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五章 危险密函
    黄氏药坊内……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药房里的光线也渐渐昏暗了下去。李玉如依旧一个人坐在药房的角落里,表情呆滞地啃着黄纪留下来的干粮,心里倍感无聊。

    但是,李玉如心里放不下的,还是之前一直担心自己的赵子川。李玉如眼神逐渐抬高,望着紧关着的房门,内心暗道:“赵子川那个家伙,还是一样爱管闲事地管着我……虽然他是出于好心,但是我总觉得他总像是隐瞒了什么……”李玉如一直对赵子川都惦记在心。

    想了好一会儿,李玉如变换了一下姿势,动了动自己的手臂。由于黄纪的医术药到伤除,所以李玉如也恢复得挺快,手臂动两下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李玉如想了想,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汴梁医侠’的医术确实不错,我差不多感觉完全好了,好——”说罢,李玉如紧吸一口气,腰间一用力,整个人从地面上站起来了。

    “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了,现在身体也没什么问题了……”李玉如见着自己的身体已经无碍了,于是活动了一下筋骨说道,“在这里还要等到他们明天早上才回来,我简直是无聊死了……哼,赵子川那个大笨蛋说要我在这等着,我就真在这等着?我还就不信,外面的峨眉派弟子会把我盯得那么紧……”

    说罢,李玉如便不顾之前赵子川和黄纪的再三提醒,一心想要到外面去散散心。于是,李玉如一把拉开药房的门,随后大步踏出地走出了黄氏药坊……

    天快黑了,由于很多人都要赶回去吃饭,所以街上的行人也变得渐渐少了……不过这样也好,人少一点,李玉如心情也稍微好一些。

    李玉如从阴暗的药房里出来后,心情特别的好,一路上也是漫无目的地闲逛着。然而,即使是天色再阴暗,她那一件红色的衣服依旧是十分的显眼……

    “接下来要去哪儿呢?”李玉如独自思考着,“是去薛叔叔那里,还是找个客栈先住下来……哼,反正不会再回那个破药房就是了。不过,剑道大会明天也该出个结果了吧,我最好还是找一个离城中心比较近的客栈才好……”

    想着想着,李玉如便下定了决心,今晚还是到城中心的一个客栈处歇息才是。

    然而,没过多久,李玉如突然感觉到了身后的不对劲,似乎有人在跟着自己。李玉如一边装作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内心暗道:“不会吧,刚一出药坊,就有峨眉派的弟子跟上来了吗?”

    心想着,李玉如为了测探对方,不停地变换着步伐的速度,忽快忽慢。然而,无论李玉如怎样变换脚上的速度,那个跟踪的人却总是能保持不变的距离——在很远的地方跟踪,便能感知对方细节的一举一动,此人的武功也决计不差。

    “是我穿的这件衣服太显眼了吗?”李玉如心里愤恨道,“哼,倒还真是让赵子川那个大笨蛋说中了,我真应该乔装打扮一下的……”

    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晚了,目前李玉如考虑的,是如何摆脱这个跟踪的人或是甩不掉时该如何应对。

    想罢,李玉如再次加快了脚步。然而,那个跟踪的人似乎是没有了耐心一样,轻功一跃,便踏出数远丈……

    走了较远的路程,李玉如这才感觉到后面已经没有人再跟着了。李玉如慢慢停下了脚步,心里想着:“奇怪,怎么这么快就不追了?”

    但此时也容不得李玉如多想,她心想着赶紧摆脱了这个跟踪者,然后找到自己要去的客栈才是首要任务。于是,李玉如转回头,一个踏步准备往前走……

    然而,正当李玉如想要定下心往前走,前面的一个身影把她吓住了……看来那个跟踪的人已没有了耐心,先行一步踏至了李玉如的身前,拦住了她接下去的路。

    李玉如看在眼里,心头突然一紧,此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竟然是——花菱。

    花菱一脸笑望着李玉如,幽幽暗色下,丝毫不掩花菱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杀气。

    李玉如自知自己不是花菱的对手,但手中还是紧紧握着自己的长剑,以防不测。

    花菱看在眼里,倒是一脸不屑的样子。只听她冷冷地说道:“李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花菱的话里暗藏着一丝狰狞。

    李玉如两脚不由一打颤,随后见着花菱并不是想立刻去了自己的性命,于是定了定神说道:“这不是峨眉派的花菱姑娘吗?怎么,你们师父又叫你来抓我来了,而且只派你一个人?”

