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一章 爱恨纠结
    玲珑依旧在盲目地寻找着,“陆姐姐,唐大哥,你们在哪里啊……”她依旧在深院里喊着,但是依旧没有回复的音讯。

    玲珑喊累了,她显得有些沮丧,她后悔自己不应该如此的不小心。本来就是自己不听劝硬吵着要来的,现在自己又走散了,玲珑更是有些自责起来……

    “小妹妹,你走丢了吗?”突然,在玲珑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

    玲珑抬起头看去,惊悚地瞪大了双眼——是之前在陆府挑衅未果、用毒伤人的南宫正。“啊——”玲珑不禁大叫一声,“南宫正,你……”

    “哼,当日你们陆家大小姐在陆府如此地羞辱我,你说,身为她丫鬟的你,该怎么补偿我啊?”南宫正说着,眼神邪恶地望着一直惊恐不已的玲珑。

    玲珑一手捂住了嘴巴,看着南宫正居心不良的样子,感到十分的害怕。但是,玲珑头脑还是很清醒,于是转身就想逃跑。

    然而,待到玲珑一转头,又一个身影把她给吓住了。这人便是当日在陆府,联手南宫正对付唐战和萧天的南宫准。南宫准看着慌张不已的玲珑,也邪恶地笑道:“哼哼,现在陆家大小姐不在你身边,你一个弱女子,没有办法反抗的。入了我们的圈子,今天算你栽了,我看你今天能逃到哪里去……”说着,和南宫正一起,一前一后向着玲珑逼去。

    玲珑见了更是害怕,她没有多想,转身就往侧面跑去。然而,玲珑没有注意到,侧面只是一个锁着的门牌,更本就没有退路。待到玲珑发觉走投无路时,她转身而去,发现南宫准和南宫正正一脸奸笑地朝自己身前靠近。

    “没关系的,只要你听我们的话,我们就不会取你性命的,嘿嘿……”南宫正又笑着道。

    玲珑都快哭出来了,对于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来说,她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哭?哭有什么用,现在这里离比武台很远,就算你哭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南宫正说着,首先上去,一把抓住了玲珑的手腕。

    “救命啊——”玲珑再也忍不住,大声喊道,同时被抓住的手腕还一个劲地想挣脱——尽管她知道不可能挣脱得了……

    正在南宫正想要非礼玲珑时,突然间,一束寒光从南宫正的侧面袭来。南宫正突觉到,下意识地放开了玲珑的手腕,随后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停在了南宫准的旁边,目视着刚才的地方。

    只见一个红白衣的七尺男子站在了玲珑面前,玲珑抬头望着男子的背影,更是哭得伤心了。

    南宫正望着前方的男子,也是吃了一惊道:“六弟,你……”

    原来,救下玲珑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南宫六子南宫俊。只见南宫俊手提蛇矛,昂然挺立,站在玲珑的面前,不让她再受到伤害。玲珑一把抓住南宫俊的手臂,哭着说道:“俊大哥……”

    南宫俊见着心爱的玲珑差一点被自己的亲哥哥非礼,他心里顿时怒火中烧。于是,南宫俊也没有顾兄弟之情,大声叱问道:“三哥,四哥,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哟,你还照顾这个陆府的小妞儿啊……”南宫正也不怕自己的六弟,于是笑问道,“怎的,你和这小妞儿是什么关系?”

    “与你何干?”南宫俊毫不客气道,“倒是你在光天化日之下敢做这种事情,你不怕爹知道了会怎么对你吗?”

