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百章 初至大都
    北国严霜,黄沙漫漫,几阵肃杀铁狼山;寒刀冷剑,破月惊寒,胡骑嘶啼鸣北川。

    自蒙元统一中原以来,大都一直就作为蒙元朝廷的首都,政治高度集中。由于地域关系,不像南方的汴梁,大都里面有着一半数量的蒙古百姓,他们与汉人百姓同生活在一座城中。然而,同是生活在大都城中,两族百姓的命运却截然不同。最鲜见的是汉人,由于蒙元当朝统治,汉人被当做是最低级的人种,经常受到不平等甚至是被残酷剥削的对待。而今,朱元璋又在山东进展着北伐,朝廷上下开始有些动荡,对于权势危急的蒙元朝廷来说,他们更会对汉人心存不满。民族矛盾,社会危机潜伏,政治若有闪失必会人心惶惶……

    大都城门往里,有一条长长的车队,上面押运着众多的箱物,看来这是一个财大的世家或是县衙的车队。今天没有什么阳光,整座大都城在阴蓝色的笼罩下显得灰蒙蒙的,给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城中虽人流不少,但总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所有的行人如同蠕虫一般在城中慵懒地行走着,完全看不出这首都的古城有任何的生气……

    “吁——”前面的马夫突然将马停了下来,随后,后面的车队似乎是听到了命令,也随即停下了前进的步伐。所有的马都显得寒骨未饱,精神萎靡,眼神里也没有生气,似乎是赶了许久的路程,整个车队的车马都疲态尽显。

    车队在一座空旷的大院子处停住了,随后车队上的人也开始陆续下了马车。

    “义父,我们到了。”一个高鼻俊脸的黑衣少年对自己身旁的一个称之为“义父”的人说道。

    那人是一个年约五十、身体硬朗的老汉,只见老汉不紧不慢地说道:“赶了这么多天的路,终于到大都了……云儿,你先下去帮那些镖师们去整理整理东西,我去看看你义母怎么样了。”

    “好的,义父。”那少年又回答道。

    原来,那位黑衣少年,便是当日汴梁“来运镖局”的少主孙云,那老汉也自是来运镖局的总镖头孙尚荣。由于某些原因,来运镖局被命令直接从汴梁调往大都,现在这长长的车队运载的,自是来运镖局的全部家当。而在离开汴梁之前,孙云还和唐战有过一面之交,还互相拜了兄弟,赠予对方一半龙纹玉佩。现如今一个在大都,一个在汴梁,他们一南一北也是相隔甚远。尔后孙云又在南宫家南宫娇的手下救了侍女杜鹃,杜鹃为了报恩,甘当孙云的侍女,与来运镖局的车队一起北上至了大都。然而赶了几十天的车程,来运镖局才算总体全部到至大都,整体面貌也是身心疲惫,都想收拾好了东西,然后赶紧先休息整顿一下……

    众人纷纷下了马车,孙云的义母甄灵也从马车上下了来。孙云见着甄灵也是一脸的疲态,于是赶过去关心问道:“义母,赶了这么长的路,你一定很累了吧,要不先到院子里去休息一下?义母你看,那大院便是我们的新家。”说着,孙云给自己的义母甄灵指着旁边的大院说道——那个大院也就是来运镖局在大都的新落脚点。

    甄灵望见了,于是和蔼地微笑道:“噢,是吗?有个家也算是有个归宿,总比之前多日在外风餐露宿的好……云儿,你不用担心我,还是去帮镖师们搬那些行李吧,为娘就在这里看着你义父就好。”

    孙云看见义母经过长途的奔波并无大碍,于是也放下了心。随即,他又转过身,把自己的侍女杜鹃慢慢扶下车。

    “鹃儿,大都到了,我扶你下来吧……”孙云望着还在车上没有下来的杜鹃,亲切地说道。

    杜鹃依旧是身着着一身紫衣,见着身为镖局少主的孙云如此地关心自己,杜鹃脸红了一下,随后轻声答道:“不用劳烦公子,杜鹃自己会下来……”说着,杜鹃扶着旁边的车架,准备自己慢慢走下车。

