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十章 深情离别 上
    第二天从汴梁神庙出来后,赵子川和黄纪回了黄氏药坊,去看李玉如的状况;而南宫俊则先是去回南宫家,似乎对那里还有着一丝的留恋,慕容兄妹两也跟在一起……

    回去的路上,南宫俊的心情一直很沉重。对他来说,逃家出走,背井离乡,甚至将来奔赴疆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南宫俊自己的选择,为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南宫俊也选择了这条无法回头的路。以前的留恋,以前的人,甚至是以前的自身,都要在新的人生路上重新审视。但是南宫俊也并不后悔,只是对已经坚定了的人生路感到一丝未知的孤独和恐惧罢了,因此内心比较沉重……

    慕容飞在身后看着,关心地问道:“南宫兄,你还在想你们南宫家的事是吗?”

    南宫俊定了定神,望了望苍灰色的天空,眼神微皱,表情淡然道:“虽然立誓之言已经离开了南宫家,去寻找新的目标,但是……那里毕竟曾经是我的家,现在想来,离开了亲人,我的心里反而多了一分落寞感……”说完,南宫俊低声地叹了一口气。

    听到南宫俊说到的这些,慕容飞心里又何尝没有忧伤。和南宫俊一样,慕容飞和自己的妹妹也是众叛亲离,只身在外。最起码慕容飞还有一个亲妹妹陪在身边,可是南宫俊……他是真的孤身一人,一路在外免不了落寞之感……

    “南宫家到了。”正在南宫俊和慕容飞深沉地思虑间,一旁的慕容樱指着前方说道。

    “到了吗……”南宫俊用枯死的眼神望着前方,迷离道,“我将要永远离开的家……”

    “我们是慕容家的人,不方便陪你过去了……”慕容飞说道,“如果南宫兄你还有什么留恋的话,就过去看看吧……”

    慕容樱也看着南宫俊一脸不振的样子,也安慰道:“说的也是啊,如果心里不痛快,就过去再最后看一眼吧……”

    南宫俊回头望了望慕容兄妹二人,只见二人正用企盼的目光望着自己。南宫俊想了想,然后转回身说道:“那好吧,毕竟也有可能再也回不来这里了……我看我还是再过去看看吧,慕容兄和樱妹你们两个在这里等我吧……”

    慕容飞和慕容樱同时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南宫俊还是坚定了决心,径直地朝南宫大院门口的方向走去……

    慢慢走了很长时间,南宫俊才走到了南宫大院的正门口……他想了很久,随后抬头望了望门上写有“南宫”的牌匾,发现多年的风已将曾经辉煌的牌匾吹裂得开了些许的裂口,金色的“南宫”二字也没了往日的耀眼亮丽。南宫俊的目光又移向大院门口的红色立柱,立柱也早也没有了最鲜艳的朱红,换而是一些惨淡无比的暗红。南宫俊闭眼思绪着,想到了南宫世家往日不变的繁华,想到了自己昔日与兄弟姐妹们的快乐,想到了父亲对自己的肯定和寄予希望,想到了娘亲的关怀,还想到了最后离开南宫家时自己与父亲的对话……南宫俊想到的太多太多,他的心神甚至有些凌乱,他也开始对尔后人生路上的孤单而感到害怕,感到恐惧……

    “六弟,你也舍得回来了……”突然,从南宫俊身旁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南宫俊顿时从深沉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他回过头,发现了一个让他更加怀念不已的身影——站在他面前的,是他一直最信任的大哥南宫成,身旁还有自己的二哥南宫策和唯一比他小的七弟南宫傲。

