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零三章 察台王族 上
    孙云回头用惊异的眼神望去,只见金轿里面缓缓走出一人……

    只见这人一身锦衣貂裘,头戴蒙元朱帽,腰着霸王腰带,臂间奇珍配饰挂件,显著一份非常很气派的样子,看样子就知是出自大家公子王爷之府。再看面容,这人带着一副清秀的面孔,眉宇之间透出一副让人琢磨不透的气分,嘴角轻轻扬起——他正对着孙云轻轻一笑,这一笑不知是对孙云的褒奖还是轻蔑。

    孙云眼见着该人复杂的神态,面对刚才手下惨败给自己的状况,竟是毫无任何考虑,对自己摆出微笑的姿态。

    忽地,正当孙云还在踌躇间,那人突然鼓起掌来,掌声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精彩,真不愧是来运镖局的少主……”那人鼓掌后笑着说道,“一人如此轻松地打败察台王府的三名金牌侍卫,而且打完后还显得如此潇洒从容,看来孙云孙少主倒是挺有你们汉人谦逊兼不屈的风骨啊……”

    “阁下是谁?”虽然那人口中这么说,但孙云还是明显感觉到他的故意为之,于是便谨慎地问道,“阁下身坐金轿而出,想必也是察台王府的人吧……不,应该说是察台王府的贵公子吧……”

    “哼哼,没想到孙少主眼力挺不错的嘛……”那人又继续笑道,“不错,不瞒孙公子,在下便是察台王府之长子,察台多尔敦。”

    “你是察台王族的长子……”孙云先是自言自语喃喃道,随后整个人全部转过身来说道,“没想到寒舍刚刚在大都落脚,察台公子就带着这些个金牌侍卫,让我们毫无准备地‘迎宾大驾’,且不知察台公子是何意啊?”虽然站在孙云对面的是身份权威的察台王族的长子察台多尔敦,但想着自己刚才为了尊严而毫不手软地打服了阿鲁刺格尔、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三名蒙古侍卫,孙云也壮着胆,正面毫无顾忌地和察台多尔敦对起话来。

    察台多尔敦刚才在金轿里看了孙云的一言一行,也自知孙云是个豪放不羁的汉人,以硬说服孙云要在大都守规矩显然是不可能。想罢,察台多尔敦看着孙云依旧是全身紧张,毫不放松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孙少主也别太激动,刚才那几个手下只不过是王府里面不要的人渣罢了。朝廷下了命令,说是汴梁城的来运镖局搬至了大都。察台王,也就是吾亲父派我前来与之会面,顺便以此来蒙汉会友。”察台多尔敦的口气倒是挺客气的。

    “会友?”孙云反问了一句,“刚才阿鲁刺格尔他们对我毫不手软,甚至要把我这来运镖局闹得天翻地覆,而贵公子却只躲在金轿里坐观而望,也不知贵公子是想要何等的会友?”

    见着孙云不屑一顾的样子,察台多尔敦大笑了一声道:“哈哈哈哈,看来孙少主心里还是很嫉恨我们蒙元之人啊,不过这也难怪……那我就不妨直说吧,刚才的税务条件确实是对你们这样的小镖局苛刻了点,闹得双方大打出手。不过如今朝廷动荡,山东边境战事频繁,税务还是得上交,看在亲父想要与之友善的情面上,税务就减半成五百两好了。”

    “身处大都境内,我们自然会交税,可五百两还是太过分了……”孙云继续说道,“而且刚才我们大打出手可不是因为税务的问题,刚才阿鲁刺格尔他们的种种言行已经侮辱了我们汉人的尊严,甚至还出手伤了我们的人。”

    “能减一半是看在父王的面子上,毕竟你们来运镖局刚来这大都落脚……”察台多尔敦轻轻一笑,“可这毕竟也还是蒙元朝政管辖的大都,你们汉人想做什么事情,也得在我们蒙元的管辖范围之内。”察台多尔敦说着,又把话题说回到蒙汉关系上。

    孙云眼神一凝,听了察台多尔敦难以琢磨的话语,又谨慎地问道:“说到底,察台公子今日来我这来运镖局究竟是何用意?”

