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九章 南宫地道 下
    南宫地道内,萧天和苏佳继续沿着火把的方向,摸着幽暗的通道,往密道深处慢慢前行……

    “这通道会一直通到哪儿呢?”苏佳走了许久,回头几乎都望不见刚才进来的入口,于是突然性地问了一句。

    “谁知道呢?”萧天回声应道,“不过既然这条通道并没有复杂的弯道,我想这一定是一条通往某处的捷径。”

    “你是说记载天魔神功的那块石碑?”苏佳又问道,“通到那里去,应该不会和少林派的人碰头了吧?”

    “应该不会吧……”萧天继续说道,“就算这条路再怎么捷径,南宫魄应该还是会先我们一步到达目的地。我们可以走慢点,他们若是到了目的地,一定会发出脚步声,到时候我们就会注意到了……”

    “嘘——”还未等萧天说完,苏佳将食指竖在嘴边,示意萧天安静,然后轻声道,“听,前面有人在说话……”

    “不会吧……”萧天暗惊了一下,随后也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过去。

    果不其然,前方确实是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虽然听不太清楚,但是可以初步判断距离不会太远……

    “的确是有声音……”萧天悄声说道,“而且好像不止一两个人,还有许多人朦胧的嘈杂声……”

    “说不定是南宫魄前辈已经将少林众弟子带到了那个地方……”苏佳坚定地望着前方说道,“阿天,我们快点过去。”

    萧天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和苏佳静静地往前方继续进发……

    微行不过一二百步,讲话人的声音就越来越清楚了。

    “这回听到了,确实是南宫魄前辈的声音……”萧天听清楚了讲话之人的声音,悄声说道。

    “别太惊讶,我们悄悄地靠过去,注意不要被发现了……”苏佳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提醒道,然后两个人沿着旁边的墙壁慢慢地向前方挪步而去……

    而说话的人确实就是南宫魄,他带领着的,还有少林寺的释明方丈以及少林众弟子。

    而在南宫魄侧边,也就是释明方丈正前方二十步远处,是一块似乎镶在墙壁里面的一块巨石,上面还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看来这恐怕就是江湖中盛传的传说上官仙剑前辈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

    萧天和苏佳紧紧离少林众弟子隔着两堵墙,两人屏气凝神地向着同样是他们对面的石碑望去。由于密道里面阴暗无比,到处又有着略微的阴湿味道,所以萧天和苏佳二人的气息还不太容易被人发现。

    “那便是上官前辈记载有关天魔神功的石碑是吗……”萧天悄声问道。

    “嘘——”苏佳继续竖起食指轻轻提醒道,随后用更小大声音说道,“应该就是了,我们还是先不要说话,听南宫魄前辈是怎么说的吧……”

    萧天轻轻点了点头……

    南宫魄这里,南宫魄还是耐心地和众少林人士讲解着有关上官仙剑前辈记载天魔神功的事情。

    释明方丈耐心地看着这石碑上的每一寸,每一角落,以及上面的每一个文字,每一个符号,心中颇有疑惑。随后,释明方丈问道:“阿弥陀佛,南宫大侠,这上面的文字真的是上官老前辈亲自刻上去的吗?”

    南宫魄不紧不慢地说道:“说实话,这个……倒真没有人有详细的记载。有人说这的确是上官前辈记载的,也有人说这只不过是哪个盗墓的人故意刻画的,毕竟天魔神功只是个传说,可信度并不高。”

    “阿弥陀佛,可是上官老前辈的武功确实是从古至今无人匹敌……”释明方丈笑着说道,“如今对上官前辈还有印象的,恐怕只有陆清风、郜英、卢欢、和张三丰四人了……老衲在当年武当论剑的时候,曾与张三丰张真人有过交谈,张真人也回忆说上官老前辈的武功的确是有一人匹敌蒙古千骑的威力,连张真人自己都无法在上官前辈手上过上几招……”

    “那方丈的意思是……”南宫魄又问道。

    释明方丈继续说道:“阿弥陀佛,老衲所言,即指上官老前辈有如此前无古人的武功,若是真如这石碑上记载所说,连上官老前辈都不敢完全参透这套被称作是‘邪门武功’的天魔神功,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释明方丈的口气里暗含着一种担忧。

    南宫魄似乎是听出了释明方丈的意思一二,于是笑着说道:“释明方丈不用担心了,夸大其词人人皆会,若这只是某人骗人所耍的伎俩,故意在这石碑上刻上所谓‘天魔神功’的记载,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阿弥陀佛,若这真的只是传说,或者说是假的,我们这些被称作为武林中的尊师,岂不是都上当受骗了……”释明方丈继续带着疑惑的口气,不紧不慢地说道,“蒙元朝政上后,南宫家业不过数三十年,至少三十多年前,上官前辈也没过世多久,余威犹存于世。况时正有武林四圣只说,江湖威严尽在,又会有哪个小贼胆敢为了欺骗世间,而在众武林名士眼皮之下玩儿出这等惊天大谎?”

