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三章 心结难解
    黄氏药坊处……

    “这么说来,傲晶师太是真的想要致李姑娘于死地了……”黄纪在照顾好了王大爷后,转身向着赵子川回问道,“可是,如果李姑娘真的要再去见傲晶师太,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

    “我不怕——”李玉如坚定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在傲晶师太面前说清楚关系,否则这件事情一定会永远在我心中无法解开。”

    “在这之前,你还是先把伤养好吧……”赵子川看着李玉如受伤了依旧是不屈的样子,心里担心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于是随口应道。

    黄纪听了,又转身对李玉如道:“话说回来,李姑娘你的伤再没事了吧?”

    “嗯……”李玉如轻声点头道,“多亏黄公子的医术高明,小女子已经没事了。”

    “那还用说,我们黄纪黄兄弟在汴梁城医术可是出了名的,否则别人也不会称他为‘汴梁医侠’了。”赵子川笑着补充道。

    看来虽然赵子川帮李玉如敷了伤口,但医术毕竟只是三流的。待到黄纪的事情处理好了,他也帮李玉如做了额外的理疗,现在李玉如伤情好多了。李玉如想着自己刚才和赵子川的“敷药”事情,让赵子川占了便宜,心里就很是矛盾不已,又是害羞又是痛恨,于是对赵子川驳了一句道:“哼,黄公子的医术当然高明,比起你这个三流货色,那简直就不用比了……”

    见着李玉如如此的泼辣和不羁,赵子川也不好说什么。“这个死丫头,伤成这样还和我顶嘴,女人难道都是这样的吗……”赵子川心里暗自愤愤道。

    黄纪听了,笑着说道:“李姑娘不用太见外了,黄某只不过用了些普通的草药,只是药到病根,对上病口,效果显著罢了……倒是李姑娘你,接下去该怎么办,你身为扬州‘芙蓉女侠’,汴梁城中的武林众士不可能没有人认识你的。你如果再到处随意走动,恐怕迟早还是会被峨眉派的人发现的。”黄纪又对李玉如提醒道。

    李玉如也没有多想,不屑一顾道:“管她呢,我李玉如生来就没有怕过谁,被认出来又怎么样?”

    赵子川想到了剑道大会时他们两人的打扮,于是建议道:“不如,我们还是帮你乔装打扮一下好了……”

    然而,李玉如一听到赵子川又说到“乔装打扮”,又想起了今日剑道大会上自己奇丑无比的打扮,立刻回绝道:“又打扮?我才不要,无论如何,我再也不想听你这个大笨蛋的,打扮得那么丑……”

    “你……”赵子川被李玉如泼辣的回答气得出不了声了。

    黄纪看着赵子川和李玉如这两人闹不停,于是缓声道:“要不,再想想其他办法?”

    李玉如不想再让别人为她担心太多——这不是她的作风,于是甩头回绝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我李玉如经历的大风大浪也不少了,这点事情我根本不放在心上……”

    “不可以!”赵子川还未等李玉如说完,突然大声道,“无论如何,你不可以再擅自行动了!”

    声音突然变大的赵子川,把在场的黄纪和李玉如都吓了一跳。黄纪倒是没什么,李玉如却见着赵子川如此严厉的口气,也生气地回应道:“你要不我就不,你是我谁啊?如果不是赵子川你这个大笨蛋在这里给我管了那么多的闲事,我现在就不会惹上这么个烂摊子!这一切都要怪你,你现在反过头来对我东管西管,你……你算得了什么?”李玉如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但是最后这一句似乎声音小了点。

    “你……你……”赵子川声音变得微弱了一些,眼神一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说呀,说呀,你怎么不说了?你怎么……”李玉如先是继续泼辣地反驳道,随后注意到了赵子川突然变化的眼神,语句也渐渐停了下来。

    赵子川眉头微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往事,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李玉如注意到了,觉得刚才彼此间的话语确实是无礼了一些。但李玉如不想在赵子川和黄纪的面前表现出来,于是只是轻轻“哼”了一句,然后整个人把头撇了过去。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人不要再吵了……”黄纪怕赵子川和李玉如好好的一对待会儿又会把事情闹大了,于是赶紧阻止道。

    “无论如何,你……决不能一个人去见傲晶师太……”赵子川这回没有大声,只是轻声说道,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坚定。

    “哼,随你的便……”李玉如这回的声音也很小,语气却是很随意,似乎她把心思放到别的地方去了。

    “要不这样吧……”黄纪仔细想了想,然后说道,“既然李姑娘和傲晶师太之间的事情是迟早的事,不如我们先问问一些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好了,说不定他们知道些什么。”

    “这主意不错,不过……”赵子川回声应道,“汴梁城现在已经尽是武林眼线,稍不留神就会被峨眉派的人盯上;加之城里现在到处又都是和我们势不两立的蒙古鞑子,我们与名士之间见面交流恐怕很难躲过他们的视线……”