    察台多尔敦看着孙云紧张地样子,继续笑着说道:“哈哈,我也不妨直说吧……虽然孙少主你有不屈的风骨,但是你们汉人在我们蒙元的地盘上,最好还是别太过了。刚才阿鲁刺格尔他们在你们来运镖局门口的无礼行为,孙少主打抱不平,以你们汉人的角度,确实是有常理可言,我也不太计较。不过你在我们蒙元朝廷面前放言不羁,这个作为蒙古人的我们也不会过于纵容你的,总而言之,若是你们在这大都不老实守本分的话,哼哼……察台王族的人也不会让你们能太从容地在这大都里任意纵为的……”说着,察台多尔敦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一丝轻蔑之意。

    孙云似乎是听出了察台多尔敦的意思,眼见着察台多尔敦的意思也是想要以察台王族的尊贵身位压制身为汉人而管理的来运镖局,孙云严肃道:“说了这么多,察台公子还不是想对我们这些汉人示威吗?刚才阿鲁刺格尔他们三个部下对我们来运镖局的所作所为,不也是听了贵公子的命令吗?既是如此,察台公子还是对我们有偏见在先的……”

    “不是偏见,而是专程的拜访和提醒……”察台多尔敦笑声回道,“如果你们老实本分地在这大都安家,我们也不会太刁难你们……”

    “可我们才刚来这大都,贵公子就派人在来运镖局门口惹乱,还出手伤了我们的人……”孙云继续反驳道,“如果这些也是你们所谓的‘拜访’的话,不是挑衅和偏见又是什么?”孙云的最后这一句声音异常的洪亮。

    “我好好和孙少主你说话,你可不要因为我对你初次的谦让而得寸进尺,否则……”察台多尔敦口气完全反道,说着,身后的十来个蒙古士兵提着苗刀靠了上来。

    “否则怎样,用武力来压制吗?”孙云见着察台多尔敦身后上来的蒙古士兵,并没有丝毫的畏惧,反倒是笑着道,“我虽然想要敬这是蒙元朝政的首都,不想主动招惹贵府。可若贵府执意要逼我们毫无退路,我孙云可也不怕什么——”孙云见着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再考虑和解的问题了。只要察台多尔敦敢发兵而上,孙云自是当不退让。

    “哼,不怕是吗?你可以试试看……”察台多尔敦轻声一笑,随后发出一个手势,身后的蒙古士兵提着苗刀渐渐将孙云给围了起来。

    “少主——”任光看着孙云深陷蒙古士兵的困境,担心地叫喊道,甚至已经拔出了自己身上的刀,准备上前来帮助孙云。

    谁知,孙云背对着任光,向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任光不用过来。孙云见着问题已经闹得如此之大,只想自己一个人去承担整个事情的后果,不想要再连累来运镖局的其他人。

    蒙古士兵将孙云团团围住,手提苗刀站立不动,随时等待着察台多尔敦的一声令下……

    “上——”良久,察台多尔敦突然的一声命令,所有蒙古士兵“杀——”地朝着孙云回到而来。

    孙云双手紧握着那对银月刀,眼神一凝……忽地,待众蒙古士兵挥刀至前,孙云脚上一踮,整个人腾跃而起。随即,孙云俯身而对,银月刀银光一闪,“双星连斩”再次祭出,银月神光一道接一道,如骤雨般疾速而下。蒙古士兵嗷叫成一片,却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举起苗刀胡乱地抵挡。“双星连斩”气势逼人,地上顿时被银光刀流划出了层层刀痕,众蒙古士兵愣是抬不起头,身上的衣甲也被刀流划开了无数的刀口。

    趁着众蒙古士兵未及反应之际,孙云落地后随即双刀随身一转,“银月幻影”随刀阵杀出。只见旋转过后的一道圆月银光划过所围蒙古众士的周身,所有蒙古士兵手中的苗刀全然脱落,听着阵阵惨叫声后,所有蒙古士兵也痛苦地倒在了地上,看来他们都被“银月幻影”的刀流给划伤了。孙云解决完了这些个蒙古士兵后,手提银月刀,重新正视着察台多尔敦。

    任光看见孙云很轻松地胜出了,心中既有欣慰,又有担心。他欣慰孙云的伸手已不会输给这些个蒙古人,但却担心这样的做法会更加遭到蒙古人的敌视。

    察台多尔敦看着孙云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自己的十个手下,冷笑着道:“看来孙少主你倒是毫不手软啊……”