    “你别老拿爹来逼我……”南宫正平时也是被父亲训惯了,所以不屑一顾道,“倒是六弟你,你该不会和这小妞儿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吧?这小妞还直称你‘俊大哥’,看来你们好像认识啊,而且还很熟……”

    “我……”南宫俊被自己的哥哥抓住了把柄,说不出话来了。

    “玲珑,玲珑你在吗?”突然从房子后面传出了陆菁的声音,看来陆菁和唐战已经找到后院来了。待到陆菁转过房子,转头望过此场景时,她自己都有些惊讶了——玲珑正胆怯地躲在南宫俊的后面,南宫俊正用蛇矛对着自己的两个亲哥哥。

    “玲珑,你在干什么?”陆菁见着玲珑又和南宫俊在一起,心里又是很不舒服,但是看着这样少有的场景,陆菁大概也猜出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于是语气也不是很强硬。

    “陆姐姐……”玲珑见到了陆菁和唐战,哭着说道,“对不起,陆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走丢了……南宫准和南宫正想要非礼我,是俊……哦不,是南宫俊公子救了我……”

    陆菁听了,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不过因为唐战就在自己身边,所以她也不用怕南宫家的人会对自己有什么行为。不想再牵扯到太多的东西,于是陆菁直截了当道:“行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玲珑,快点和我们走吧……”

    玲珑听了,才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下了。但是她又很舍不得南宫俊,半天抱着他的手臂没有放下。

    陆菁自然也知道南宫俊的心思,心想着当下之际主要是要把玲珑带出这个“圈子”,于是对南宫俊说道:“南宫俊,我知道你和你其他的哥哥不一样,你是一个心有大志的人。但是在我们陆家,我们依旧还是不会和南宫家牵扯上任何关系……我也知道你喜欢玲珑,这也不是你的错,不过……你身为大家公子,玲珑只不过是陆府的一个丫鬟,再加上两家不融的关系,对不起……我还是要把玲珑带走。”

    玲珑听了陆菁的话,心里倒是没有以前那么难受。首先,陆菁并没有直接排斥自己与南宫俊的关系,其次,陆菁打从心里虽然很恨南宫家,但是还是挺欣赏的为人正直的南宫俊的。于是,玲珑慢慢放开了南宫俊的手臂,然后缓缓说道:“对不起,俊大哥,我……我要先陪陆姐姐走了……”

    南宫俊自然也知此时局面的纠结,但他也不是一个羞涩怕事的人,于是当着陆菁的面说道:“好吧,玲珑,你先回去吧,我以后有机会再去找你。”

    南宫俊的话,既让玲珑心有惊讶,又有感动。不过之前南宫俊已经立誓要娶她,玲珑心里更是紧张不停。倒是陆菁听了南宫俊的话,不觉注意到南宫俊是真心喜欢玲珑的。于是,陆菁平静地说道:“不管怎么说,玲珑,还是先跟我们回去吧……”陆菁的口气里也没有一丝的责备。

    “嗯……”玲珑先是对陆菁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南宫俊说道,“那俊大哥,我……我先走了……”于是,依依不舍地,玲珑还是离开了南宫俊,回到了陆菁和唐战的身边。

    南宫俊看在眼里,也是依依不舍地望着玲珑……

    “哼,喜欢又怎么样,别异想天开了……”就在众人把思绪放在南宫俊和玲珑身上时,在对面的南宫准突然发话道,“六弟,你不会是想娶那个陆府的丫鬟过门吧?”

    “你想说什么?”南宫俊听到了南宫准怪异的口气,有些不安道。

    “你还不知道吧,看来爹还没有跟你说……”南宫准笑着道,“哼,也难怪,爹太爱你这个六儿子了……”

    “爹要跟我说什么?”南宫俊大声问道,他也实在是不能再忍三哥这样的口气。

    “你真的不知道?那我就提前告诉你好了,反正爹也是打算准备跟你说的……”南宫准继续笑道,“爹想到了要和慕容家的人拉好关系,于是想到了联姻。爹已经决定,让六弟你和慕容家的千金慕容樱结为夫妻,两家联姻……”

    “你说什么?”听了这句话,南宫俊如同遭受到晴天霹雳一般,在一旁瞪大眼睛问道。

    不知是南宫俊,在场除了南宫准和南宫正以外,所有人包括唐战和陆菁都吃了一惊。

    “爹让我和……慕容樱结婚,这,这……”南宫俊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就是慕容樱……”南宫准继续说道,“爹可真是爱你啊,除了大哥外,爹就一直很器重你,说你是家族未来的顶梁柱。他把慕容家的千金许配给你,你应该高兴才是,换做是我们,可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啊……”

