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十七章 正面对决 下
    就在危难之际,苏佳的出现给濒临绝望的陆菁等人又重新带来了希望。不过陆菁也在疑惑,苏佳究竟是如何知道自己等人来到南山郊的……

    “佳儿……”萧天看着苏佳的到来,不禁默默道。

    苏佳斜望了一眼,见着萧天等人安然无恙,苏佳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了一半。不过,苏佳还不敢完全放下心,她把目光又重新凝聚在了傲晶师太的身上。想到刚才峨眉弟子摆出的威慑剑阵,苏佳也心想着握有“江湖第一剑”魏武青红的傲晶师太必定是更加不好对付。

    傲晶师太看了一眼苏佳,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娃,于是轻蔑地笑道:“哼,能使出断魂刀法的人,我原本以为会是多么厉害的人物,没想到竟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妮子……”

    苏佳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两眼凝视着傲晶师太,不敢有丝毫懈怠,和之前破峨眉剑阵时的眼神一样。

    见着苏佳不闻不问的,个性孤傲的傲晶师太顿觉苏佳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换了口气厉声问道:“你这小妮子,也是来救李玉如的吧?”

    然而傲晶师太却刚好想反了,此时的苏佳不但并没有不把傲晶师太放在眼里,而且她的专注度比之前要高了许多——苏佳能够预料到,傲晶师太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怎么不说话?”傲晶师太再也忍不住地斥道,“既然你不开口,那我就让你再也没有机会说话!”说着,傲晶师太也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在傲晶师太心里,凡是阻碍峨眉任务和帮规的,傲晶师太就要亲自以剑问话,甚至想要置对方于死地。

    傲晶师太手握魏武青红,剑锋转而对向一侧的苏佳,一阵红绿剑光剧烈地抖动,剑芒成片一扫而过,划出迅猛且让人窒息的剑光内力。

    “佳儿,小心——”萧天多受傲晶师太剑光压迫,深知傲晶师太内力的恐怖。看着苏佳也同样面对此剑光内力,萧天担心得想要上去帮助苏佳。然而,刚才过度地使用神龙九变剑法已经让萧天精疲力竭,虽然没有累得昏过去,但整个人也是无力再与人应战。

    苏佳初次交手,也不知傲晶师太魏武青红的内力强大与否。苏佳眼见着很淡定,只是手提鬼刀举至身前,漆黑的刀背直接面对着青红剑光,想要试探魏武青红剑光的威力。

    剑光疾闪而过,一道一道地朝着苏佳面前而去。苏佳看定着飞来的每一束剑光,鬼刀不停地移动,想要挡住飞射的剑光。然而,魏武青红的剑光威力自然是精强,刚才唐战和萧天以硬招相碰,都被打退,苏佳只是轻轻用刀背去挡,岂能成功?

    果然,每一束强大的剑光射在鬼刀的刀背上时,苏佳都被震慑的内力击退了好几步。苏佳被逼得节节后退,暂时没有办法还击。

    傲晶师太看着苏佳毫无招架之力,冷笑着说道:“哼,难道你这小妮子的能力和刚才那个用神龙九变剑法的臭小子一个样,只是空会其招,人无其力?”

    然而苏佳虽然被逼得不停后退,但她此时并没有吃惊和恐惧的心理。相反,尽管苏佳的表情冰冷严肃,但从整个人有条不紊地见招拆招可以看出,苏佳似乎对自己很自信……

    不过,在一旁一直担心的萧天肯忍不了,看着平日里武功神乎其技的苏佳如今被逼得毫无还手之力,萧天的心里还是捏了一把汗。

    傲晶师太见着,以为苏佳没有几分能耐,于是冷冷道:“好了,就这样结束吧……”话音刚落,傲晶师太魏武青红左右一挥,“虹云疾剑”自左右青红剑光一并杀出,肃杀之感顿时渲染了周边的一切,一道强劲的力道冲击着前方早先发出的青红剑光,更加迅猛地朝着苏佳袭去,其威慑力不亚于之前对唐战和萧天用的“毁灭剑灵”。看来傲晶师太与唐战、萧天僵持对决了许久,早已没有了耐心,想要一招就将苏佳处决。

