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四章 家庭内乱
    慕容大院内……

    “老爷,您真的要把樱儿嫁到南宫家去?”慕容大厅内,慕容尊的妻子凌清雪在一旁问道。

    慕容尊仰头叹息了一下,随后慢慢说道:“南宫家和慕容家已相争三十载,若是能通过联姻的渠道,缓解两家数年来的恩怨,未尝不可……况且樱儿生性孤僻,不肯与人,今日因两家联姻而出嫁之,且是她应有的宿命……”说着,慕容尊自己又叹了一口气,如今这个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慕容尊,也为了家族之事,而唏嘘不止……

    “那还有飞儿……”凌清雪又说道,“飞儿也要娶南宫家的千金,老爷您为什么也要飞儿摊上这件事情?”

    慕容尊想了想,然后说道:“飞儿是我最喜欢的儿子,他自幼胸怀大志,我又把他送到了玄空大师那里做门徒,习得了人生的哲理……正是因为我最爱飞儿,所以才让他去与南宫家的人联姻。飞儿又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在这方面他应该也不会有意见的。”

    “飞儿和樱儿这两个孩子本来在慕容家里就是挺本分的,可是……”凌清雪也叹息道,“他们却因为家族的事情,而不能权衡自己的人生,做母亲的也确实是替他们感到叹息……”

    慕容尊见着凌清雪一脸忧愁的样子,又想到了自己从祖先那里继承来的慕容世家,于是望着门外灰蓝的风景说道:“这是慕容家人的宿命,他们没有办法改变……他们既是慕容家的后代,就应该筵席祖法,为家族贡献出一切,毫无怨言……”说着说着,慕容尊的声音越来越小。

    “他们有什么错,他们不是和普通老百姓一样,是有血有肉的人吗?为什么自己的命运要受到其他的束缚……”凌清雪先是自叹道,随后又对着慕容尊说道,“尤其是樱儿,她今天一天都没有走出自己的房间了……”

    慕容尊这才想到了自己一天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于是说道:“今天在‘碧水瑶池’那里,少林派和武当派比武那么激烈,樱儿她当真没有出房门看一眼?”

    “老爷您也知道,樱儿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孩子……”凌清雪闭着眼,摇了摇头道,“况且她知道了那个消息后,整天就愁眉苦脸的,连自己的亲兄弟们都不太想见,估计这会儿她还在自己房里一个人郁闷着……”

    慕容尊想了想,然后说道:“家族事情刻不容缓,不然,我这就去找樱儿说说,我还就不信她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想见了……”说着,慕容尊甩了甩衣袖,准备往房门外走去。

    “老爷,等等……”凌清雪突然叫住了慕容尊。

    “夫人还有什么事吗?”慕容尊头也没回地问道。

    凌清雪似乎有想要阻止慕容尊的意思,于是两眼略微担心地说道:“老爷,樱儿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如果逼着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的话,那……”凌清雪非常清楚女儿慕容樱的性格,她非常担心一会儿慕容尊对慕容樱会有什么过激的言行。

    “那又怎样,难道她一个女孩子家,还敢反了不成?”慕容尊厉声道,“再说了,除非她不想当慕容家的人,反正慕容家想要传宗接代,也少不了她一个女孩子家!”慕容尊的话威严逼人,在一旁的凌清雪也吓了一跳——在她看来,慕容尊还从来没有这么凶过。

    凌清雪想要缓一缓慕容尊的气,于是试着转移话题道:“那飞儿呢?飞儿虽然非常孝顺听话,但是他做事也都是有他的原则的。再加上他在玄空大师那里学了很多为人处世之道,万一飞儿他不答应……”

    慕容尊先是突然一个回头,两眼直盯着凌清雪——凌清雪感受到了慕容尊眼神里的严厉,不禁被震了一下。随后,慕容尊的眼神才慢慢缓和过来,然后又把头转回去,整个人站在大厅门口,背对着凌清雪道:“我已经叫大儿子新儿去和他交流了,应该没有问题,除非他也反了……子不随父,那便是大逆不道!”慕容尊最后的这句话声音咄咄逼人。

