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十二章 玉如遇险
    陆府内,陆菁和唐战依旧在畅谈,似乎忘掉了之前的不愉快……

    “菁妹,出事了!”正说话间,门外突然传来了赵子川的声音。

    在一旁服侍的玲珑听了,回头望去,然后说道:“是赵公子。”

    陆菁也心知是赵子川来了,于是回头望去。只见赵子川一脸急匆匆的样子跑过来,陆菁问道:“哟,你这个家伙还能想起我们啊……和那个‘芙蓉女侠’相处了这么久,都快把我们给忘了。”

    “现在没时间说笑了……”赵子川快速地跑过来,然后气喘吁吁道,“李……李玉如出事了……”

    “什么?”看着赵子川如此紧张的神色,陆菁也觉得事情绝不简单,于是也严肃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和李姑娘一直在一起的吗?”

    “我哪知道?”赵子川缓了缓气,然后把自己从昨天开始的经历和陆菁等人大只谈了一下……

    陆菁听完后,想了想说道:“你是说……李姑娘最有可能去找傲晶师太了?”

    “绝对不会错的!”赵子川斩钉截铁道,“昨天李玉如她一直就和峨眉派纠缠不清,昨日待我和黄纪兄弟一走,今天一早就没有见到她人,唯一的可能就是李玉如又和峨眉派的人扯上关系了。”

    “可是我听我哥哥说,昨天峨眉派的人在剑道大会一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回去了南山郊的休息处,除非……”陆菁脑中一个念头闪过道,“她今天是自己主动去找傲晶师太的……”说着,陆菁的眉头轻轻一皱。

    “什么?”赵子川更加地疑惑道,“傲晶师太一直都在追杀她,她为什么还要主动去找傲晶师太,李玉如她到底在想什么?”

    陆菁继续说道:“你不是说过吗?李玉如一直想要自己解开那个心结,而且也拒绝了你和黄纪兄弟的帮助……我猜,或许在她心里,她也不想再连累你们了吧,想要一个人独自前去找傲晶师太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我们也不能这样坐视不管啊……”赵子川急着道,“如果说李玉如真的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南山郊,那她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看着赵子川从来没有过的急躁样,陆菁轻声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人家李姑娘了?”

    “没……没什么……”赵子川脸部微红道,“只是……之前我也给李姑娘添了不少麻烦,只是想……还她一个人情罢了……”

    陆菁或许知道了赵子川心里的想法,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确实得要想点办法了……”

    赵子川听了,脸部略显喜色道:“菁妹,你有什么办法把李玉如救回来吗?”

    陆菁想了想,然后说道:“想从傲晶师太的手上把人救回来,不动武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有加强人手才行……”

    “可是,谁可以帮我们呢?”赵子川又问道。

    “那些个武林前辈肯定不会帮我们无缘无故地去找傲晶师太的麻烦,而且现在也找不到他们……”陆菁思虑着,接着说道,“眼下我们只能找苏姐姐和萧大哥,看他们能不能帮帮忙了……”

    想必,陆菁等人还是到后院去找萧天和苏佳了……

    此时,苏佳正在自己的房里安安静静地练功,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而萧天为了不让外人打扰苏佳,正坐在门外守着,因为无聊,萧天还坐下一旁从容地修理着缺角破损的板凳——这是一个木匠的习惯。

    然而,待到陆菁等人走过来时,萧天抬头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你们,一个个都紧张兮兮的……”

    “不好了,萧兄弟,出大事了——”赵子川急着应道。

    “发生什么事了?”萧天看见众人严肃的目光,也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南山郊处茂林丛生,顺延着几条小道都可以到达山顶处。这里也正是当日陆菁和唐战嬉戏玩耍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峨眉派剑道大会的歇脚点……

    小道不远处走来一红衣女子,该女子眉清目秀,眉宇之间透露出一丝泼辣的性格;她的长发一端盘起,玉簪挂头,长剑挂身,皮鞭握手,带着巾帼的风采。不需细认,该女子便是江湖中盛赞的扬州“芙蓉女侠”李玉如。

    当下之际,李玉如自是遵照昨日约定,今日一人亲自前来南山郊处会见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当然,李玉如也深知今日一去,必定是凶多吉少;但是她自己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今日前来的目的就是想要来了结一切。即使是一死,李玉如也觉得如果能解开心中那道未解的心结,也死而无憾……

    当然,此时的李玉如心里也很沉重,也很紧张,她不知道一会儿见到了傲晶师太,傲晶师太究竟会怎样对付自己。在剑道大会上的时候,傲晶师太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几剑将自己劈伤,可见傲晶师太是有多么希望亲手杀了自己……想到这里,李玉如的心里就一直有些惴惴不安……

    不知不觉,李玉如已经走到了半山腰的拐角处。拐角处这里的树木较为稀少,身侧就是悬崖峭壁,稍有不慎就会跌入山底,尸骨未存。拐角处沿着一道小斜坡上去,就可以看见一个类似于土门的平台,此时上面正站着两个峨眉派的弟子,看来在上面应该就是峨眉派的驻地了。

    李玉如望见了,眼神一皱——终于和峨眉派的“首脑”接近了。李玉如停了一下脚步,心中一顿,然后鼓起勇气,踏了几步,拐过拐角处,然后走到了土门之前。

    那两个峨眉派的弟子自然也注意到了李玉如的到来,于是其中一人表情冰冷地问道:“来者可是‘芙蓉女侠’李玉如?”