    剑光的迅猛顿时加强了许多,苏佳也感觉到了,两眼一皱……忽地,苏佳终变招,起身一跃几丈,躲过之前的青红剑光。这回,苏佳主动出招,鬼刀随身一个轮回,鬼影即现,一道细长的鬼影朝着前方划去,似乎是要和傲晶师太的“虹云疾剑”来一个硬碰硬。

    “终于要使出真本事了吗……”傲晶师太心里暗道,不过并没有太过于担心。而且苏佳的鬼刀只亮出一只鬼影,至少在傲晶师太的印象中,就算是陆清风的断魂刀法,也决计不敢只亮一只鬼影就和高手对决。

    然而,苏佳的表情依旧是非常的平静,她似乎是在等待什么。鬼影碰上“虹云疾剑”,魏武青红强大的剑光之力瞬间将鬼影给劈散……忽地,就在鬼影未散开完一瞬间,鬼影似乎变了形状,形成一张黑色的鬼网,铺天盖地朝着傲晶师太袭来,并且很快吞噬了之前“虹云疾剑”的剑光内力。

    原来这一个鬼影只是诱敌,傲晶师太看在眼里,心想着熟用断魂刀法的苏佳再怎么说也会露两手真本事,不会被自己一招就打败,于是见着自己“虹云疾剑”的未果,傲晶师太也没有太在意。鬼网铺天盖地而来,傲晶师太再次提起魏武青红,左右劈去,似要用青红剑光劈开这一张黑色鬼网。

    就在一切都顺理成章地进行着的时候……忽地,黑色的鬼网竟悉数挡住了刚才威力十足的青红剑光,而且余力犹存,继续朝着傲晶师太袭去——这让傲晶师太有些不知所措。傲晶师太用的内力的确是和刚才的青红剑光一样,这次却丝毫未压苏佳半招。

    原来,最开始回合的剑光,苏佳只是为了故意试探傲晶师太的内力之强,才故意只用鬼刀以守代攻,蒙蔽傲晶师太,让其放松警惕。待到这次傲晶师太放松之际,苏佳算计好了,用了超乎魏武青红第一层剑光的内力,鬼影直接吞噬了傲晶师太飞射出的剑光。

    不过傲晶师太毕竟是经验老道,看着被对方算计了,傲晶师太先暂时避让之,待退出了鬼网的范围后,加强了之前的力道,魏武青红的剑光直接转化成爆破力的剑诀,这回倒是几招将纠缠不已的鬼网给尽数劈散。

    “看来是我小瞧了这小妮子的本事,接下来可不能再手下留情了……”傲晶师太先是暗惊了一下,随后想到了刚才鬼刀刀流形成的那张诡异的鬼网,又疑惑道,“不过也奇怪,为什么这小妮子的断魂刀法和陆清风前辈的有一些差别……”

    傲晶师太当然不知道,这是苏佳用寒灵神功的阴柔内力与断魂刀法的巧妙结合,使得断魂刀法的鬼影刀流不再是一味的刚猛直去,倒是更多了几分灵动,能出其不意,以招变招。

    傲晶师太定神了一下,而苏佳趁此缓和机会先慢慢着地,然后手提鬼刀,依旧是用谨慎的眼神盯望着傲晶师太……

    过了许久,几阵肃杀的风吹过,飘过地上的层层落叶。苏佳和傲晶师太依旧是面对面互相对望着,手中的刀剑缓缓起落,都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傲晶师太青红剑光剧烈抖动起来。苏佳眼神一皱,心知另招即出。只见傲晶师太起身一跃,魏武青红半空中瞬间分出无数的剑光。剑光散发出惊人的威慑力,如闪电雷鸣般,随即伴着无隙的剑阵,倾涌而出。“威剑碎天”即现,无数的剑光疾电一般,冲破云霄,滑翔天际,直朝苏佳身前呼鸣而去。

