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十九章 真情流露 下
    天渐渐黑了下来,洞里的火却依旧明亮。赵子川一个人独自站在洞门口,望着洞外的夜景。由于洞里的火焰,从洞里向外望去,并不能望见什么好的夜色,也许是刚才那段故事让赵子川陷入了不堪回首往事的回忆之中,此时的赵子川或许并不是把真正的心思放在观望夜景中……

    由于天黑后,温度也逐渐降了下来。阴冷加上身负重伤,李玉如一直都靠在火堆旁。不过,此时李玉如的心里也不怎么平静。赵子川刚才的回忆,让李玉如也深有感触。李玉如重新审视起赵子川,才觉得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想到这里,李玉如两眼直望着火堆中红色的火焰,脸庞被赢得透红。李玉如眼睛凝神微闭,随后又望了望洞门口一直思绪不止的赵子川,心中的莫名感动愈加深刻……

    过了好一会儿,赵子川才缓缓说道:“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峨眉派的人也不会再追来了吧……看这个样子,菁妹的计划应该是成功了……”赵子川努力让自己忘记刚才的事情,转移了话题。

    然而李玉如的一句话又将刚才的回忆给拉了回来:“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想起那样的回忆……是我不好,是我性子太直了……”

    “没事,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也不想因为那件事情阻碍我以后的人生……”赵子川回过头,眼眶中早就没有了泪水,取而代之的,是亲切的微笑,“而且,玉如姑娘你是第一个让我敢倾吐真言给一个女孩子的人,我也喜欢你这样率真的性格……”说着,赵子川慢慢向李玉如身旁走去。

    然而,本来对赵子川已经逐渐多了好感的李玉如,听到赵子川说喜欢自己性格类似的话,脸也红了起来——说真的,想着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李玉如已经开始渐渐喜欢上了赵子川。

    李玉如顿了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忸怩地客套地关心了一句道:“你……你不冷吗?要不……你也坐到火堆旁边好了……”

    就情感的敏感程度上,赵子川自是没有李玉如那样感性。听到李玉如类似于关心自己的话,赵子川还是微笑着走到李玉如的身边,然后在她身边慢慢坐了下来。

    赵子川坐在了李玉如的身边,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是在李玉如眼里看来,这次的感觉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有着一种新鲜感和紧张感。李玉如眉头微微一颤,甚至都有些不敢正眼看赵子川的眼睛。

    赵子川见着平时白天一向直率泼辣的李玉如,今天在听完自己的讲述之后,突然变得含蓄委婉了许多,也不深知其意,还以为是李玉如的伤让她感觉有些难受。于是,赵子川问道:“怎么了,玉如姑娘,是你身上的伤又恶化了吗?”

    “什么恶化不恶化,本姑娘才不关心这个……”听着赵子川说话不明左右的,李玉如又是气道,“我只是……只是……”李玉如虽是有往日任性的语气在里面,整个人此时却显得娇羞起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了。

    看着火光下李玉如对着自己娇羞的样子,赵子川自己也有些不适应。可能是他感觉到了什么,语气也变得吞吐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的伤……”

    “我没事的……”李玉如把头偏了过去说道。

    不过,赵子川依旧是没有李玉如那样对感情敏感,他想了想,随后问道:“峨眉派的人这次离开,八成就要回峨眉派了……玉如姑娘你暂时是安全了,有没有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玉如望着面前的火篝,全身似乎是应为略微的寒冷而蜷缩道:“我?我……我还没想好……”

    “那是回扬州吗?”赵子川又问道,“玉如姑娘你被称为扬州的‘芙蓉女侠’,我想你应该会回去那里的吧……”

    李玉如确实把头微微抬了起来,随后微笑着望着洞顶道:“其实,我被人们称作‘芙蓉女侠’,是因为我在扬州这一两年来为百姓做的事情……我的祖先是宋朝抗元名将李庭芝,所以我也立誓继承祖业,誓将蒙古鞑子赶出中原,解救天下百姓。然而,尽管我在扬州做了许许多多,可是现在看来,一个人的力量却是远远不够。这次的剑道大会,我来到汴梁,也看到了许许多多和我一样有着同样理想的人,像黄纪他们,一样也在默默奉献着……说实话,我接下来的理想,是想要多去中原的其他地方,然后在那些地方继续行义,朝着我的理想继续努力。”

