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二章 下定决心
    赵子川将药房的门给推来了。

    门一打开,里面是一块比较空的地方。这里灰并不是很多,看来平日里黄纪也常来这个地方。房间旁边有许许多多的药箱,上面还有写着药品的名称,看来这里是黄纪经常存放药品和使用药品的地方。

    赵子川找到了中间的一个空旷的位置,然后对李玉如说道:“李姑娘,这里空得很,你就在这里坐下吧。”

    “为什么让我躲在这里?”李玉如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赵子川擦着空地上的灰尘说道:“这里鲜有人拜访,而且药房里也会有许多的药,兴许能找到缓解李姑娘你皮外伤的药物也说不定。”说着,赵子川又走向了药箱处,似乎是要找一些药材。

    “你也懂医术?”李玉如坐下来问道。

    “不是很精通……”赵子川在药箱里一边找着药,一边回答道,“但是黄纪兄弟曾经跟我说过一些类似的有关药材功效的东西,像李姑娘你这样的皮外伤应该是没有问题。”

    听着赵子川温和的口吻,李玉如顿时觉得他是一个性格真诚、很会关心对方的人;但是,有时候赵子川太爱粘着自己,这让李玉如有时也会有些轻微的厌烦。现在李玉如自己,都不完全清楚自己该如何与赵子川交往……

    “嘿,找到了!”赵子川突然说道,随后拿着药走到门口,先把大门关上,然后回到李玉如身边说道,“李姑娘你看,这种药材可以帮助剑伤消毒。”

    “可我现在行动不便……”李玉如有些头疼道,“或许……只有你可以帮我。”

    “怎……怎么帮?”赵子川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预感,不自然地问道。

    “就……就是……”李玉如有些脸红的说道,“你得帮我用药擦伤口……”

    听到这话,赵子川也一下子羞红了脸,随后吞吐地问道:“李……李姑娘你……伤在哪里?”

    李玉如想了好久,最后憋出语句道:“在……在肩膀上……”

    “肩膀?”赵子川不自然地疑惑道。

    李玉如继续回答道:“傲晶师太刚才使用魏武青红的时候,我……我的肩膀被傲晶师太的剑气所伤……”

    “那……那要怎么帮你?”赵子川继续紧张地问道。

    李玉如又是想了好久,随后吞吐道:“我……我待会儿把袖子脱掉一半,你……你待会儿动作……得快点!”最后那句“得快点”声音还异常响亮,依旧不改泼辣的性格。待到李玉如说完后,自己的脸早就红透了。

    作为一个男人,赵子川想到更是羞得无法自拔。“这……这……这算什么……”赵子川羞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赵子川扭扭捏捏的样子,生性直爽的李玉如可没有耐心等,于是二话不说,放开胆子把自己的衣袖脱掉了一半,把自己的一半玉肩露在了赵子川面前。

    看着李玉如在自己面前如此的大胆,又看见了李玉如的玉肩,赵子川的手都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但是看着李玉如玉肩上确实是有一条深深地血口,还不时有鲜血从伤口中渗出来,随着玉白的手臂缓缓流下,赵子川也有些不忍心。

    “快点啊,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李玉如红着脸忍不住喊道。

    虽然赵子川看着李玉如的玉肩,脸红透了,且心跳不停地加快,但心里还是担心着李玉如的伤势,想着决不可再担心一刻,于是定下心来用药帮李玉如涂敷了上去……

    由于药物对伤口的痛觉刺激,李玉如也是忍着痛,没有叫出声来……约莫半个时辰,赵子川才算是帮李玉如完全处理好了伤口。

    一处理完伤口,李玉如马上整理好自己的衣袖,可她的脸依旧是红着,似乎久久不能退去。

    那在一旁的赵子川就更不用说了,他都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帮了李玉如还是害了她。

    “谢谢你……”李玉如红着脸轻声对赵子川说道。

    “没……没事儿……”赵子川半天才反应过来说道。

    “别以为这样你就没事了……”李玉如红着脸继续说道,“哼,你……你今天占了本姑娘的便宜,以后……以后我还会让你偿还的……”

