧阳聪也是害怕察台多尔敦的冷血,打从心里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情能结束就结束,反观那些无辜而死的中原汉人平民百姓,他倒是一点愧疚心和怜悯心都没有……

    “没有人敢站出来是吗……”察台多尔敦又用惊悚的语气咬字说道,“那我就继续杀,杀到有人站出来承认为止——”

    此话一出,欧阳聪心里又是一紧,他没想到没有人性的察台多尔敦竟然会变本加厉……

    何子布也是惊出一声冷汗:“察台多尔敦,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说完,察台多尔敦这回亲自拔出自己身上的苗刀,踏过血泊地上的死尸,准备朝着前面的又一个汉人挥刀而去。那汉人看都不敢看,整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悚地迎接着死亡的到来……

    “砰——”一把刀硬生生地挡住了察台多尔敦手中的苗刀,暂时避免了又一悲局的发生……

    全场肃静了一会儿……察台多尔敦的苗刀抵在了另个人的刀上。察台多尔敦抬头慢慢望去,只见这把刀呈银月色的弯刀之状。察台多尔敦冷冷一笑——此人不是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又是何人?

    “够了,察台公子身为察台王族的长子。现在却在这里滥杀无辜,东西都回来了。为何还不住手?”孙云眼神里满是杀气地望着察台多尔敦。

    “少主……”任光、林景和石常松看着孙云的挺身而出,不禁默默道。

    “公子……”杜鹃也是用担心的目光望着孙云。

    “孙少主……”何子布也用惊异的眼神望着拼死不顾而冲出来挡住察台多尔敦的孙云。

    不只是他们,包括成付和古兴康,包括欧阳聪、方可和费能宏,包括这酒楼上下的所有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这个挺身而出欲要阻止一切的黑衣少年身上。

    察台多尔敦望了一眼孙云愤怒的眼神,随后笑着说道:“哟,这不是来运镖局的孙少主吗?怎的,不在镖局好好做你的少主。跑到这儿来又和本公子作对了?”

    “你杀了这么多的无辜百姓,现在居然还有面容在这里说笑?”孙云望着察台多尔敦一脸轻浮的表情,愤怒道,“察台多尔敦,你简直既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畜生!”

    察台多尔敦听了,反倒是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他至始至终就没有把孙云放在眼里。随即,察台多尔敦继续说道:“哼,酒楼里有人偷了本公子的东西。我只是想要回本公子的东西罢了。我可不像你们这样善人心肠,难道说自己有东西被偷了,还要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愿谅小偷?哼,偷窃就是可耻的。可耻之人必须受到制裁!”察台多尔敦最后一句口气突然加重。

    “可是你为什么要杀这些无辜的百姓?”孙云面对察台多尔敦的狡辩,继续反驳道,“抓小偷只要交给官府就行了。你只不过是以极端的方式满足你的泄愤罢了。说到底,你还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畜生!”

    “哼。随你怎么说……”察台多尔敦依旧是无视孙云道:“这里本来就是察台王府的地盘,我想怎么查。就怎么查,总之今天不找出这个偷东西的嫌犯,我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孙云眼见着察台多尔敦没有想要收手的意思,于是顿了一会儿,随后坚定地说道:“没问题,我现在就说,你的东西就是我孙云偷的!”

    “少主……”此话一出,来运镖局众人纷纷担心了起来。

    看来孙云为了避免察台多尔敦继续灭绝人性的杀戮,自己挺身而出,把罪名全部架在了自己的身上。

    察台多尔敦眼见着孙云毫无畏惧又仇恨自己的神态,他自己也深知东西不是孙云偷的,孙云此次出来只不过是想要阻止自己的行为罢了。察台多尔敦想了一想,随后冷笑着说道:“哼哼,既然孙少主自己承认了,那可就别怪本公子以势欺人了……想到昨天父王一直不让我找你们来运镖局的麻烦,今天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可就不能怪我了。”

    “随你怎么处置……”孙云依旧是坚定道,“只要你察台公子不再做这种滥杀无辜的事情,我孙云随你处置,绝无半点怨言!”