    认定此招的惊悚之力,苏佳右手紧握鬼刀,后脚一蹭,轻盈跃至半空。无数剑光袭来,苏佳无从犹豫,鬼刀反转一拨,随后从天际数刀而下。顿时,半空中传来阵阵凄厉无比的魔鬼咆哮,鬼影层层而现。鬼影瞬间变成锋利的刀芒,迅猛而却;刀芒又瞬间变成狰狞的鬼影,带着震断亡魂的气势。“地狱鬼影”自苏佳鬼刀倾巢而出,无数的鬼影朝着正前方袭去,与“威剑碎天”之剑光碰在一起。

    顿时半空中惊异声四起,忽而如同电闪雷鸣,忽而如同冤魂刑狱,两者交杂在一起,让人感觉如同深渊中鬼魂亡灵的争斗,令人无比窒息……

    “威剑碎天”与“地狱鬼影”对峙许久,傲晶师太与苏佳二人武功对决不相上下,然而时间一长,形势突然转变。由于傲晶师太之前靡战唐战、萧天二人,早已消耗内力不少,现此确实有些快要招架不住;反观年纪轻轻的苏佳,虽然之前也与众峨眉弟子纠缠一战,但寒灵神功的新内力在苏佳不断地战斗中越用越熟,武功修为不断提升,焦灼的对决中反倒逐渐占了上风……

    “这小妮子的武功内力越来越强,已经压过本尊了,莫非本尊堂堂峨眉派掌门人会赢不过一个初生牛犊的女娃娃?”看着自己逐渐劣势,傲晶师太暗暗吃惊道。

    比起逐渐吃紧的傲晶师太,苏佳这边依旧是那副平稳和谨慎的表情,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放松……

    对决之中的傲晶师太和苏佳斗得焦灼,对决之外的花菱似乎也看出了本门师尊的不利之势。花菱想了想,看了看自己对面刚才负伤的唐战和萧天,随后冷笑道:“师尊都在对决,我们这些弟子可不能闲着……”

    陆菁看到花菱的表情,知道她要对自己和受伤的唐战萧天他们不利,于是气愤道:“哼,你想趁人之危是吗?”

    “这可不叫趁人之危……”花菱继续笑道,“本来就是你们先要来找峨眉派的麻烦的,我们只是顺理成章地清除异己罢了……”说着,花菱提起手中的长剑,慢慢走向陆菁等人的方向,剑锋渐渐举起,直对着陆菁等人。

    陆菁看在眼里,心里却是很焦灼……忽地,唐战从地上站了起来,重新拾起梨花枪。“让我来……”唐战两眼正视着花菱说道,“我还就不信了,我堂堂唐门世家的后人,会敌不过区区一个峨眉派的首席弟子……”唐战的口气里满是自信,看来唐战的伤势并不严重,而且对自己接下来能对付花菱很有信心。

    看着重新站起来的唐战,花菱先是震惊了一下,随后冷冷道:“哼,这可是你自找的……”说着,手中的长剑已经蓄势待发。

    唐战也是一样,梨花枪举至身前,随时可能对招而应……

    正焦灼间,突然,一道强劲的掌风从唐战和花菱还未对决的中间场地呼啸而过,强大的内力将中间的地面扫平出一块空地。

    “都住手——”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震慑着整个场面,唐战和花菱纷纷把目光转移到了掌风划过的方向。

    苏佳与傲晶师太相斗也近百回合,趁中间放缓一小段时,听到了侧面中年男子的声音。随即,苏佳与傲晶师太也停了手,纷纷向侧面望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和苏佳一起来到南山郊的薛飞痕薛前辈。薛飞痕本是想从另一条小道包抄而上,谁知道这里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薛前辈……”陆菁包括苏佳等人都默默道。

    傲晶师太见着薛飞痕的到来,冷冷一笑道:“哟,是薛大侠啊,怎的你也来这南山郊,莫非也是来救李玉如的?”

    薛飞痕看着因激烈对决而凌乱的场面,轻轻摇了摇头,然后郑重道:“傲晶师太,快收手吧,峨眉派与花翠云李玉如的恩怨,何以不解?”

    傲晶师太听了,把目光转向薛飞痕,然后继续冷冷道:“哼,这不是个人的恩怨,是峨眉派帮规的问题!若是此事不了,今后谁人会视门规于铁则,岂能放任?”

