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六章 新的方向
    天快黑了,而赵子川和黄纪这会儿才刚到汴梁神庙的门口……

    “都走了这么长的路了,汴梁神庙还真是远啊……”黄纪先在一旁感叹道。

    “因为是要从东城到这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了,走这么长时间也是理所当然的。”赵子川回答道。

    “我倒还是有些担心李姑娘……”黄纪想起了还在药坊一个人休息养伤的李玉如,于是担心道,“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真的没问题吗?”

    赵子川平静地说道:“我只是想试探一下她……”

    “什么?”黄纪不解地问道。

    “我想知道她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赵子川继续回答道,“这些日子,我总感觉李姑娘心里似乎有着什么隔阂……她虽然表面上泼辣任性,但我感觉她骨子里似乎有着一种犹豫不定的情感……所以我才把黄兄弟你也叫出来,让她一个人安静地想一想,或许让她自己去找出答案,我们彼此间的隔阂也会迎刃而解……”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黄纪应道,“不过,我那个药坊也不是最佳的藏身之处,运气不好的话,可能还是有被峨眉派发现的可能……”黄纪说时,眼神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赵子川看着黄纪严肃的眼神,两眼一凝,随后淡淡地说道:“但愿李姑娘不要走出那个药房,这样应该会安全些……”

    然而,无论是赵子川还是黄纪,他们都没有料到李玉如此时早就已经会见了峨眉派的花菱,还收到了傲晶师太的“邀请函”,又一个危险朝着李玉如靠近而来……

    走到了汴梁神庙门口,黄纪抬头望了望,只见在夜色下“汴梁神庙”四个大字也显得很模糊。“就是这里了吧……”黄纪发话道,“你师父玄空大师住的地方,听说这次剑道大会少林派的方丈释明方丈也到这里来拜访过了。”

    赵子川轻轻点了点头……正在二人准备进去汴梁神庙间,突然,从他们对面又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似乎也是朝着这边来的,准备进往汴梁神庙。

    “那是……”黄纪看着略微熟悉的身影,不禁道。

    赵子川看定了,即使在夜色中,他依然能看得很清楚。“慕容飞,还有……他的妹妹慕容樱。”赵子川轻声说道。

    果不其然,对面走来的二人正是因为家庭内乱而出走的慕容飞和慕容樱。

    “子川兄弟?”慕容飞见到了赵子川这个熟悉的身影,也不禁道……

    汴梁神庙内,在一旁思绪良久的南宫俊正蹲坐在蒲团上,两眼望着台前的香案上。南宫俊的眼神始终复杂不已,虽然下午师父玄空大师给了他不菲的教导,然而依旧是没有给他指明明确的道路,只是让他自己去决定——这让南宫俊心里有更加的迷茫和对未来的恐惧。

    这个时候,玄空大师从房间后面慢慢走出来,拿了新的香炉放在案前。回头望着满眼迷茫的南宫俊,玄空大师笑着平和道:“俊,心里还在纠结吗?”

    南宫俊想了想,慢慢说道:“说实话,师父,我现在的心情一点不比下午刚到这里时的平静,反而更乱了……虽然我可以用一颗静心去看待人生的起起伏伏,却不能用一颗静心去选择人生的道路。”

    玄空大师听了,继续笑着说道:“哈哈哈哈,汝依旧不解其道啊……不过无关系,既是有一颗静心,世上无难事而非解焉。这件事情急不来,或许你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去决定。”

    “一个人没办法是吗……”南宫俊喃喃道。

    正说着,南宫俊身后来了四个人。南宫俊感觉到了,从蒲团上起来,然后回头望去。玄空大师见了,也轻轻地笑了。

    可想而知,前来的四人自然是赵子川、黄纪、慕容飞和慕容樱。南宫俊借着朦胧的夜色,望见后先是高兴地叫道:“是子川兄弟和慕容兄弟,他们也来了!”