    “怎……怎么偿还……”赵子川也红着脸紧张地问道。

    “今天看在你救了本姑娘一命,就……就不和你计较了,以……以后有机会,再……再让你偿还……”李玉如先是摆着泼辣的性格对着赵子川冲了一句,随后眉头又渐渐低了下来,然后红着脸小声说道,“不过,还是谢谢你……”

    李玉如这句话说完之后,赵子川突觉一股莫名的冲动和情感涌上心头,这是他之前从没有感觉到过的……

    待到二人恢复到了平静之后,赵子川坐在了李玉如的身旁,然后问道:“李姑娘,你……真的还要再去见傲晶师太吗?”

    李玉如听了,两眼凝神道:“这关系到我父母的事情,是我心里一直放心不下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机会去和傲晶师太当面说的,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险……”李玉如说着,口气也是愈加坚定。

    “可是你这样贸然前去,傲晶师太一定会杀了你的。”赵子川说道。

    “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是没有办法……”李玉如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未解开的心结,如果不能解开它,我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平静……”

    赵子川见着李玉如如此的坚定,也不好再劝什么,心想着如果是自己,也会和李玉如有着同样的选择。然而,赵子川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问道:“相逢一面,共尝危难,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同甘共苦的朋友了。如果李姑娘你真的要去见傲晶师太,我们这些做朋友的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从赵子川的口气中可以听出,他很愿意帮助李玉如一起渡过难关。

    然而,李玉如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赵公子你是一个愿意为朋友出面帮忙的热心人……但是这件事情只关系到我的个人问题,我不想再让你和你的朋友为了我而冒险了……”李玉如说的这句话,和苏佳对萧天说过的话有些截然相似,看来李玉如虽性格上泼辣,其实内心也是一个善良、关心朋友的人。

    而赵子川也明白李玉如是一个很坚定的人,一旦她下定了决心,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于是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了李玉如的旁边,什么话也没有再说……

    过了不久,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听到了脚步声,李玉如如梦惊醒一般,立刻坐起来警惕道:“不会吧,峨眉派的弟子这么快就找到这个地方来了……”

    赵子川听着脚步声,倒是很冷静地说道:“不,这脚步很沉稳并且着实,不像是女人的脚步声,应该不是峨眉派的弟子……”

    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可以听到说话的声音,最后听到了是两个人的对话声……

    “王大爷,没事儿的,您这点小病只需我药房里的一点小药即可治愈……”门外先是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那真是谢谢黄公子了……”紧接着是一个老人的声音,“我们汴梁城有了你这位‘汴梁医侠’,我们老百姓再也不用怕无钱治病了……”

    “王大爷你太说笑了……”年轻男子继续说道,“晚辈只是听从义父教诲,多做些善事罢了……”

    “这个声音是——黄纪!”赵子川一听是黄纪的声音,兴奋地叫道,“真的是黄纪黄兄弟,他今天倒是真回来了!”

    “这么巧?”李玉如也慢慢站起身,疑惑地问道。

    随后,赵子川忍不住先去开了药房的门。房门一开,“汴梁医侠”黄纪果真就站在赵子川对面。

    “黄纪兄弟——”赵子川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叫道。

    “子川兄弟?”黄纪也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赵子川竟然会带一个女人躲在自己的一个药房里。黄纪身边还有一个拄着拐棍的老者,看来他就是黄纪所要帮忙医治的王大爷了……

    南宫大院正厅里……

    “这是哪里……”南宫俊似乎是坐在一个椅子上,随后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猛地,南宫俊一下子惊醒了。突然,南宫俊“啊——”地一声,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由于被自己的三叔南宫用打了一记,南宫俊的后脑勺直到现在还疼着。虽然当时南宫俊昏过去了,但是他昏在地上的时候,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三叔和自己哥哥们的对话,也知道当时偷袭自己的,便是自己的三叔南宫用错不了……

