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零二章 硬汉风骨
    “少主……”看着孙云挺身而出,似乎想要一人抵挡阿鲁刺格尔等三人的挑衅,任光心里不禁一触。

    孙云与阿鲁刺格尔互相凝望着对方,对决一触即发……

    “臭小子,我会打得你再也说不出话——”阿鲁刺格尔大喝一声,和对付石常松一样的阴拳正面袭了过来。

    孙云表现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忽地,待到阴拳划过,孙云一定神,前脚向前微迈,后身向后微仰,双手迅速地将阿鲁刺格尔的拳头顺势一拨,朝自己的方向一拽。阿鲁刺格尔始料未及,没有想到孙云竟会使用巧劲,使自己的身体往前倾去,顿时失去了平衡。孙云看准了,右手就是用力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阿鲁刺格尔的腹下,然而阿鲁刺格尔身强体壮,只是稍微缓了缓,忍下了这一拳的痛,随即右手向右猛力一挥,直接朝着孙云的面部扇去。

    但孙云,眼见着挥过来的一掌即在眼前,孙云顺势低头而去,躲开这一掌。没完,孙云低头,两手用力将阿鲁刺格尔的腿部用力一提。阿鲁刺格尔本就忍着腹部的痛,没有太多精力注意孙云的动向,被孙云这样用力一提,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阿鲁刺格尔瞬间被掀翻。半空中还未倒地,孙云转身就是一脚,对着翻在空中的阿鲁刺格尔背部就是一脚猛踢。阿鲁刺格尔大叫一声,招架不住,嗷叫一番过后,整个人被直接踢回了金轿处。

    金轿里的人从窗口处望着刚才教训了阿鲁刺格尔一番的孙云,嘴角一颤,随后问着轿外的一个侍从说道:“那个黑衣小子是谁?”

    侍从听了,立刻对着轿口恭敬道:“回王公子,他好像便是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

    “孙云?”金轿里的神秘人轻声一笑道,“哼,我还真是想看看他究竟有几分斤两……”

    金轿外,再一次被孙云踢翻的阿鲁刺格尔大嗷一声,随后拔出自己身上的苗刀,怒声喝道:“臭小子,今天你竟然不给自己留活路,那就休怪我把你给大卸八块!”说完,阿鲁刺格尔亮出了苗刀,后脚一蹬,庞大的身躯迅猛地朝着孙云的方向冲了过去。

    孙云定了定神,依旧是表情淡定……阿鲁刺格尔苗刀向前一挥,一阵劲风朝着孙云扑面而来。孙云见着阿鲁刺格尔虽然虎背熊腰,但身手矫健,不愧为察台王府的金牌侍卫。想定,孙云侧身一跃,一个轻功跃至了来运镖局门口的屋檐顶上。阿鲁刺格尔见着孙云像是要逃跑的样子,厉声笑道:“哼,臭小子,害怕你爷爷了,想要逃跑了是吗?”

    说着,阿鲁刺格尔也是一个踏步跃了上去。别看他身形彪悍,这一个踏步也不逊轻盈。阿鲁刺格尔也踏上了屋檐,与孙云面对面站着。由于镖局门口的屋檐很窄,宽度只容一人行走,所以双方一旦交起手来,无论是哪一方,根本不可能从侧面躲避攻击。

    阿鲁刺格尔看着狭窄的地势,又是轻蔑地笑道:“哼,这地方狭窄得很,我看你这臭小子这回还能玩儿什么花样……”

    孙云眼见着地势,嘴角轻轻一笑。他自己肯定也知道这地势不善左右攻守,但既然自己最先主动上了这屋檐,就一定有信心能对付阿鲁刺格尔。想罢,孙云从腰间别出了一对亮晃晃的兵器——银月刀。独一无二的兵器,遥想昔日与唐战在汴梁郊区对付那群“马头帮”的强盗,这把银月刀可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如今对付欺辱中原汉人的蒙古士卒,孙云再一次使出了自己的银月刀。

    银月刀刀身银光,成一对,左右手各是一把。刀形如一弯明月,刀柄并不在两头,而是在“弯月”的正中心,刀刃锋利无比,两手拿住只要这对银月刀,旋转着朝前方攻去,便会有着横扫千军万马的气魄,斩断前方的一切。

    孙云银月刀在手,正对阿鲁刺格尔的铁色苗刀。阿鲁刺格尔见着,也不禁有些谨慎起来。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兵器,无论是蒙元还是汉人,也不曾看见有谁用过这样类似的兵器。

