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十一章 深情离别 下
    唐战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日里陆菁最忌讳自己与慕容樱交流,今日陆菁却主动让自己去和慕容樱说话,唐战也无法理解陆菁此时心里的想法。

    “菁儿,这是为……为什么?”唐战不假思索地问道。

    陆菁没有立刻回答,也没有正眼看唐战,随后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人之将走,算是让他们有一丝最后的留恋吧……”

    “陆姐姐……”玲珑也用复杂的眼神望着陆菁。

    “还不快去?”陆菁突然声音大道,“别等我改变了主意,你们就没有机会了……”

    听到此话,玲珑依旧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用深情的目光望了望南宫俊,最后定下了心,慢慢地朝南宫俊的方向走了过去。

    “俊……俊大哥……”玲珑依旧是羞涩地叫道。

    看着玲珑犹豫不决的样子,南宫俊缓了缓神,然后说道:“玲珑,我们去外面谈吧……”

    玲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回头望了一眼陆菁,最后决定了和南宫俊一起走出了大院门口。

    唐战在一旁见着,想着南宫慕容家的人一同前去疆场,心中也是异想迭起。刚才陆菁让他出去和慕容樱说说话,唐战心里就有了更多复杂的想法。想了好一会儿,唐战才对陆菁缓缓道:“菁儿,那我先去了……”

    说罢,唐战也深情地望了陆菁一眼,然后往大院门口外的方向走了出去……

    只剩陆菁一个人独自背对着大院门口站着。“南宫慕容,玄空大师,他们两兄弟真的是……”陆菁此时的心里也是矛盾层层……

    南宫俊只把玲珑带到了门口的拐角处就停住了。

    玲珑看着南宫俊停下了脚步,自己也停了下来。沉默了稍许,玲珑先发话道:“俊大哥,你……真的要离开了?”

    南宫俊转过身,想了想,然后说道:“家族抛我而去,我现在只能前去山东边境,赴疆场杀敌,解救天下百姓……玲珑,我现在只有这条路能走,所以,我不得不离开汴梁,离开玲珑你了……”

    “俊大哥,说实话,玲珑很舍不得你……”玲珑两眼泛起了泪光,但却摆出了微笑的姿态,“但是俊大哥有这样的胸怀,玲珑替俊大哥感到高兴。”

    南宫俊看着玲珑,尽管自己快要离去,玲珑却依旧乐观,南宫俊有些吃惊地笑着道:“玲珑,你……不伤心吗?”

    玲珑继续笑着说道:“说实话,玲珑确实是有些伤心和遗憾,不过……玲珑现在更替俊大哥感到高兴,因为玲珑喜欢的俊大哥是一个心寄苍生的真汉子……”

    “玲珑……”听到玲珑能说出这样的话,南宫俊又吃惊道,“你真的……我这一走,可能很久都不会回来,甚至还有可能……战死疆场……你真的,不会感到孤独难过吗?”

    玲珑听了,继续笑道:“我相信俊大哥,就像我一直相信陆姐姐一样……俊大哥走了,玲珑是有些牵挂和不舍,但在这里,我还有陆姐姐,还有唐大哥他们陪着我,玲珑不会孤单的。你放心吧,俊大哥,玲珑没有你想得那么脆弱……”说到这里,玲珑的两行泪珠沿着她那粉玉的脸颊滑了下来。

    看着玲珑的样子,南宫俊知道玲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依旧是牵挂着自己。南宫俊心里也有牵挂,也不想离开玲珑,离开汴梁,但自己的大哥南宫成的话又让自己坚定了决心。南宫俊稍微闭上了眼睛,抬了抬头,唇齿微闭,随后定下了决心,然后回头睁眼说道:“玲珑,放心吧,我南宫俊发誓,一定会活着回来看你!”南宫俊的声音坚定了许多。

    玲珑听了,泪水再也忍不住地低了下来。但是玲珑依旧是想办法克制住自己的情感,只听她说道:“放心吧,俊大哥,玲珑会照顾好自己,俊大哥你自己出身在外,要万加小心……玲珑会在这里,等俊大哥……你回来的……”说着,玲珑的泪水越来越多,似乎是情感再也控制不住了。

    看着玲珑外表脆弱,内心却坚强的样子,南宫俊意识到了玲珑是真心的爱自己。于是,南宫俊想了好一会儿……突然,南宫俊一把搂住了玲珑,然后在她的额头上深情地一吻。

    这个动作也让玲珑震惊了,但是玲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太多的动作反应,只是呆呆地站着,泪水不停留而已。

    一吻之后,南宫俊用手擦了擦玲珑脸颊上的泪水,然后平静地说道:“我要走了……玲珑,你回到你陆姐姐的身边去吧……我不在的日子里,自己照顾好自己,然后等我回来……”说着,南宫俊自己的泪水也有些忍不住了。

