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零五章 巧遇飞贼
    第二天,天刚刚亮,孙云便起床整理好了着装,准备到大都城里去逛逛。

    “公子你准备好了……”杜鹃见着孙云准备出城的兴奋样子,不禁道。

    “是呀,趁着今天闲来无事,我可以到处去看看,见识一下大都的风土人情。”孙云打开窗子,望着窗外阳光明媚的风景,心情舒畅道。

    杜鹃也想今天出去看看,于是对孙云说道:“公子昨天答应杜鹃的,要带杜鹃一起去城里逛逛的。”

    孙云想起来了,于是他望了望杜鹃,随后笑着说道:“是是是,我知道……不过,大都城里对我们汉人来说可能不太安全,你要是也想出去,一定不可以离开我身边。”

    “杜鹃知道,杜鹃一定会一直在公子身边侍奉公子的……”杜鹃脸微微一红道。

    于是,整理好了所有的东西,和自己的义父义母请安后,孙云便带着杜鹃出了门。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今天镖局里面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局里的镖师任光、林景和石常松也跟着孙云一起出了门……

    孙云等一行人走到了大都的街上,大都的街道明显和汴梁城的街道不太一样,这里的人流虽然和汴梁的相差不多,但热闹程度远远不及汴梁。也许是大都蒙古人对汉人的压制比汴梁要深得多,大都里的汉人百姓并无太多生气。不过这里的汉人百姓生活得也非常安分守己,近来蒙元朝政的主要重心都放在了山东边境的战事上,虽然税务是加重了。但受到蒙古人的压迫却是少了许多……

    孙云一直望着周边集市上的车马与人来人往,不禁微微一笑。虽然这里汉人百姓的生活并不像汴梁那样的自足和欢欣。但看着这里的人并不像他之前想象的那样残酷压迫,孙云心里还是稍微欣慰了一下。心中有着无限的感慨。

    看着孙云变化的表情,杜鹃似乎是知道了孙云的心里所想,于是问道:“公子看着这街上的人来人往,一定又回想到了曾经的汴梁了吧?”

    孙云听了杜鹃的话,转过头轻声笑道:“你还真是了解我的心思啊……是呀,漂泊异地,怎能不想故乡?不过看着这里的中原百姓还算是安居乐业,没有受到蒙古人太多残酷的压迫,我也算是放心。不奢求太多了……”

    任光、林景和石常松三人既是来运镖局的镖师,也是孙云的拜把兄弟,所以孙云心里想着什么,他们自然也知道一二。任光看着孙云欣慰的样子,转过话题问道:“我知道少主心里还是怀念之前的汴梁,我们兄弟又何尝不是?既来之,则安之,既是定居在了大都,我们都应该习惯这里的生活……说到习惯生活。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玩儿玩儿?”

    林景见着任光先发言了,于是也放开心情道:“是呀,要不我们去哪里喝点小酒吧?”

    “就是说啊……”石常松也耐不住性子道,“这几十天一路颠簸来。兄弟几个也没有好好喝几杯,要不少主和我们兄弟几个喝上几盅,也算是初次来这大都里快哉一次。”

    “你们几个呀。整天就想到喝酒……”孙云见着兄弟几个又恢复到了平时一起喝酒玩乐时的情态,想到石常松昨天还岔气受了点伤。于是笑着问道,“阿松。你伤好了吗,不停地吵着要喝酒?”

    “一点小事,无关大碍!”石常松豪爽地说道,“反正兄弟几个在一起,若不能喝上几杯酒,那还有什么乐趣?”看来孙云平日里和这些个兄弟豪爽惯了,说起话行起事来都是大大方方的。

    但当听完了石常松的话语后,孙云倒是反常地低下了头,眼神有些忧伤地默默道:“兄弟是吗?昔日和唐战兄弟结拜为兄弟时,连一杯酒都没有喝过,就这样分开了……”孙云又想到了之前和自己一日结拜的唐战,自己说着也不时摸了摸腰间的龙纹玉佩。

    不过孙云的这句喃语声音很小,众人都没有太听清楚,石常松又不解地问道:“少主,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啊……”孙云不想让自己的这些兄弟们看穿自己的心思,于是慌忙掩饰道,“不管怎么说了,待会儿随便找一个酒楼去喝点小酒就行了。”

    “说的也是——”任光又继续说道,“好久都没有沾酒了,都快不知道酒是啥滋味儿了……”

    孙云又望了望自己身旁的杜鹃,又问道:“鹃儿,我们几个大男人在旁边喝酒,你跟在旁边方便吗?”

