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十三章 营救行动
    “这么看来,李玉如确实只有去了南山郊这一种可能……”陆府内,萧天听了陆菁和赵子川的言辞,回声应道。

    “菁妹,你想到什么办法没有?”赵子川一直放不下李玉如的安危,急着问道,“晚去一步,李姑娘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别急,我不正在想吗……”陆菁此时的心情也略微急躁,想了好一会儿,陆菁才说道,“南山郊那个地方我去过很多次了,包括上一次我和傻蛋也去玩过……想要去救李玉如,首先一定要弄清楚南山郊的地势。”

    赵子川听了,又急着问道:“既然菁妹你这么熟悉南山郊的地势,就一定可以想出办法的……”赵子川的心里甚至平定不下来。

    “如果是赶时间的话,我们还是出城边走边想吧……”陆菁往房内房外望了望,然后说道,“目前我们也只有四个人,如果加上苏姐姐,也只有五个人,想要对付傲晶师太,好像还是太难了。”

    萧天听后,望了望身后屋内静息打坐的苏佳,眼神一皱,随后回头轻声道:“算了,还是不要打扰佳儿了,我们自己去吧……”

    “可是,没有苏姐姐的武功,想要招架住傲晶师太的武功,又要对付那么多的峨眉弟子,这实在是太难了……”陆菁有些担心道。

    萧天想了想,眼神一低道:“佳儿这几天也太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况且那晚佳儿独闯相府,不也为了我而做出了那样的事吗?这次就不带上佳儿好了,我相信凭我们几个,肯定还是有办法救出李姑娘的……”说完,萧天回头对着屋内闭眼凝神的苏佳微微一笑。

    “萧大哥……”陆菁用迷茫的眼神望了一眼萧天,随后定下心来,坚定地说道,“那好吧,就我们四个,我会尽我所能地想出最好的办法的……”

    事已决定,陆菁、赵子川、唐战和萧天四个人即刻出了陆府,往南山郊的方向走去。而在屋内的苏佳却浑然不知,依旧是全神贯注地静静调息打坐着……

    汴梁南城门处,陆菁一边走一边思考着……

    “菁儿,你想到办法了吗?”唐战紧紧跟在陆菁身后,也不知道陆菁心里想着什么,于是随口问道。

    陆菁眼睛望着城门前方,心里却思考着如何才能救出李玉如。过了一会儿,陆菁发出话语道:“通往南山郊的山顶有很多条路,其中大路只有一条。而峨眉派的弟子对南山郊的道路不熟,所以最可能是在大路口有守卫把守。想要救李玉如,只能从小路上包抄,趁其不备。”

    “可是,傲晶师太对李玉如不是恨之入骨吗?”赵子川又在一旁急问道,“如果李玉如已经见到了傲晶师太,岂不是会立刻被傲晶师太处死?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根本没有时间……”

    “傲晶师太不会立刻处死李玉如的……”陆菁紧接着说道,“傲晶师太想要处死李玉如,一定会和她说明她父母辈的前世恩怨。如果是这样的话,傲晶师太一定会把李玉如带回之前李玉如的母亲花翠云被处死的峨眉派。所以至少在这里,傲晶师太应该不太会对李玉如下狠手。”

    “那也就是说,要赶在峨眉弟子回峨眉派之前把李玉如救回来……”赵子川继续说道,“既然南山郊有那么多她们不知道的小路捷径,那我们可以一起从后路包抄,然后趁其不备之际救回李姑娘了?”

    陆菁听着赵子川急切的口气,眼睛微闭,随后用坚定的口音说道:“不,我们要走的,是大道!”

    “什么?”赵子川听了陆菁的话,更加不解道,“大道不是有峨眉派的守卫吗?我们如果走大道,岂不是在她们的眼皮底下行动?”