    “或许,他们心里也有什么未解开的谜团吧……”玄空大师轻声说道。

    赵子川、黄纪四人渐渐走近房门,房内的烛光逐渐将他们四人的轮廓映射清楚。随后,赵子川见清楚了南宫俊,然后说道:“俊兄弟,你果然在这里……”

    “果然?”南宫俊听着赵子川一开口就是忧伤的口气,便满脸疑惑道。

    “我都听说了,你们南宫家的事……”赵子川继续说道,“你因为反对家族联姻,所以逃了出来……”

    “你们……也知道了?”南宫俊吞吐道。

    慕容飞见着,也在一旁插话道:“我们的命运……又何尝不是一样?”

    “慕容兄,你该不会也……”南宫俊有些吃惊道……

    随后两柱香的时间里,南宫俊和慕容飞分别把自己在南宫慕容家里的遭遇说了出来……

    “看来我们三个人都是因为一个原因而出了家门……”南宫俊用略带悲伤的口吻说道,“而且,我们也不可能再回去了,现在就当已经是漂流在外了……”

    “那我们现在究竟应该怎么办?”慕容飞又问道,“师父他老人家怎么说?”

    南宫俊眼神压低道:“师父说,让我用一颗静心去看待这一切,不过……他老人家并没有给我指明人生的道路,而是让我自己去寻找……”

    “可是……”慕容飞又问道,“光凭师父这些话,我们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抉择?”

    正在这时,玄空大师又从房间后面出来。听到了众人的对话,玄空大师轻声笑道:“非也非也,人生之理皆出自于细枝末节。无需大义大理言论之,世间万物,花草树木,虫鱼鸟兽,皆可为理,此世间之道之根源也。”

    说完,玄空大师转过身,又在有条不紊地收拾着香案……

    “玄空大师……所言何事?”慕容樱在一旁并没有立即听出玄空大师话语的意思,不解地问道。

    而赵子川、南宫俊和慕容飞早已习惯了玄空大师所言方式,也很容易听出其中的意思。听懂的黄纪见着慕容樱在一旁疑惑不已,于是向她解释道:“或许,玄空大师的意思是,我们想要找到世间的真理,不需要语言上的大义大理,其实,世间万物大到宇宙,小到虫鱼,都有其中的自然道理。不用追寻太多的道理名言,只需从这些小物中找寻出其中的奥妙,便能得到人生的真理。”

    “那玄空大师是让我们自己去找寻真理?”慕容樱依旧疑惑道,“可是这个样子,又是在被家族赶出来的前提下,我们……真的可以想通一切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黄纪望着赵子川三人的方向,缓缓说道,“那得看他们是怎样想的了……”

    赵子川听了黄纪和慕容樱的对话,又看着迷茫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又向黄纪问道:“玄空大师所言无错,但是该如何去真正理解?”

    “根据玄空大师所说嘛……”黄纪想了想,然后说道,“就好比我,我义父让我一生为民,尽忠尽义,所以我在这汴梁城做了行医大夫,帮助穷苦百姓治病……”

    “等等……”赵子川听到这里,突然打断道,“因为黄纪有这个明确的目标,所以才会下定决心去为百姓医治疾病,实现自己的理想……如果把这些类似的问题放在南宫慕容兄身上,说不定他们也可以为了某样东西或某样事情而明确属于自己的新的方向……”说到这里,赵子川又把目光放在了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的身上。

    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听了赵子川和黄纪的话,心里似乎有什么感触似的。于是,南宫俊和慕容飞分别从蒲团上站了起来,随后慕容飞往门口的方向走去,望着门外的夜景;而南宫俊则是朝着后院的方向慢慢走去,似乎是有什么思绪。

    “你们两个要干嘛?”赵子川不经意间问道。

    南宫俊缓缓回答道:“我们只是去……”

    “想想问题罢了……”慕容飞补充说道。

    “哥……”慕容樱看着自己的哥哥慕容飞如此严肃的样子,心想着慕容飞此时的心里一定很踌躇。

    “他们才经历了被赶出家门的命运,现在正是迷茫的时候,或许……是应该让他们两个人分别安静地好好想一想了……”黄纪用迷离的眼神望着南宫慕容两兄弟说道。

    “哈哈哈哈,自然之理,他们自然会想明白的……”玄空大师又在一旁轻声笑道。

    “对了,师父,徒儿此次前来,还有一事想要请教师父……”赵子川这时才想到此番前来自己也有正事要提,于是又向自己的师父玄空大师问道。

    “噢?子川今日也有事情请教吗?”玄空大师眯眼笑问道。

    “这个嘛……”于是,赵子川还是把自己和李玉如的事情大致给玄空大师说了一下……

    玄空大师听了,轻声笑道:“哈哈哈哈,原来子川就是为了这事而来的……”

    赵子川听了,急忙说道:“师父,李玉如现在可能会面对非常大的危险,您现在还笑得出来?”