    看着李玉如身为一个女子,却和一个男子汉一样胸怀大志,赵子川见了也有些钦佩和感动。随后,赵子川也说道:“其实,我们的理想都是一样,黄纪兄弟、唐战兄弟、萧天兄弟等等,包括我,我们都想要为天下的黎民百姓做贡献,将蒙古人赶出中原……所以,我也继承我祖先宋代皇室的遗志,接任乾坤二剑,立誓有一天一定要奔赴疆场,斩杀夷狄,恢复中原!”说着,赵子川的情绪也显得有些激昂起来。

    “你已经不是第一遍说这个了……”李玉如也微笑着回应道,“难能可贵的是,你的朋友也和你有一样的理想……说真的,经历了这几天的事情,我真的……挺感谢你的,还有你的朋友……”说着,李玉如又不时地望了赵子川两眼,脸又红了起来。

    不过在火光的映照下,李玉如的脸红并没有很清晰的显示出来。赵子川想着李玉如本是一个女子,却有如此不同寻常的经历,于是又自叹道:“哎,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却担负起了国恨家仇的事情……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这么做不对,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像别人家的女孩子,能嫁个好人家,然后安心地做贤妻良母,过上和睦的生活,玉如姑娘你也实在是不容易……”

    “嫁……嫁人?和睦的……生活?”李玉如听到了这些敏感的词,又是望着自己对其有好感的赵子川,又娇羞地问道。

    “对啊,按平常来说,这应该是每个女孩子都想要有的归宿……”赵子川继续道,“可是玉如姑娘你却有着其他的理想,有着心寄苍生的理想,所以我觉得你挺不容易的……”

    “可是……可是……”李玉如想着,继续娇羞连连道,“女孩子谈婚论嫁的话,是不是以后就……没办法实现人生的理想……”

    “那可不一定啊,女孩子嫁人只不过是多了一个美好的归宿而已……”赵子川继续说道,“如果丈夫能够支持妻子的话,也未必是理想的阻碍。”

    李玉如听完后,整个人脸红地呆呆地望着赵子川,在她心里,她似乎有一种很明确的想法,却是没有勇气表达出来。

    赵子川说话时本是侧对着李玉如,当他突然侧过头时,却见着李玉如一直在发呆地望着自己,于是疑惑地问道:“怎么了,玉如姑娘,有什么事吗?”

    李玉如发呆的时候,也是思绪不断。被赵子川话语这么一打断,李玉如立刻从迷茫飞跃的思绪中醒了过来,随后赶紧把脸转向一边,紧张地说道:“没……没……没什么啦……”

    赵子川见着性格突然改变的李玉如,感到甚是奇怪,于是身子凑过去问道:“玉如姑娘,你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和平日里性格反差这么大?”

    见到赵子川又离自己越来越近,李玉如身体更加地不自然起来。李玉如将身子侧了过去,完全背对着赵子川,不想让其看见自己的正脸,随后用泼辣的口气说道:“都……都说了没什么了……好了好了,我要睡了,不……不和你说了……”然而,李玉如的口气依旧是很吞吐。

    一听到李玉如说要睡了,赵子川觉着夜里骤凉,于是便不觉问道:“这夜里这么冷,玉如姑娘你就这么睡了,现在又是身上有伤,不怕冻出病来?”

    “本姑娘爱怎么睡就怎么睡,你管不着……”李玉如怕再说什么,自己又会神态失常起来,于是直接干脆直意地回了一句道。

    赵子川想了想,定下了心,然后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袍,慢慢向背对着自己的李玉如靠了过去。

    李玉如刚闭上眼,忽地感觉背后有一股暖流蔓延过来。李玉如猛然一睁眼,“啊——”地大声叫道:“你干什么?”她说的自然是逐渐靠近她的赵子川。

    赵子川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大声吓了一跳,待到平静了,赵子川随后说道:“大半夜里的咋呼什么?别太紧张,你还真以为我会把你的衣服扒光啊……我只是觉得天冷,你一个女孩子就这样睡会冻病的,只是给你加点东西盖一下而已。”说着,赵子川把自己脱下来的外袍轻轻盖在了李玉如的身上。

    看到赵子川如此关心自己,李玉如更是脸红得不知所措。随即,李玉如下意识地回道:“谁要你关心了,这点冷我才不怕……”

    “好了啦,都这样了还任性?”赵子川一手将想要把外袍甩开的李玉如的双手给摁住了,然后说道,“你现在有伤在身,不要再多说话了。明天一早我们就下山,菁妹他们恐怕届时已经在汴梁城等我们了……”

    见着赵子川这样的言行,李玉如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但赵子川离自己如此之近,李玉如也不敢再正眼看赵子川一眼,于是还是一动不动地乖乖睡下了。

    看见李玉如总算是安定下来了,赵子川也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坐在了一边,继续烤着火。