    玲珑没有再说什么,在她心里,她只能默默地接受这一命运,能做的,只是无时无刻的牵挂……

    唐战走出大门口后,径直方向就看见了慕容飞和慕容樱站在对面的拐角处。唐战慢慢走了过去,心中却是复杂不已……

    “唐少侠?”慕容樱正和自己的哥哥慕容飞聊着一些事情,突然看见唐战从对面走了过来,慕容樱不禁叫道。

    看见慕容兄妹注意到了自己,唐战加快了脚步,很快走到了二人的跟前。

    “唐少侠,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出来?”慕容樱与唐战最熟,最先开口问道。

    “叫我唐大哥吧……”唐战静静地说道,“是菁妹让我出来和慕容姑娘你说话的……”

    “陆姑娘她……竟然同意了?”慕容樱深知陆菁对自己的想法,此时对陆菁的行为举动感到了一丝诧异,于是疑惑地问道。

    慕容飞知道慕容樱与唐战二人之间有话要说,于是稍微回避了一下。

    唐战顿了一会儿,然后直切话题道:“慕容姑娘,你真的……要和南宫慕容兄弟他们去山东边境吗?”

    慕容樱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和哥哥都被慕容家赶了出来,现在只能兄妹俩相依为命……别小看我,我可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在外打仗?我可不相信这只是只有男人才能做的事……”

    “这是慕容姑娘你……自己决定的?”唐战也不敢相信慕容樱一个女孩子能有如此大的决心,于是不禁问道。

    “毕竟我和我哥一样,这也是我的决心和理想……”慕容樱看着唐战一筹莫展的样子,于是转回道,“我知道,唐大哥,在你心里面,你也想和我们一样,奔赴疆场杀敌吧,身为唐家后人……”

    这一句也说到了唐战的痛处了。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甚至已经可以前去疆场杀敌,如今无所事事的唐战不禁觉得自己活得很臃肿,很迷茫。想了好久,唐战才缓缓说道:“说真的,我也想和你们一样,想早一点地投奔疆场,驱逐蒙古鞑子,恢复中原之势……但是,如今自己却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了那么多的武林杂事中不能脱身,对未来的人生也很迷茫……”

    看着平时大义凛然的唐战也有犹豫不决的时候,慕容樱不禁说道:“看来唐大哥你也和我哥哥以及南宫大哥一样,也有犹豫不决的时候……但我相信,在唐大哥你心里,那个目标从来就没有动摇过吧?”

    唐战听后,想了许久,然后渐渐吐出字句道:“看到你们一个个往坚定的人生目标去了,我自己却越来越迷茫……说真的,我现在就想和你们一样,前去疆场杀敌,不仅仅是报家族恩怨,还有我的理想……”

    “现在的你可不行……”听到唐战说到这里,慕容樱即刻提道,“现在的你,还有放不下的东西和人……”

    “什么?”唐战天资愚笨,没能立刻想明白慕容樱的话。

    慕容樱继续说道:“在你身边,还有放不下的人,不是吗?”说着,慕容樱面带微笑地望了望陆府的大门口——显然,慕容樱口中说的那个人,自然是陆菁。

    听慕容樱这么一说,又见着慕容樱的目光移向了陆府,唐战心中便知慕容樱口中所说的那个人便是陆菁。

    “我心里放不下的太多了……”唐战突然眼神迷离道,“家族命运放不下,菁儿放不下,远去的孙云兄弟放不下……现在的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取舍命运了……”

    “唐兄弟,你需要的不是取舍,而是计划……”正说着,慕容飞听到了二人对话的主题,于是走过来说道,“人生中不是所有都必须取舍,你可以计划先后。其实,昨晚子川兄弟也和你一样,想要和我们一起奔赴疆场,但是他心里也有放不下的李玉如。但是他知道自己眼下最重要的是什么,所以计划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先去解决李玉如的事情,然后再继我们之后前行……”

    “子川兄弟昨天晚上也和你们在一起吗?”唐战又说道,“那我需要和子川兄弟的选择一样吗?或者说,我也应该先放下自己人生目标,解决好当下的事情……”

    “我们被赶出了家门,无路得以走另外的一条路……”慕容飞继续说道,“可是唐兄弟你不一样,你的人生还没有被任何限制。我的师父也说,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该怎么走这条或许多条路,都是你自己决定的,别人无法代替你……”

    “现在最放不下的……”唐战想了想,然后说道,“我现在最放不下的,是菁儿,还有子川兄弟以及其他的朋友……”

    “这就对了……”慕容樱笑着说道,“现在最让唐大哥你放心不下的是你的朋友,既是如此,你自己应该知道现在最先应该提起什么,放下什么。”

    唐战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抬起头说道:“嗯,你们说的对,或许,这些问题都应该是我自己去想清楚的,而不是靠别人……谢谢你们,也希望你们能够在疆场上多杀蒙古鞑子,恢复中原大业!”

    “我们会的!”慕容飞也坚定地说道,“我们先去了!和子川兄弟一样,我们会等着你们再过来的,到时我们能一起驰骋疆场、完成大业!”