    “若如释明方丈所言,也确实不是没有道理……”南宫魄先是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过……如果这石碑上的文字真是上官前辈所记载,还要在武林四圣之前,岂不是要在五十年以前算起?况武林四圣之说源于五十年前陆清风与郜英华山一战,时上官前辈过世不久,再往前提,上官前辈也已是杖朝耄耋之年,武功更不能与年轻时相提并论。再往前提,若是天魔神功真的存在于世,上官前辈想要参透其之,必是武功最盛的不惑之年,此又要推前四十余年。近九十年,时宋廷才亡,蒙元刚立,如此长的时间,为何世间中原几无谈及此事之人,反而待到南宫家业三十年后,地道之处的石碑忽成武林中阔阔不及的焦点?”

    “阿弥陀佛,南宫大侠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释明方丈笑着说道。

    南宫魄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所以在下年轻的时候,更曾想这只不过是某人为了某种目的而编出来的谎言。假造石碑上所谓上官前辈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或许达到他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也说不定……当然,这仅仅是在下的个人猜测,至于这‘天魔神功’的传说是真是假,在下也不能很确定。”

    释明方丈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对面的记载石碑,摇了摇头,轻声叹道:“阿弥陀佛,殊不知这个传说竟困扰武林众士数十余载,实是可悲可叹,可悲可叹啊……”

    南宫魄想了一想,然后说道:“说实话,在下也对‘天魔神功传说’给武林造成的巨大影响深感叹息,不想谈及此事过多……想罢,既是见过了这传说中的石碑记载,在下也当劝释明方丈和少林众弟子就此而止之,今日已见亦足矣,还望众士与在下就此离开这阴湿的地道,回到府上,在下宜以茶水待之。”南宫魄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阴湿的地道里,于是劝少林众士一同回到陆地之上。

    释明方丈最后看了一样这镶在墙壁里的巨大的石碑,觉得这里确实没有什么新奇的让自己和弟子们再待下去了,于是说道:“阿弥陀佛,也好也好,待回到府上,老衲和众弟子必另谢过南宫大侠了。”说着,少林派全体人士齐向南宫魄行礼而去。

    南宫魄见了,连忙回礼道:“方丈礼重了,这里阴暗潮湿,不善行礼,待回到府上,在下再与方丈您共叙一番吧……”

    释明方丈起身点头,即为同意,于是遂跟着南宫魄往地道的另一条通路走去,真的是要离开这里,回到地面上去……

    自此过程中,苏佳一直都没敢有半点松懈,连呼吸也是克制地微弱。知道南宫魄带领少林弟子完全离开,知道听不到半点脚步声的时候,苏佳才敢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他们已经走了……”苏佳突然悄声说道。

    苏佳紧张的时候,萧天也跟着紧张。看到苏佳此时放下了心,萧天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现在怎么样,要前去看看吗?”萧天不自然地问道。

    苏佳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人的身子从两堵墙后面冒了出来,然后径直朝着前方的那块石碑走了过去。

    “嘿,等等,佳儿……”萧天看着苏佳的样子比自己还急,赶紧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当然,苏佳此时的心情确实是有些急切,她恨不得赶紧仔细观摩传说上官仙剑的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苏佳走到了石碑前,看着这块被镶在石墙里面的巨大石碑以及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好奇感顿时增加。

    萧天也望着石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不禁好奇地问道:“佳儿,这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究竟写的是什么?”

    苏佳看了看前面的几列文字,一边看一边想,随后慢慢地说道:“这上面记载的,好像是有关上官仙剑前辈的生前经历……”

    “经历?”萧天疑惑道,“和‘天魔神功’有关的经历吗?”

