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十八章 真情流露 上
    傲晶师太领着峨眉派众弟子离开了南山郊……

    待到所有风波都结束了,苏佳才慢慢收回了鬼刀。随即,苏佳又望了望累倒在地的萧天,然后关心地问道:“阿天,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了……”看着苏佳一直关心自己,萧天脸不禁一红,但又想到苏佳竟在关键时候成功相救,又不禁问道,“不过佳儿,你……究竟是怎样知道我们来了南山郊的……你不是在房间里面练功吗?”

    “这个……回去之后再慢慢告诉你吧……”苏佳见着萧天没有出什么事,才放下心来道,“这一切,还是得多谢薛前辈。”说着,苏佳又把目光移向站在一旁的薛飞痕。

    陆菁看着苏佳,想着刚才苏佳一人独挑傲晶师太的神威,陆菁不禁佩服起来道:“真没想到,苏姐姐的武功竟然如此神乎其技,就连不可一世的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也不是苏姐姐的对手。”

    听陆菁这么说,唐战也重新审视起苏佳来,虽然自己身为唐家后人,但今天一见苏佳的武功,他也意识到了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于是,唐战也夸起苏佳道:“苏姑娘武功超群,唐某也佩服不已。”

    苏佳听了,谦逊地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这次多亏了薛前辈的提醒,我们才能找到你们。”

    “那晚辈们更是要多谢薛前辈的救命之恩……”萧天也对薛飞痕谢道。

    薛飞痕想了想,随后说道:“不用谢我了,其实对我来说,我打从心里也是很担心赵子川和李玉如的……”

    一听薛飞痕提到“赵子川和李玉如”,唐战立刻问道:“对啊,刚才那个峨眉弟子说,子川兄弟已经救走李姑娘了吧……既是如此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已经下山了吧?”

    陆菁思绪了一下,然后说道:“后山有众多的山洞,赵子川他也不会傻。在不知道峨眉派行动的情况下,赵子川他也不敢贸然立刻下山,光明正大地在正道上走……依我猜测,估计赵子川和李玉如会在山上的某个山洞待上一夜。”

    “在山上待上一夜?”萧天有些不敢相信道,“他们……真的要在山洞里面待上一夜?”

    “对呀,毕竟傲晶师太不熟悉后山的路,子川他又不清楚峨眉派的动向,估计在山上的山洞里暂住一夜反倒是最安全的。”陆菁继续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唐战又问道,“总不能在山下等子川兄弟他们一天一夜吧?”

    陆菁继续应道:“那倒不必……我们本就是免不了要和峨眉派对决,是输是赢也不会在山脚下光明正大地等他们。我们先回汴梁吧,到时候我在南山郊留下记号,赵子川和李玉如自然会回汴梁来找我们的。”

    “这样……真的行吗?”萧天依旧有些犹豫道。

    苏佳想了想说道:“峨眉派已经走了,无论早晚,他们都没有危险,所以应该没有问题。”

    “既是如此,我们先回汴梁吧……”陆菁又对着薛飞痕说道,“薛前辈,这里也没什么事了,不如我们回汴梁再等赵子川和李玉如他们两个人吧?”

    “这样也好……”薛飞痕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而且李玉如被傲晶师太囚禁,身上恐怕有伤,赶不了太多的山路。反正峨眉派的人已经走了,与其这样,不如让她在山上多休息一夜,明日再回来也不算太迟。”

    于是众人答应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往山下走去……

    南山郊后山处……

    赵子川正扶着李玉如往山下走,由于李玉如有伤在身,后山的路又甚是崎岖,二人下山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但是心中还不知峨眉派的情况,又担心陆菁、唐战他们和峨眉派的人交手会不会出什么差错,赵子川此时的心情依旧是不能放下。

    剑道大会后,李玉如又一次在负伤的情况下,让赵子川搀扶着,李玉如心中既有无颜的无奈和些许的感动。看着山路崎岖不断,自己的行动愈加不变,李玉如耐不住泼辣的性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哎呀,这是什么山路啊,赵子川,你干嘛带我走这条路?”

