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七章 南宫地道 上
    待到第二天上午,陆菁、唐战等人也按计划好的前往南宫大院,观摩一下传说中上官仙剑前辈遗留下的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然而,为了防止前一天的事情再次发生,陆菁这次并没有把玲珑也带上,连她的哥哥和弟弟陆昭和陆蒙都没有前来。

    今天汴梁城的街道上,虽然时不时还是会有巡逻的蒙古士兵,但是显然没有前一天的戒备森严,而且也没有看见王大生的身影。

    “这些天还是有很多蒙古士兵在这里巡逻啊……”唐战见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巡逻士兵,不禁问道,“王大生该不会还是为了李玉如吧?”

    “应该不会的……”陆菁悄声应道,“王大生昨天已经吃过亏了,况且……剑道大会也接近尾声,王大生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行动的。”

    陆菁说到这里,苏佳在一旁凝神了起来——她或许正在思虑那个藏书库的秘密,她也一直担心王大生会不会因为不放过自己而又在弄什么阴谋……

    说了没多久,四人很快到了南宫大院。

    朝着门里望去,已经有少林弟子陆陆续续地朝着“千秋塔”的方向走去。“哎呀,少林派的人已经过去了……”陆菁大声叫道,“今天怎么又来晚了?”

    “不说这么多了,再不进去,可能就没有机会插进去了。”萧天在一旁提醒道。

    “进去是要进去,不过……”陆菁想了想说道,“我们毕竟没有经过南宫家人的允许,这样贸然前行,我们肯定进不去的。”

    “那怎么办?”唐战听后问道。

    陆菁思虑着,继续说道:“不过呢,南宫家地道的入口好像听说是在‘千秋塔’那里,入口又有很多……我们可以兵分两路,分散那些南宫家人的注意力。”

    “听上去也行……”萧天也是一直想去南宫地道去一探究竟,于是急忙说道,“那就赶紧分吧,我可想早一点进去那里面瞧瞧。”

    陆菁想着,然后说道:“那我和傻蛋一起好了,苏姐姐和萧大哥在一起好了。分路嘛……我和傻蛋陪那些少林弟子混进去好了,与人打交道这方面我很擅长;至于探寻新路的那一块,有着世外经验的苏姐姐和萧大哥或许能知道些什么……”

    “那就这么定吧,我们快点走啦!”萧天手一挥,先跑进了南宫大院。

    “别急啊,阿天……”苏佳看着萧天急匆匆的样子,连忙追了上去……

    “菁儿,我们这样混进去真的可以吗?”唐战傻呆呆地问道。

    陆菁自信地说道:“放心吧,没事的,我还不相信这汴梁城还有我陆菁进不去的地方。”

    “可是,我们这样贸然前去,在场又有那么多的武林名士,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显得有些无礼了?”唐战又问道。

    “哎呀——”陆菁撅着嘴,一指头往唐战的头上重重一敲——唐战用头稍微护住了一下头——随后陆菁又说道,“你干嘛这么老实?待到那些少林弟子随南宫家的人先进去了,我们在偷偷地跟过去不就行了。再说了,傻蛋你在外人眼里是英雄名门的后代,进去了那些个武林名士也不会有太多的意见。等到进去后再被发现,他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可是,这还是……”唐战依旧傻傻地犹豫道。

    看着唐战傻傻犹豫不决的样子,陆菁是想气也气不出来。于是,陆菁没有多说什么话,一把揪住唐战的衣服,活生生将唐战给拽进了院子里面。“哎哎哎——”唐战还来不及说话,就被陆菁给一把拉了进来……

    千秋塔前……

    “释明方丈,这便是江湖上盛传的汴梁城标志建筑‘千秋塔’。”南宫魄领着众少林弟子,在千秋塔入口前介绍着。

    释明方丈抬头望去,笑眼说道:“阿弥陀佛,久闻千秋塔白耸入云,今日一见当真如此。”

    “这千秋塔直通往南宫家的地道,塔周围有很多的机关入口,只不过在下如今领众少林弟子前往的,是没有机关的大门处,这里也经常向对外开放的……”南宫魄继续说道,“而今少林派是剑道大会的胜者,自然有这样的机会来这地道一参观。”

    “阿弥陀佛,话说回来,剑道大会的胜者可以观摩南宫家的地道……”释明方丈又说道,“这个奖励规定是你们南宫家人自己定的吗?”