    “毫不手软的是察台公子你吧……”孙云大义凛然道,“总之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们在靠近来运镖局半步。我也不想特意招惹你们察台王府,所以还是请你们察台王府的人回去吧,不要再来刁难我们了。”孙云说着,依旧是对和平解决纠纷抱有一丝希望。

    谁知,察台多尔敦竟毫无收兵之意,反而变本加厉道:“今日你孙少主已经连伤我察台王府多人,怎么说就这样放过你委实对我们也太不公平了……”话音未落,察台多尔敦竟不顾孙云的一再阻拦,向着来运镖局的门口方向径直踏了几步。

    孙云见着察台多尔敦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便认定了察台王府的人此行的目的,就是对来运镖局的挑衅。于是,孙云再也不对察台王府的人抱有任何的希望,而是换了口气道:“好吧,既然贵府今日前来便是挑衅来运镖局的,那作为镖局少主的我,我也不再和你们动用嘴皮子了。如果贵府的人想要强行闯入来运镖局,我孙云的银月刀也是概不答应!”这一句话已经算是对察台多尔敦的挑战了。

    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已经下定了决心,于是轻声一笑道:“哼,之前我已经给孙少主以及你们来运镖局足够的面子了,孙少主也不要太妄为了……说到底,你孙云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镖局的少主,还容不得你用这样的口气和我们察台王府的人讲话。汉人来到大都,终究是没有地位甚至是尊严的,我们蒙元朝廷当下,想要弄死谁,其实是易如反掌……”说着,察台多尔敦对孙云的眼神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孙云也并不害怕,依旧使用坚定的眼神正视着察台多尔敦。

    没完,察台多尔敦继续凝视着说道:“既然孙少主这么好斗,作为初次见面的礼物,本公子就和孙少主你过上几个回合好了……”察台多尔敦的口气顿时变得阴凉起来……

    话音刚落……突然,察台多尔敦离孙云没有多远的距离,左手臂向着孙云猛力挥去。

    孙云见着了,一个侧身躲开了这一挥。眼见着察台多尔敦对自己先动起手来,孙云也不再顾忌了,反身一个转身,一脚朝着察台多尔敦的胸前踹去。然而,察台多尔敦把孙云的这一脚看得非常清楚,却并没有要躲开的意思……忽地,察台多尔敦只是将右手挡在了胸前,看来是想要用自己的右手直接将孙云的这一脚给挡下来。

    之前孙云的脚力强到可以直接把阿鲁刺格尔这样的九尺大汉从房檐处直接踢到几丈远的金轿处,面对如此的踢击,察台多尔敦也仅仅只是想用手来挡住。

    脚踢而至,察台多尔敦的右手自然也是接了上去……忽地,只见孙云的脚踹在了察台多尔敦的手上,察台多尔敦却是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

    孙云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深藏不露的察台多尔敦竟会有如此稳实的定力,这是一般中原武林高手都很难做到的——看来这个察台多尔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蒙古高手。

    “脚力还不够,是刚才对付阿鲁刺格尔他们的时候用尽了力吗?”察台多尔敦反过来轻蔑地笑道。

    孙云听着察台多尔敦的话语,却丝毫没有反应。没有多想,孙云一脚上去后,收脚一个转身,整个人在半空中翻腾一跃,随后双脚用尽全力往察台多尔敦的胸前再一次蹬去。这一回双脚的力道自然是强了几倍,而察台多尔敦见着了,左右双手成掌形一齐往前抵挡而去。这听一声闷响,孙云被强劲的内力反弹了几丈之远,随后整个人有一个翻身落稳在地。而察台多尔敦则是后退了几步便站稳了,随后依旧是那副狰狞的面孔望着孙云。

    “看来你的拳脚功夫并不怎么样啊……”察台多尔敦继续蔑笑道,“这样的功夫,就算是加上你那两把弯刀,恐怕也没有多少手本事吧……”

    听着察台多尔敦的轻蔑之语,孙云怒由心生。随即,孙云提起自己手中的银月刀,一个迅影步伐掠过,两式银光伴着银月刀的刀锋闪烁而去,直冲着察台多尔敦的方向回了过去。

    银月刀光如风如影地疾速而过,察台多尔敦却似乎是一点也不紧张……忽地,察台多尔敦从腰间抽出了随身携带的苗刀,身形略向后倾,随后苗刀自腰间划出一道弧线。忽现一道铁青色的刀晕顺流而过,刀晕化成的刀锋犀利地冲击着孙云的银月刀光,内力与内力硬碰上去,只看谁笑到最后……