    “但是李玉如只不过是李兴通和花翠云的女儿,傲晶师太又何不恕呢?”薛飞痕继续说道,“就算傲晶师太真的杀了李玉如,你又怎保证他日后有弟子不遵帮规呢?帮规不在治人,在治心,杀人无数,只会增生惧恨,后又有何人会遵照呢?”

    “你是让我放了李玉如?”傲晶师太反问道,随后她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峨眉弟子,紧接着说道,“说理我是说不过薛大侠的,如果我今日放了李玉如,他日必还会有人违反帮规,视本尊于草芥,岂可忍之?”

    “如若今日不放李玉如而杀之,他日必有弟子恨之,汝规岂可效?”薛飞痕继续说道,“为了追杀李玉如,本与她无直接关系的两代人的恩怨,傲晶师太你已在这次的剑道大会上闹了太多不必要的争端了,是时候该收手了……”

    傲晶师太听后沉静了一下,她倒不是在思考薛飞痕话语的对与错,而是眼见着苏佳、薛飞痕在此,再打下去决计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思虑着如何将这不好收场的场面圆过去……

    “师尊,不好了,出事了——”后山方向,突然传来了一个峨眉弟子的声音。

    突然的声音把傲晶师太从刚才的思绪中给拉了回来,傲晶师太眼见着该弟子如此急躁的样子,又是从后山——李玉如原被囚禁的地方——的方向跑了过来,心想着会不会是李玉如出了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了,大惊小怪的?”傲晶师太一如既往地严厉问道。

    “不,不好了……”那峨眉弟子紧张道,“李玉如被人从后山劫走了,而且我们和青雪师姐都没能拦住……”

    “哼,连小小的后山洞都看不住,竟让李玉如给跑了……”傲晶师太又把目光盯向薛飞痕、陆菁等人,然后只声道,“哼,后山果然有路,看来你们之前是计划好了……”

    “子川兄弟成功了吗?他把李玉如救出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后,陆菁心里暗喜道。

    花菱想了想,随后凑到傲晶师太的身边,轻声问道:“师尊,怎么办,要搜山吗?”

    “哈哈哈哈,这些人都计划好了,该怎么救李玉如,该怎么和我们周旋,你觉得我们还有这个必要吗?”傲晶师太突然大笑起来,随后又对着薛飞痕等人道,“行,你们很厉害,这次是我傲晶师太输了,没想到我堂堂傲晶师太也会栽在几个小鬼头的身上。”

    “师尊,我们……现在去哪儿?”花菱看着傲晶师太突变的样子,胆颤地问道。

    “还能去哪儿,回峨眉派,李玉如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见着今天众高手在场,傲晶师太心想着已无可能再找回李玉如,于是下了撤兵之令。

    看着傲晶师太似乎是要班师回朝,放弃追捕的样子,薛飞痕心生疑惑道:“傲晶师太真的要走了?”

    “今天你们高手尽在场,你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在你们眼皮底下抓走李玉如吗?”傲晶师太依旧冷冷道,“不过我们也不是什么也没有收获,至少,我已经知道了注定江湖博的两位了,竟是一个臭小子和一个女娃娃……”说着,傲晶师太冷眼看着萧天和苏佳二人。

    一听到“江湖博”,萧天与苏佳心头不由一震。薛飞痕猜出了傲晶师太的意思,于是也侧眼望了一下萧天与苏佳。

    傲晶师太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随后对花菱说道:“花菱,整顿人马,波折完了这莫名其妙的剑道大会,我们也该会峨眉派了。”

    “是,师……师尊……”花菱听出了傲晶师太不同以往的语气,自己说话也有些紧张起来。

    傲晶师太先是转过身,然后补充道:“哼,我们峨眉派今天走了,不代表和李玉如的事情就完了。我的原则不会改变,只要李玉如还活着一天,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不会结束,你们就等着吧……”随后轻笑一声,便率众峨眉弟子慢慢往南山郊下走去……

    听完傲晶师太的话,苏佳、陆菁等人愣是迟疑了好久,似乎心里总感觉恩怨不了是一块心结……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