    “大哥……”南宫俊眼神迷离道,对他来说,大哥南宫成的出现,更是让他对从前的生活更加怀念起来。

    然而,长子南宫成却是一脸严肃的表情,只听他用平淡的口气问道:“我都听爹说了,你离开了南宫世家,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在大哥面前,南宫俊还是低下了头,变得更加忧伤起来。随后,南宫俊还是说道:“我去了师父那里……我已经在那里立誓了,要去山东边境,随朱元璋义军北伐,驱逐蒙古鞑子。就算爹不认我这个儿子,我也要去实现我的人生目标……但是我还是怀念这里,所以又回来看看……”南宫俊虽然话语中肯,可语气似乎并不那么坚定,或许是因为在这个让他足以怀念往事的家面前,南宫俊无法有在汴梁神庙时的坚定决心。

    “看来你倒是挺有坚定的决心嘛,甚至违反了家规……”南宫成依旧面无笑容道,“既然选择了自己的路,现在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南宫俊不敢正视着自己的哥哥,只是两眼瞟视淡淡道:“我……我还是舍不得这里,甚至……不想离开这里……”

    “你现在又不想离开了?”南宫成语气加重地问道。

    南宫俊继续说道:“是呀,我也想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但是,这里留给我的回忆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大哥……你曾经很耐心地教导我,我也不想要离开大哥你,所以我……”

    正在南宫俊用毫无底气的口气说着时,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啪——”,一声脆响,南宫成迅速走上前,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南宫俊的脸上……

    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南宫俊惊呆了,南宫策和南宫傲也在一旁惊呆了,只有南宫成用严肃的目光一直望着南宫俊……

    脸上火辣辣的疼,南宫俊等大双眼,似乎是被这一巴掌给打醒了……

    “混账!”平时少有粗语的南宫成罕见地大骂道,“你从来都是我最喜欢的弟弟,也是爹娘最喜欢的儿子,也是我们南宫家公认的最有志气的儿子,如今却说出这样丧家的话?”

    南宫俊定了定身,两眼放出惊讶的神情,似乎从刚才的无限回忆中清醒了过来。“大哥……”南宫俊慢慢转过头,正视着南宫成,默默道。

    南宫成换了一下,然后语气义正言辞道:“你是我们南宫家唯一一个敢为了天下苍生而立志的儿子,这应该是我们南宫家的骄傲……而如今目标即在正道上,你却说出这等犹豫的话来,你这样说这样做,对得起你之前发过的誓吗?”

    “大哥,我……”南宫俊意识到了自己错在了哪里,被南宫成这么一说,两眼眼神由惊讶变成了坚定。

    南宫成继续说道:“男儿志在四方,这是爹从你小的时候就告诉我们兄弟七人的,大哥我以前也经常教导你的,为英雄者,要有胸怀黎民苍生之心……大哥我继承家业,尚不能成,如今也只有六弟你已经离这个目标最近了,也敢于实践了,怎能在这个关头犹豫不决?有坚定的目标,有誓言,有心寄苍生的决心,就不可以犹豫,必须坚定不已地去向着这个目标实现,而不是怀念不可能再重回的阻碍人生前行的无用回忆!”南宫成的口气愈加坚定有力。

    一直信任自己大哥的南宫俊已经被完全感染了,他也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下去,于是坚定地笑着说道:“大哥,我明白了!”

    “光说不练没用……”南宫成忽地拔出身上的长剑,随后又吩咐南宫策和南宫傲也拔出自己身上的武器,然后剑锋直指着南宫俊道,“想要坚定自己的目标,必须要练!”

    “大哥,这……这是什么意思?”南宫俊似乎并不明白自己大哥此时的目的。

    南宫成继续说道:“你一人与我们兄弟三人比武一番,只有练了才能坚定自己的决心!快,亮出你的蛇矛!”说着,南宫成一个垫步,剑光直朝南宫俊胸前而去。

    南宫俊没有再多想,下意识地提起自己的八丈蛇矛,枪杆挡住了南宫成的剑。

    南宫成长剑抵着南宫俊的蛇矛,眼神严厉道:“拿出你全部的实力吧!”说着,南宫成示意了身后的南宫策和南宫傲两人也一起攻上来,并加大了自己剑上的力道。

    南宫策和南宫傲得到南宫成的命令后,纷纷袭来。南宫俊坚定地望了一眼,然后同样坚定地说道:“好,那就来吧!”

