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零四章 察台王族 下
    察台多尔敦部队身后突然又出现了一条车队……

    察台多尔敦本是对孙云一脸的轻蔑神情,突然听到了身后车队的马蹄声,也不禁回头望去。待到察台多尔敦看见了那条车队,眼中的神情骤然一变……

    来运镖局的人本是和察台多尔敦的部下互相对峙着,然而身后车队的到来却无意间消散了一些紧张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来运镖局等人的一丝好奇。

    孙云见着察台多尔敦的神情变化,心知这车队的主子身份一定不简单,察台多尔敦见了便收回了刚才蔑视的神情,孙云也心知察台多尔敦也不敢再贸然挑衅,于是先收回了自己手中的银月刀。

    车队的马渐渐停了下来,排头的车轿,装饰雍容华贵,金珠碧帘,花栏雕饰,美艳远远胜过察台多尔敦的金轿,可见这车队主子的身份之高。

    过不多时,最前面的马夫从马上很娴熟地跳了下来。“王爷驾到——”忽然有人喊道,来运镖局众人这才知道来者是朝廷的官员,还是大都的王爷。

    “莫非……”孙云默默道,他大概已经猜到了来者是何人。

    紧接着,排头车轿的帘幕拉开,从里面缓缓走出一个全身锦衣贵帽服饰的中年人。他从马车上慢慢走了下来,然后只身挺立,整个人显出一副不屈的身骨神态,昂首站在所有人的对面。

    “王爷?这就是大都的……王爷……”石常松在一旁轻声道,看着该中年人的身骨给人一种无比的敬畏之感,不止是石常松,来运镖局的所有人都有同样的感觉。

    那中年人望了望前方来运镖局门口狼藉的场面,然后望了望刚刚收回银月刀的孙云,又望了望倒在地上的阿鲁刺格尔、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三位察台王府金牌侍卫以及被孙云打败的十余名蒙古士兵,最后望了望离自己最近的且方才回头的察台多尔敦,眼神微微一皱。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那中年人的身上,没过多久,那中年人身旁的蒙古士兵纷纷低身下来,显得非常恭敬。

    “父王……”终于,察台多尔敦再次开口说了话。

    此话既出,来运镖局的众人终于明白了,来者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大都察台王府的察台王。察台王原名察台赤拉砍尔,是当今蒙元皇帝的亲信忠臣。因在大都王府权大势大,且处事决策颇有建树,深受蒙元皇族信任,人人称之为“察台王”。

    察台王看了来运镖局门口这里所有的一切,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然后叹息了一声道:“多尔敦,你又在这里添乱子了……”

    “回父王,孩儿只是知道这几日有汉人管理的名‘来运镖局’落脚大都,孩儿只是依惯例拜访新局……”察台多尔敦俯下身,恭敬地说道。

    “依惯例拜访?哼,我有叫你一个人前来吗……”察台王的口气突然加重道,“来运镖局是为父亲自上奏朝廷,才批准他们牵制大都的。你可知道为父为了这个不情之请,和皇上请阅了多久吗?”察台王开始责怪起察台多尔敦来。

    “孩儿不敢……”听着自己的父亲训斥自己,察台多尔敦也不敢再肆意回口,只是轻声应道,“父王决定之事,孩儿无权责系……只是孩儿不解,为什么父王要向朝廷上奏,让这个跟我们察台王族毫无干系的来运镖局千方百计地搬迁至这大都来……”察台多尔敦的口气也是有些哽咽,看来这察台王的威严尽是强硬,连身为亲生儿子的察台多尔敦都有些敬畏起来。

    “哼,你懂什么?”察台王继续回道,“为父年轻时,于来运镖局有恩。为父为了报恩,便请奏将这来运镖局搬迁至大都,好给予最大的帮助,已谢当年之情。多尔敦,不是为父说你,虽然你尽心尽力想要为察台王府贡献事力,但是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没有为父的批准,你不可以再擅自处事。”

    “是,孩儿知错了……”察台多尔敦恭敬地说了一句,随后整个人悄悄站到后面去了。

    “哥——”正当察台多尔敦退到察台王身后时,突然从他身旁一侧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察台多尔敦侧头一望,只见身旁又走来年龄相仿的一男一女,他们的身着同样显示着尊贵身份,看这样子,这两人也是察台王府的人。