    南宫俊醒来后,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椅子。奇怪的是,他全身除了后脑勺那一击,没有任何的问题。手脚活动自如,也没有绳子捆绑,似乎是仅仅将自己打昏了而已,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南宫俊认出了这是南宫家的正厅,可发现自己被打昏后没有任何的束缚,不觉有些奇怪。

    “你醒了……”突然,从大厅正前方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由于南宫俊所坐的椅子是在大厅右侧,所以声音是从南宫俊的右侧传入自己耳朵的。

    南宫俊往右侧一望,坐在厅堂之上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南宫魄。

    “爹,孩儿这是……”南宫俊还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于是向着自己的父亲问道。

    南宫魄两眼凝视着南宫俊,不紧不慢道:“我都听三弟说了,你看上了陆府的一个丫鬟了……”南宫魄的口气虽是不紧不慢,但是直切主题。

    一听到自己的父亲提到这个问题,南宫俊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与慕容家联姻一事。南宫俊倒是什么也不怕,诚实地答道:“没错,三叔说的一点也没错……”

    “俊儿,你可是我最器重的一个儿子……”南宫魄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除了你大哥南宫成以外,你的其他几个哥哥整天都是不务正业,实在是让我这个当父亲的痛心不已。但是看着俊儿你是真正的为人正直、处事用心,我一直把俊儿你当做是南宫家的接班人……所以我才把你送到玄空大师那里,远离你的几个哥哥,陪着玄空大师学习武艺,学习为人处世的道理,我一直都真正很爱你……”

    南宫俊一字一句地听着,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父亲南宫魄接下去还会说什么。

    “所以我才把联姻的事放在了你身上……”南宫魄继续说道,“最近为父和慕容家的户主——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慕容尊,谈论了有关南宫慕容家共同发展,融洽关系,所以想到了联姻……慕容尊准备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慕容樱嫁到我们,我想来想去,才觉得俊儿你是最合适的……”

    “所以你在孩儿不知道的情况下,擅自将慕容千金许配给了孩儿……”不等南宫魄说完,南宫俊站起身来说道,“可是,孩儿不想娶慕容家的千金,对不起,父亲……”

    “大胆,和为父说话竟如此无礼!”南宫魄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坚定地反对自己,先是怒喊了一声,随后平息了一下,然后静下心来说道,“你……你是为父最器重的一个儿子,为父给你这样的机会,不但让你娶得慕容家的千金,还让你为南宫家做了贡献,你居然……居然如此不识抬举……”

    “孩儿可以去为我们南宫家做贡献……”南宫俊两眼望着自己的父亲南宫魄,缓缓说道,“可孩儿不想被别人安排好了命运——若是谈到为家族做贡献,孩儿想自己去努力做孩儿愿意做的,而不是不明不白地被控制自己的人生路。孩儿身为南宫家的人,自然会为南宫家的人做贡献,但是说到这次的联姻,孩儿是决计不会娶慕容樱的!”南宫俊的话很坚定。

    “放肆,竟敢如此专横!”南宫魄这会是再也忍不住了,“你既然抛弃万千名誉不要,为了一个身份卑微的下人而把自己弄得神魂颠倒,你简直就是为我们南宫家的人丢尽了颜面!”

    “不许父亲您这么说玲珑!”南宫俊见着父亲如此用话语羞辱玲珑,也忍不住反驳道,“玲珑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人格本来就不应该有贵贱之分,孩儿不会因为她的地位卑微而看低她,孩儿依然会喜欢她!”

    “哼,只不过在玄空大师前辈学了点人生哲理的皮毛,就在为父面前跋扈起来了……”南宫魄厉声道,“反正为父已经将你的妹妹南宫娇许配给了慕容家的慕容飞,这联姻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你今天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南宫俊听到了自己的父亲提到了慕容飞和南宫娇,随后笑着说道:“哼,慕容兄弟为人和孩儿一样,我想他也决计不会答应这门婚事的……我看南宫慕容家之间这场无理取闹的联姻,不可能成功!”说完,南宫俊转过身去,准备离开南宫大厅。

    “你走出去试试——”南宫魄突然声音洪亮地怒吼道。

    听到了这一生厉吼,南宫俊暂时先停下了脚步,不过整个人依旧是背对着台阶上自己的父亲。

    南宫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神严肃地望着南宫俊的背影,放出狠话道:“你今天敢踏出这大厅的门口一步,你就永远不是我南宫魄的儿子,也不是南宫家的人!”