    不过想着之前把自己羞辱了两番的孙云,阿鲁刺格尔心中早就愤怒不已。看着孙云面对自己总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阿鲁刺格尔怒声喝道:“你这个臭小子,不要以为有这么一对我没见过的破刀,就想要吓住我。我说过,得罪了我们察台王府的人,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然而,孙云并没有回应,只是双手提着一对银月刀,两眼正视着阿鲁刺格尔,平心迎接着阿鲁刺格尔接下来可能会做的一切。

    看着孙云对自己的话语毫无反应,连一个字都没有吭一声,阿鲁刺格尔摆出凶神恶煞的眼神说道:“哼,既然你不说话,那就让你成为我的刀下亡魂吧!”

    言罢,阿鲁刺格尔再次使出迅猛的身法,一个踏步向前而去。他的这一踏步,脚下的瓦片都被踩得粉碎,可见阿鲁刺格尔身形速度用力之强,也可见阿鲁刺格尔心中对孙云是有多少的不满。然而,孙云依旧是摆出很淡定的样子……阿鲁刺格尔怒吼一声,苗刀用力向前一挥。孙云左手银月刀一举,想要直接挡下这一刀。不过,阿鲁刺格尔既为察台王府的金牌侍卫,身形又是如此壮硕,他的力道可想而知,即使是中原的武林高手在此,想要一抬手就轻轻挡住,也是难上加难。

    果不其然,孙云并未最先料到阿鲁刺格尔的这一力道,仅仅认为银月刀坚韧无比,挡住普通苗刀的攻击不成问题,却忽略了阿鲁刺格尔的鲜有人敌的力道,结果一刀下来,两刀火花一迸,强大的冲击力使得孙云不一步步后退。

    然而,虽然轻视了阿鲁刺格尔的这一力道,不过并无碍太多关系,孙云依旧是很淡定。孙云被压得后退几步,待到阿鲁刺格尔的力道逐渐变小,孙云立刻反客为主,右手银月刀也接了上去,然后使出了之前自己的几倍力道,反过来将阿鲁刺格尔给一步步压制回去。

    阿鲁刺格尔也没有想到身体并不怎么强壮的孙云竟然会使出如此大的力道,不觉一惊。不过不等他多想,孙云趁阿鲁刺格尔苗刀无法脱手之时,又是一脚往阿鲁刺格尔的腹部用力一踢。阿鲁刺格尔之前着实吃了孙云重重的一拳,本就有伤,现在又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记重重的脚踢,阿鲁刺格尔嗷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然而就是这样一退,阿鲁刺格尔手中的苗刀也失去了抵抗的力道,孙云趁势银月刀几刀而下,阿鲁刺格尔的左右手臂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血口。

    “啊——”阿鲁刺格尔望着左右手臂上的血口,忍着剧痛,眼神却是怒视着孙云。相反,孙云胜过了这一回合,却并没有放松下来。他两手提起那对银月刀,两眼正视着面前的阿鲁刺格尔。

    “你这小子——”阿鲁刺格尔再次大叫一声,不顾手臂上的流血,举起苗刀,再次朝着孙云的方向挥刀而去,然而这次,他的身法却没有之前的迅猛,看来也是没了后劲。

    孙云看在眼里,知道阿鲁刺格尔是在困兽之斗。于是想必,孙云转身银月刀旋转一挥,只见如同月光一般的光流划过,强大的内力打在了阿鲁刺格尔的苗刀上。阿鲁刺格尔本就是手臂上剧痛难忍,拿不稳刀,被“银月光流”这样突然地一击,手中的苗刀自是不翼而飞,阿鲁刺格尔手中霎时没了兵器。

    孙云看准时机,一个腾跃而起,双脚用力往阿鲁刺格尔的胸前一蹬。只听几乎是同一瞬间的两脚闷响,阿鲁刺格尔“啊——啊”地嗷叫一声,随后整个人被孙云直接用力踹下了房梁,又被踢回了金轿处。这一次不一样,这次是直接从房檐上踢了下来,重重摔倒在地;之前又是手臂上的刀伤,血流不止,这一回阿鲁刺格尔是真的毫无还手之力,在地上趴得不起来了。

    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看着被孙云干脆利落打败的阿鲁刺格尔痛苦的样子,心中既有愤怒又有些许的畏惧,随后二人又把目光移向孙云身上去。

    孙云在将阿鲁刺格尔踢下屋檐后,自己也施展轻功从屋檐上稳稳落了下来。任光见着孙云有惊无险地打败了阿鲁刺格尔,连忙问道:“少主,你没事吧?”