    说着,南宫俊忽地加大了枪杆上的力道,将南宫成练剑带人一起拨了回去,然后整个人腾跃而上,蛇矛枪法瞬时尽展……

    黄氏药坊内,赵子川和黄纪这时才刚从汴梁神庙回来……

    “不知道李姑娘现在是不是还在好好地休息……”黄纪一边朝着药房的方向走,一边说道。

    “但愿不要又发生什么事……”赵子川两眼凝神道。

    正说着,二人已经来到了之前李玉如休息的那个药房。赵子川走在前面,先是轻轻敲了敲药房的大门,然后冲着里面应道:“李姑娘,我们回来了。”

    可是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

    赵子川再一次敲了敲门,同样喊道:“李姑娘,我们回来了,你在里面吗?”

    然而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赵子川深感疑惑,并和黄纪对望了一眼。由于药房的门并没有锁,所以赵子川索性推门说道:“李姑娘,我们要进去了……”

    “吱——”大门打开,光线透过房内。

    “李姑娘!李姑娘你在哪儿?”然而房里却没有李玉如的身影。

    “什么,李玉如居然会不见了……”黄纪也吃惊道。

    看见李玉如失踪了,赵子川慌忙地跑出来,向着四周喊道:“李姑娘,李姑娘,李玉如——”他想着李玉如是不是只是在这药坊的院子里逛,出来透透气。

    然而遗憾的是,药坊大院里到处都没有见到李玉如的身影——这让赵子川更加的着急。赵子川此时也是罕见的着急,好像他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

    “子川兄弟,你先不要急嘛……”黄纪在药房门口说道。

    “不急,我怎么能不急?”赵子川有些无法冷静道,“本来是想让她一个人静一静,没想到她又一个人跑了……”

    黄纪想了想,然后说道:“咱们可以想一想,李姑娘到底会到哪里去。”

    “哪里去?”赵子川依旧着急道,“她只要一出去,就有可能被峨眉派的弟子发现,她现在还能到哪里去?”

    “那就对了,她现在一定是被峨眉派的弟子抓走了……”黄纪说道,“李姑娘现在最有可能是在峨眉派此次剑道大会的歇息处。”

    “峨眉派的歇息处在哪儿?”赵子川急着问道。

    黄纪很平静地说道:“在汴梁南郊的山区上。”

    “傲晶师太一心想要杀了李玉如,玉如她一个人前去,傲晶师太肯定不会放过她的……”赵子川提起手中的乾坤二剑,准备离开地说道,“不行,我现在得去救她!”说完,赵子川准备直接冲出药坊门外。

    “你先等一下——”黄纪见着赵子川毫无理智的拼命样子,一把拦住说道,“你现在一个人前去,也不会是傲晶师太的对手的,到时候也不可能救出李姑娘的!”

    听黄纪这么一说,赵子川暂时冷静了一下,然后想了想说道:“就算打不过傲晶师太,也要救出李玉如,还得逃回来,所以还是得有能与傲晶师太抗衡的人陪同才行……对了,如果把唐兄弟和萧兄弟叫上,说不定他们合力能和傲晶师太打成平手,那么救回李玉如的希望就大了,可是那样的话,他们两个人也会面临危险……”

    黄纪想了想,然后问道:“我可以帮上忙吗?”