    看着李玉如略微紧张的样子,花菱又笑着说道:“哼,李玉如,你今天倒可以不用紧张,师父要我来,可不是要来抓你……”

    听到花菱今天稍微变化的口气,李玉如疑惑地问道:“怎么,你们傲晶师太又想着什么法子来对付我了?”

    “哼哼哼哼……”花菱倒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在对面暗暗笑道。

    “有什么好笑的?”李玉如越是见着峨眉弟子不寻常的样子,她的心里就越是紧张。

    花菱逐渐收回笑容,随后依旧对李玉如冷笑着说道:“哼哼,堂堂扬州的‘芙蓉女侠’,在蒙古人面前大义凛然,怎的到了这会儿,却显得有些胆怯起来了?”

    见着花菱是故意嘲笑自己,凭李玉如泼辣直率的性格,她肯定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想着自己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缘由,李玉如还是忍住了,随后想了一会儿说道:“因为有时候,和蒙古人比起来,傲晶师太的人心还要阴狠……”见着花菱今天没有接到傲晶师太命令要来制裁自己,李玉如说话也放开了胆子。

    花菱倒也知道李玉如的用心,便也对李玉如的激将法不屑一顾。她略微淡定了一下,于是继续冷笑道:“不管你怎么说,反正到时候师父自然会亲手杀了你……”

    听着花菱狰狞的口气,李玉如提着的心一直没有放下来。然而,看着对面的花菱一直都对自己不屑一顾,李玉如又担心地问道:“倒是你们峨眉派,傲晶师太派你来跟踪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花菱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稍微闭了闭眼……突然,花菱手中迅影般地朝李玉如的方向飞出了一样东西。李玉如虽然武功不及花菱,但她的灵敏性还是有的,只见李玉如纵身一跃,随后稳稳接住了花菱飞来的东西。

    “这是……信件,还是……密函?”李玉如拿着手中如同信件的东西,不禁自问道。

    花菱笑了笑,然后冷言道:“我们师父不喜欢多说话,所以仅仅给李姑娘你寄了一封密函罢了……”

    “原来你刚才跟踪我,只是为了给我送信罢了……”李玉如先是轻轻一笑,随后拆开了密函,将里面的信条抽出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怎么样,李姑娘?”花菱继续冷笑道,“看来李姑娘似乎很有兴趣啊……”

    “这……这是……”李玉如吃惊道,“傲晶师太竟然主动邀请我去见她,她……究竟什么意思?”

    花菱看着李玉如如此紧张的样子,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今天早上的事,我们峨眉派和崆峒派已经早早失去了剑道大会的资格,今日在慕容大院少林派和武当派的对决,获胜的少林派自然成了这次剑道大会的胜者……不过,反正我们师父也不在乎这次剑道大会的成绩。所以说,师父便给李姑娘你发出信函,请李姑娘你明天早上在汴梁南郊山丘上,也就是我们峨眉派的歇脚地,与师父会上一面。”说完,花菱面部又出现了阴人的笑容。

    “明天早上?”李玉如想到了明天早上赵子川和黄纪就要回来了,而此时自己正好要去见傲晶师太,于是不禁问道。

    “没错……”花菱继续笑着答道,“因为少林派是这次剑道大会的胜者,所以为了不继续纠缠和蒙古人不必要的麻烦,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已经决定明日一早便邀少林派全体到场人士前往南宫地道处,观摩当年上官仙剑前辈所留下的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

    “明天上午就开放……”李玉如又不禁自言自语道。

    花菱继续说道:“而这个时候,正好是所有武林人士把目光放在天魔神功上的时候。师父趁着这个时候会见李姑娘你,心想不会再有武林人士干扰我们峨眉派与你李玉如的恩怨问题了……”

    “原来如此,哼哼……”李玉如听完后,轻轻笑道,“看来你们的师父傲晶师太为了取我性命,什么都计划好了……”

    “师父若真是想立刻杀了你,就不会邀请你还要和她会面了……”花菱冷笑着说道,“我想师父她一定还有什么话想和你谈谈吧,李姑娘你自己不是也有话想要和我们师父当面谈清楚吗?”