    “为师刚才说的子川你没听见吗?”玄空大师不紧不慢地回应道,“俊和飞也好,李姑娘也好,他们都是人生道路上的迷茫者……现在李姑娘倒是好不容易决定了自己的人生路,去和傲晶师太了结一切,子川你又何必去干预太多呢?”

    “可她是我的朋友啊……”赵子川也回道,“朋友有危险,我不可以不管不顾的!”赵子川的声音很坚定。

    “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做不会害了她?”玄空大师继续不紧不慢道,“李姑娘她自己选择的人生路,他好不容易已经迈出去了,子川你又何必绊脚地将她拉回来呢?”

    赵子川听了,沉默了一会儿。

    “人生之理,近于彼此。”玄空大师继续说道,“倘若你的家人因为怕你有生命危险,不让你出门,而把你锁家于一辈子,汝又何想?”

    此话一出,门口处有着玄空大师言中类似命运的慕容飞眼神一凝。

    “那师父的意思是……”赵子川又疑惑道。

    玄空大师笑着说道:“李姑娘她选的路不会错,无论子川你帮她与否,至少不要干预她所选的路……为师之前也碰到一个类似问题的苏姑娘,她对自己的人生路也很迷茫,为师便告诉她,让她静下心,认真地去选择真正属于她的路。”

    “苏姑娘?”赵子川想到了之前认识的苏佳,于是自问道,“难道是那个苏姑娘……”

    玄空大师继续说道:“总之,人生之路自己选择,别人左右不了……”简单的一句之后,玄空大师又转身去收拾桌上的香案。

    赵子川倒是再也没想什么,整个人低下头来慢慢思索着……

    但是,刚才赵子川和玄空大师的对话,却全部尽入门口的慕容飞耳中。慕容飞听了玄空大师的话,似乎更加明白了什么。他仰望夜晚的星空,发现群星所围绕的星群一直闪耀在空中,给浩大的宇宙添加了更多的神秘感和敬畏感……但看着这些东西,慕容飞反倒是更加地坚信自己的目标。“黄纪兄弟是为了天下百姓,赵子川亦是接受祖先之命,有着很明确的目标。而我呢,我也应该有该属于自己的人生目标了吧……”慕容飞自叹道。过了好一会儿,慕容飞的嘴角露出了些许的笑容——他似乎想清楚了什么。

    慕容樱虽然在慕容飞背后看不见慕容飞神情的变化,但是却能感觉到自己哥哥似乎有些觉悟,于是也轻轻一笑。良久,慕容飞慢慢转过身,用坚定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慕容樱。

    看着自己哥哥坚定的表情,慕容樱似乎是明白了慕容飞的想法,于是轻轻笑着点了点头。慕容飞也是相视一笑,然后慢慢朝着后院走去……

    “慕容飞去干嘛,找南宫俊吗?”黄纪看着慕容飞突然不寻常的举动,不由得问道。

    平日里了解南宫俊慕容飞心思的赵子川笑着摇了摇头,用声音不大却坚定的口吻说道:“看来,慕容兄他明白了。他现在要去找南宫兄弄明白,我们就在这里静静等他们两个人吧……”

    于是,赵子川黄纪等人在庙堂出继续静静等待着……

    汴梁神庙后院是一片小竹林,这里经常是赵子川、南宫俊和慕容飞习武的地方。南宫俊手提八丈蛇矛,眼睛紧闭,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动……突然,南宫俊睁眼眼神一定,整个人瞬间跃起,手中八丈蛇矛朝下就是一招“天裂神枪”,只见蛇矛枪头一转,火光一闪,一道金光划过,只听“砰——”地一声,不远处的一块巨石被劈得四分五裂。

    使完招后,南宫俊独自轻轻一笑,似乎也坚定了什么……

    “南宫兄也想清楚了是吗……”身后突然传来慕容飞的声音,一向了解南宫俊心思的慕容飞见着南宫俊这个样子,认定南宫俊一定明白了什么,于是轻声问道,“你已经想定了自己的目标是吗?”