    孙云轻声应道:“我没事,接下来还剩下两个,我一次应付得来……”

    最后这句话一出,剩下的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不觉心里一紧,坐在金轿里的神秘人听了,竟微微一笑……不过话说回来,孙云最后的这句话确实是带有挑衅的意味,看来孙云是想要在武力上让这些蒙古人受点教训。

    毕竟是察台王府的金牌侍卫,听到了孙云如此的不逊之言,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二人哪里还忍得下去?逊都思托见着孙云倒是反过来“挑衅”起自己来,便轻笑道:“哼,小子,你可要当心自己现在是在用什么口气和我们说话。一次应付我们两个,你倒是主动向我们发起挑战了……”

    孙云定了定神,然后坚定地说道:“今日你们不从来运镖局门口离去,我孙云就绝不罢休,也绝不会让你们踏进来运镖局半步!”

    “哼,在这大都城里,我们察台王府的人想做什么,还由不得你这个汉人给我们指手划足的……”乞失里台阿伊愈发想要动起手来,加强语气道,“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也休怪我们不再给你们留情面!”

    “多说无益,这个臭小子压根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还不如干脆点,给他点教训得了——”逊都思托在一旁说完,提起苗刀,最先朝着孙云的方向冲去。

    孙云知道蒙古大汉的爆发力都是很强的,而且力道不小,这回他谨慎起来了,两手亮出银月刀,几步向前,屏气凝神,硬生生地和逊都思托的苗刀接了上去。只听“砰——”的一声,银月刀与苗刀再次碰出一道火花。不过这一次孙云加强了手中的力道,与逊都思托硬接上去时,逊都思托的手不由得一抖,似乎有些拿不稳手中的兵器。

    二人僵持着,乞失里台阿伊看着孙云的空当,于是大喊一声:“我也来——”只见乞失里台阿伊也是一个跃步,冲至了孙云的跟前,苗刀迅猛一挥,疾速地朝着孙云面门劈下。

    孙云算是看清了,这两个人一个力量惊人,一个速度惊人,未想出即破之策,孙云另一只手的银月刀先行顶了上去。

    由于逊都思托与乞失里台阿伊都是察台王府中的个中高手,僵持力自然是没话说。孙云一手一把银月刀挡住二人的压迫进攻,两个蒙古大汗又是力大无比,孙云也没有办法直接抵挡住。

    “啊——”逊都思托与乞失里台阿伊同时大叫一声,也同时用力,硬冲着朝着孙云的银月刀上压了上去。孙云纯力阻挡不及,被两大汉同时逼得不停后退。

    “少主,危险——”任光和石常松见着孙云被逼得节节后退,同时紧张地大叫道。

    孙云仍旧是一步步地后退而去……突然,孙云一定神,手中的银月刀银光一闪,刀光在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的苗刀上阵阵作响。突感内力在兵器上耸耸流动,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顿时感觉手中的苗刀震动不已,无法完全拿稳兵器,力道自是不能尽数加在苗刀上。

    力道顿时小了许多,孙云感觉到了。于是,趁着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没能全神注意之际,孙云忽地加强了手中的力道,手中左右银月刀一左一右用力划出,一招即将手握苗刀的两蒙古大汉给拨了开来。没完,孙云轻轻一跃,银月刀顺势几道扭转,只见银色刀光如旋风般击出。“刀雨银光”散落开来,锋利的刀流如同银光一般飞射而去。虽然跳跃的距离不多,银色刀光自然也没有使出全力,但对付还未回过神来的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已是绰绰有余。

    果不其然,“刀雨银光”飞落而下,伴着轻盈的脆响,锋利刀刃划过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的身前身后。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见了,暂无应对之策,只得暂用手中的苗刀见势抵挡。然而银色刀流的速度奇快,根本不容两人的多想,只见没过多少招数,两蒙古大汉的手上和身上已经多了数条血口,逊都思托的苗刀甚至都没有拿稳,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孙云见定了,不等逊都思托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苗刀,直接飞身而下,一脚重重地朝着逊都思托的面部踹去。逊都思托还没弄清楚状况,脸上被孙云突如其来的一脚飞踢给着实击中,整个人直接被踢至半空中,然后重重摔落在地。由于被击中的部位是脸部,孙云的这一脚直接将逊都思托给踢昏了过去。