    说完,慕容尊没有再回头去理会凌清雪,慢慢走出了大厅门口……凌清雪一直用担心的目光望着慕容尊的背影,内心始终无法平静:“慕容家族,该不会要……”凌清雪默默思绪着,似乎对慕容世家的未来感到无比的迷茫……

    慕容樱闺房内……

    慕容樱在房里默默收拾着行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着架势,似乎是要离开这里。

    待到收拾得差不多了,慕容樱在自己的床边上慢慢坐了下来。看着床边雕花缠丝的昂贵床帘,慕容樱眼神一凝,面无表情……猛地,慕容樱顺手将床两边的床帘给撕了下来,然后丢到了地上,用扫帚铲到了一边。如此昂贵的东西,慕容樱似乎已经是不屑一顾了……

    慕容樱又重新坐回了床边,然后眼神低迷地望着早已看惯的枯死的地面。她在思绪,她在犹豫,她在愤恨,她在忧愁,总之慕容樱的心里一刻都没有平静……

    “唐战选择了陆菁,我没有怨言,也祝福他们……”慕容樱心里暗道,“但是我自己的人生,要由我自己去决定,绝不会让他人左右,就算是我的亲生父母也不行……”

    慕容樱的眼神十分坚定,她想了想,随后背起了自己刚才整理的少数的行李,随后走到后房的窗户边,打开了窗角,然后从窗户口跳了出去……

    “你要去哪?”待到慕容樱刚从窗户口跳出去,突然一个沧桑的声音把慕容樱给震慑了一下。

    慕容樱侧头望去,眼神一惊——站在自己远处一侧的人,不是自己的父亲慕容尊又是谁?

    不过慕容樱天性冷色孤僻,她也没有太过于害怕,惊了一下后,片刻她便很平静地望着自己的父亲,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慕容尊见着慕容樱已经是准备好的样子,再一次问道:“看你这样子,什么都准备好了,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慕容樱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也毫不避讳,面无表情地说道:“离开慕容家——”慕容樱的语气也不拖泥带水。

    慕容尊眼神一凝,低声问道:“是因为联姻的事吗?”

    “没错!”慕容樱干脆地答道。

    “哼,一个女孩子家,竟然这么不懂孝道?亏你爹你娘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现在到头来一句‘离开’就不了了之,置慕容家于不顾,你还算是慕容家的人吗?”慕容尊声音突然严肃起来。

    “原来是,但是现在不是了……”慕容樱依旧是冷冷道,“女儿曾经也想像自己的哥哥们一样,去懂得孝道,想要为慕容家的人做贡献,任劳任怨,现在到头来一件与南宫家的联姻之事就不了了之,置女儿于不顾,你还算是一个好父亲吗?”

    “那是你应该做的!”慕容尊厉声道,“你身为慕容家的人,就应该不顾一切地为了家族利益,而奉献自己的一切,不该有任何的怨言……如果你不从命,你永远都不会再是我慕容家的人!”慕容尊这回是彻底生气了。

    慕容樱听了,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只是想了想说道:“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做慕容家的人……父母养育之恩,女儿将来一定会报,但若是强求女儿从命,左右女儿人生,女儿概不会答应……”慕容樱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语气确是非常的坚定。

    “反了你了!”慕容尊怒声道,“看来你和飞儿一样,不守家族门规,尽是专横自由……飞儿倒是很尽孝道,为父倒不会太责怪他;但你身为一个女孩子家,竟然这样的任性,不守敬德,我们慕容家可不能因有你这样一个自作主张的女人,而丢尽了颜面!”慕容尊的口气越来越不客气,甚至都不顾自己亲生女儿的情面了。

    “女人,女人怎么了……”慕容樱眼神突然低迷道,“就因为我是女人,所以不能左右自己的人生?我慕容樱从来都不信上天,不信来生,今生一次,我的人生要自己去决定——”

    “好,你行……”慕容尊把声音压低道,“你今天若是敢踏出这家门一步,你就不再是我的女儿,我也没有你这个女儿,我们慕容家也没有你这个人!”慕容尊都快气得说不动了。

    慕容樱看着自己父亲气头上的样子,自己其实也是于心不忍。她想了想,然后说道:“女儿说过了,孝道,女儿是一定会尽的,将来我一定会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但是人生,是我自己去选择的,这点无论是谁,都不能左右我!”