    不错,找机会和傲晶师太当面谈清楚,一直是李玉如想要去做的事,但是傲晶师太却从来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如今,傲晶师太却是要主动见她,可能是傲晶师太也摸清楚了李玉如的心思,她的行动傲晶师太也是尽掌握其中……想到这里,李玉如不禁又是一身冷汗,面对傲晶师太算计如神,李玉如对傲晶师太产生了越来越强烈的恐惧感……

    “怎么样,李姑娘,你想好了是否要去?”花菱又紧问道,“如果李姑娘不想前去,我们峨眉派也不勉强,只不过……下次可就没有再和你谈话的机会了,再次见面就会直取你李玉如的性命了……”最后这一句,花菱的口气十分的惊悚。

    “就算去了,傲晶师太也不会放过我的,可这也是我唯一的机会和傲晶师太当面对话了……”李玉如心想道,“我和峨眉派之间的恩怨,本只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可是现在还搭上了赵子川、黄纪等人,如果他们也因为我而受到牵连的话……不行,一定要趁明早赵子川他们回来之前,先行离开,这样他们就不知道我去了哪里……反正都是一死,这次前去,我希望可以了结这一切,给这次跨越两代人的恩怨一个结尾,而且这样,赵子川他们也不会因为我而遭到波及……”想到这里,李玉如的内心已经越来越坚定了,两眼凝视着对面的花菱。

    花菱看着李玉如如此坚定的眼神,笑着说道:“看来李姑娘你已经决定了?”

    李玉如稍微顿了一会儿,随后一手将信函捏碎,坚定地说道:“去告诉你们师父,明日在汴梁南郊山区等我,我‘芙蓉女侠’明日一定前来!”李玉如已经完全下定了决心。

    “哈哈哈哈……”花菱听了,放声大笑道,“好,不愧是扬州的‘芙蓉女侠’!行,我现在就回去禀告师父,做好准备,希望李姑娘你能遵守你的诺言,明日在南郊山区会见……”

    “回去告诉你们师父,我李玉如说到做到!”李玉如又坚定地说道。

    花菱看在眼里,自觉李玉如现在已经不会再犹豫了,于是便没说什么,冷笑一声,然后转头就施展轻功而去……

    唯独剩下李玉如在这稀人的街道上……李玉如在街道中心伫立了好久,内心却始终无法平静。一心想要去做的事,如今快要实现了,但也可能是生命的尽头。李玉如抬头望了望阴沉的天,心想着明日在南郊山区处可能发生的一切……

    陆府内……

    忙活了一天,陆菁、唐战等人总算是从一波三折的南宫大院那里回到了家里。不过,他们等人似乎表情并不那么轻松,尤其是玲珑,在陆菁面前和南宫俊说了那样的话,玲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和陆菁相处了。

    陆菁回到家,看出了玲珑脸上的忧郁,于是稍微叹了一口气,随后对玲珑说道:“玲珑,我也不想再怪你了,不过……今天南宫俊敢当着自己哥哥的面,说出那样的话,我想他的父亲南宫魄也不会放过他了吧……”

    见陆菁对自己并不是和以前一样那样严厉,玲珑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但是又听到陆菁说的南宫俊接下来可能的事情,玲珑心里依旧是担心不已。

    陆菁本就不想谈及太多有关南宫家的事,于是稍微安慰了一下玲珑后,陆菁也没有再理会,转身离开,径直往萧天和苏佳的房间处走去……

    “佳儿,你今天在峨眉弟子面前用了断魂刀法,她们若是认出你……”萧天想到了今天赵子川带李玉如逃跑的时候,苏佳使出的那一招“神刀鬼影”,肯定被许多武林名士看到了,于是不禁担心道。