    剩下的乞失里台阿伊见着孙云连挫两名蒙古大汉,心想着不能再让孙云如此轻傲下去。于是,乞失里台阿伊还没等孙云回头注意自己,手中苗刀一个蓄力,随后猛然向着孙云的方向几阵劈砍。几阵刀流划过,“阴刀流”顺着直线的踪迹,迅猛地擦地而去,想要给孙云来个措手不及。

    “少主,小心右边——”任光看见了乞失里台阿伊的一举一动,见着阴招威胁到了孙云的一些,任光大声喊道。

    但是,对武功自信满满的孙云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孙云稍一定神,脚前一用力,整个人后退了几丈之远。果然,只听“砰——”的一声,只见刚才孙云所站之地的地面被乞失里台阿伊的“阴刀流”炸开了花。看来这乞失里台阿伊也是有两下身手,毕竟是察台王府的金牌侍卫,如果不是对孙云的轻敌,从一开始阿鲁刺格尔、逊都思托和乞失里台阿伊三人一起联手的话,孙云还真未必能从容应对。

    不过孙云眼见着乞失里台阿伊的阴招威力不逊,孙云从一处落地后,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乞失里台阿伊的身上。

    乞失里台阿伊见着孙云的伸手迅速,心头不觉也是一紧。但想着阿鲁刺格尔与逊都思托都纷纷败于孙云刀下,乞失里台阿伊也不想为察台王府的人丢脸。想到这里,乞失里台阿伊同样的一招杀出,又一式“阴刀流”朝着孙云面前迅猛而去。

    这回孙云倒是准备充分了,他两手握紧银月刀,然后整个人再次跃起。猛地俯冲而下,孙云两把银月刀齐挥,只觉两道气流横空而出、直冲而下,忽的划出的几道银色刀光瞬间将乞失里台阿伊的“阴刀流”劈得无影无踪。没完,孙云银月刀交错挥舞,银色刀光一层接一层,“双星连斩”一招接一招,内力一层接一层,地面顿时被扫起阵阵尘土。

    乞失里台阿伊毫无招架之力,只得举起苗刀向上一挡。然而“双星连斩”的威力压迫性极强,一层接一层的刀光划过乞失里台阿伊手上的苗刀,划过他胸前,除了多出的数道血痕,手中的苗刀甚至都被强烈的刀光给劈断了。

    没了手中的兵器,乞失里台阿伊再无抵抗余力。孙云落至乞失里台阿伊身前,肘部用力朝着乞失里台阿伊胸前一招猛击。乞失里台阿伊还未来得及大叫一声,着实中了这一肘击,吐了一口血。随后,孙云又是一个转身踢,把乞失里台阿伊给踢飞了出去。乞失里台阿伊也是重重摔倒在地,没有办法继续战斗了。

    轻松连挫三名察台王府的金牌侍卫,孙云的惊艳伸手让对面两列的蒙古士兵都不由得有些胆战心惊起来。

    孙云缓了缓神,左右手紧握着那对银月刀,然后眼神坚定地望着对面的众蒙古士兵,义正言辞道:“记住了,我们汉人不是懦夫!如若你们还来找我们的麻烦,我孙云定不饶恕!”

    这句话,说得来运镖局等人心中自信舒坦了许多,倒是让蒙古人这边有些茫然害怕……

    “敬你们也是蒙元朝廷察台王府的人,我孙云也在这儿恭送你们回府,请你们回去吧,不要再来找来运镖局的麻烦了——”孙云最后还是客气地说了一句,毕竟这里是蒙元朝廷统治的大都城府,孙云也不敢惹太大的麻烦。

    孙云说完后,慢慢转过身,似乎想要去看看来运镖局人手受伤的情况,顺便整理一下镖局门口的狼藉场面。

    正在这时,突然从金轿门处缓缓走出一人。蒙古士兵见了,都纷纷转头望去,并显得非常尊卑的样子。

    孙云虽是背对着金轿,却也似乎是感觉到了。来运镖局的众人因为是正对着,所以他们也用奇异的目光向着对面从金轿出来的那人望去。孙云顿了顿,慢慢回过头,眼神忽地也惊异起来……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