    看着慕容樱如此坚定的样子,慕容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爷,不好了——”就在慕容尊和自己的女儿慕容樱“对峙”的时候,突然从慕容尊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慕容尊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华服,似乎在慕容家有些地位的人跑过来大喊道:“老爷,不好了,出大事了……”

    慕容尊见着这人的样子,心想着可能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于是转身问道:“怎么了,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不……不好了……”那人说道,“我听说南宫家的六子,南宫俊……因为反对这门亲事,已经……已经和南宫魄断绝了父子关系,出走离开了南宫家……”

    “什么,怎么会……”慕容尊听了,如受到晴天霹雳一般。南宫俊是这次联姻的主角之一,若是他出走了,这次两家联姻的事情就会不告而吹了。

    不只是慕容尊,连在对面的慕容樱听了,都感到惊奇:“什么,南宫俊他……”一种莫名的想法直冲慕容樱的心头……

    慕容尊镇静了一下,想了想说道:“无所谓,只要另外一桩婚事——飞儿和南宫娇的婚事不出问题,事情还有得挽回……不过这样,也就没樱儿什么事了……樱儿,樱儿呢?”

    慕容尊刚一想到自己的女儿,马上回头望去。谁知,慕容樱早已不见了踪影,看来她真的离开了……

    “哼,这个丫头还真敢走了。走了,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慕容尊似乎是对自己的女儿慕容樱彻底死心了……

    慕容飞房内……

    慕容飞在床前徘徊着,他的大哥慕容新却在门口站着,似乎在等待着慕容飞的一些回答。

    “怎么,四弟,你不会真的……”慕容长子慕容新,对着一旁一筹莫展的慕容飞问道。

    慕容飞徘徊几步后,突然站定了。随后,慕容飞转头望着慕容新,坚定地说道:“我说过了,这桩婚事我是不会答应的。”

    “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不仅仅是爹的意思,还关系着慕容家和南宫家的家族问题……”慕容新凝神说道,“如果因为你的问题,而恶化了两大世家的关系,四弟你可承担不起的……”

    慕容飞转过身,两眼直望着慕容新,坚定地说道:“就算是联姻,也解决不了慕容与南宫家的历代恩怨……我慕容飞打小励志要为家族报效,如今却成为了两家算计的棋子,总之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答应这桩婚事的,我相信南宫家的南宫俊和南宫娇也不会同意的……”

    “看来爹真的是说对了,四弟你虽然表面上乖巧顺从,但骨子里却是固执任由……”慕容新先是闭着眼说道,“既然,四弟你口头上主动不答应,那我就只有按爹说的办了……只有用武力制服你!”

    话音刚落,慕容新阴招般地手中抽出长剑,随后直朝慕容飞的方向刺去。

    慕容飞顿觉不妙,一个侧身先行躲过,随后眼神凝视着慕容飞问道:“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慕容新见着慕容飞毫不知情的样子,阴笑着说道:“哼,既然四弟有这个觉悟,那我不妨告诉你吧……爹已经答应,只要四弟你成功娶了南宫家的千金,我就可以接手爹的位置,管理这个慕容世家了……”

    “你说什么?”慕容飞一听到慕容新如此阴冷的口气,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道。

    慕容新阴笑着望着慕容飞,冷笑道:“四弟,我也不瞒告诉你好了。我是真的很嫉妒你,爹那么宠爱你这个四弟,什么都把好的留给你。爹不但欣赏你的宏图大志,还欣赏你的为人处世,甚至有把慕容世家户主之位传授给你的意向……”