    然而,出乎了孙云的意料,察台多尔敦的内力却是远远大于自己。只见察台多尔敦苗刀使出的仅仅一道刀晕,就将孙云的银月刀光给尽数挡下。还没完,察台多尔敦的剩余之力继续冲击着施完招未站稳的孙云。孙云身体本是向前倾去,见着毫无躲闪的机会,孙云忍着一口气,待到察台多尔敦的刀晕之力将自己冲击过后,孙云借后力一个翻身,又重新回到了起点。

    孙云虽然是全身落稳了,但由于刚才的借力,孙云受了轻微的内伤,嘴角微微一抿。

    “怎的,来运镖局的孙少主就只有这样一点本事了?”察台多尔敦继续轻蔑地笑道,“我可是连一成的力道都没用上呢……”

    孙云见着察台多尔敦如此的轻傲,便回声应道:“哼,休得猖狂,待接我下一招——”说完,孙云一个腾跃翻至空中。

    孙云左右银月刀由合并到张开,再由张开到合并。银月刀光再现,只见刚才使用过的“双星连斩”再次齐刷雨下,这次的力道和刀芒银光较比之前更加的密集和更具有冲击力。银月刀光带着划破云霄的冲击力,俯冲而下,如骤雨疾风般地向着察台多尔敦的方向冲击而去。

    察台多尔敦见了,轻轻一笑。随即,察台多尔敦收回了自己的苗刀,随后左手右手一前一后,内力一聚,强大的内功气流聚集在一起,往前一顶,一道气流屏障瞬间形成。孙云的“双星连斩”银月刀光挥如雨下,正中察台多尔敦的气流屏障,发出“蹭——蹭”的摩擦声。强大的气势逼迫而下,却是丝毫不伤察台多尔敦。反观察台多尔敦,他还是一脸轻松的样子。

    孙云见状,力道再施。左右银月刀力道增加,速度加快,只见银月刀光密密麻麻地逐渐汇聚在一起,变成一道道锋利而强劲的刀风。“双星连斩”瞬间变成“银月连破”,刀风朝着正前方横切而去,伴着雷鸣闪电般的气势,呼啸着俯冲下去,其威慑力也远远超过了刚才的“双星连斩”。

    不过,察台多尔敦依旧是微微一笑,似乎也不把这招放在眼里。果见,察台多尔敦两手顺势向后一托,再往前一顺,左右交叉一式,屏障顿时变成立体的气流盾,以更强的力道挡住呼啸而来的“银月连破”。银色刀风划过,洗刷甚至撞击着气流盾,内力发出的爆破声不断,却依旧是丝毫不伤察台多尔敦,看来这察台多尔敦的内力确实是强于孙云数载。

    “哼,差不多了……”察台多尔敦轻笑一声,随后两手再成掌形,往前用力一发,一道强过数倍的掌力硬是朝着半空中的孙云打了过去。

    由于在半空中,孙云还未能把持平衡。这一道强劲的掌风冲击过来,孙云自是无法挡住。孙云屏住气,银月双刀往前一挡……“砰——”地一声脆响,孙云被震飞数丈远,直接被震飞回了来运镖局的门口处。

    对决结束了,看来孙云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是察台多尔敦的对手。

    “少主,你没事吧?”看着一再受伤的孙云这次又被强劲的力道给打了回来,任光立刻上前担心道。

    孙云没有立即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示意没有大碍,然后整个人慢慢站稳,试着将气缓和下来。

    察台多尔敦见着孙云不堪一击的样子,继续轻蔑地笑道:“这就是真刀下的定理,是弱就必须服强,所以说,从今以后,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别再惹太多乱子,得罪了我们察台王府的人……”

    孙云虽是不敌察台多尔敦,但是心中仍有不甘,整个人依旧是用坚定的眼神直望着察台多尔敦。

    “好了,我们提出的税务条件这回可以答应了吧……”察台多尔敦又把话题扯回了税务上。

    孙云听着察台多尔敦的言说,此时却是心里很紧,没有任何回绝的办法。

    正焦灼间,察台多尔敦部队身后突然又出现了一条车队……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