    “有一个人可以哟……”黄纪闭着眼睛,轻声笑道。

    “谁?”赵子川急忙问道。

    黄纪慢慢睁开眼,然后继续笑着道:“就是你的师父,玄空大师。”

    一听到是自己的师父“玄空大师”,赵子川自拍了自己的后脑勺一下,自笑道:“哎呀,你看我这个人,怎么把师父他老人家给忘了。师父可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如果去问问他老人家,说不定他真能给我们指点一二。”

    “时间不等人,事不宜迟,我觉得趁现在众武林人士都把注意力放在剑道大会上的时候,我们应该赶紧去的。”黄纪提议道。

    “黄纪兄弟说得对,我们现在就赶紧收拾好出发吧……”赵子川应声道,随后转身对李玉如道:“走了,李姑娘。”

    李玉如想了一会儿,随后眼睛一瞥,然后不屑道:“要去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你怎么到这个时候还这么任性?”赵子川又忍不住大声道。

    然而,这次的李玉如并没有再大声地反驳赵子川了,而是将头侧向一边,轻声应道:“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考虑一些问题……”

    赵子川见着李玉如表情的突然一变,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于是也思绪了一会儿,然后转回身低头道:“行,我知道了,李姑娘你自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我们出去见我师父,明天一早就会回来。黄纪兄弟的房间里有些干粮,你今天就拿那些充饥吧……不过,有一点很重要,李姑娘你——绝对不可以踏出这个药坊半步!”赵子川的口气依旧是很坚定。

    李玉如没有正面回答赵子川,头也一直是侧对着。

    “我们走吧,黄兄弟……”赵子川轻声说道。

    “可是,把李姑娘一个人留在这里真的好吗?”黄纪又问道,“要不,我陪下来照顾李姑娘好了……”

    “不用了……”赵子川回声道,“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去见师父,他肯定不会告诉我什么,所以必须带上拥有‘汴梁医侠’之称的黄纪黄兄弟你,师父他老人家才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其次,我想李姑娘虽然性格有些不羁,但她也应该是个明白人,知道事情的轻重,所以,我还是很相信李姑娘。”

    “子川兄弟……”看着赵子川不同以往的眼神,黄纪轻声喃喃道。

    “走吧……”赵子川没有再去回头看李玉如,只是对身旁的黄纪轻声说道。

    黄纪看着赵子川如此坚定的眼神,似乎是明白了一些赵子川的心里所想,于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边和赵子川一起离开了药房。

    走出药房,赵子川最后看了一样房里的李玉如,随后两手轻轻把药房的门给合上了……

    李玉如看着房里的最后一道阳光被房门遮掩后,才又将头转了回来。她看着房门的方向,心里也是思绪万分。“赵子川那个家伙,为什么要这样的关心我,他本就和我没什么关系……倒是因为我,他反而陷入了不该属于他的危险里面,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尽力不想让我受到伤害,这究竟是为什么?还有,他最后的那个眼神,为什么他会有那样的眼神……”一个个疑问在李玉如脑海里盘旋,使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汴梁神庙内……

    一缕香烟轻盈而上,玄空大师正蹲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静静地思绪着。

    “师父,您倒是说句话啊……”在玄空大师的背后,一个背着八丈蛇矛的红白衣少年说道,“我离开了南宫家,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回去了。师父,您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师父,您说句话啊……”

    原来这个少年便是之前离开南宫家的南宫俊,离开了南宫家的南宫俊现在却不知应该何为,便找到自己的师父玄空大师请求点化。可是,玄空大师一直坐在蒲团上,没有说任何的话。这实在是让南宫俊更是迷茫起来,当然他也知道师父的个性,一旦师父不说任何话,自有师父他自己的想法,现在南宫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师父,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南宫俊都快跪下来求玄空大师了,可是玄空大师依旧是闭目养神,微笑着,却不说任何一句话。

    见玄空大师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南宫俊便没有再问下去,在玄空大师身后的一块蒲团上坐了下来。南宫俊耷拉着脸,两眼望着略带灰尘的地面,心里尽是茫然和彷徨……

    “俊……”过了好久,玄空大师突然发话道。

    “什么?”刚才还愁眉苦脸的南宫俊一听到玄空大师的呼喊,立刻提起神来应道,“师父您叫我吗?”

    玄空大师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南宫俊立刻起身,跑到玄空大师身边问道:“师父,您告诉徒儿,徒儿现在究竟该怎么做?”

    玄空大师依旧是闭目养神的样子,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但既然开了先口,南宫俊依旧在玄空大师身边静静等待着,期待着师父能给他一个指明道路的答案。

    “俊……”终于,玄空大师缓声说道,“去,把庙里的地给为师扫一遍……”

    玄空大师一说完,南宫俊的期望之心一下子从天上落到了地下。本以为可以为自己指明道路的,谁知道师父只是让自己扫一扫地。南宫俊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又不能在自己的师父面前无礼,于是问道:“师父,徒儿想要师父给徒儿指点迷津,师父为何此时要徒儿扫地?”