    慕容飞一直注视着慕容新邪恶的眼神,默默地听着他的话。

    慕容新继续说道:“没错,是我出主意让爹有意向让你去娶南宫家的千金。只要你和南宫家的人联姻,那么就不会插手管慕容家的事情,慕容户主之位也会顺理成章地入我囊中……但是,如果四弟你不同意,做大哥的我,心里可再也忍不住了……”

    慕容飞听明白了慕容新的意思,随后严肃地说道:“大哥,说实话,我对慕容户主之位什么的从来就没有兴趣。你是慕容家的长子,户主之位自然是你的,我是永远不会和你争的……可是如今,大哥却要弄得兄弟决裂,这又是何苦呢?”

    慕容新可听不进去慕容飞的劝言,他只是继续冷笑道:“哼,事到如今,四弟你只有答应这桩婚事这一出路,否则……做大哥的我,可不敢保证你今天能完身离开这个慕容家……”说着,慕容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剑尖直往慕容飞腹前而去。

    “好吧,大哥,既然今天你不顾兄弟之情,毅然把兄弟我往绝路上赶,那我也无路可退了……”慕容飞默默地说道,随后轻轻闭上了眼……

    “砰——”只听一声巨响,慕容飞的房门炸开了花。慕容飞施展着轻功飞了出来,而慕容新举着剑在后面一路跟着……

    慕容家的正中心就是传闻中美如仙境的“碧水瑶池”,池中波光粼粼,清澈见底。荷叶漂浮在书面上,蜻蜓点点,鱼落花颜,好一副“风景依旧好,触景生情浓”。然而,今日的慕容世家却不现往日的美丽繁华,倒是灰蓝的天色给这个浩大的慕容世家平添了几分凄凉和杀气……

    慕容飞施展着轻功,几式几步飞到了碧水瑶池的正中央。慕容飞见定了,一招“青云漫步”,踏着轻盈飘渺的步伐,随后整个人停在了碧水瑶池的正中央。

    慕容飞缓缓拔出了自己身上的“碧水长剑”,闭着眼睛默默等待着,似乎是在闭目养神……突然,慕容飞感觉到了什么,猛然一睁眼——伴着水中的倒影,慕容飞身边顿时出现了三个人。

    慕容飞见着那三人,整个人的面容显得有些忧伤起来。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三个哥哥——慕容新、慕容啸和慕容铁风。

    “原来你们早就计划好了……”慕容飞突然发话道,“三位哥哥果真是一起在排挤四弟吗?”慕容飞说着,口气也显得略微悲伤起来。

    二哥慕容啸见了,轻笑着道:“四弟,在爹眼中,你可是宝贝;但是在你的几个哥哥面前,可是眼中钉、肉中刺。今日我们就要看看,四弟你究竟有什么资本,可以让爹如此地对你刮目相看——”说着,不等大哥慕容新下命令,慕容啸先行拔出长剑,一个轻功垫步,踏着清澈的水花,朝着慕容飞的方向直刺而去。

    慕容飞心想着昔日兄弟好友,今日借联姻之事,众兄排挤自己,自己却毫无还击之理,心里不觉叹息不已。然而慕容啸的长剑已然袭来,容不得慕容飞再做半刻的猜想。

    “看来今天兄弟之间真要决裂了吗……”慕容飞心里哀伤道,整个人表情更是憔悴不已……突然,慕容飞也举起自己的碧水长剑,先是一个“青云漫步”,踏着侧面的水花,随后利落地转移至慕容啸的身后,紧接着一招“碧水剑灵”,阴柔般地朝慕容啸腰间袭去。

    慕容啸躲闪不及,一时不知该如何出手……突然,慕容铁风从侧面袭来,一道强劲的掌风朝着慕容飞的背面袭来。慕容飞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气,佯攻一阵,随即一个腾跃,整个人跃至了二人头顶之上。