    “你妹妹和你弟弟也要跟过来,为父就只好带他们来了,反正今天为父也没有什么政事……”察台王又继续补充道。

    正如察台王所说,来者的一男一女便是察台多尔敦的妹妹察台拉朵和弟弟察台科尔台,刚才问候察台多尔敦的正是察台多尔敦的妹妹察台拉朵。

    “拉朵,科尔台,你们两个今天怎么也过来了?”察台多尔敦见着察台拉朵一脸高兴的样子,于是笑着问道。

    “因为人家想哥哥你嘛……”察台拉朵满脸笑容道,“平日里哥哥总是忙家里的事,都没时间陪拉朵和科尔台。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结果多尔敦哥哥你又一声不吭地自己出王府去办事,我就苦求爹把我和科尔台也带上……”

    “你呀,年纪也不小了,还是这么调皮……”察台多尔敦也是相视一笑。

    看着刚才羞辱来运镖局众士的察台多尔敦,现在却是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里地和别人聊着家常,来运镖局众人的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少主孙云还算是显得沉稳,受伤的石常松和在一旁照顾其他人的任光见了,真恨不得现在冲上去好好揍察台多尔敦一顿。

    孙云倒是没太在意察台多尔敦的“家常事”,他两眼望着的,是面前正对着自己的大都王府的察台王。

    同样的,察台王也是正眼直望着孙云。察台王看着孙云坚定不屈的眼神和面孔,心中黯然道:“这孩子的眼神,难道……”

    看着察台王一直站在自己对面静而不语,孙云顿感奇怪,为什么察台王都到了这来运镖局了,却一句话也没和来运镖局的人说。还有,察台王说自己曾经于来运镖局有恩情,才上奏将来运镖局迁移至这大都里。想着想着,孙云头脑里有太多的疑惑……

    终于,孙云忍不住了,还是先开口道:“阁下就是大都王府的王爷,察台王察台赤拉砍尔……”

    “正是在下……”察台王倒不像自己的儿子察台多尔敦那样说话咄咄逼人、目中无人,他非常心平气和地说道,“得知犬子来贵镖局惹是生非,我察台王在这里赔不是了……”

    看着察台王身为大都王府之尊,朝廷重臣,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不但没有摆架子,反倒在自己这个汉人面前很谦逊恭敬地谈话,孙云一时也不知道察台王究竟是何想法。

    不过由于之前察台多尔敦的所作所为,孙云还是很谨慎地问道:“话说回来,察台王刚才说到自己曾于来运镖局有恩对吧?究竟是何等恩情,身为少主的我竟不知……”

    “当年来运镖局的一个镖师曾经对本王有恩,所以本王一直想要报答他……”察台王继续说道,“我之所以向皇帝上奏要你们来运镖局从汴梁搬迁至大都,就是想报恩与此人。然而时过境迁,也不知当年的镖师是否今日还在你们来运镖局……”说着,察台王显出一副深陷回忆的情态。

    “是何等镖师,在下竟不知?”孙云自想自己身为来运镖局少主,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镖师和大都的察台王这样权势的人有过关系,也没听说过自己的义父孙尚荣提到过有关类似的事情,于是摆出了一副疑惑的神情。

    察台王看出来了孙云表情上的疑惑,想了想之后,随后问道:“敢问孙少主今年多大了?”

    孙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在下今年十七——”

    “十七?”察台王轻声道,“十七?该不会,不会吧……”

    “有什么问题吗?”孙云见着察台王倒开始一脸疑惑起来,于是也不禁问道。

    “噢,没什么……”不想让孙云看出来自己心中所想,察台王立马回应道,“十七的话应该不可能吧,我那个时候可不止是十七年前。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我想那个镖师恐怕已经不再贵镖局了吧……?”说完,察台王的表情又逐渐变得忧伤起来。

    “关于税务的问题……”孙云忽地扯回正题,面对察台王,毫不顾忌地说道,“我之前已经和察台多尔敦说过了,税我们一定会交,但是五百两这样大的数字,我们是坚决不答应的。”虽然刚才比武对决败给了察台多尔敦,但是孙云似乎并没有想要服软的意思,依旧是坚定道。

    察台王想了想,随后说道:“放心吧,既然来运镖局对本王有恩,本王也不会太苛刻的。一百两足矣——”

    “这倒是还可以接受……”孙云轻声说道,其实打从他心里,现在有察台王在场,他想趁早和平解决这次的初次蒙汉争端。

    “刚才犬子的无礼,还希望孙少主你不要太见怪……”察台王回身道歉道,“待到回到府上,本王一定好好调教犬子,请孙少主放心,我们不会再任意找来运镖局的是非的。”

    孙云听了,心里并没有太放下,因为毕竟察台王府是蒙元朝政的重要机关,蒙古人歧视汉人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存在事实。不过既然察台王夸下了这个口,打败了自己的察台多尔敦自然是不敢再随意找来运镖局的麻烦。想到这里,孙云还是送了半口气。

    然而,作为察台王的大儿子,察台多尔敦听了确实有些不开心:“父王,为什么,我们也没做错什么,反倒向败给我们的汉人赔礼道歉,这到底是安得什么理?”