    “慕容兄不也一样吗?”南宫俊背着身子,也笑着说道。

    “我们向来都是心有灵犀的……”慕容飞继续说道,“而今我们的命运已经相同,要不要我们对对看,我们的目标也是否相同?”

    “哼,好啊……”南宫俊轻声一笑……

    汴梁神庙大厅内……

    “我哥到底想跟南宫大哥说什么,为什么现在还没出来?”慕容樱在一旁问道。

    “你哥一定是明白了什么,想和南宫兄说说吧……”赵子川回答道,“别担心,他们不会有什么彷徨的——我知道的,我看我们还是再耐心等等吧……”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南宫俊和慕容飞一起从后院回来了。

    “哥——”看着慕容飞脸上略带笑容的坚定表情,慕容樱轻声应道。

    南宫俊脸上的表情和慕容飞一样坚定,玄空大师看在眼里,又是轻轻一笑——他已知南宫俊和慕容飞已经想清楚了。

    “你们……想清楚了是吗?”赵子川看着两人这个样子,也略显激动地问道。

    “是的……”南宫俊说道,“已经决定了……”

    “是什么?”黄纪又问道。

    慕容飞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和南宫兄决定了,我们要离开这个汴梁城……”

    “什么?”黄纪吃惊道,“那你们两个人要去哪儿?”

    南宫俊闭眼思虑了一下,然后睁眼坚定地缓缓说道:“山东边境,吴王朱元璋不是在招兵买马吗?我和慕容兄……想要加入义军,随朱元璋北伐,誓将蒙古鞑子赶出中原大地!”南宫俊的声音很坚定。

    听到南宫俊和慕容飞决定的,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赵子川不禁佩服道:“南宫兄,慕容兄,你们……你们是真的汉子,真的英雄!”

    “哥,我也要陪你去!”慕容樱听了,也激昂地说道。

    “樱妹……”慕容飞听见了自己的妹妹也和自己一样有这样的决心,不禁喃喃道,“你也要去?”

    “打仗报效中原汉家的,可不只是你们男人才有的专利……”慕容樱抽出自己背上的红缨枪,坚定地说道,“我也可以,而且不会比你们差!”

    南宫俊见着大势已定,于是说道:“我和慕容兄决定了,明天下午就离开汴梁,前去山东边境。子川兄弟,你已经继承家业,拿到了乾坤二剑,是否也要和我们一起去?”

    “我……”一向毫不犹豫的赵子川,此时也有些彷徨起来,“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去,可是,我手上还有事情没处理完……李玉如李姑娘和我只见还有恩怨之情,我可不能对她坐视不管,所以……至少明天,我没有办法陪你们两兄弟去……”

    “没关系……”慕容樱在一旁安慰道,“此事不是一朝一夕即能完成,子川兄弟完全可以弄完手上的事情,再亲自前去。”

    “说的也是……”慕容飞也笑着对赵子川说道,“如果子川兄弟手上还有没处理完的事情,现在也不用着急,我们不一定要一起去。”

    “真是可惜,我一直想要完成的愿望,只有先托付给二位兄弟了。”赵子川也陪笑着道,心里既有坚定又有些许的酸楚。

    南宫俊坚定地说道:“放心吧,我和慕容兄弟还有樱妹会在疆场上多杀蒙古鞑子,待到子川兄弟前来,我们一起将蒙古鞑子赶出中原!”

    “一言为定!”赵子川坚定地说道。

    “一言为定!”慕容飞也坚定地说道。

    于是,众人纷纷笑望着对方,在他们心里,目标已经非常的坚定了……

    “坚定了目标是吗?那就不要回头地去吧……”玄空大师回头望了望坚定目标的众人,轻轻一笑……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