    “慕容樱知道这件事吗?”突然,在一旁的陆菁突然插话道,她的表情也是一脸的严肃。

    “她当然知道……”南宫准先是回应着陆菁,随后又对南宫俊说道,“所以说,六弟,不要再去想什么陆府的一个丫鬟了,跟慕容樱比起来,你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利害。”

    玲珑听了,心中似乎多了一份担心,她两眼迷茫地望着南宫俊。

    而在玲珑身旁的唐战听了这句话,心里也有些发堵:“慕容姑娘她……所以那个时候,她会有……那样的眼神……”唐战顿时想起了自己在财运酒楼巷口处与慕容樱最后一次分离时候的情景,慕容樱余角上那一丝淡淡的悲伤……

    “不,不会的……”南宫俊立即反驳道,“我是不会娶慕容樱的,我喜欢的是玲珑,不是慕容樱!”南宫俊的声音非常的坚定。

    “俊大哥……”听了南宫俊的话,玲珑都快哭出来了。

    看着场面不好收拾,陆菁说道:“行了,南宫家的事情我们不要再管了。玲珑,傻蛋,我们该走了……”说着,不顾玲珑的怎样拉劝,陆菁还是一把拉住玲珑,将她给带走了。

    玲珑满含泪水地一直回头望着南宫俊,此时的她内心始终无法平定……

    然而,内心更无法平定的是南宫俊。尽管陆菁等人已经离开了这里,但是南宫俊心里还在想着玲珑和有关家族联姻的问题。

    “不要多想了,六弟……”南宫正突然发话道,“你已经很幸福了,何必要找那种歪瓜裂枣,她怎么比得过人家大户千金?”

    “不许你这样说玲珑!”南宫俊情绪似乎是有些爆发了,“不管怎样,就算是逼我,我也不会娶慕容家的千金的!”

    “哎,看来是没办法了……”南宫准先是摇头应声道,随后眼神一凝地望着南宫俊,“既然你不愿意,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南宫准话音刚落,南宫俊还不知道什么意思……突然,身后出现一个彪形大汉,趁着南宫俊分心之际,一个劈掌重重打在了南宫俊的颈部。“啊——”南宫俊短暂地叫了一声后,随后整个人昏倒在了地上,手中的蛇矛也脱落了下来。

    “果然还是三叔厉害啊……”南宫准笑着道,“还有五弟,这儿似乎是他的主意,因为之前我们还并不知道南宫俊和玲珑的关系……”

    原来这个彪形大汉正是南宫家的三把手南宫用,只见南宫用身旁又走来一人——是南宫五子南宫寻。南宫寻笑着说道:“我早就说过,不要惹那个陆府的丫鬟的,两位哥哥就是不信……”

    “我哪知道是六弟和她有关系……”南宫准笑着道,“倒是五弟你,还有三叔,你们似乎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

    “没错,是我建议的……”南宫用突然说道,“因为大哥要把六侄和慕容家的千金联姻,六侄又是一个不拘的人,怕到时候不会答应,所以自然要准备好这一手,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

    “可既然是联姻,我们南宫家也得有些意思吧……”南宫正又问道。

    “对啊……”南宫寻说道,“三叔说了,我爹要把娇妹妹嫁到慕容家去,据说是嫁给慕容家的四子慕容飞。”

    看来,南宫魄想要南宫家与慕容家更好地联姻,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南宫娇准备许配给慕容家的慕容飞。

    “不过毕竟是一个师父带出来的……”南宫用又说道,“慕容飞那小子和六侄是同一个性格,估计也不会轻易答应的……不过这不是问题,到时候和慕容家的人好好协商一下,这种事情应该是很容易就能解决的……”

    “那六弟现在该怎么办?”南宫寻望着因被偷袭而昏倒的南宫俊,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向自己的三叔南宫用问道。

    南宫用见了,回答道:“不急,先把他带回去……不过,六侄今天敢说那样的话,估计大哥也不会放过他。还是听从大哥吩咐吧,在这之前,千万别让他再跑出去了。”

    “我知道了,三叔。”南宫准笑着回答道,“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南宫用点了点头……

    比武台处,收拾了一下狼狈不堪的现场……

    薛飞痕想着今天发生的点点滴滴,不知这剑道大会该如何是好,于是向剑道大会的主持之人之一南宫魄问道:“南宫大侠,你看这剑道大会,这……该如何继续进行啊?”