    何子布见识着孙云大义凛然的言行,他的眼神里也涌现出复杂的神情。在此之前,他还偷了杜鹃的钱袋,但是孙云不但没有责怪自己过多,反倒是想要正面引导自己,甚至把自己当成朋友和兄弟看待。反观自己原来的朋友欧阳聪,为了所谓的“道义”却是真正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来,现在的他也不得不为自己曾经把守的原则开始产生颠覆了……

    “少主,不可以——”任光等人这边,石常松大声叫道,“这件事情本就和你毫无干系,你没有必要做替罪羊——”

    “就是啊,少主……”林景也忍不住叫道,“察台多尔敦他一心都想要和我们来运镖局过不去,你投降就是给了他灭我们的借口啊——”

    “够了!”孙云突然大声对着林景和石常松喊道,“这件事情只关乎我个人,不关乎来运镖局!”

    想罢。孙云转过头,又对察台多尔敦说道:“察台公子。我招罪说是我偷了你的东西,你可以把我押回去。不过。还请察台公子放了这酒楼里的无辜百姓以及……不要再牵扯我们来运镖局了行吗?”孙云的口气中又多了一丝请求。

    察台多尔敦冷冷一笑:“第一个条件没有问题,第二个……哼,你都快成了我的阶下囚,你认为我有听你的必要吗?”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为什么察台公子硬要和我们来运镖局过不去?”孙云显得很急迫地问道。

    “因为来运镖局和父王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察台多尔敦继续道,“连父王都不肯告诉我这其中的玄机,那作为长子的我,当然就要亲自去探究一下了……”

    “察台多尔敦,你……”孙云此时无话可说。只得用对峙的眼神凝望着察台多尔敦。

    “哼,察台王府的人欺人太甚,今天我们来运镖局的人在此,你们休想带走少主!”石常松忍不下去了,拔出了身上的刀,向着察台多尔敦的方向砍了过来。

    “不要——”孙云大叫一声,但是以及来不及了,石常松提着刀已经冲了过来。

    “砰——”察台多尔敦的刀因和孙云的银月刀互相架着,所以没有办法腾开手。而他身旁的一个蒙古侍卫见了,便用苗刀和石常松的刀硬碰了上去。

    火药味迸起,在二楼上的其他蒙古士兵见了,纷纷拔出苗刀朝石常松砍了过来。

    “快叫他们住手!”孙云大喊道。也不知道是对察台多尔敦喊的,还是对石常松他们喊的。然而,察台多尔敦只是轻轻一笑。对此事毫无反应。

    “砰——砰”兵器声顿时并起,任光和林景见着石常松毫无举措。先行用刀抵住了压上来的那几个蒙古士兵。

    随即,力气较大的任光用力将刀把几个蒙古士兵的苗刀给抵了回去。然后大喊道:“都住手了!”

    但这些蒙古士兵怎会听任光的命令?只见十来个蒙古士兵一窝蜂地冲了上来,虽然任光、林景和石常松能够招架住,但人多却没有办法给尽数抵挡回去。

    “啊——啊”楼上的人见到了双方兵器的打斗,再次乱成了一锅粥……

    “鹃儿——”突然,看到林景身后举足无措的杜鹃,一个蒙古士兵正向着她挥刀砍来,孙云大叫道。

    “杜姑娘——”任光也忍不住喊道。

    “哼哼,那个姑娘恐怕难逃一死了……”察台多尔敦阴险地笑道。

    蒙古士兵如狼似虎地举起苗刀,朝着杜鹃这个弱女子挥刀而来。杜鹃用惊悚的眼神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苗刀,窒息得连声都坑不出来……

    孙云不敢看了,他甚至都有些绝望了……

    “砰——”蒙古士兵的刀砍在了另一把苗刀上,在杜鹃面前停住了……

    孙云惊呆了,任光惊呆了,林景和石常松惊呆了,察台多尔敦惊呆了……

    杜鹃也用惊异的眼神望着,一个熟悉的背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众人一挥眼,挡住这一刀的人,竟是——何子布。

    “阿布——”面对着何子布千钧一发的出现,孙云不禁道。

    何子布用自己的苗刀挡了下来,随后用力将面前的蒙古士兵给一脚踹开。蒙古士兵惨叫一声,随后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手上的刀也脱落了。

    察台多尔敦也用惊异的目光望着何子布……

    “阿布这个家伙……”欧阳聪见着何子布出乎意料的挺身而出,不禁疑惑道。

    何子布慢慢直起身子,随后对着察台多尔敦义正言辞道:“你们谁都别想再碰孙少主和这个姑娘一步!”

    说着,何子布举起自己的苗刀,刀锋正对着孙云对面的察台多尔敦。

    孙云、任光乃至林景和石常松都不敢相信,当初被自己教训的何子布此时竟然主动站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