    赵子川看了一样黄纪,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行,黄兄弟你还要继续给城里的百姓治病……这一去可能就是九死一生,我不能让黄兄弟你冒这个险……”

    “可是……”黄纪刚想说什么,却又被赵子川给拦住了。

    赵子川坚定地说道:“行了,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去陆府找菁妹,她鬼点子多,兴许能想到什么办法也说不定……黄兄弟,你就不用和我们去了。”

    见着赵子川如此坚定的样子,黄纪没有再说什么。

    “行了,我现在就去陆府找菁妹了,黄兄弟你要是还有什么消息的话,再到赵府找我二哥好了,我走了!”说完,赵子川一个转身就飞出了大门,看来此时李玉如的安危始终让赵子川放不下心。

    看着赵子川的离去,黄纪此时心里似乎有些复杂。“义父,我到底该不该……”黄纪默默地念道……

    南宫大院门口……

    南宫俊手提八丈蛇矛站在中央,周围还有三人。此三人在一旁却是精疲力尽,气喘吁吁,手中的兵器也无法拿稳。不问便知,此三人便是南宫成、南宫策和南宫傲。看来刚才的比武,是南宫俊赢了。

    南宫成缓了一口气,然后最先说道:“看来……六弟的武功果然已然在我们之上,我们兄弟三个人联手……都不是六弟你的对手……”

    “大哥,我……”南宫俊此时虽然比武赢了,却是傻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什么好。

    “傻六弟——”南宫成走到南宫俊面前,拍着南宫俊的肩膀说道,“现在你已经在我们兄弟六人中时最优秀的了,现在你还要为了天下苍生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家族能有你这样的后代,列祖列宗已经能为六弟你而感到骄傲了……”

    “我……”南宫俊似乎还要说什么,却又被南宫成给拦住了。

    南宫成正视着南宫俊,义正言辞道:“六弟,我问你最后一问题,你已经决定了要去走你自己的人生路了吗?”

    南宫俊似乎是从南宫成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什么,灵光一闪,随后坚定地说道:“我已经决定了,绝不会后悔!”

    “好样的,这才真正是南宫家引以为傲的子嗣!”南宫成也坚定道,“我们南宫家的人都以你为荣!”

    身后的七子南宫傲也说道:“对呀,六哥,大家都觉得你是好样的!”

    “大哥,七弟,你们……”南宫俊望着自己的哥哥弟弟们都用信任的目光望着自己,于是自己也点了点头说道:“嗯,放心吧,我不会让南宫家的祖先失望的,我南宫俊就此离开南宫家,但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自己是南宫家的血脉!”说完,南宫俊向自己的哥哥弟弟们行了告别礼。

    “保重了,六弟,希望你戎马归来,我们兄弟能够再重逢!”南宫成抱拳道。

    “保重了,大哥,二哥,七弟,还有替我向爹娘还有其他兄妹问好,今日就此告别,保重!”说完,南宫俊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保重……”南宫成小声地默默道,然后目送着自己的六弟离去……

    说到底,和自己小时候差不多,这次又是自己的大哥南宫成帮助自己坚定了目标,使自己不再犹豫,一想到这儿,南宫俊打从心底很感谢一直关心自己的大哥南宫成……

    南宫成没有再回头,而是拐了个弯,然后跟慕容兄妹会合了。

    “回来了……”慕容飞首先说道,“刚才的景象我和樱妹都看到了……”

    “我知道……”南宫俊默默地回答道。

    “其实我挺羡慕你的,南宫兄,有个这么好的哥哥……”慕容飞顿时眼神低迷道,“不像我的哥哥,处处排挤我,甚至还想……杀了我……”

    说到这里,慕容樱侧脸用关心的目光望了一眼慕容飞。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慕容飞从话题中回来,继续问道,“盘缠都准备好了,准备离开汴梁吗?”

    南宫俊想了一会儿,突然心中像是被什么震撼了一样,随后表情哀伤道:“我还想去见个人……”

    “谁?”慕容飞疑惑道……

    陆府内……

    苏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到今天想要试试寒灵神功提升武功的能力,于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苏佳便在床上打坐起来。

    “佳儿,你这是要干嘛?”萧天看着苏佳的异样,不禁问道。

    “我不是说过吗,今天回来就要试一试寒灵神功提升武功修为的能力,现在就打坐运运气……”苏佳微笑道,“所以说,阿天,待会儿我练功的时候,你不要随便打扰我哦……”于是,苏佳轻轻闭上了眼睛,然后开始认真运气起来。

    “好吧……”萧天只是随便回答了一声,然后闲来没事,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后远处,玲珑正在打扫着院子。而陆菁和唐战此时也刚好回来,见到两人这么早就回来了,玲珑兴奋地问道:“陆姐姐你们回来了,怎么样,南宫地道很神秘吗?”