    “正是在下……”李玉如只是轻声回答道,表情枯死,也没有正眼望那两个峨眉弟子一眼。

    那峨眉弟子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花菱师姐正在里处等候,李姑娘可随她前去师尊之处。”

    李玉如听了峨眉弟子的话,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稍微闭了闭眼,然后径直往前方走去……

    再往前走不多久,果真见到一个比较大的平台,而昨日给自己送信函的花菱正站在平台正中央。

    李玉如看见了花菱的身影,可能是之前的多次相遇,李玉如竟条件反射般地全身微微颤抖起来。不过李玉如本人倒是没有太多的畏惧,她两眼直视着前方的花菱,等待着她的话音。

    此时的花菱正背对着李玉如,而花菱身旁又站着众多的峨眉弟子。待到李玉如走上了平台,众弟子的眼神都往李玉如的方向瞟去。而花菱也自然知道是李玉如来了,于是慢慢转过头,然后笑望着李玉如道:“李姑娘,你果真是守约,今日一人来我这峨眉派歇息的南山郊。”

    “我李玉如从来都是说到就做到!”李玉如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十分的坚定。

    花菱一直用蔑视的眼神望着李玉如,继续笑着说道:“哼,堂堂扬州的‘芙蓉女侠’,竟也落得‘独闯虎山,手无缚鸡之力’的地步……怎的,李姑娘今日想要如何了结一切啊?”

    “你们师父傲晶师太在哪儿?”李玉如倒是没有太在意花菱的讥言,反而理直气壮地抢言道,“我今天要找的是你们师父傲晶师太前辈,与你何干?”

    “你……”花菱见李玉如完全不吃这一套,自己反而受到了武功不如自己的李玉如的语言羞辱,心中不觉气从中来。然而,在没有师父傲晶师太命令的情况下,花菱也不敢轻举妄动。

    “傲晶师太前辈在哪儿?”李玉如又问道,完全没有正眼看花菱一眼。

    花菱忍了忍气,随后转过身说道:“跟我来吧……”

    于是,李玉如跟着花菱,继续往茂林深处走去……

    继续往里走,林子便显得更加茂密,甚至连阳光都很难穿过丛林照射进来。而且,越往里面走,里面的峨眉弟子也逐渐多了起来,看来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再过不久就会到达傲晶师太的地方。一路上,所有峨眉弟子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一路走来的李玉如的身上,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峨眉弟子的目光,李玉如的心情也愈加紧张……

    终于,花菱将李玉如引到了一个深林之中。随着前方峨眉弟子往两旁散开,最前面出现了一个威严的背影。

    李玉如看到这个人的背影后,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她心里也清楚,这个熟悉的背影自然就是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

    花菱走了几步,然后突然停了下来。李玉如见状,也停了下来。花菱冷笑一声,然后上前几步行礼道:“师尊,我已将贱人李玉如带到。”

    傲晶师太背对着花菱和李玉如二人,花菱说完话后,慢慢站向了一边,随后中央只剩下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二人。

    过了许久,傲晶师太慢慢转过身,冰冷的眼神充满杀气地望着独自一人的李玉如。李玉如条件反射般地冷颤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努力镇定下来。

    傲晶师太一直用充满压迫感和恐惧感的眼神望着李玉如,身后的那把“魏武青红”也在微微抖动,似乎可能随时出鞘,斩断面前的一切——这让李玉如一直提心吊胆的。随后,傲晶师太才慢慢开了口:“李玉如,没想到你真的什么也不准备地就来了——”傲晶师太说话的语气也是给人无尽的压迫感。

    李玉如由于见识过傲晶师太恐怖至极的武功,每次见到也是微微一颤。但她最多就是开始的条件反射,因为李玉如今天本就是已经抱着必死的心情来的,了结这一切,所以之后李玉如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李玉如想了想,随后应道:“没错,遵照前辈信函上的约定,晚辈李玉如今日只身前来。”李玉如虽和傲晶师太有解不开的恩怨,但也敬傲晶师太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前辈,于是口气也很敬重,不像刚才和花菱说话时那样的不屈。

    傲晶师太听了,轻笑一声说道:“哼,你还真是相信我,你就不怕今日我骗你到这南山郊上来,然后一句话不说地将你毙于剑下?”