    若是换成平时的赵子川,听到李玉如又是不耐烦的喊叫,赵子川早就厉声反驳回去了。但如今的李玉如即是有伤在身,而且也不知道峨眉派的具体状况,担心着李玉如的安危,赵子川还是认真地说道:“先别说了,峨眉派的人追过来没有还不知道,我们现在没时间说闲话,找个地方避开正道才是当务之急。”

    “可是这里到处都是崎岖的山路,你这个笨蛋真的知道怎样避开峨眉派的人吗?”李玉如又不屑地问道。

    赵子川一边扶着李玉如继续往后山路下走,一边说道:“峨眉派的人不熟悉后山的路,想找到我们也并非易事……况且她们现在一定以为我们是要赶着下山,如果菁妹他们没能拖住那些峨眉派的人,峨眉派的人一定还会在南山郊出口处设伏。所以说,与其赶着下山,不如今日先躲在这后山的一个山洞里,避开她们的耳目,反倒是要更安全一些。”

    “山洞?你没开玩笑吧……”李玉如见着天色渐晚,赵子川又说要在山洞里住一夜,李玉如顿时惊讶道,“你脑子进水了?黑天住山洞里,那不嘚瑟死人才怪——”

    “可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也不能由你任性!”赵子川突然大声道,随后望着李玉如负伤后疲惫不堪的样子,声音又缓和道,“至少……先避开那些峨眉弟子,保住你的性命更为重要……”

    “保住性命?哼,我李玉如可从来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既已了结心愿,也不在乎生死。”李玉如依旧是不屑道。

    “可是我们在乎!”赵子川又郑重道,“玉如姑娘,每个人都不应该把性命看得这么轻……作为你的朋友,更不会如此。”说着,赵子川两眼正视着李玉如,眼神里充满了坚定。

    李玉如见着赵子川坚定的眼神,内心里突然一丝莫名的感动。然而,她放任的性格依旧是不变,随后扭头道:“哼,随你怎么想……”可是,这句话的声音却异常的小。

    赵子川望着李玉如,没有再说什么。随后,赵子川转过身,继续扶着一直有些不情愿的李玉如往山下慢慢走去……

    天逐渐黑了下来,再过一会儿可能连山路都看不清楚了。赵子川四处望了望,只见左侧前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山洞,随后想了想说道:“看这天马上就要黑了,连山路都看不清,我想峨眉弟子应该不会冒这个险黑夜里搜山……先就在这个山洞里休息吧,等明天一早再想办法下山……”

    李玉如望了望侧面漆黑的山洞,眼神一低,随后默默道:“哎,天黑只能在山洞里面休息吗?”没有办法,李玉如只能暂时和赵子川往山洞方向走去……

    走至山洞,赵子川在洞里面生了火。“喝,这山洞倒是挺大的——”火光明亮后,赵子川看见山洞里面十分的空旷,于是说道,“洞里面没有路,看来我们挺幸运的。”

    李玉如在山路上晃悠了好久,脚早就已经走麻了。她看着一个平坦一点的地方,然后就一屁股坐下来休息了。

    “这个山洞不错的,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好了。”赵子川继续说道,“不过,今天晚上李姑娘你不能再走出这里了。”

    李玉如看着赵子川又是对自己管东管西,于是不屑一顾道:“哼,你这家伙又对我管这管那了,本姑娘要做什么,不是你这个笨蛋能管得住的。”

    “不要再任性了好吗?”赵子川见着李玉如又是如此任性的样子,于是立刻反声道,“你总是一个人行动,每一次又遇到这样那样的危险,你每次这样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会很担心的,你还不清楚吗?”

    “我有让你们担心吗,你是我什么人吗?”李玉如也不客气道,“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遇到你这个笨蛋,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你们也不用被牵扯到这样那样的事里面来!”