    “有一个人可以例外……”陆菁突然又发话道。

    “谁?”赵子川又疑惑道。

    陆菁跟上说道:“除我以外,你们三个人中其中任何一个都行。”

    “什……什么意思?”萧天突觉自己也被莫名其妙地计划在里面,脑袋瓜本来就不灵光的他此时也是困惑不已。

    陆菁顿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此次前去南山郊,免不了要和傲晶师太碰手。想要成功救出李玉如,唯有声东击西才有可能。正面上,为了确保能和傲晶师太抗衡,必须有足够的人手。因为一切计划都是我指挥,所以我也在其中。那么算下来,还有两个人要和我同路在大道上去和峨眉派的人硬碰硬,从而为剩下的那个小道包抄的人避开锋芒、腾出时间。”

    赵子川想了想,又问道:“可是,就算傲晶师太不在这里处决掉李姑娘,但她还是很有可能让李玉如一直不离开自己的视线,这样就算有人小道包抄,岂不是也没办法从傲晶师太身旁救出李玉如吗?”

    “她不会这么做的……”陆菁坚定地说道,“傲晶师太她自己也不傻,李玉如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包括薛飞痕薛前辈这样的高手在列。李玉如只身前往南山郊,肯定会有人冒死救她,如果是武林中武功上乘的高手,傲晶师太就算对付得了,几个甚至十几个一起上的话,李玉如又在自己旁边,肯定会有人趁乱救走李玉如。与其这样,还不如先把李玉如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然后可以放下担子,专心对付那些试图前来解救李玉如的人。”

    “可是,究竟要派谁去小道包抄呢?”唐战算是听懂了一些,也在一旁问道。

    “我去吧——”正在这时,赵子川站出来坚定道,“我去救李玉如好了!”

    “是子川兄弟你去吗?”唐战看着赵子川坚定不移的表情,不禁问道。

    赵子川说道:“只有我最了解李姑娘,所以说,只有我能救她!”

    陆菁看着赵子川,随后微微一笑道:“那好吧,就你了……不过,小道包抄未必就比正道安全,你自己可要小心点……”

    “真的没事吗?”萧天还在一旁担心道。

    赵子川坚定地说道:“放心吧,萧兄弟,我不会有事的——”

    陆菁看在眼里,心里暗道:“这样也好……傻蛋、子川和萧大哥三个人中,确实是子川最适合。他们三人中,萧大哥根本就不熟南山郊的道路,傻蛋也只和我在大道上玩耍过一次,只有子川最熟悉那里的大大小小的道路。加之,傻蛋脑子笨,不能离开我,萧大哥的神龙九变剑法又能稍微镇住可能在正道上发生的最危险的场面,而子川和李姑娘他们两个又彼此稍微了解了一些……这样看来,子川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

    “那就这么定了——”陆菁随后对赵子川说道,“子川兄弟,你就去南山郊的小道包抄吧,我和傻蛋还有萧大哥在正道上帮你引开那些峨眉弟子和傲晶师太。”

    听到陆菁他们要去和傲晶师太正面相碰,赵子川不由地担心道:“你们……要去和傲晶师太交手,你们……自己要小心!”

    “哼,我脑袋里面,办法多得用不完,你还担心我陆菁不能全身而退?”陆菁先是调侃了一句,然后表情略微正经道,“笨蛋,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安危吧,对你来说,你一定会拼了命也要保护李姑娘的对吧?”

    听了陆菁的话,赵子川稍微顿了一下,然后两眼直视着坚定道:“我会的,我赵子川发誓一定会救出李玉如的,我一定会的!”赵子川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坚定……

    南山郊处,李玉如正被峨眉弟子押送至山洞处。然而,就在汴梁城南赵子川说话的同一时间,李玉如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

    刚才还倒在地上站不起来,这次的灵光一闪,李玉如整个人倒还是精神了一些。看着李玉如的异样,前方的一个峨眉弟子转头问道:“你怎么了吗?”