    “嗯……”苏佳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上面写的意思,好像是说上官前辈曾在汴梁此处发现了上古的一种神功,名曰‘天魔神功’。由于此神功威力颇强,不但自己没有办法参透,体内也感觉紊乱不已,顿时觉得这是一种非常邪门危险的武功。于是,上官仙剑前辈觉得此神功若是流传于世,可能会危害世间,所以便把它封印在了地底下。都是文言,不过意思还好懂,上面说的大概就是刚才我说的这个意思……”

    “可是若这些传说都是真的,如今却成了南宫家的地道。然后南宫家的人发现了这个踪迹,于是将它流传于世……”萧天说道,“说不定,这是真的,不是传说。”

    苏佳认真思虑着,然后轻声说道:“刚才南宫魄前辈提出疑惑,上官仙剑几十年间为什么没有把他发现‘天魔神功’的秘密自己公布于世,恐怕是因为怕外人知道了,会起私吞之心,从而武林可能会因为要夺取这样的神功而展开一场夺宝的腥风血雨,所以才把这个秘密给隐藏起来的……”

    “可是几十年后,南宫家的人还是发现了这个秘密……”萧天默默道。

    苏佳想了想,继续说道:“我想上官前辈应该也是考虑到这个秘密不会永远不被人发现,于是便在石碑上刻下了警醒的字样,提醒后代之人不可学习此等功法。阿天,你看,最后几列字上面写着,‘后人毋习之’,我想上官前辈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这些也都是些传说了,毕竟南宫家业三十年,还没有哪个人真正在这地道里发现了真正的‘天魔神功’的秘籍之类的记载,所以后人也只把这些当做传说罢了……”

    “这么说来,什么所谓的‘天魔神功’,果然只是毫无根据的传说罢了……”萧天说道。

    “这么多年了,也不能说是毫无根据吧,毕竟世间还没有哪个人敢随便拿上官仙剑这样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开玩笑的……”苏佳继续说道,“如果在这石碑上还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说不定对我们来说能够更好判断传说的真假性……”于是,苏佳又往石碑上的细枝末节处望去。

    萧天想了想,然后说道:“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什么机关记号之类的东西……”

    “什么?”苏佳听了萧天的疑惑,想到萧天懂得了一点机关之术,必会对这些东西有所敏感,于是不禁问道。

    萧天继续说道:“如果这块石碑上面还有什么机关记号之类的东西,说不定能解开这东西其他的谜团。”

    “哼,阿天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苏佳先是笑了一笑,然后说道,“不过,想到上官前辈能用神功将自己的武功提升到意想不到的修为,我还真是佩服上官前辈对武学的天赋。”

    “你也可以试试看啊,佳儿……”萧天又说道,“你体内不是有寒灵神功,而且之前也试过的吗?如果将体内的寒灵神功提升一个档次,说不定武功还能再登一步。”

    听了萧天的话,苏佳想了一想,然后点了点头笑道:“想想也对……我最开始练寒灵神功的时候,也只是为了疗伤而用。逐渐用熟之后,在和卢欢对决的时候,卢欢也说和我对招时,感觉到了我体内寒灵神功的内力。尔后又在梅花山庄,郜英师父说我体内的寒灵神功能自行抵御外毒……如果我的寒灵神功再提炼一下,说不定真的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阿天你说得对,今天回到陆府后,我就试一试……”说着,苏佳全身顿时感觉到些许兴奋了起来。

    “我体内不是也有寒灵神功吗?”萧天突然自叹道,“怎么不见我的武功之后有多大的提升?”

    “是你基础太差了,再说了,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呢……”苏佳先是“嘲笑”了一下萧天,然后说道,“行了行了,正事要紧,我们还是赶紧看看这石碑上面究竟有什么。”

    前面的几次机关通道的试验,让萧天积累了经验,他甚至可以一眼就能看出机关或是记号的问题在哪——看来他对这些东西倒是挺有天赋的。于是,萧天只是在石碑上扫了两眼,目光就盯在了字下面的两个奇怪的符号上面。

    “是这两个记号有什么蹊跷吗?”萧天突然指着说道。

    听到萧天的话语,苏佳马上侧过头,目光随着萧天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几列字下面有两个奇怪的符号,像是图腾的记号,又像是象形文字。

    “这两个记号是什么?”苏佳疑惑地问道。

    苏佳在一旁不解其意,然而,萧天似乎是认识这两个记号一样,瞪大眼睛道:“这……这两个符号是……”

    听到萧天的声音,苏佳立马转身问道:“怎么了,阿天,你认识这两个符号?”

    “这是妖鬼师父《机关要术》里面所记载的机关文字……”萧天吃惊地说道,“这个文字是师父自己发明的,是为了给自己在探索时躲避重复机关时的暗语……这、这个暗语只有师父自己知道,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师父写的暗语?”

    “难道妖鬼大师也来过这南宫地道?”苏佳疑问道。

    “可是师父给我《机关要术》后,也没有提及到啊……”萧天也很是费解。

    苏佳站起身,冷静地想了想,随后似乎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禁道:“莫非……”随后,苏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怎么了,佳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看着苏佳似乎自信的样子,萧天自觉苏佳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问道。

    “只有一个可能,这个暗语也不是妖鬼大师发明的……”苏佳暗笑道,“既然这个暗语没有流传于世,说明此暗语只是师父单独传给自己徒弟的,就像妖鬼大师只传给阿天你一个人一样……”

    “什……什么意思……”萧天感觉到了苏佳已经像是解开了某些谜团,于是提心问道。

    苏佳看着脑袋瓜不好使的萧天依旧的一脸疑惑,于是问道:“阿天,我问你,你师父妖鬼大师的师父是谁?”