    “现在都合力对付我了是吗……”慕容飞暗暗叹息道,随后俯冲一掌一剑,“双龙剑掌”凌厉而出,目标正是慕容啸和慕容铁风背面。原本慕容铁风想要趁慕容飞不注意,以偷袭的方式一来对付慕容飞,二来解救无法立即出手的慕容啸。然而,慕容飞的灵敏和反应都超出了二人的意料,慕容飞的身法远快于兄弟二人,如今倒是慕容啸和慕容铁风处于了下风……

    然而局势已定,说什么都无济于事。慕容飞“双龙剑掌”既出,俯下水面顿时水波杂乱,一道掌晕和一道剑光映射在水面上,显现出无比的威慑力。“啊——”慕容啸和慕容铁风同时大叫一声,被内力压抑得无法动弹,两个人的轻功似乎在水面上都站不稳了。

    慕容飞正准备一招下去,突然侧面来了一道厚实的掌力。慕容飞侧面感觉到了,立即收了剑掌,侧望稍许,然后一个侧翻躲了过去,最后停在了碧水瑶池的另一边。

    不用想也知道,使出这一掌的,自然是慕容新。“算了,就算联起手来,我们也未必是四弟的对手,现在的他和以前已经是判若两人了……”慕容新对着败下阵来的慕容啸和慕容铁风二人说道。

    慕容铁风听后点了点头,先行回到了慕容新的身边。然而,另一边的慕容啸却是不服气,怎么说他也是慕容飞的二哥,既然在武功上被自己的四弟这样羞辱,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于是他又冲着慕容飞大叫道:“我还就真不信了,你慕容飞还真有什么能耐——”话音未落,慕容啸又一次举剑朝着慕容飞的方向袭去。

    因为听了慕容新的话,慕容飞才慢慢收回了招。如今却看着慕容啸再一次攻来,慕容飞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然而,慕容啸的剑已经到了慕容飞的胸口前……

    “铛——”千钧一发之际,一支红缨枪从慕容飞肩后探来,挡住了慕容啸的这一剑。由于是在碧水瑶池的水面上,红缨枪其余的力道还将飞来的慕容啸给拨了回去。

    慕容新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神一凝。慕容飞也甚是惊奇,回头一望,不是自己的妹妹慕容樱又是谁?

    “樱妹?”慕容飞不禁叫道。

    “四哥莫怕,樱妹来帮你!”慕容樱拨回了慕容啸的攻击后,也站在了慕容飞的身边。

    慕容啸见着被自己的妹妹给挡了回去,心里更加地过意不去,于是他大声问道:“樱妹,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不是被爹说服去联姻的吗?”

    “我拒绝了!”慕容樱在对面简短而又有力地说道。

    新、啸、铁风三兄弟听了,都用惊奇的眼光望着慕容樱。慕容飞在一旁听了,也是不可思议地望着身边的妹妹。

    “南宫家的六公子也一样……”慕容樱继续说道,“四哥,南宫俊还有我,全部拒绝了这次的两家联姻,这次的联姻已经不可能成功了……”

    “樱妹,没想到你也……”慕容新咬牙道,“行,你们两个真行,敢公然违抗爹的命令,哼,你们两个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正说话间,突然,慕容新身后又出现一个身影。慕容飞和慕容樱见了,都惊奇地望了过去。

    “爹?”慕容铁风回头望去,果然,身后站着的便是慕容家的户主,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慕容尊。

    “爹,这两个人……”慕容啸依旧是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想要在慕容尊面前说他们两人的坏话。

    “我知道……”慕容尊先是淡淡地答道,然后两眼望着对面的慕容飞和慕容樱,严肃地说道,“飞儿,樱儿,为父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只要你们肯回头,答应慕容与南宫两家的联姻,以前的事情爹可以既往不咎……”

    “不用说了——”想到了自己在慕容家的命运,以及亲兄弟的排挤甚至是嫉恨,慕容飞坚定地说道,“联姻我和樱妹是不会答应的!”