    察台王怒视了察台多尔敦一眼,随后厉声叱道:“哼,回去再教训你……”

    孙云看在眼里,他无法想象身为蒙元重臣的察台王竟然会对自己这个汉人如此多礼,还不断庇护自己,心中有着感动但却有着更多的疑惑。

    察台王调整好了自己的车队以及被孙云打败的残兵败将,随后行礼说道:“今日给来运镖局等人带来诸多的不便,甚是惭愧,还请孙少主能不计前嫌,本王先行告退。”

    “告辞——”孙云顿时觉得身为蒙古人的察台王竟然会对身为汉人的自己如此谦逊,孙云也不禁回礼道。

    随后,察台王府的车队重新启动,朝着察台王府的方向缓缓驶去……

    察台王府的人已经离开了些许,而孙云、任光等来运镖局的人依旧是在门口处发呆。

    “他们究竟是什么意思?”任光突然问道,“先是那个察台多尔敦前来向我们来运镖局挑衅,之后身为大都王府的察台王又自降身份地向我们汉人道歉,我实在是弄不懂蒙古人的意图……”

    “我也不太明白,不过也不想要去多想……”孙云叹了一口气,望着镖局门口狼藉不堪的场面,随后说道,“阿光,你去把阿景也叫过来吧,你们这些人把镖局门口的杂乱收拾收拾。还有其他人,包括阿松,阿松现在受伤了,带人扶他先回去吧……我义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得先去告诉我义父。这里的收拾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阿光。”

    “放心吧,少主,我会把这里都重新布置好的。”任光点头答应道。

    “对了,还有……”孙云刚想调头就走,突然又停住道,“我们来运镖局本就是初到大都,这里的很多规矩我们也不熟,稍不注意就会惹出像今天这样的麻烦来……如果待会儿还有出现类似的情况,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任光听了,自信地答道:“好的,少主,我会处理好的。”

    孙云点了点头……于是,任光派人叫来了林景,安置好之前受伤的石常松后,两人开始负责收拾起镖局门口的杂乱来;而孙云回到大院后,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的义父孙尚荣,并把刚才的情况给了孙尚荣听……

    “这是真的吗?”孙尚荣听了孙云的叙述,先是担心道,“云儿,你没有受什么伤吧?”

    孙云见着义父最先关心自己的安危,于是微笑着舒坦道:“义父,我没事,镖局也没有事,察台王的出现,化解了一发不收的矛盾……”

    “可是这毕竟是蒙古人的首都,我们作为汉人,能安分守己地过日子就已经很不错了……”孙尚荣继续说道,“倒是云儿你性格张扬,行为冲动,做事情有时候也喜欢铤而走险,何况这次咱么得罪的还是察台王府的人,好在察台王对我们并没有计较太多……”

    “是,孩儿知错了,孩儿下次不会再冲动了……”孙云先是道歉道,一听到孙尚荣又提起“察台王”,想到察台王刚才在镖局门口一系列让人不解的言行,孙云又感到莫名其妙,于是继续疑惑道,“倒是那个察台王,他说他曾经有恩于我们来运镖局的某个镖师……义父,您做了来运镖局总镖头多年,您可否猜出察台王所说的那个镖师是谁?”