    “也不全是,是在下同左君弼左都尉共同协定的,意在加强中原武林的交流……”南宫魄的口气里带着几分勉强,似乎是有一些不想说出口的内幕,随后,他也转移话题道,“总之,既是胜者,自然是有机会观摩南宫地道一幕,释明方丈及众弟子还是随在下往塔里观望一番吧……”

    释明方丈听了,笑了一笑,也没有说什么,然后领着众弟子默默地跟着南宫魄进了千秋塔的大门……

    千秋塔大门里,又是另一番风景——塔内很是空旷,顶处的天窗有一笔直的阳光照射下来。塔内甚是阴暗,甚至可以听到暗沟的水流滴水的声音。而塔内的建筑,有着层层叠叠的铁架,一层堆着一层,顺延而上,每一个铁架都有粗重的铁索将其连接固定着,似乎是起着互相连接支撑的作用。

    释明方丈见了,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老衲久闻千秋塔的高耸,却不知里面竟是如此境况,实是开眼开眼啊……”

    南宫魄听了,笑着说道:“释明方丈见笑了,这些个粗重的铁链,只不过是连接着众多的支架,起支撑的作用罢了……倒是这里层有些阴暗发臭,释明方丈还是随在下前往地道里一探究竟吧……”

    “阿弥陀佛,也好也好……”玄空大师又说道,“老衲也一直仰慕上官老前辈,虽不能见其人,若是能观摩一睹前辈的文笔记载,又何尝不幸?”

    南宫魄笑着说道:“既是方丈欣然向往,那就请方丈以及贵弟子随在下一同往地道处走去吧……只是这地道里尽是火把,虽有多处通风口却也有些阴暗,贵弟子千万不要单独行动,以免落单。”

    “阿弥陀佛,没想到南宫大侠想得如此周到,老衲感激不尽。”释明方丈谢过了南宫魄后,然后便吩咐众弟子,紧跟着南宫魄往南宫地道处的机关门口走去……

    千秋塔门外……

    “哎呀,还是晚来了一步,他们都进去了……”陆菁看着完全消失的众少林弟子的背影,嘟嘴道,“都怪你,傻蛋,谁要你这么慢慢吞吞的?”说着,又是一指头往唐战头上重重敲了上去。

    唐战又是下意识地护了一下,然后说道:“菁儿,好疼……菁儿,要不……我们和萧兄弟苏姑娘他们一路吧?”

    陆菁听了,立刻反驳道:“不行,既是兵分了两路,可不能再回头,否则被发现可不好办……再说了,我还就不信了,我陆菁凭啥没有办法进南宫家这一小小的地道……”

    “哟,我当时谁呢,没想到竟然是陆家的大小姐啊!”正在陆菁和唐战说话间,从他们侧面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陆菁侧头一望,发现此人一身粉色衣衫,年龄和自己相仿,整个人显得高贵傲慢,说话也毫不讲理。陆菁见着,缓缓说道:“你是……南宫家的千金,南宫娇……”

    原来,此人便是南宫家的千金南宫娇。她望陆菁和唐战的眼神似乎是毫不把二人放在眼里,和当日在孙云面前赶走杜鹃时的的神情一样,一样地高傲。

    然而,来的不只是南宫娇,她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人。陆菁眉头一皱,来者竟是南宫娇的三个哥哥——南宫准、南宫正和南宫寻。

    “原来你们都到齐了……”陆菁小声说道。

    “什么叫都到齐了?”南宫娇不屑一顾地说道,“我爹本来就是叫我和我的哥哥在这儿招待一下客人的,谁知道碰到了我们的陆家大小姐……”南宫娇的口气很是不拘谨。

    陆菁听了,毫不退让地说道:“怎的,不欢迎我们?我陆菁从来都是想到哪儿就到哪儿,根本不需要别人的招待……”

    “谁愿意招待你们的?”南宫正笑着说道,“上次在陆府没能教训你们,你们这两个狗男女今天倒自己送上门儿来了!”

    一听到南宫正的骂声,陆菁和唐战的心里都憋了一肚子火。不过这里既是南宫大院,本来自己不经同意进来确实是有些站不住脚,于是陆菁先是忍了下来,然后笑着问道:“怎么,你们南宫家今天还想玩儿什么花样吗?”