    杜鹃笑了笑,随后说道:“公子不用担心杜鹃,杜鹃此行的目的只是要陪在公子身边随时侍奉公子,不会让公子你操太多心的。”

    “是吗?那就好……”孙云见着杜鹃总是很听自己的话,而且很关心自己,也是不由心头一暖……

    “程氏酒楼,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吧……”任光走在最前面,把众人领到了一个酒楼前,只见酒楼牌匾上写着“程氏酒楼”四个字,任光不禁抬头望着说道。

    林景见了,也赞同道:“说的也是,我们出来喝酒的,也不想走太多的路,不如就在这里喝上几杯,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酒好了。”

    孙云看了看酒楼硕大的牌匾,有感觉到了里面热闹的气氛,于是双手叉腰地笑着说道:“也好,我也不想走太多的路,不如就在这里喝两杯吧……”

    于是,众人又纷纷走进了酒楼里面。

    刚一进酒楼,里面的热闹气氛扑面而来。这里的酒楼有上下两层,一层已经坐满了人,孙云等人要想在这儿喝酒,还得上到二楼。不过里面多的都是蒙古人,真正的汉人并不多见。孙云等一行人走进了酒楼。也引起了一些人不小的注意。

    “几位客官需要什么?”一楼的小二见着生意来了,连忙跑过来问道。

    “这里还有空位置吗?”任光最先问道。

    小二摸了摸头。随后不好意思地说道:“有是有,不过得麻烦客官到二楼上座。”

    林景瞧了瞧这酒楼里的气派景象。又闻了闻这酒楼里酒的香气,于是又问道:“话说回来,你们这酒楼里面都有些什么酒啊?”

    小二听了,自豪地说道:“我们这里呀,几乎什么样的酒都有。除了中原一些有名的酒洌,我们这里还有蒙古上好的马奶酒。客观若是有兴趣,不妨试试一二?”

    “马奶酒?还是蒙古人的酒?”孙云从来没有听说过蒙古人喝什么酒,于是笑着问道。

    小二继续笑着道:“是呀,这马奶酒可是蒙古人的特产。在大都以南的中原可喝不到。”

    “你说呢,阿光?”孙云又向着任光问道。

    “我们无所谓,都听少主你的。”任光笑着回答道。

    “蒙古人的酒,我倒是没尝过……”孙云继续笑着道,“要不趁这次机会,我们也尝尝这蒙古人的酒是什么滋味的……”

    “说的也是啊,这蒙古人统治中原后,总是学习和品尝我们汉家的文化,什么时候我们也来见识见识他们的东西啊——”林景笑着说道。

    林景这么一说。在场的孙云、任光、石常松,就连站在孙云身边寸步不离的杜鹃也跟着笑了起来。平日里镖局的欢声笑语,如今在这大都,幸福暖意倒是一刻也没有减少。

    孙云笑罢。紧接着对小二说道:“行,小二,上两壶中原的酒。再上一小份马奶酒,就这样。”

    “好嘞。客官您先到二楼去等候吧,好酒随后就到——”小二说了一声。随后转身跳跃着离开了……

    孙云等人先上了二楼,只见这二楼虽是有空位,不过也是人满为患。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了,众人又纷纷起身向着酒楼里的四周望去,想要一睹这酒楼里的盛景,只有杜鹃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桌椅前,孙云就在旁边背对着站着。

    由于二楼人多,所以经常也会有人来回走来走去。再由于二楼的通道又不是很宽敞,所以人流在通过的时候,也难免会有身体接触的情况。孙云站在桌子一旁还好点,接触的人少,站在二楼栏杆旁的任光等人倒是受苦了,被挤得差一点就从二楼的栏杆上翻了下去。

    “阿光,你们几个小心一点——”看着任光等人在栏杆处被挤得无所适从的样子,孙云侧过头提醒道。

    待到人流消散了一部分后,任光等人才算是又重新回到了孙云桌子这边。

    “哎呀,没想到这一个小酒楼,竟能容纳这么多的人,看来这‘程氏酒楼’的生意还真是红火啊……”林景不禁说道。

    “是呀,好在刚才并没有出什么事情……”任光也在一旁缓气道。

    “哎呀,糟了!”杜鹃突然大叫道。

    “怎么了,鹃儿?”看着平日里少话的杜鹃突然大叫了起来,孙云不禁问道。

    杜鹃似乎是一脸急匆匆的样子,随后说道:“刚才我把我的钱袋放在桌上,结果刚才的人流拥挤过后,钱袋就不见了。”

    “不见了?”石常松疑惑道,“不会是刚才人流经过的时候,被人流冲到了地上去了吧?”

    杜鹃听了,俯身一看,却发现地上什么也没有,于是沮丧地说道:“没了,地上也没有找到……”

    任光想着,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随后短促地发话道:“被偷了,而且小偷应该还没有走远……”

    话音刚落,一向敏锐的孙云立刻朝着刚才人流移动离开的方向望去,忽地,他把目光定在了一个身披棕色衣服的男子身上。该男子的行踪鬼鬼祟祟的,而且也没有回头正眼望孙云等人的这个方向一眼。

    “错不了的,偷走鹃儿钱袋的人,应该就是那个人——”孙云很肯定地朝着那个男子的方向指去说道,“等着,我现在就把他抓到。”

    “让我们兄弟也陪你一起去吧。少主。”任光又请求道,“万一这个人身手很矫健。我们人多也算有个照顾。”