    “好了,为了你的事情,我们都操破心了,你现在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赵子川的口气也大了起来道,“拜托你也为你的朋友考虑考虑好吗?现在我们都为了你,不顾性命地来这南山郊,冒着和傲晶师太对决的危险,就是为了救你出来,你现在还用这样的口气说道……”

    “那又怎么样,我本来就是为了不让你们担心和牵扯进来,才一个人来的……”不等赵子川说完,李玉如也不顾自己身上有伤,有些发火的口气道,“你们来了,我心里也放不下。现在把我救了下来,你这个笨蛋还用这种口气说我,你以为你能把我怎么样啊?”看来,李玉如似乎是要和赵子川吵架了。

    “我冒死救你,你还说这样的话……”赵子川继续大声道,“我能把你怎么样,我要是不决定救你,我把你怎么样都行!”

    “你能怎么样,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我绝不会放过你!”李玉如口气不输赵子川,大声扯道。

    “你现在都受伤了,还这么任性?”赵子川怒声道,“深汕野林里,我想对你怎么样你又如何?就算我现在把你衣服扒光,这样你就不会再任性走出山洞,你能怎么样?”赵子川的话语中也有些失去理智了。

    “你……你敢……”突然,李玉如的口气中带着一些哭泣,不知不觉,自己的眼眶里多了几滴泪水。

    赵子川看着李玉如突然渗出泪水的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语过于偏激了,于是赶紧走到李玉如身边,安慰道:“李姑娘,你……你别哭啊,我……我刚才言重了,我……我错了还不行吗?”赵子川想着李玉如虽然个性泼辣任性,但也是一个女孩子家,受不住这种口气的羞辱。于是赵子川收回了激语,转而向李玉如道歉起来。

    李玉如默默地坐在一旁,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用手慢慢擦干了眼眶的泪水。

    赵子川心想着还不够,于是又坐到李玉如的身边安慰道:“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和菁妹是一个性格,我……我不应该跟你说那样的话。你要是生气的话,可以打我……或是骂我,别哭了好吗?”一向和女性很少交流的赵子川,如今这番安慰着李玉如,自己也有些不自在。

    李玉如哽咽了一下,随后声音缓和道:“其实……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也没有想要怪你……我真的是因为不想因为我,而让你和你的朋友也卷入到这样危险的事情里面……也许是我的性格过于直率了吧,说实话,每次你对我指点东西、管这管那的时候,我也觉得挺不舒服,当然我也知道你是对我好……不过话说回来,你对所有女孩子都是这样管东管西吗?”

    见着李玉如的情态逐渐平和过来,赵子川也才放下心来。当听到李玉如的问题时,赵子川笑了笑说道:“哼,我这个人啊,可是很不会和女孩子打交道,尤其是像玉如姑娘你这样的女孩子……”

    “别骗人了……”李玉如立刻反驳道,“从你这些天说话的口气来看,你一定曾经和别的女孩子说过类似的话或是管过类似的事情。”

    “我真没骗你,就连菁妹都说我这个性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赵子川无奈地笑了笑,随后头偏一侧地望向洞外。

    “可是你说话有时挺有道理的……”李玉如继续道,“有时候像我这样的女孩子,听了之后也会觉得说话的人非常有正义感。”

    “你是在说我吗?”赵子川听见李玉如似乎是在夸自己,于是回头一笑道。

    李玉如又见到赵子川的“死样子”,立即不屑道:“哼,别臭美了,谁说你了?”其实,李玉如打从心里,说的真是赵子川。

    “我这个人性格也很不拘,不过也不会轻易伤害别人的内心……”赵子川又说道,“而刚才不小心用过激的语言伤害了玉如姑娘你,还望你不要太放在心里去。”