    “一定!”唐战也坚定地说道。

    “陆姑娘,你身边有唐大哥,真的挺好……”慕容樱看着陆府的方向,心里暗暗道。

    南宫俊这边也和玲珑说完了话,然后赶了过来。没有再说太多的话,几句简单的言语,双方也各自告别了……

    回到陆府……

    “都说完话了?”陆菁依旧是背对着陆府的大门,向回来的唐战和玲珑轻声问道。

    “说……说完了……”玲珑暂时还不敢和陆菁正是这说话,唐战一个人替她答道。

    “说完了话,算是让你们心中放不下的,至少可以弥补一些牵挂了……”陆菁转过头,缓缓说道,“尤其是你,玲珑……”陆菁说话时,她的眼神里有着一种淡淡的无奈。

    玲珑听了,眼睛更加低了下去,不敢去看陆菁。唐战想了想,然后说道:“菁儿,说实话,我和南宫俊慕容飞他们一样,也想要奔赴疆场,完成我一直以来想要完成的愿望……可是如今,我却依旧是迷茫……”

    陆菁看着唐战毫无生气的样子,知道他内心的想法。自是唐家后人,发出誓言要为家族报仇,解救苍生,如今却无所事事地被本与他无关的一些莫名其妙的江湖恩怨给“囚禁”在这浩大的汴梁城里,换做是谁,谁都会感到迷茫。可是朋友之情不能放下,就算是迷茫,但凡有义心之人,都会在这取舍之中做出毫无争议的选择,而唐战就是这样的人……

    “傻蛋……”陆菁突然低声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不能去实现理想的落寞与悲伤,可是事与愿违,现在也没有办法……不过,傻蛋你放心,菁儿会帮你想办法的,菁儿发誓一定能帮你去实现你的理想……”说着,陆菁摆出微笑的姿态,笑望着唐战。

    “菁儿……”唐战看着陆菁给自己鼓劲的样子,默默道。

    “傻蛋你自己不也是这么想的吗?”陆菁继续笑着道,“菁儿相信傻蛋,傻蛋一直都没有让菁儿失望,不是吗?”

    唐战看着陆菁乐观的姿态,心想着自己怎么也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困难而愁眉苦脸的,于是他也冲着陆菁笑了笑,然后说道:“嗯,菁儿说得对,我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而灰心丧气的!”

    于是,二人又互相笑了笑,似乎又回到了平时戏耍玩乐时的情态。看着二人如此乐观的样子,玲珑也心情舒畅地微笑起来……

    汴梁城门口……

    南宫俊回头望着城楼牌匾上的“汴梁”二字,心里思绪不已……

    “哥,这回我们这的要离开了……”慕容樱离开了汴梁城,内心有些落寞道,“这一去,有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我们不后悔不是吗?”慕容飞反倒是笑了笑说道,“无论怎样,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正确的路。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我们不会后悔我们的选择。”

    “慕容兄说得对……”南宫俊回过头跟着说道,“离开了家族,离开了师父,离开了那么多的朋友,现在的我们,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只身远行。”

    “何况,我们是要奔赴疆场,奋勇杀敌……”慕容飞也接着说道,“我们要做的事关系着天下苍生……”

    慕容樱自己又一个人回头望了望,身为一个女孩子家,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决心做出这样的决定……

    “樱妹,我们该走了……”慕容飞小声地说了一句。

    慕容樱最后望了一眼汴梁城虚掩的城门,定睛一眼里面的街道,眼睛一闭……“好,我们走吧……”慕容樱慢慢回过头,然后再也没有望后面的景色,然后径直和自己的哥哥慕容飞以及南宫俊朝着北方尘道缓缓而去。

    汴梁北部,尘土慢慢,没有昔日的繁华,只留下三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儿时立志报国殇,破碎江山记断肠。妖娆绿水怎难留?北国驰骋踏边疆……

    陆府苏佳房内……

    苏佳正静静地打坐着,试着提炼自己体内的寒灵神功。苏佳学得的断魂刀法属于刚猛性质的武功,但寒灵神功却是古墓派阴柔心法之一,二者融合本就有难度。

    “一刚一柔本是难融,想要做到刚柔并济的话……”苏佳一边运着功,心里一边暗道,“武当派掌门人张三丰张真人就能很好的将刚柔并济在一起,传说《易经》和《道德经》中都有记载……可是,我不可能和武当派的弟子一样,有那么好的资源机会。不过,如果能像他们一样,刚柔内力分开并和的话……”

    想到这里,苏佳放回体内的武功内力,重新流动。先是寒灵神功的阴柔内力灌注全身,然后待全身内力顺畅后,再慢慢将断魂刀法的精强内力一点一点地由脚至身,缓缓并入。

    刚开始的时候,精强内力遇上阴柔内力,会产生反冲的效果,余力冲击自己的穴位,这让苏佳开始有些很不适应。但是,由于精强内力灌注得很慢,一点一点地,待苏佳慢慢适应了,精强内力和阴柔内力结合互补在了一起,体内顿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不过很顺畅很舒服。

    苏佳心想着一定是内力融合逐渐成功了,于是加大了断魂刀法的精强内力,一次性地灌入了更多,更多更充分地与体内遍满的寒灵神功结合在了一起……

    内功心法的试验往往能从施法者自身四周散发出源源不断的其妙内力,可能连苏佳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她四周已经在不断地向外散发着阴柔却不失迅猛的内功之力——苏佳的断魂刀法精强内力似乎已经多了一种灵动之感……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