    “哼,在爹面前还这么嚣张?”慕容啸继续挖苦道。

    然而,这一次的慕容尊没有再发怒,而是用冰冷的口气说道:“你们要选择自己的路,为父也管不着,不过……你们若是反对了这次的联姻,你们从此以后就不是慕容家的人,从此以后你们二人也不准再踏入慕容家半步,明白吗?”慕容尊的语气不重,可是句句似乎逼入人心。

    慕容飞听了,想着要背负不孝的罪名,却又不能放弃自己的人生,慕容飞实在是犹豫不决。然而,在他身边的慕容樱这回却站出来说道:“我们不会后悔的!就算我们被赶出族门,我们体内流的永远是慕容家的血……今日我们不答应联姻,不代表我们想要和族人作对;今日出走,并非意愿,而是迫不得已。今日女儿和四哥在这里给慕容家的列祖列宗道一个歉,但是,我们今生今世都会为慕容世家奉献自己的一切!”说完,慕容樱深深地朝慕容尊——自己的父亲鞠了一个躬。

    慕容尊看在眼里,心里却有着五味杂陈,一时却是不知该如何出口。

    听了慕容樱的话,慕容飞心里也坚定许多了。随即,慕容飞也向自己的父亲慕容尊鞠躬道:“爹,孩儿志在远方,今日联姻之事,恕孩儿实在是无法答应。孩儿今日便想走出这慕容大院,四方闯荡。不过孩儿保证,待到孩儿能回到慕容家,一定会为慕容家奉献自己终身……孩儿对不起爹,对不起娘,对不起哥哥们,对不起整个慕容家……孩儿今日便先行离去,请爹向娘亲问好,不要担心孩儿了……”说完,转身准备要离去。慕容樱见了,也跟着慕容飞转了过去……

    “飞儿,樱儿,你们两个真的不后悔?”慕容尊似乎是没有再发任何的气,反而很郑重地问道,似乎对他们抱有一丝莫名的希望。

    “不后悔——”慕容飞和慕容樱兄妹俩一齐答道。

    “那就坚定不移地去吧……”慕容尊的语气里充满了复杂的韵味,“去了就不用再回来了……”慕容尊最后的这一句话声音非常的小。

    “爹,我和樱妹走了!”慕容飞最后一次转身行礼道,随后便和慕容樱离开了慕容大院……

    “飞儿,樱儿,你们两个都是胸怀大志的孩子,希望你们出去以后能真正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慕容尊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内心暗暗道……

    出了慕容大院,慕容樱低沉着脸说道:“哥,我们虽然出来了,可是……我觉得现在心情真的很低落,我也不知道接下去要干什么……”

    “其实最开始,我也和樱妹你一样……”慕容飞安慰道,“但是,我曾立誓过,要为天下人做贡献,所以总不能一辈子呆在慕容大院这样的象牙塔里……如今家族逼婚,兄弟和我反目成仇,我们也万万不能再呆在这里了……”慕容飞说完后,眼神也变得有些低落起来。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慕容樱又问道。

    慕容飞想了想,然后说道:“南宫俊兄弟也离了家,想必现在的心情也和我一样,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是去师父那里谈心去了。走,樱妹,我们先去汴梁神庙,说不定师父他老人家能给我们指点一些什么……”

    慕容樱听了,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她又想了想,然后叹息道:“如今世上,只有兄妹二人相依为命了,我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孤单……”

    看着慕容樱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走出家门,必定还是会有一定的落魄感。慕容飞见了,继续在一旁安慰道:“樱妹你不用怕,只要有你哥哥我在,不会有事的。何况,我们还有那么多的朋友……”

    听了慕容飞的话,慕容樱心里既有温暖,又有彷徨——也许今后的人生,他们兄妹两要自己把握。不管怎么说,有亲情在,永远不会孤单……

    今天本就没有什么太阳,眼看着灰蓝的天空慢慢深沉,这天也快要黑下来了……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www.yuehuatai.com,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