    “我看你啊,根本就不是想要认真地悔改。”虽然听赵子川口中这么说,但看着赵子川有些“吊儿郎当”的表情,李玉如紧接着又是泼辣地说道,“哼,看你这幅死德性,从来就不会真正关心人。”

    “你看到的只是我的表面,其实,你也不会知道我心里真正的想法……”赵子川继续自笑道。

    “哦,是吗?看不出来啊……”李玉如也跟着调侃道,“除非你能在我面前真情表达一次,否则,就我印象来看,你永远是个爱管闲事的大笨蛋。”

    “你还真是得理不饶人啊……”赵子川面对着李玉如的百般纠缠,偏偏刚才又得罪了她,不敢再说她,于是无奈地笑道,“我一个大男人的,哪来那么多的多愁善感?”说着,赵子川将头偏向一边,似乎是在故意回避什么。

    “就算是男子汉大丈夫,也有儿女情长在里面……”李玉如继续道,“我就不相信,在你人生中,没有一件事让你深有感触。”

    “哎,你让我怎么说呢……”赵子川似乎是有些难言之隐,头不停地摇晃道,“有是有,可是那件事……”

    “有就说嘛,大男人的,干嘛这么扭扭捏捏的……”李玉如又泼辣地说道。

    “你真的想听……”赵子川想了好久,似乎是在犹豫,想必,他还是轻声叹道,“既然你想听,那我就告诉你吧……”

    “这就对了嘛,说出来心里也会很舒服的……”李玉如脸上立刻活泼起来,以为赵子川会和她说什么感人的喜事。

    谁知,赵子川的脸色突然变得沉重起来,然后缓缓道来:“我在三年前,认识一个邻家吴氏的姑娘。她家里经济条件也还不错,全家人也只有她一个女儿。我那个时候和她还挺熟,她也经常帮我做事,特别喜好主动帮忙,我也一直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看待……”

    “哇,看来你以前还是和别的女孩子有交流嘛……”李玉如又笑着道。

    赵子川没有立即理会李玉如,只是继续淡淡道,“有一次,家里人向南宫家借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待到归还之日,父亲让我去把那样东西交还给南宫家。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那一日我突然发了一场病,整个人全身都酸痛难忍。后来,吴姑娘知道这件事后,亲自给我在药坊买了药,甚至还要求她自己代替我去南宫家交还那样东西……”

    “没想到那个吴姑娘倒是挺会关心人的嘛……”李玉如又接着道,“那你后来答应她的请求了吗?”

    赵子川两腿抱着膝盖,然后继续淡淡地说道:“没有,因为我觉得让女孩子一个人帮我去做这样的事情,确实是有些不妥。后来我劝她说女孩子一个人晚上去南宫家还重要的东西不安全,而且若是我父亲知道了,一定会责骂我的。”

    “你是说,在你心里,你是不想让那个吴姑娘帮你还东西是吗?”李玉如继续问道。

    “没错……”赵子川先是回答道,眼神逐渐发灰,透出一股淡淡的忧伤——而李玉如并没有注意到,赵子川继续说道,“我没有告诉父亲和哥哥,只想把这件事搭在我一个人的身上。而吴姑娘的性格和玉如姑娘一样直率,知道我病痛难忍,执意要帮我去还东西。正逢借那样东西时,赵家和南宫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不合,交还的人又是南宫家的三把手南宫用,我怎么想都觉得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一个人去,一定不安全,于是我就坚决不同意。可吴姑娘她就是不同意,为此我们两个甚至还大吵了一架。结果吴姑娘很伤心,事后我也挺后悔的,觉得不应该对一个女孩子这么凶……”

    “你还说,你刚才对我不就是那样?”李玉如想起刚才赵子川凶悍的口气,依旧不屑道。

    赵子川没有去想李玉如说的话,只是两眼发死地呆望前方,继续说道,“不过吴姑娘打从心底是真想帮我,最后还是一个人悄悄地去南宫家帮我还那样东西了。”

    “结果呢……”李玉如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想说吴姑娘在你病痛的时候帮你做那样的事,你感觉很感动?”