    此话一出,南宫俊整个人跟遭受到晴天霹雳一般。他在原地站了好久,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他本是南宫家最有志气和胸怀抱负的儿子,也被南宫魄定为了南宫家的继承人,是南宫魄最喜爱的儿子。然而因为这件事情,父子闹不和,恐怕心里难受的,不仅仅是南宫俊本人,南宫魄也是痛心不已。而南宫俊自己本人也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就算不能为黎民苍生做出天大的贡献,至少也励志要为硕大的南宫家族做出贡献。可是而今之事,确实要既阻碍了南宫俊的人生之路,又毁灭了他的人生理想——南宫俊此时的心里自然是矛盾不已和过意不去……

    南宫俊原地站了好久,随后思绪了一会儿,然后慢慢转过头,对自己的父亲南宫魄轻声说道:“慕容姑娘孩儿是一定不会娶的,这件事上孩儿很抱歉,不能答应父亲……但是,孩儿不管走到哪儿,孩儿都是南宫家的人,不管家族的人承不承认,孩儿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报效家族,不会让南宫家的人失望……”

    南宫魄望着南宫俊的背影,听了南宫俊口气温和但不失内涵的言辞,突然之间感觉这样的南宫俊似乎变得很成熟。但是,眼下的事情摆在眼前,与慕容家联姻之事,是一刻不得耽搁的。南宫俊要是真的不答应,南宫魄并不是什么都不敢做出来的。

    南宫魄想了想,然后对着对面的南宫俊说道:“不管俊儿你做错了什么,为父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懂得是非观念、行为处事正直的人,会将错弥补……而今之事,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为父都相信你的人格。你今天出了这扇大门,为父会不认你这个儿子,但是不会不认你是南宫家的人……”南宫魄的语气略带着悲伤。

    南宫俊似乎是略微听出来了这句话的暗藏深意,但是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人生观。于是,南宫俊转回了头,然后默默地说道:“对不起,父亲,孩儿还是要走,而且若是父亲不认我这个儿子,孩儿可能也不会回来了……但是,孩儿永远铭记自己是南宫家的人,永远会为了南宫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贡献……再见了,父亲……”

    说着,南宫俊慢慢踏出了房门,朝着南宫家大门口慢慢走去——看来他是真的想要离开了……

    南宫魄望着南宫俊默默离去的背影,虽然还有一丝在南宫俊反对联姻事情的气头上,但是也有一丝担忧:“为什么,为什么有一种感觉……这一次的离别,似乎就是再也不能相见……”南宫魄一直望着自己曾经最爱的儿子——南宫俊——现在也是最爱的南宫家的人,心里有着无限的感触……

    南宫俊背着行李,似乎是真的要离开南宫家了……“若是再呆在南宫家,不说父亲,南宫家其他的人也会因为我反对联姻的事情而敌视我……”南宫俊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道,“不过身为南宫家的族人,我今身今世也会为南宫家做贡献……”

    天气渐渐变得阴冷下来,整个汴梁城又被笼罩在一片灰蓝色之中……南宫俊独自离开了南宫家的大门——南宫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四处望了望,门口处尽是自己看惯了的市铺,没有了一点新鲜感和生气感。“接下来要去哪儿呢……”南宫俊想了想,随后想到了自己的师父玄空大师,于是下定决心道,“干脆先去师父那里吧,说不定他老人家可以帮我指点一些什么……”

    于是,南宫俊独自朝着汴梁神庙的方向走去……

    可能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一次与父亲的离别,将会成为永别……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www.yuehuatai.com,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