    李玉如闭着眼睛,可是现在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今天和赵子川的点点滴滴。在她心里,她已经无疑喜欢上了赵子川,只是她还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心里更是复杂如麻,逐渐地。带着无数的疑惑和向往,李玉如逐渐进入了梦乡……

    赵子川也略微感觉到有些困了,微微打了一个哈欠,随后起身,想要将身前的火堆给熄灭。忽地,赵子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并没有立刻去熄火,而是转过身,慢慢向李玉如凑了过去,然后俯视着李玉如睡着时的脸庞。

    只见李玉如睡得很安详,佳人如玉的脸庞上留下的,是一丝动人和略微的一丝俏皮。赵子川见着微微一笑,忽地感觉自己的脸竟有些发烫——赵子川的脸也有些不自觉地红了,他自己也开始意识到自己逐渐地喜欢上了李玉如。

    “哼,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对女人从来没有感觉的吗……”赵子川感觉到自己的反常,然后自笑道,“我真的喜欢上了玉如姑娘吗?可是这……”

    赵子川想着想着,最后定下了心,闭眼一笑,然后一转身,熄灭了那堆火,然后自己也找地方静静地睡下了……

    往事相念忆余情,寒心不随古来今。多愁只为离别过,漫眼红尘寻义君……

    第二天一早,赵子川和李玉如便早早地起来,然后赵子川依旧是扶着李玉如慢慢下山……

    早上山上的空气很清新,阳光也不强烈,认定峨眉弟子已经离开的赵子川,下山的速度也不急不赶。倒是李玉如一直扶着赵子川,想到自己昨天对赵子川的好感,李玉如一路上用手臂紧挽着赵子川的手臂,一路上也没敢说什么话。然而,李玉如这样“亲密”的动作,赵子川更是特别地不自在,也没有说什么话……

    “找到了,菁妹的记号……”走到山底,果真没有见到峨眉派弟子的半点踪迹,而且发现了陆菁留在山底下的记号,赵子川兴奋道,“菁妹他们现在正在汴梁城南城门口等着我们,而且,峨眉派的弟子好像真的是回去了,这下好了,玉如姑娘你已经没有危险了……”

    “那我们现在就回汴梁去?”李玉如随口应了一句。

    “对呀,我想菁妹以及薛叔叔他们一定很担心我们的……”赵子川说道,“况且,薛叔叔那里,可能有话想要和我们说。”

    “那好吧,反正我现在身上有伤,必须跟着你走……”李玉如说着,手臂还是紧紧挽着赵子川……

    汴梁城内南门处……

    “子川兄弟和李姑娘怎么还没回来……”城门处,唐战一直望着城南门口没有赵子川和李玉如的声音,于是担心地问道,“他们两个人该不会又碰上什么事了吧?”

    陆菁嘟着嘴道:“你放心了,赵子川那个大笨蛋,什么都不好,就是心地好……李姑娘跟他在一起,他一定会想尽办法两个人一起安全回来的。再说了,我在山脚下留下了记号,如果赵子川发现了,他应该知道我们在这里等他们。”

    “可是,菁妹你为什么知道他们两个要在山洞里面过一夜,还觉得很开心的样子?”萧天想到昨天陆菁的情态,也不禁问道。

    陆菁笑了一笑,然后继续答道:“赵子川那个没脑子的家伙,从来都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女孩子……现在好了,把李姑娘留在他身边,又是那样泼辣的性格,有够赵子川那个大笨蛋好受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他们两个……还会暗生情愫,到时候还得谢谢我也说不定……”说着说着,陆菁坏坏地一笑。

    “他们回来了……”苏佳突然提醒道。

    众人纷纷望向城南门口,只见城门处一个白衣公子正搀扶着一个红衣女子正朝这边缓缓而来。

    “真的是子川和玉如回来了。”薛飞痕看着回来的赵子川和李玉如,心里的悬石也算是放了下来。

    赵子川扶着李玉如慢慢走到了众人的面前,随后,赵子川和李玉如一起对着薛飞痕说道:“薛叔叔,我们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薛飞痕连声应道。

    陆菁看着李玉如一直紧握着赵子川的手臂不放,于是笑着调侃道:“哟,两个人感情挺好的嘛,人都回来了,手还紧紧不放啊……”

    听到陆菁这么一说,赵子川和李玉如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放开了彼此的手,然后两人互相脸红着将脸偏向一侧。

    看着赵子川一脸不自然的神情,陆菁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心想着决不能放过这次在赵子川身上“找乐子”的机会。于是,陆菁坏坏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才一个晚上,玉如姐姐的性格就变了样,赵子川你快说,是不是对玉如姐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李玉如听了,脸红地说不出话。赵子川听了,马上回驳道:“喂,你不要乱说,我……我可从来没做什么……”渐渐地,赵子川也有些吞吐起来。

    “说话不清楚,心里肯定有鬼……”陆菁继续笑着刁难道,“以我的聪明智慧,答案是‘一——定——有’!”