    陆菁有些扫兴地说道:“本来是要进去的,却被南宫家的人给轰出来了……这还不算,刚才苏姐姐和萧大哥一路上给我讲了他们见到的,尽是有趣的东西,弄得我后悔死了!”说着,陆菁快要气得跳起来了。

    “那岂不是很可惜……”玲珑故意“嘲笑”陆菁道,“看来陆姐姐有时候脑袋瓜也很不好使嘛……”

    “玲珑,你说什么?”陆菁见玲珑也故意“羞辱”自己,气得追上去和玲珑到闹起来。而玲珑也不怕,知道陆菁是在和自己闹得玩,于是两人的小声在院子里面回荡了好久。

    唐战也拿这两个女人没有办法,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小姐,门外有人找你——”正在打闹间,突然一个仆人冒了出来,对着陆菁说道。

    “找我?”陆菁疑惑道。

    仆人点头道:“是的,他说小姐你见了他就知道了。”

    陆菁想了想,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谁回来找她,于是先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仆人答应了一下然后就转身走了。

    “这个时候有哪个熟人会找我呢?”陆菁自言自语道,“从刚才小鱼(刚才的仆人)的表情来看,来者应该不会是什么恶人。”

    玲珑见着陆菁天天有有趣的事情可以玩儿,于是也赖道:“什么事情,让我也去见见嘛,陆姐姐。”

    陆菁想了一会儿,心想着这回的事情肯定没有昨天剑道大会现场那样危险,于是无所谓地答应道:“好吧,不过玲珑你可不许在一个人行动了。”

    “可以了,这里是陆府,又不是别的地方,不会走丢了……”玲珑笑着说道。

    于是,陆菁答应了玲珑,她和玲珑、唐战三个人一起又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本以为是什么新鲜人物,然而刚一到门口,出现之人却让三人吃了一惊。

    “是你……”陆菁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出现在三人面前的人竟然是——南宫俊,玲珑见了,整个人都快哭了。原来,南宫俊最后在离开汴梁城前想要见的人,是玲珑。

    “俊大哥……”玲珑眼神忧伤地望着南宫俊。

    陆菁见着南宫家的人,总有一种排挤的感觉,于是不客气地问道:“原来是南宫家的六公子啊,这次又来我们陆府有何贵干啊?”

    “我来找玲珑——”然而,南宫俊竟出乎意料地说话如此直接,竟毫不在意陆菁对自己的眼神。

    陆菁也是吃了一惊……南宫俊知道陆菁的疑惑,于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三个人大致地讲了一下……

    陆菁听完后,侧脸说道:“我知道了,你和慕容飞要去山东边境找朱元璋对吧?”

    “还有慕容樱……”南宫俊继续说道,“我这次来,只是想跟玲珑说几句话……”

    陆菁听后,眼睛稍微一闭。南宫俊说完后,眼睛望了一下陆菁,又望了一下玲珑。玲珑也望了一下南宫俊,又望了一下陆菁,她的眼神更是悲伤起来……

    陆菁想了好一会儿,似乎心里有什么隔阂。随后,陆菁慢慢睁开眼,然后缓缓说道:“玲珑,你去和南宫俊说两句话吧……”

    此话一出,玲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南宫俊却没有太在意,他只是对玲珑说道:“慕容兄妹也在外面等着,玲珑,我们在外面快点说完吧……”说着,南宫俊的眼神里也透出一丝忧伤。

    “等一下……”陆菁突然叫道,随后犹豫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说道,“慕容姑娘也要走了,傻蛋……你去和她说几句话吧……”说着,陆菁头慢慢低了下去。

    唐战听了陆菁的话,也吃惊地望着陆菁……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