    苏佳见着萧天如此地关心自己,轻轻一笑,反过来安慰道:“放心,阿天,不会有事的……我虽然使出了那一刀,但是没有露脸,傲晶师太等武林前辈应该是不会认出我的……李玉如能当着众中原人士的面,痛击蒙古人,为汉人赢回了尊严。尔后遇到危险,我自然就帮了她一下。”

    心想着苏佳也和李玉如一样,拥有一颗侠义之心,萧天心里不觉感到高兴。但是苏佳的那一招太冒险而且太过张扬,可能不只是在场的武林人士,有可能院外的蒙古人也看到了。萧天又紧张道:“你曾在王大生面前施展过断魂刀法,如果说早上的那一刀被蒙古人看见了,我怕……”

    “不用怕,阿天,他们不会认出我的……”苏佳依旧是笑着安慰道。然而,当萧天再次提到夜闯相府的事情,苏佳又想到了自己在相府藏书库里发现的有关这次剑道大会的秘密,心想着剑道大会结束在即,还在犹豫是否要把这个她一人知道的秘密公之于众。

    正在萧天和苏佳谈话间,陆菁突然跑了过来。“苏姐姐、萧大哥!”陆菁开心地叫道。

    “是菁妹啊……”苏佳听到陆菁的声音,回头应道,“怎么,又有什么事情吗?”

    陆菁想了想,随后说道:“刚刚我哥给我了消息,他说因为今天上午发生的一系列意外的事情,峨眉派和崆峒派已经被取消了剑道大会的资格,所以在慕容大院举行的少林派和武当派的对决,获胜的少林派自然成了这次剑道大会的胜者。”

    “就这样?”萧天有些失望地说道,“看来这次的剑道大会意外偏多,也只能这样潦草结束了……”

    “先别丧气了,明天还有好玩儿的。”陆菁又神秘地说道。

    “你还想干什么,菁妹?”萧天问道。

    陆菁继续说道:“因为南宫家的人怕武林人士再呆在汴梁城里,肯定会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南宫家决定,明日一早便给少林派的人开放南宫家的地道,让他们观摩一下有关上官仙剑前辈对天魔神功的记载,让后再派人给各大门派的歇息点送出信函,让他们尽早离开汴梁附近。”

    “菁妹的意思是……”苏佳又问道,“我们明天早上再去南宫家一次?”

    “嗯……”陆菁点头道,“运气好的话,我们也可以去看看上官前辈留下的记载,说不定,也能发现一些什么……”

    “可是,只有获胜的少林派才可以去观摩,我们这样贸然前去,还是和跟我们有过节的南宫家打交道,我们有机会吗?”萧天也在一旁问道。

    “谁说要和他们一起的?”陆菁笑着说道,“据我所知,南宫家的地道风门众多,我们不用和那些武林弟子走一条路。”

    “可是菁妹,你知道南宫家地道的入口和出口吗?”苏佳不经意间问道。

    “不会可以慢慢摸索嘛……”陆菁撅着嘴道,“反正剑道大会结束,我们也闲来无事。傻蛋已经答应陪我去了,只是玲珑……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恐怕她明天不能陪我们去了……倒是苏姐姐和萧大哥,你们两个也跟着去好吗?”

    萧天刚想答应,苏佳抢先一步说道:“再看吧……菁妹,听说玲珑今天好像心情很低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菁想了想玲珑的情况,于是只是淡淡地说道:“玲珑她……晚上我再去和她聊聊好了……行了,苏姐姐、萧大哥,今天也累一天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说着,陆菁伫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便慢慢离开了……

    “如果明天王大生还来南宫大院的话……”苏佳两眼凝神道,“如果再出现无法收拾的场面,恐怕我真的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南宫家的地道,师父给我的《机关要术》里,似乎有这方面的记载,如果是我的话……”萧天望着房门外的暗景,心里也是不能平静……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