    南宫魄想了想:“又是江湖恩怨,又是得罪了蒙古人……我想,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觉得还是早点结束为妙。今天发生这样的事,就当峨眉派和崆峒派全部弃权比赛了。慕容大院那边,少林派和武当派的对决,胜者便是本次剑道大会的胜者好了……待到胜者参观完了南宫家地道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就早点让这些武林宗师离开这汴梁城好了。”

    “眼下之际,也只有这样了……”薛飞痕在一旁叹息道,“倒是赵子川和李玉如两个人,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两个人啊……”薛飞痕抬头望着灰蓝色的苍天,心中无限牵挂着赵子川和李玉如的安危……

    而此时的赵子川和李玉如,正加快步伐地逃出峨眉派的魔掌。其实,自苏佳那一鬼刀劈下去后,峨眉派便停止了追踪,所以说赵子川和李玉如现在是安全的。但是他们自己却并不知道,依旧是一个劲地往东城跑,尤其是赵子川,因为李玉如行动不能自如,所以赵子川还要一边照顾着她……

    “你这个笨蛋,一直在跑,你到底是要跑到哪里去啊?”李玉如依旧不改自己一贯泼辣的风格,不好气地对着赵子川问道。

    赵子川并不着急地回答道:“我知道有个地方,那里绝对安全。”

    李玉如听了,好奇地问道:“是哪里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赵子川笑了一笑,也卖起了关子。

    李玉如听了,嘴角一嘟。她实在是不习惯,有时候赵子川确实很有大义之感,让人为之感动;但有时却实在是做出一些笨蛋级别的傻事,让人很头疼。而今,李玉如都摸不透赵子川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不过多久,赵子川把李玉如领到了一个药坊门前。“到了,就是这里。”赵子川在药坊门前停了下来,然后对李玉如说道。

    李玉如抬头一看,只见药坊牌匾上写着“黄氏药坊”四个大字。“‘黄——氏——药——坊——’”李玉如只字只字念道。

    赵子川继续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的药坊,虽然经常不在家,但因为里面本来就没有什么金银财宝,所以平时这里大门也不锁的……”说着,赵子川走上前去,推开了“黄氏药坊”的大门。

    “你那个朋友叫什么?”李玉如又问道。

    赵子川回过头,笑着回答道:“他叫黄纪,是汴梁城中人人称之的‘汴梁医侠’!”

    李玉如听了,恍然大悟道:“黄纪?汴梁医侠?我懂了,我听说过他,据说他平时以卖字画为生,但经常帮助城里穷苦的百姓治病,所以广受百姓拥护和爱戴。”

    “没错……”赵子川说着,继续往药坊院子深处走了走,然后说道,“你看吧,他果然又不在家。这个家伙,从来就没有在他家里见过他一面……”

    李玉如忍着痛,慢慢走进药坊大院,四下望了望——这里的环境很普通,有的东西甚至还显得很陈旧,估计是没有太长时间整理了,看来这个“汴梁医侠”确实是经常不在家。李玉如又问道:“我们究竟要躲到哪里?”

    “跟我来吧,我知道有一个药房……”赵子川说道,“那里不但可以躲,说不定还能治好你的伤。”于是,赵子川领着李玉如,又向着深处走去……

    不多久,两人来到一个房门前。这个房门没有上锁,只是简简单单地用麻绳将门给拴住了。赵子川见了,一边上去解着麻绳,一边自言自语道:“这个黄纪兄弟,生活可真是随意……不过也难怪,没有哪个小偷回去光顾‘汴梁医侠’的家,何况本来就没有什么可偷的……”

    解开麻绳后,赵子川二话不说,一把将药房的门给推开了……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