    “晚辈敬傲晶师太前辈您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所以相信前辈不会做出这样有损名誉的事情……”李玉如依旧是平静地说道,“况且刚才前辈不就和我说了那么多吗?既是因父母辈的恩怨而弑于晚辈,晚辈相信前辈也不会让晚辈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吧……”

    “你倒还挺有胆识的嘛,不愧是堂堂的扬州‘芙蓉女侠’……”傲晶师太继续冷笑道,“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今日你进了我这圈子里,就没有机会再出去了。就算我现在不让你死,我也会把你带回峨眉派,然后和当年你母亲花翠云一样,在玄亭死于我魏武青红的剑下。所以说,不论是早是晚,你死只是时间的问题。”

    李玉如听了,倒也没有再紧张,而是继续淡淡道:“我知道……前辈为了帮规,是不会放过我的。就算我今天没死,甚至逃跑了,只要我活着一天,你们就不会停下追杀我的脚步。”

    “看来你自己确实是挺清楚的嘛……”傲晶师太又笑着道。

    “不过在晚辈心里,晚辈一直对于这次两代人的恩怨心有不解……”李玉如想好了什么,然后抬头说道,“为什么父母辈犯下的错误,一定要后人子嗣去偿还呢?”

    傲晶师太听了李玉如的话,冷冷地说道:“这不是后人自主偿还的问题,而是应该整体看这个问题……你母亲当年触犯帮规,与他人私婚,就已是死罪。为了警醒后人,我不得不以触犯帮规的罪名刺死你母亲和你父亲……至于你嘛,若不铲除其子嗣后代,依旧还是会有人会冒险去触犯帮规,即使身患绝境,也会寄托自己的后代去做自己没完成的事。如果是这样的话,人人都会抱着触犯帮规的心态,而冒险去做他们想做的事。如果事情发展成那个地步,整个帮派就会大乱,就会文不成文,法不成法。所以说,治理帮派,帮规就是铁则,而且必须严格执行。因此,李玉如,无论怎么说,你还是得死——”说着,傲晶师太的眼神越来越冰冷。

    李玉如听完了傲晶师太所说,闭上了眼睛想了好久,随后睁眼说道:“可是,子嗣后代本就是无辜的,他们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他们选择的……就好比晚辈来说,虽然前辈是晚辈的弑亲仇人,但是那也是晚辈父母之过。从而想之,晚辈便不想再和前辈有任何的恩怨瓜葛,化解这段本就不应该再多去想的恩怨情仇……”提到了自己死去的父母后,李玉如眼眶里有些湿润了。

    “你可以为了化解这段恩怨,而放弃心中发自内心对我的仇恨?”傲晶师太反问道。

    “我可以……”李玉如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两滴泪水慢慢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就算我今天死在了前辈的剑下,我也希望后续之人不要步我的后尘,也希望这种无情痛苦的事情不要再发生……”

    傲晶师太听完后,停顿了一下……突然,傲晶师太发出恐怖的声音大笑道:“哈哈哈哈,你未必也太天真了!在峨眉派,本尊就是铁则,帮规就是铁则,不会和你讲那些人情之理……帮规诏令,天理犹在,孰敢逆之,地诛人亡!”说着,傲晶师太内劲一使,背后的魏武青红从后面飞身出鞘。散发着强大的青红内力,震慑着周围的花草树木。随后,傲晶师太一手紧握住了半空中的魏武青红,然后剑锋直对着李玉如身前,散发出的强大剑气已经可以震慑到了李玉如的发髻。

    “愚规焉能久而立之?”李玉如面对着强大威慑力的气场,不但没有一丝的恐惧,反倒是更加镇静道,“昔当今峨眉、追风,愚规犹存,多少后代弟子因其而麻痹于世……武林中的门派若是一味墨守成规,不理帮规之对错,不加改之,永远会停滞不前。”李玉如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峨眉派、追风派等门派令人不解的腐朽帮规。

    “看来你和你母亲一样,思想也很叛逆……”傲晶师太见着李玉如刚公然指责武林中两大门派的门规,于是冷笑道,“若是存于世,整个武林空都无法平息,那我就更得处决你了——”

    正说着,傲晶师太手中魏武青红用力往前一挥,一道青红剑光迅猛地直朝李玉如身前而去,似乎是要将李玉如一剑给分尸——看来李玉如的话已经彻底激怒了傲晶师太,傲晶师太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了。

    李玉如没有准备好,看着威力惊悚的一道剑光全力朝自己用来,李玉如下意识地用手中未出鞘的长剑往胸前一挡……然而,魏武青红的威力惊人,岂是李玉如一剑即挡之?只听一声脆响,李玉如的剑鞘被劈得粉碎,手中的剑也断成两截。这还不算,余下的剑气将李玉如冲出几丈之远。本来李玉如的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这一下身体全处几乎都伤了,整个人被冲倒在几丈之远处的地面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仅仅一道剑光,李玉如就已无招架之力,看来傲晶师太并没有手下留情。李玉如倒在地上后,虽然站不起来,但是眼神还是紧紧盯着傲晶师太身上。

    “去,把李玉如这个贱人关到后山的山洞里,找人严加把手,待回到峨眉派本尊再亲自处置她!”傲晶师太大喝道,看来她此时已经气愤不已。

    于是,几个峨眉派弟子接到命令,随即弄起倒在地上的李玉如,然后把她往后山山洞的方向押去。

    “世间之理犹在,愚规焉能久之……”李玉如被押送的路上,眼神依旧一直望着傲晶师太,口中默默道。

    傲晶师太用充满杀气的眼神一路望着李玉如,心中气愤不已……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