    然而,怕着杜鹃从没出过远门,对陌生环境有些恐惧,孙云还是上前一步,径直将杜鹃给抱了下来,然后让其稳稳落地。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杜鹃一下子脸红到耳根子上了。稳稳落地后,杜鹃赶紧回应道:“杜鹃不敢,杜鹃只是一个丫鬟,公子……公子如此照顾杜鹃,杜鹃感激不尽……”

    “这不是南宫大院,不用拘谨……”孙云见着杜鹃紧张的样子,赶紧让其放松道,“再说了,这奔波的一路上,鹃儿你也没少照顾我,看你也挺累的样子,待会儿你先回房间去休息一下吧……”

    “杜鹃不敢……”眼见着身为少主的孙云都不会闲下手脚,身为丫鬟的杜鹃自然也是不敢怠慢,于是她急着回答道,“公子还有大家都在忙活,杜鹃也……也不敢偷安……”

    看着杜鹃这个样子,孙云也于心不忍。说实话,杜鹃确实是一个非常善良而且能吃苦耐干的好姑娘,这一路的奔波上,她也把孙云照顾得无微不至,这让孙云也很感动。孙云想了想,随后说道:“哎,那好吧,既然你非干不可的话呢……一会儿我找到了我的房间,你就把我房间整理打扫一下好了。”

    “好的,公子。”杜鹃轻声答道……

    没有过多久,其余人等全部都重新振奋起来,全身投入到箱物搬运的工作中来。

    “阿光,把那个箱子放到仓库里去。”孙云冲着门外喊道。

    只见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别刀汉子,他名叫任光。他的身边还站着两个镖师,分别叫林景和石常松,他们三个人既是来运镖局的得力镖师,也是孙云的好兄弟。

    任光听到了孙云的嘱咐,于是大声道:“好的,少主!阿景,阿松,把那个箱子给我搬下来,少主吩咐了要放到仓库里去。”

    “好嘞——”林景很豪气地答道,随后和石常松一起,将那个大箱子抬下了车,随后三个人一起把箱子抬到了孙云面前。

    “还是我来吧……”孙云望着这车上最大的箱子,看着任光他们要三个人费力地才把箱子抬过来,孙云似乎想要试试身手。

    “少主,这点东西不劳您,我们来就行了。”看着孙云想要一试身手的样子,石常松立刻道。

    孙云听了后,却一口回绝了:“没关系,我也好久没有试试身手了,看看我的力道比起以前是不是退步了……”

    话音刚落,孙云深吸一口气,紧接着下蹲两手抱紧大箱,屏住呼吸,突然发力,然后愣是一人将几个人才能挪动的箱子给抬了起来。随即,孙云又抱着箱子慢慢平行移动着,朝着仓库的方向而去。

    “没想到坐了几十天的马车,少主的力气还是这么大啊……”任光不禁在一旁佩服道,“少主都这么尽力,我们更应该加紧干劲才行,都来吧!”

    “好,都一起干起来!”被孙云这样一鼓动,于是,其他的人也卯足了劲,尽全力投入到来运镖局的重新建设中。

    “大箱子先全部卸下来,然后马都牵到马棚里去——”

    “房间打扫干净了吗?一会儿镖师的房间还有侍仆的房间都分配好……”

    “大厅里面有些破,快点清理打扫一下。不能清理的,车上有从汴梁带来的备用的桌椅……”

    “院子里面杂草太多了,搬完箱子的再过来把新院子收拾布置一下——”

    “牌匾呢?一会儿所有东西都收拾完了,要在院门口重新挂上牌匾,都先准备着……”

    动员气氛一层接一层,过了没多久,整个大院像是沸腾了一样,所有人全都鼓足了热情投身到工作中来……

    看着来运镖局里所有的人都充满了干劲,孙尚荣在一旁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忽地,孙尚荣的妻子甄灵走到了孙尚荣的身边,随后缓缓道:“老爷,看您的样子,您一定很高兴吧……这么多年来,从云儿到我们来运镖局以后,老爷您就一直对生活充满希望,而且十几年的时间,镖局里的优秀镖师也是一代接一代,包括云儿在内,像现在的任光、林景还有石常松等人,都是来运镖局的新生力量。看着他们逐渐成了来运镖局的骨干,和老爷年轻时一样,老爷您除了高兴,也有怀念对吧……”