    然而,孙云却是一口否决道:“不。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可是少主,万一……”任光刚才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孙云用手给挡住了嘴巴。

    “不过就是一个小毛贼而已,有什么能耐?他若真有比我还厉害的本事,何必私下做这样勾当的事情,光明正大也拗不过他……”孙云继续说道,“何况刚来这大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待会儿我离开,鹃儿一个人在这里也不好照顾。我一个人去。你们留在这里照顾好鹃儿,我随后就回来。”

    任光想了想,看着孙云坚定的眼神,随后定下心来说道:“好吧,少主,我们听你的,在这里等你。不过你自己也说这里有太多你不熟悉的东西,你自己可要小心点,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孙云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就朝那个小偷的方向追了上去……

    这二楼人虽然多,但想要跟踪一个人完全不成问题。何况孙云武功高超,感知力更是没得说。如果说这个小贼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偷,想要抓到他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孙云不停地在人群中变换着身位。却始终是紧跟着那个小偷。那小偷似乎是注意到了孙云的跟踪,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摆脱孙云的追赶。

    然而孙云却不在乎这小贼的这一点伎俩。无论那小偷怎么绕圈子,硬是没有把孙云给甩开。而且不仅如此。孙云与那小偷的距离也在逐渐拉近,这让那个小偷心里也不禁一紧。

    小偷想了想。正在焦灼间,突然走到了一个二楼格子窗旁边。想也没想,小偷在窗子边停滞了一会儿……突然,就在在场众人都不注意的时候,那小偷一个飞身,很轻盈地从格子窗的窗口一跃而出,整个人飞到了酒楼二楼的外面——这让孙云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孙云也没有吃惊太长时间,见着那小偷飞身而出,自己也二话不说,跟着从那个窗子口跳了出去……

    刚一出窗口,孙云发现者窗口外面正是“程氏酒楼”二楼的屋檐处,而刚才的那个小偷真朝着反方向急速逃窜着。

    “给我站住!”孙云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随后孙云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暗器般地朝小偷的方向打了过去。只见石子飞速且笔直地打向了那个小偷,那个小偷中了这暗器一击,踉跄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协调地勉强站好了,然后回过头来——来运镖局孙云就站在他对面的屋檐上。

    “这回你跑不掉了吧?”孙云笑着带有胁迫性地说了一句,意在让那个小偷心里感到恐惧。然而那个小偷不按常理出牌,择进择退,随后竟出乎意料地拔出身上的苗刀,随即便朝着孙云的方向飞跃着砍了过来。

    孙云见着那个小偷不但没有逃跑,反倒是拔出身上的刀,向自己袭击了过来,心中不免有些诧异。不过身经百战的孙云也不会这么快就受到对方的影响,待到那个小偷的苗刀砍来,孙云不慌不忙,一个侧身先躲开这一个劈扣。随后。孙云抓住了那个小偷的手,向之前对付阿鲁刺格尔那样,将那个小偷的手往自己的方向一拨。由于惯性的原因,又是在半空中,所以说那个小偷没有办法保持平衡。

    孙云见着了,故技重施,一个转身,一个飞踢,把那小偷整个人都踢出了几丈之远。

    小偷倒在里孙云几丈之远的屋檐上,心中却是有太多的不甘。想罢,那小偷忍着痛,再一次从屋檐上爬起来,然后手提苗刀,又一次朝着孙云的方向冲了过去。

    待站在了孙云面前,小偷也没有急着先上去,而是先用面刀横着朝孙云的头砍了过去。

    孙云见着了,微微一笑……忽地,孙云一手摸着别在身上的银月刀,一边侧身躲开攻击,一边低头下去。那小偷苗刀挥过,却是挥了个空。而孙云这边,在躲开了这一刀以后,孙云手中的银月刀也从腰间亮晃出来,银色的刀光让冲上来的小偷有些睁不开眼。没完,孙云拔出银月刀后,随即一刀就朝着小偷的身前拦腰砍去。

    那小偷的灵敏度也不差,看来是有一定的武功底子。待到孙云的银月刀反击过来后,小偷下意识地用苗刀护着自己的腰。然而,就是因为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反过来让自己的空当漏得太多。孙云没有立刻挥刀,先是一拳向着小偷的腹部打去。小偷遭受重重一击,但依旧忍着痛用苗刀挡住孙云的银月刀。孙云的银月刀依旧是和小偷的苗刀抵了上去,然而,孙云将手中的内力源源不断输送至银月刀的刀身,银色刀光俱现,强大的震力瞬间把小偷手中的刀给震飞了出去——这回小偷是彻底没招了。

    孙云见定了,知道了那小偷此时已是束手无策,随即又是转身一个飞踢,将小偷给踢倒在地……

    小偷受了孙云几次重击,再也无法应战。不过他还是强忍着痛,站起来目视着孙云。

    “好了,现在让我拜见一下尊容吧……”孙云望着对面的小偷,语气沉着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