    南宫正站到了南宫娇的身前,然后笑望着陆菁说道:“哼,上一次是我们太大意了,没有真正做个了结,今天刚好碰上了,真是求之不得……”

    听到南宫正如此挑衅的口气,陆菁眼神一皱。唐战也听懂了南宫正的意思,慢慢解下了背上的梨花枪,然后两步走到了陆菁的身前。

    南宫正看着唐战,冷笑道:“看来唐兄弟是想要接招了……”

    “哼,我正好这些天找不到人练练手……”唐战也笑着说道,随后解开了枪上的幔布,两手紧握着梨花枪,枪杆侧对着南宫正。在他心里,上次比武中毒的事情,唐战还铭记在心,他也正想找南宫家的人讨回点公道。

    “我知道我不是唐兄弟你的对手,我也承认上次我们耍了阴招……”南宫正似乎一点儿也不紧张,继续笑着说道,“但要是真正比起来,我也不会怕你。”

    唐战这回变得谨慎多了,以防像上次那样中了南宫兄弟的诡计。听到南宫正如此的话语,唐战也自信地说道:“没关系,你们三个兄弟一起上吧!”

    南宫准、南宫正和南宫寻听了,三人齐把目光盯向了唐战。看着唐战如此自信的神情,其实他们三人的心情也挺添堵——现在是唐战在向南宫家的人“挑衅”,而且凭实力,唐战也确实不用怕南宫兄弟三人联手。听了唐战的话,南宫兄弟三人一起站了出来,缓缓拔出各自身上的佩剑,严阵以待。

    南宫娇望着对决一触即发的场面,笑着说道:“看来今天倒是你们陆家来找我们南宫家的麻烦了……”

    “我们今天前来,只是想观摩一下南宫地道里上官仙剑前辈的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没有其他的动机。”陆菁也不甘示弱道,“如果南宫家的人要找麻烦,偶尔找一下南宫家的麻烦又何妨……”

    于是,两拨人互相对望着,唐战和南宫兄弟的又一次对决似乎随时都会开始……

    萧天和苏佳从另一侧走到了千秋塔的背面,和正面的大门不同,背面这里并没有任何的路口。

    “菁妹说千秋塔通往南宫家的地道应该有很多入口对吧?”苏佳在一旁问道。

    “没错!”萧天回答道,随后他往千秋塔背面的白墙上碰了碰并摸了摸,然后继续说道,“妖鬼师父在《机关要术》的前几页就说了,地道往往都是藏储和逃难用的,真正的出入口肯定不止一个,而且,往往最重要的路口,是不会轻易告诉外人的。”说着,萧天的手在墙面上一些凹槽处停了下来,然后眼睛一直望着墙面。

    苏佳想了想,又问道:“既然如此,南宫魄前辈还将少林弟子领到了密道入口,这不是泄露了家族的机密吗?”

    “南宫魄前辈也不会傻……”萧天在墙面的凹槽处用手敲了敲,然后边敲便说道,“他既是放出了话语,就肯定要带少林派的人前去地道一看。但是,也不能让少林派的人知道密道里的明确出入口,南宫魄前辈一定会在曲曲折折的密道里带他们避开最捷径的通道,故意多绕几十个来回,然后出来时再从另外一个通道走出来,这样就不会被人记住密道的行路了……”

    苏佳听了,又问道:“可是,我们这样贸然进去了,不会自己在里面迷路吧?”

    “既是有很多出入口,那么在里面无论怎么走,最多也就是找不到密道里要找的地方,但绝不可能在密道里出不来……”萧天又把耳朵贴到了墙面上,用手轻轻敲了敲,继续说道,“而且,一般人把最重要用来逃命的地方,路途不会设计的太复杂。如果运气好,我们可以找到最重要的那一条密道的话,说不定那里的密道离我们要去的上官仙剑前辈记载的那个石碑处最近……”

    “没想到平日里傻乎乎的阿天你,说起这些东西来,倒是一套套的……”苏佳笑着夸奖道。

    “这都得多亏了妖鬼师父的《机关要术》,那里面记载的可是他老人家一辈子的研究……”萧天说着,耳朵贴在了一处没有再动,然后起身用手掌往那里偏上一点的地方重重一拍,自信地笑着说道,“就是这里了——”

    萧天刚一拍完,只听千秋塔内部有什么机关重重地一响,塔的墙内一侧有一道暗门翻转开来。“我说的没错吧……”萧天对着苏佳笑道。

    “厉害——看来你也快成了一个机关大师了……”苏佳笑着说道,“行了,我们快点先进去吧……”