    孙尚荣听了,眼神微微一皱,之后似乎是什么也没能想到,于是摇头道:“来运镖局的镖师总是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我们来运镖局在江湖上本来就不是什么很出名的镖局,也没有太多有能力的镖师愿意一直在我们这个小镖局里做下去,所以人员更新换代了许多……至于说和察台王有什么渊源的镖师,我还真不能想到,除非我能亲自见见这个察台王长相如何,说不定还能有些头绪……”

    “这样啊……”孙云有些略显失望地说道,“可是既然我们来运镖局只不过是一个并不怎么出名的小镖局,察台王为什么还要请奏朝廷,让我们这个小镖局从汴梁迁至大都来呢?莫非,我们来运镖局原来那个镖师,对察台王真的有非常深的恩情……”孙云说着说着,自己都有些摸不着头绪了。

    孙尚荣看出了孙云一脸的踌躇,想到了今天刚一来到大都,就碰上了和察台王府的人对峙这样的事情,是有些让人心情不悦。想到这里,孙尚荣笑着对孙云说道:“云儿啊,你才刚来这大都,很多人情世故都不熟悉,不要想太多了。反正镖局刚来这大都落脚,近些日子也没什么运镖之事。趁着这几天的空闲,不如云儿你先到这大都里去逛逛,在城里散散心,说不定心情会好一些。”

    “义父说的也是……”孙云想着,也笑了笑。

    随即,孙尚荣又说道:“出去见见自然是好事,不过有一点要注意了,千万不可再主动惹乱子了。在这大都里,蒙人压迫汉人是常有的事情,如果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云儿你可千万不能再冲动意气用事了。”

    “是,孩儿谨记义父教诲,孩儿这回不会再冲动了。”孙云笑着点了点头。

    孙尚荣见着孙云乐观的样子,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行了,今天看把你累的……你先回房休息吧,如果待会儿还有什么事情,我再叫你吧……”

    “好的,义父,孩儿先回去了,义父你自己要注意身体,不要做太多事了。”孙云回房前,也不忘关心一声自己的义父孙尚荣。

    孙尚荣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点着头,两眼慈祥地看着孙云……

    回到房间后,孙云一个身子直接躺在了床上,然后重重舒了一口气。

    杜鹃听从了孙云的话,一步也没有踏出这个房间。看见孙云似乎是很累的样子,杜鹃关心地问道:“公子回来了,怎么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公子你没事吧?”

    “还好,有惊无险……”于是,孙云把事情大概和杜鹃讲了一遍。

    杜鹃听完了,不禁担心道:“公子你受伤了,不要紧吧?”

    听到杜鹃对自己的关心,孙云微笑着望着杜鹃道:“鹃儿,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来运镖局也没事……”

    “是吗,那就好……”杜鹃见着孙云一直对自己和蔼可亲的,也很关心自己,脸不禁一红。想到自己在来运镖局的命运远好于之前在南宫家遭受的七年压迫之苦,杜鹃此时也不禁感慨万千。

    孙云又继续说道:“大都毕竟不是汴梁,看来我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啊……明日无事,我正好趁此机会去大都里逛逛,说不定能见识一下大都的人文风俗。”

    杜鹃听了,突然兴奋道:“公子要去城里是吗?杜鹃也愿陪在公子身边。”

    “鹃儿你也要去吗?”一听到杜鹃想要陪着自己,孙云不禁问道,“这大都里的蒙古人有的可是很痛恨我们汉人的,鹃儿你跟着我,真的很安全吗?”

    杜鹃微笑着说道:“没事的,杜鹃一定不会让公子你太担心的……杜鹃只是想一直陪伴在公子身边服侍公子,仅此而已……”

    “鹃儿……”见着杜鹃如此关心自己,孙云心想着就算是杜鹃真的遇上了什么危险,自己也会奋不顾身地救她吧……

    随即,孙云回答道:“好吧,鹃儿,我答应你……不过,你明天可要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否则会很危险的。”

    “公子放心,杜鹃一定会一直陪在公子身边……”杜鹃见孙云答应了自己,更是高兴地答应道。

    孙云说完后,直接又躺在了床上。此时的孙云望着窗外,内心却是复杂万分:“今天一来就和察台王府的人发生了矛盾,差点闹出大事来,看来以后我是得低调行事一些……不过这察台王到底和我们来运镖局有什么曾经的恩情在里面,竟可让他放下自己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身份,反过来向我们这个毫无实权的小镖局行礼道歉……还有那个察台多尔敦,他是个嫉恨的人,今天的事情过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回来找我们来运镖局的麻烦。然而,察台多尔敦的武功那么高,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我究竟该怎么才能保护来运镖局呢……还有唐战兄弟,我答应了他要在大都这个蒙元政治集中的地方查出灭他唐门世家的真正凶手,可大都地广人多,想查真相无异于大海捞针,仅凭我一人之力,真的有办法查出凶手吗……”

    想了太多的事情,孙云此时已经是身心疲惫了。望着天上灰蓝色的稀云,孙云缓缓闭上眼,然后就安然睡下了……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