    孙尚荣思绪了一会儿,随后笑了笑说道:“其实,从三十年前我第一次成为来运镖局的镖师,到现在成为来运镖局的总镖头,从我做镖师的时候,从镖局第一次从扬州迁到汴梁,到云儿来了我们镖局,到现在从汴梁又迁到大都,我可以说是见证了这来运镖局沧桑的三十年。能看到现在传承下来的新一代的年轻人能如此坚定和充满干劲,我自然是很高兴……说到云儿嘛,十七年前,他的亲生父亲把他当作弃儿交给了我们两个人抚养,说真的,我觉得云儿他也不容易。他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我们也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女,十七年来,他一直把我们两个人当做他的亲生父母,我们也一直把他当做我们的亲身儿子,或许这也是一种亲情的缘分吧……”说到这里,孙尚荣特意把目光放在了依旧在努力干活的孙云身上,随后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

    “可是老爷,云儿他说过,他一直想要找到自己的亲身父母不是吗……”甄灵继续道,“十七年前,云儿的亲生父亲把云儿交付给我们的时候,我们连他的亲生父亲是谁都没有认出来,云儿他……究竟该怎么完成他的愿望?”

    “也是云儿这孩子命苦吧……”孙尚荣想了想,随后有些不忍心道,“十七年前,他的亲生父亲在汴梁把云儿托付给了我们,十七年来,云儿都没有受过真正的亲情。而今镖局接受朝廷指令,云儿又陪我们漂泊到了北方大都,恐怕云儿这辈子,都很难再遇到自己的亲身父母了吧……”话未说完,孙尚荣眼神里顿时多了几分忧伤。

    “云儿……”甄灵喃喃道,也用悲枯的眼神望向在院子里干活的孙云。

    “不过好在云儿很乐观,至少现在,他能和我们融洽和睦地生活在一起,其实能满足现在这个样子,就已经够了……”孙云又补充道。其实在孙云心里,他对孙云是无比的怜爱,可是这种爱却永远不能代替血缘关系的爱,这无法抹去的现实印记始终让孙尚荣心中无比的矛盾,因为孙尚荣他是真正爱孙云的,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

    收拾完了大大小小庭院的事情,孙云便想去自己的新房间休息一下。孙云舒展了一下筋骨,随后走到自己的房门口,然后推门进了房间。

    刚一进房门,只见杜鹃正在收拾着房间里的桌椅床铺,而地上却已是非常干净——看来刚才杜鹃也是尽心尽责地把孙云的整个房间给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孙云见着房间的通亮,又见着房间里面仍旧在勤劳尽责的杜鹃,孙云内心中不禁非常赞叹起杜鹃来。

    杜鹃察觉到了孙云回了房间,于是赶紧转过身,随后腼腆地说道:“公子,你忙完回来了……”

    “这些都是鹃儿你做的?”孙云看着房间里面格外的整洁,不觉夸赞道,“没想到鹃儿你倒是挺能干的嘛!”

    杜鹃听了,脸红地羞涩道:“公子言重了,杜鹃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

    “我是说真的……”孙云慢慢走到床边,然后坐下来说道,“在来运镖局里,每个人都干劲十足的,没想到鹃儿你一个女孩子也这么肯干……”说完,孙云缓缓伸了一个懒腰,看来刚才的重活耗了孙云不少的精力,孙云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公子,你的玉佩……”杜鹃看着孙云刚躺下床时,腰间上的龙纹玉佩正好被卡在了床沿边上,于是立即提醒道。

    被杜鹃这么一提醒,孙云这才想起到,于是立刻从床上做起来,然后摸了摸腰间的玉佩,好在并没有脱落。随即,孙云解下了腰间的龙纹玉佩,然后凝视了玉佩好久,紧接着微微闭上了眼睛。