    玄空大师默而不语,只是依旧保持着微笑和闭目养神的样子。

    南宫俊深知自己的师父玄空大师至始至终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恐怕早就没有耐心等下去了。南宫俊依旧是很费解,又问道:“徒儿现在很迷茫,被家族逼婚,被父亲赶出了门,徒儿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师父现在还有心情逗徒儿开心,让徒儿在庙里扫地?”

    玄空大师依旧没有说话,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徒儿现在应该做什么?”南宫俊继续问道,“徒儿是指徒儿以后的人生之路该怎么走,现在需要做些什么?”

    玄空大师仍旧是闭着眼,然后过了好久才说道:“去把庙里的地打扫一下……”

    “徒儿现在没时间和师父您开玩笑……”南宫俊还是不理解玄空大师的用意,依旧回绝道,“徒儿想问师父有关将来人生的事情,徒儿以后究竟该怎么走,现在应该做什么?”

    然而,依旧是过了好一会儿,玄空大师轻声道:“去把庙里的地打扫一下……”

    三次都说同样的话,这回南宫俊是再也没有耐心了。既然不能对自己的师父发火,南宫俊便拿起庙门口的扫帚,对扫帚发起了火:“好好好,扫就扫,不就是扫个地吗……”

    看着南宫俊如此的焦急样,玄空大师又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话……

    用力的扫了几扫帚,南宫俊不但没有扫出什么名堂,倒是把整个神庙弄得灰尘满天。南宫俊一边用力扫,一边愤恨道:“我真没用,想要为南宫家做出点贡献,现在竟然沦落成了一个扫地的,哎,我真是……”南宫俊已经开始对自己发泄了。

    过了好一会儿,南宫俊扫地也扫烦了。弄得神庙灰尘满天,南宫俊把扫帚往门口一扔,不耐烦道:“不扫了不扫了,心情很烦,人生的事情都没想清楚,还有心情在这儿扫什么破地……”

    玄空大师听了,终于没有再坐下去了。他慢慢从蒲团上面起来,然后走过南宫俊的身边。

    南宫俊一直好奇自己的师父想要干什么,于是朝着玄空大师望了过去……只见玄空大师什么也没说,只是捡起被南宫俊丢下的扫帚,然后等庙里的灰尘都沉淀下来,再用扫帚轻轻地将所有的灰尘都聚集到了一块,不出一会儿,庙里很快就变得很干净了……

    扫完地后,玄空大师轻轻放回了扫帚。随后,玄空大师转过身,笑着对南宫俊说道:“俊,你连这样的破地都扫不了,何以有心去化解自己的心结?”

    南宫俊见着玄空大师的言行,知道自己又因为心急而被师父教训了。于是,南宫俊放下架子,低头说道:“师父,徒儿知道自己又错了……”

    “哈哈哈哈……”玄空大师轻声笑道,“知人者,不如之心者。心静则事息,心躁则事稽。汝欲知人生之理,必先明清繁杂之事。人生之理乃心之者,繁杂之事乃行之者。行为其表,心为其理。不明言行之表,毋清从心之理。唯以明其言行先之,以清其心理次之,汝乃通人生之道也。”

    南宫俊听了,半听半懂道:“行表心理,徒儿不解,还请师父赐教。”

    玄空大师耐心地说道:“简言之,想要考虑人生的哲理,必须先要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人生中的平常之事。如果这些繁杂的平常琐事都没办法用一颗平常心去耐心完成,又何来的静心去思考人生的哲理。”

    “师父,徒儿知错了……”南宫俊听懂了玄空大师的点化,虚心接受道。

    玄空大师见着南宫俊一直都是个虚心求学的良徒,于是笑着说道:“哈哈,俊,你一直都很虚心求学,为师已经很高兴了……而今你能明白今天为师给你讲的道理,希望你在以后的人生之路上,能时刻铭记今天为师给你讲的道理。”

    南宫俊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想了一想,又问道:“话是没错……不过,师父您还是没有告诉我将来的人生之路该怎么走。”

    玄空大师没有刻意去强调什么,只是淡淡地说道:“自己的路是要自己去发现,别人只能给你指示的方向,至于是什么方向,还得你自己去选择……当然,人生之路无穷无尽,为师也不可能给你选择。如今你被赶出了南宫家,你自己一定是有心而为之的。既是有心,你自己应该比谁都清楚自己接下去该干什么。所以说,俊,你自己的心结,还得你自己去解,你自己的人生之路,还得你自己去发现,去探索……”

    说完,玄空大师又回到了庙香前,蹲坐在了蒲团上,然后闭目养神起来……

    听了玄空大师的话,南宫俊又开始变得迷茫起来。但他至少比开始的时候要清晰了,知道该用一颗什么样的心去面对自己的人生之路……

    门外幽云密布,一丝阳光都没有了。南宫俊靠在门口处,望着天上的乌云,想着今天发生的点点滴滴,心里依旧是彷徨不已。南宫慕容联姻,因为自己的拒绝,恐怕这两大世家也不会有安宁了,想到这里,南宫俊心里也是担心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