    想不出这视她为敌的整个峨眉派会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怜悯她,李玉如抬头一望,只见前面的峨眉弟子正是之前和自己多次交手的青雪。

    “你是……青雪?”李玉如稍微对她有了一丝印象,不禁道。

    “没想到李姑娘也还记得我……”青雪倒没有像自己的师姐花菱那样的目中无人,对她来说,她反倒是有些怜悯起现在的李玉如。

    几个人将李玉如押送到了一个硕大的山洞前——看来这里就是傲晶师太准备暂时关押李玉如的那个山洞了。

    走到山洞里面,押送李玉如的两个峨眉弟子将李玉如给放了下来——反正李玉如现在已是身负重伤,没有办法对她们造成伤害。青雪望着事情已经就绪,于是便对身旁的那两个峨眉弟子道:“行了,你们两个先在洞门外面守着吧……”

    “是!”两个峨眉弟子齐声答道,随后转身往洞门外走去。

    随后,李玉如见着再没有什么束缚了,便径直自己坐了下来,并没有对将来的死亡未知感到恐惧,反而显得很随意起来。

    “李姑娘,你没事吧?”青雪见现在只有自己和李玉如两个人在山洞里,于是便问候起李玉如来。

    “不用假惺惺的,有什么话尽管说吧……”李玉如以为青雪和其他的峨眉弟子一样,想要挖苦自己,于是不屑地回应道。

    “李姑娘,你别误会……”青雪也知道李玉如是在敌视自己,于是解释道,“其实,我也很同情你……”

    “你说什么?”看着青雪不一样的态度,李玉如停顿道。

    青雪想了一会儿,随后用迷茫的眼神望着李玉如道:“说实话,李姑娘,那日在鸿兴客栈的对决,李姑娘对我说的那些话,对我也挺有感触的……”

    “话?噢,你是说那日我在屋檐上对你说的话啊……”李玉如见着青雪很亲和的样子,于是放开了性子说道,“那只是我突发奇想的话,没想到你还记得那么清楚……”说的时候,李玉如的态度也变得友善了。

    “可是李姑娘的那些话对我来说确实很有感触……”青雪说着,眼神突然变得忧伤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抿了抿嘴,似乎有些犹豫,随后镇定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其实,李姑娘,我对师尊她也是又敬又怕……”

    李玉如听了,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难道你和傲晶师太之间也有过节吗?”

    “那倒不是……”青雪先是摇头否决,随后继续说道,“其实,我小时候是被傲晶师太强行拉入峨眉派,成为峨眉派的弟子的……”

    “你说什么?”李玉如听了,有些吃惊道。

    青雪缓了缓神,继续道:“我小时候父母就是死在了蒙古人的刀下,后来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从蒙古人的刀下把我救了出来,为此,我非常感激傲晶师太……可是,待傲晶师太救出我后,她就强行让我入了峨眉派,断绝一切红尘,墨守帮规。在峨眉派里,我被人歧视和羞辱,傲晶师太对我又是极为苛刻和刻薄,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也想过凭自己的力量改变自己,后来听说帮中地位越高的人,待遇才不会差。于是我十年来勤练武功,打败了峨眉派众多同门弟子。好不容易赢得了一丝地位,可是面前还有一个我一直都战胜不了的花菱师姐。花菱师姐武功超群,是峨眉派鲜有的人才,可是她在帮里也处处针对我,歧视打压我。可以说,只要有她在,我永远都不可能找到尊严。而花菱师姐又有信任她的傲晶师太在撑腰,傲晶师太也看不起我、歧视我,所以,我几乎对我未来的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了……”说着,青雪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我很可怜你的身世,却不可怜你后来的经历……”谁知,李玉如不但没有用怜悯的话安慰青雪,反倒是用略带批评的口吻说道,“没尊严就抢啊,在帮里没有实力,被歧视是活该——”