    “你这个母夜叉,非要在这个时候……找乐子吗?”赵子川想着陆菁古灵精怪的,一会儿又说不准待会儿说出或做出什么事来,心里甚是紧张。

    “你要是不说……”陆菁“诡异”地一笑,眼睛往李玉如的方向一瞟,然后说道,“我就去问玉如姐姐。”

    “诶诶诶,你给我回来……”赵子川眼见着陆菁做出一副要走向李玉如的样子,赶紧拉住陆菁道,“别去和玉如说……”

    “都直接称呼‘玉如’了,快点老实交代——”说笑着,陆菁一边做出准备走动的样子,然后一边笑着问道,“是男人就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玉如姐姐?”

    此话一出,赵子川和李玉如更是全身一紧。赵子川想了好久,随后眼神飘忽不定,最后缓缓说道:“好吧,我……是真的喜欢玉如姑娘!”最后这句,赵子川的口气瞬间变得坚定起来。

    赵子川说完此话后,李玉如脸更是红透了,随后两眼也敢直望着赵子川,眼神却波澜不定,整个人也是震惊了。

    然而赵子川说出了自己喜欢李玉如后,唐战、萧天等人也吃惊了一下。赵子川才知自己又上了陆菁的当,但是话语已出,反悔都来不及了。

    陆菁见着“大势已定”,又笑着说道:“好了,子川喜欢玉如姐姐,玉如姐姐喜欢子川兄弟,接下来还要更进一步,结婚拜堂……”

    陆菁这句倒真是“火上浇油”,已经说了喜欢李玉如,赵子川也拿不定注意,不知道该怎么去和陆菁继续顶嘴了。

    “菁儿,你把子川兄弟逼得没话说了……”唐战看着赵子川敢于表白的场面,也不禁对着陆菁道,指望着陆菁还能再说些什么。

    谁知,陆菁反而转向李玉如一面,然后笑着说道:“子川兄弟没话说,那我们可以问玉如姐姐啊……玉如姐姐,既然赵子川都说喜欢你了,你也给点表示嘛——”

    事情已经发展成了这样,李玉如自知情归已定。随后,李玉如想了想,然后慢慢走到赵子川身前,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想要鼓起勇气说什么。

    在场之人都平气凝神起来,想要知道李玉如究竟想对赵子川说什么。而直接面对着李玉如的赵子川更是紧张,他甚至想到了李玉如可能拔出长剑捅自己的另类画面……

    李玉如停顿了好久,两唇抿了几下。随即,李玉如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然后语出惊人道:“你……想要娶我吗?”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全部惊呼。赵子川也没想到李玉如会问得这么直接,也难怪,李玉如本就是性格直率,这样一说,至少说明了李玉如确实是真心喜欢自己。赵子川也想了很久,望着李玉如的眼神。李玉如再也没有不敢看赵子川了,而是直面地凝望着,等待着赵子川的答案……

    良久,赵子川缓声答道:“我……愿意娶你——”这句话是真心的,话语既出,所有人几乎快欢呼起来,准备提前庆祝这对未过门的新人。

    李玉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突然,李玉如身前迅速一凑,两手紧搂住了赵子川的脖子,随后整个人主动径直朝着赵子川吻了过去。

    李玉如的动作非常突然,赵子川都始料未及……吻了好久后,李玉如才放手,而赵子川整个人却还没有清醒过来。

    陆菁见着两人情归彼此,于是笑着说道:“哈哈,看来我陆菁也有当红娘的天赋,这么快就凑合一对了,以后管李姑娘要叫嫂子了——”

    苏佳看着陆菁天真活泼的样子,暗自笑道:“丫头……”

    李玉如两眼深情地望着赵子川,脸红着说道:“说好了,你要娶我的……”

    此时的赵子川也放下一切紧张了,也笑着对李玉如道:“嗯,我会的。”

    随即,两人又紧紧搂在了一起。

    唐战看着赵子川和李玉如恩爱的样子,也笑着道:“恭喜你了,子川兄弟,赶紧选择良辰吉日,完成终身大事才是……”

    “对啊,然后早生贵子,你们赵家又有后了……”陆菁又滑嘴道。

    然而,赵子川和李玉如没有再羞怯,而是互相笑着望了望。至此,这对“冤家情侣”总算是走在了一起……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