    杜鹃看着孙云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知道孙云在想什么,于是便轻声问道:“公子又在思念故人了吗?这几十天的奔波,公子已经不止几次地凝望着那个玉佩了。”

    孙云慢慢睁开双眼,继续望着这碎成一半的龙纹玉佩,不免旧事重提道:“我亲生父亲留下的龙纹玉佩,本就碎成一半。几十天前,我又把其中的一半给了唐战兄弟,却是活人天各一方不得相见。如今留下记忆的,也只有这半块龙纹玉佩而已……”说着,孙云的眼神也逐渐忧伤起来。

    杜鹃心里清楚,这半块龙纹玉佩里面,含有的是孙云的亲生父亲和孙云的好兄弟唐战两个人的情感在里面。如今远离了两人,孙云的心情自然是非常的孤独。一个是从未见过的亲生父亲,一个是恐再无机会见面的拜把兄弟,无论是哪一个,都让孙云的心里感到惋惜和痛苦。杜鹃随即想了想如何让孙云开心起来,于是微笑着说道:“我知道公子非常思念远去的故人,不过,至少公子你还有我们啊……”

    听到杜鹃口气的突然转变,孙云又抬起头望着杜鹃。

    杜鹃继续说道:“虽然公子见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有你的拜把兄弟,但是至少,你的义父义母,你的其他朋友还陪在你身边啊!虽然不能把握失去的一些东西,但是至少,公子你应该可以把握眼前的东西。就好像杜鹃,虽然杜鹃漂泊异乡,但是杜鹃只要能够在公子身边一直服侍公子,杜鹃就已经很满足,不会有任何怨言了。所以说,公子你没有必要过于的忧郁,或许抬头望望眼下的东西,公子还有更多现在需要的东西。”

    杜鹃刚一说完,孙云吃惊地望着杜鹃,当然,杜鹃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口气能说这么多。听了杜鹃的话,孙云顿时觉得连一个自己的侍女都能想清楚的问题,为什么自己不能想通呢?想罢,孙云笑着说道:“鹃儿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该过于低迷,或许来运镖局搬到了大都,这里还有很多我从未见过的东西。我应该把握现在,做好自己才是,无需想太多那些不太可能实现的事情。”说着,孙云又冲着杜鹃笑了起来。

    杜鹃见着孙云也想开了,也跟着脸红地笑了起来……

    大院门口处,众人已经准备好把写着“来运镖局”四个大字的新牌匾挂到大院门牌上,宣布新的来运镖局正式建成。

    负责该事的人,自然是孙云的好兄弟,来运镖局的得力镖师任光。任光嘱咐着手下抬着牌匾准备挂上去的众人,鼓足干劲地喊道:“再往右一点,往右一点,对,牌匾完成了,新的‘来运镖局’就算是正式完成了——”说着,任光加足了劲,自己也参与到木楔的搬运过程中。

    “阿光,看来你今天似乎是有无穷的劲儿啊?”一旁同样干事的石常松笑着说道。

    任光见着,也笑着道:“是呀,叫阿景也过来吧,人多办事才快嘛……”

    正说着,突然,门口处来了一群人……

    正在大院门口干活的人注意到了,纷纷停下了手中的话,然后一齐将目光移向了那一群人。那一群人很快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因为那些人个个身披战甲,手提苗刀,很显然他们是——蒙古士兵。

    “好家伙,我们刚建成新镖局,蒙古人就来了……”石常松见着蒙古人的毫无征兆的不请自来,不禁小声道。

    “嘘,小声点,这里毕竟是蒙古人的地盘,先不要惊动了他们。一会儿派人去把镖主和少主叫过来,在这之前,我们最好先别和蒙古人发生什么矛盾……”任光在一旁提醒道,“先将计就计,看这些蒙古人究竟要干什么……”

    于是谨慎起见,任光和石常松并没有显得激动,而是笔直望着前方的蒙古士兵,看他们究竟会有什么行为……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