    “什么……”青雪不知道李玉如为什么对自己是这样的口气。

    李玉如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在成为扬州的‘芙蓉女侠’之前,是活在蒙古鞑子的皮鞭底下,你觉得我的尊严会比你高吗?蒙古人视中原人士为低等,歧视甚至滥杀我们中原百姓,不光是我,在此之前,所有的汉人都是没有尊严地活着的……不过,正是因为没有尊严,所以我才会去争取尊严,用实力来说话!既然蒙古人敢欺压我们中原百姓,我就敢和他们对着干,于是我便发誓要解救中原百姓于蒙古人的枷锁之中。我能成为‘芙蓉女侠’,那都是凭决心、凭实力说话的,背后吃了多少的苦,有谁能比我清楚,但又有谁能不清楚其中的艰辛?现在的情况也不例外,傲晶师太为了前世的恩怨,想要置我于死地。虽然打从心底我不想恨傲晶师太,不想让这个仇恨越来越深,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我也不会让自己如同草芥一样被傲晶师太前辈给弄死,在某些真理方面,我会守住我的原则,会争取在真理下个人最基本的尊严!只不过这些,都是用自己全部的努力争取过来的!”

    青雪听着李玉如的话,精神也似乎被震撼到了。

    李玉如看着青雪,继续说道:“再就拿青雪姑娘你而言,屡次的失败而已,这么快就对人生失去了希望,又何来的尊严?想要得到的真理,就要用无数次的汗水和努力去争取。如果中途放弃了,原来的事实不会改变,旧的法则不会改变,没有人会去同情你,陪你没落和跌入棺材的,只有你自己!所以说,想要改变什么,只有自己才能做到。打不赢花菱又怎么样,打不赢就练,练了接着打,打不赢再练,直到把自己要的真理得到手,否则,没有人会认同你,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尊严!”

    青雪听完后,很明显的有了感触,于是青雪微微一笑,收回了眼泪道:“没想到李姑娘也能总结出这样的人生哲理,在下实在是佩服。不过更让在下钦佩的是,李姑娘能在逆境中从不放弃,我想,这应该是我最应该学到的吧……”

    “我想,青雪姑娘你其实骨子里应该也有和我一样不屈的性格在里面,只是外表上还不敢和我一样表达出来罢了……”李玉如先是说笑着道,随后望了望洞外口,语气渐渐忧伤道,“可是,如今却被你们师父傲晶师太囚禁了起来,听候处决发落,寻得了真理,人生却快到了尽头……”

    青雪想了想,随后说道:“我想起来了,师父说明天一早我们就会启程回峨眉派,届时……恐怕李姑娘也会随我们被押回去了。”说着,青雪的口气里也带着一丝叹息。

    “没事没事,反正今日心结已了,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李玉如反倒笑了笑,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李玉如反而没有悲观。

    “我的意思是说……”青雪又说道,“李姑娘应该有其他的亲人和朋友吧,对他们来说,他们也不会置李姑娘于不顾吧?如果他们想要来救你,今天一过,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朋友是吗?”李玉如轻轻一笑,随后说道,“没错,我是有朋友,他们都很关心我……但是今天的恩怨我本就只想我一人去承担和应对,所以……我故意没有告诉他们我今天的去向,他们也不会来救我,这样他们也不会有不必要的危险……”

    “看来李姑娘你也很担心你的朋友,所以没有让他们来是吧,可是这样一来,他们心中对不住你的心结却永远不会解开……”青雪继续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李姑娘心里岂不是还有未解开的心结,李姑娘真的没有什么不舍吗?”

    李玉如听了青雪的话后,口中默默道:“子川,赵子川……”

    “什么?”青雪依旧是担心地问道,这一次谈心后,青雪真的觉得即将面临死亡的李玉如有太多的遗憾和叹息了。

    看着青雪一脸的担心,李玉如反倒是笑着安慰道:“青雪姑娘,你不用担心我了,我不会有事的……我的祖先是抗元名将李庭芝,当日祖先面对蒙元士兵的刀刃,亦是没有低头;今日身为名将后代的我,在傲晶师太前辈面前,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你放心吧,我真的什么都放下了……”

    看着李玉如一脸坦然的样子,青雪眼神流露出的,依旧是有一丝的迟疑……

    其实,李玉如的心结并没有完全解开。她两眼一直望着窗外,心里却依旧惦记着一个人——赵子川……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