    于是,萧天和苏佳迅速地从千秋塔的背面蹿了进去。由于这个机关是有时限的,就在萧天和苏佳进去不久,后面的暗门又自动关上了。

    然而,接下来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刚才少林弟子看到的铁架铁索,上面的天窗,以及笔直的光线。

    “这里的味道可真不好闻……”萧天顿时感觉到了塔里面的阴湿,甚至有少许的恶臭,于是捂着鼻子说道。

    苏佳看着眼前高耸威严的铁索建筑,心想着这究竟是花了多久才完成的机关建筑……

    “看来南宫魄前辈已经领着少林寺的人进去了……”萧天望着眼前一个已经开了的暗门,淡淡地说道,“我想,这个暗门也是最没用的一个通道吧……”

    “我们快点进去吧……”苏佳望着暗门,于是心想着赶紧进去看看。

    萧天见了,急忙拦阻道:“不行的,佳儿,如果也往这扇门走的话,待会儿南宫魄前辈带着少林弟子转圈,搞不好会和他们碰上头,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那怎么办?”苏佳又问道。

    萧天四处瞅了瞅说道:“只能看看这里还有什么可以进去的通道了……”

    说着,萧天让苏佳呆在原地不动,然后自己顺着笔直的阳光,沿着铁索处望去。萧天抬头看了看眼光,发现光线似乎照在一个铁架上,就会发生一些反射。萧天又往其他的铁架处望去,似乎每一个铁架都有这样的特点。萧天心想着:“这绝对不是偶然,这些光线一定因为什么原因而反射,说不定还会汇聚在什么地方……”

    “你发现什么了吗,阿天?”苏佳看着萧天鲜有的认真样子,不禁问道。

    萧天没有说话,继续沿着光的方向摸索着……转到一个巨大铁架的背后,萧天终于看到了——这里汇聚的光线最多,一个最亮的光斑映照在铁架之下。

    “难道是这里?”萧天望着地上的光斑,自言自语道。

    苏佳看着萧天停在光斑处思索的样子,自觉他已发现了什么,于是慢慢走到了萧天身旁,然后问道:“阿天,是这里吗?”

    “不知道……”萧天微微摇了摇头,随后在光斑附近的地面上踩了踩。

    苏佳看着萧天的动作,心想着:“看来,这个地方的机关,只有可能是地板上了……”

    萧天在地面上踩了踩,突然似乎感觉到了某种异样……“吱——”突然的一声,地板上的机关被触动,萧天脚下的地板顿时镂空。“啊——”萧天大叫一声,整个人还没准备好,整个身子就掉了下去。

    “阿天——”苏佳,看着萧天的身子往下掉去,苏佳一个翻身,一手抓住了萧天的一只手。但是由于下坠得太突然,苏佳的脚还没有站稳,于是也“啊——”地叫了一声,跟着萧天一起掉了下去,随后地板的暗格又虚掩了起来……

    “啊——”萧天的背部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随后苏佳也垂直掉在了萧天的怀里,萧天再次“啊——”地叫了一声。

    一把掉在了萧天的怀里,苏佳脸红了一下,随后从萧天身上迅速爬了起来。然而,最可怜的还是最先掉下来的萧天,不但背部重重着地,而且尔后掉下来的苏佳还直接摔在了自己的怀里,可谓是前腹后背都受伤。好在苏佳的体重很轻,否则萧天今天还真的是伤得“冤枉至极”。

    “阿天,你没事吧?”知道萧天最先掉下来,自己又摔在他的怀里,萧天肯定伤得不轻,于是苏佳担心地问道。

    “没……没事啦……”萧天勉强地说道,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对……对不起,阿天……”想到刚才的一幕,苏佳还是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机关也真是的……”萧天想了想,然后轻声抱怨的,“真不知道妖鬼师父研究《机关要术》是怎么研究的,多弄几次,说不定几条命都陪不上……”

    听到萧天幽默的话语,苏佳轻轻笑了一笑……

    因为机关的暗格是虚掩着,所以还是有些许的阳光照射进来。萧天和苏佳望了望,发现这只是一个很小的阴暗空间,而在他们对面的,只是一块巨大的青灰色巨石。

    “这……这是……”萧天看着面前的青灰色巨石,略微吃惊道。

    既来之,则安之。进到这样一个神秘的密道入口,就算没有十足的把握,萧天和苏佳二人也想往里面再去探个究竟吧……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