    “是……玄清大师!”萧天突然答道,他似乎也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对!”苏佳笑望着萧天回答道,然后继续说道,“上官仙剑前辈和玄清大师前辈是素来的好友,这是武林之人众所周知的……妖鬼大师之所以用这种暗语,是因为这个暗语是他的师父玄清大师教给他的。而上官仙剑前辈和玄清大师是好友,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有关这些方面的东西也不足为奇……”

    “佳儿你的意思是……”萧天似乎是终于明白了,不觉吃惊道。

    “没错!”苏佳自信地笑道,“只有懂得这种暗语的人,才会在这石碑上留下这样的两个符号。也就是说,这石碑上的文字,的确就是上官仙剑前辈留下的。换句话说,所谓‘天魔神功’的传说,很有可能就是真的!”

    此话既出,萧天更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两个符号分别代表什么意思了……”苏佳继续望着石碑上的符号问道。

    “这个包在我身上……”萧天仔细望了望石碑上的那两个符号,然后细心地回忆着,随后说道,“《机关要术》上的暗语符号只有几十种,这两个符号分别代表两个字——‘火’和‘血’!”

    “‘火’和‘血’?”苏佳听了,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好像跟这个石碑上的文字所记载的内容没有丝毫的关系……”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萧天低下头来,苏佳都想不出来的东西,天资愚笨的他更不可能想到。

    “总之,知道了‘天魔神功’真的不是传说这个事实,也算没有白来一趟……”苏佳说道。

    “可是,若是这种神功真的存在,而且真如上官老前辈所说的那样邪门,流传于世岂不是会祸害世间?”萧天又担心道。

    “这个可以暂时不用担心……”苏佳继续说道,“毕竟这个地道里面只是石碑的记载,至于真正的‘天魔神功’究竟在哪儿,还不为人知……”

    两人正说着,突然,地道之上传来一声暗门关闭的声音……

    “上面是什么声音,好像什么暗门关闭了一样……”萧天听到了异样的声音,有些担心道。

    “不用担心了,我想应该是南宫魄把少林弟子带出了千秋塔吧……”苏佳平静道,“少林弟子也走了,看样子我们也要赶紧离开了,阿天……”

    苏佳刚一说完,萧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惊呼道:“哎呀,糟了,进来只顾我们两个人了,唐兄弟和菁妹他们两个人在外面是什么个情况我们都不清楚。他们一直都没有进来,说不定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了……”

    苏佳听了萧天的话,也按捺不住道:“对啊,我也忘了。这下不好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去找找他们两个人吧……”

    于是,萧天和苏佳没有再做多的停留,马上收拾了各自的包裹,然后绕着原路返回而去……

    地面上,由于南宫魄领着少林派的弟子出来了,然后南宫魄又把他们领到了大厅之上,南宫用和南宫魄的儿子女儿们也前往大厅招待去了,所以萧天和苏佳的离开还没有任何相关之人注意到……

    待到出了南宫大院,萧天和苏佳这才望见一旁苦苦等待的陆菁和唐战。

    “他们果真在门外!”萧天发现了,不禁叫道。

    唐战听到声音,即刻对身旁的陆菁说道:“菁儿,萧大哥苏姑娘他们出来了。”

    然而,陆菁此时是一脸等烦的哭丧表情,只听陆菁哀声道:“你们两个真能绕,让我们熬这么久……”

    “因为那地道里面确实是有太多秘密了……”苏佳平静地先是解释道,然后转身向着陆菁问道,“倒是菁妹,还有唐兄弟,你们两个没有进去吗?”

    “这个嘛,怎么说了……”唐战也变得扭扭捏捏起来。

    “还说,我们今天几乎是还没进千秋塔的门,就被南宫家的人给轰出来了!”陆菁为没能进到南宫地道并且还在南宫家人面前丢了面子而大声发泄道。

    苏佳见到了,笑着安慰道:“没事,反正我和阿天都看到了,待到回去后我们再给你们慢慢道来……”

    陆菁听了,表情立刻由阴转晴道:“那好,苏姐姐,你可得给我好好讲讲!”

    “没问题。”看着陆菁天真活泼的样子,苏佳轻轻地笑了一笑。

    于是,四人又一起向着陆府的方向返回了去,完成了一早上短暂的旅程……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