    谁知,赵子川的脸上并没有表情。稍许,赵子川缓声道:“她去了南宫家,见到了南宫用,并把那样东西还给了南宫家。可是,吴姑娘却没有再回来……”

    “什么意思?”听到这里,李玉如不禁疑惑起来,随后紧问道,“吴姑娘她人去哪儿了,她到底怎么了?”

    赵子川没有回答,只是两眼呆呆地望着斜下方。

    “怎么了,你快说啊,怎么说一半就卡住了?”李玉如见着赵子川突然停下了话语,更是不假思索道。

    赵子川依旧没有回答,依然还是呆呆地望着地面。

    “你哑巴了?”见着赵子川一直不说话,李玉如有些不耐烦道,“你怎么不说了,吴姑娘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赵子川还是没有回答……忽地,赵子川的头慢慢低下,最后,竟然鲜见地将头埋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平时一向乐观开放的赵子川,还从来没有做出过这种样子。然而最后,赵子川竟然小声地抽泣起来,这让李玉如也实在是不敢相信。

    李玉如见着赵子川这种样子,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于是,李玉如的口气改换吞吐道:“吴姑娘,她……她怎么了?”

    “她被南宫用强暴了……”赵子川最后终于忍不住小声哭诉道。

    听到这句话后,李玉如整个人也怔住了,她完全不敢相信平时大明大义的赵子川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那日赵家和南宫家本来就闹不和,南宫用又见只是一个小姑娘送还东西,所以就……”赵子川继续哭道,“吴姑娘一直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有人发现她在西城郊区的河边跳河自杀了,旁边还有她写的遗书……”说到这里,赵子川将头埋得更深,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南宫用敢做那样的事情,你们……难道就没有人报官吗?”李玉如收回了之前的笑脸,似乎是被震撼了一样,整个人吞吐地问道。

    “怎么报官,南宫家一直和汴梁的相府串通,在汴梁城,根本不可能有王法治得住南宫家,何况南宫用还是南宫家的三把手……”赵子川头一直埋在两腿间,继续说道,“身为宋代皇室后裔的赵家,自然是不能再和朝廷有太多的瓜葛,也就不能和南宫家有瓜葛。何况,本来这件事就是我的不对,是我不该没有拦住吴姑娘,是我不该害怕告诉父亲和哥哥,是我不该在她自杀夜前还和她争吵……”赵子川又哭着道,此时的他感觉心如刀绞一般。

    “你也知道是你不该,吴姑娘为了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李玉如的表情也突然变得惋惜和缓和起来,凝望了赵子川很久,随后对他轻声说道:“是你害死了吴姑娘……”

    此话一出,赵子川更是伤心裂肺。随后,他才缓缓说道:“所以之后,跟我认识的女孩子,我都尽可能不让她们再受到伤害……菁妹也好,玲珑也好,玉如姑娘你也好,我都不想再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随后,赵子川才慢慢将头从两腿之间抬起,此时的他,眼睛都有些哭红了。想到这样悲苦的回忆,赵子川也鲜有地在外人面前哭了起来。

    李玉如听了,整个人也有些悲伤起来。忽地,她终想起剑道大会那天,赵子川说的“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的那件事,原来指的就是这件事情。“原来你剑道大会那天说的以后再告诉我的那件事,就是……这件事……”李玉如也有些惋惜地说道。

    赵子川哭完后,用手擦了擦眼角多余的泪水,随后说道:“好了,让你感触的事你也听了。本来我想把这件事情给忘了的,可是今天你又让我想起来了……”说着,赵子川哽咽了一下,然后把目光望向了窗外,心里更是复杂的很……

    李玉如这时才终于知道,为什么赵子川会担心自己,并千方百计地想要帮助自己。听了赵子川的那个故事,李玉如重新审视起赵子川,在她心里,有的只是无尽的莫名感动……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