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八十章 私人恩怨
    李玉如一人打败了达达儿木图和燕只吉台哈木,使得王大生撤了兵,同时为汉人赢得了尊严。

    “好样的,芙蓉女侠!”台下突然有人叫道。

    “真不愧是扬州的‘芙蓉女侠’,李玉如果真是豪气义然!”于是,不断有夸赞李玉如的话从四面八方响起。

    李玉如听了台下的声音,看在眼里,并没有在意太多的褒扬;相反,李玉如还在众声鼎沸中默默地沉思……

    “果然,李玉如还是为了汉人站出来了……”陆菁暗自道,“但是,傲晶师太也在场,这样的明目张胆,会不会……”

    果然,此时在台下,傲晶师太正阴笑着两眼直望着李玉如……赵子川在另一边也注意到了,由于刚才李玉如太过坚定,自己又是犹豫不决,所以没能拦住李玉如。现在李玉如就在众人眼皮底下地站在比武台上,傲晶师太也知道了她的身份,想要动手什么时间都有可能……想到这里,赵子川不禁冷汗一虚……

    “李姑娘可真是女中豪杰啊!”在台下的萧天看到了李玉如如此的行为,也不禁赞叹起来,“她和佳儿你一样,你说是不是,佳儿?”

    萧天此时又转过头问着苏佳道,然而,苏佳却没有立刻回答萧天的话,而是两眼目不转睛地望着台上默默思索的李玉如,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佳儿,你怎么了?”看着苏佳目不转睛的样子,萧天又禁不住问道。

    苏佳依旧是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望着台上脸上表情并不怎么开心的李玉如……

    李玉如虽是表情严肃,眼神却是不断地环望着四周……突然,李玉如的目光一定——她的眼神正好和傲晶师太的眼神相互打了一个照面。傲晶师太看着李玉如的眼神,轻声一笑;李玉如看着傲晶师太狰狞的笑容,冷汗一冒,但整个人还是望着傲晶师太没有动,手中的剑也迟迟没有放下……

    由于刚才的场面混乱和死伤,许多崆峒派的弟子纷纷来比武台上处理同门弟子的遗体,甚至还能听到阵阵哭泣声……然而,李玉如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的眼神依旧是死死盯着对着自己冷笑的傲晶师太……

    台下的苏佳看着李玉如的眼神没有动过,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往李玉如眼神的方向望了过去,似乎是看到了傲晶师太的影子。“难道说……”苏佳有些惊异道。

    陆菁也是一样,她看着李玉如奇怪的样子,八成也猜出来了是什么……

    一阵短暂的议论后,南宫大院有些沉闷起来……突然,一个剑鸣划破了这一丝沉闷的静。只见一道青红剑光鬼魅般地袭来,方向正朝李玉如所站的位置。李玉如还没完全想清楚,见着一道威力惊悚的青红剑光袭来,李玉如下意识地朝一边躲闪开来。青红剑光威力无比,只听“咔嚓——”一声,李玉如刚才所站地方的比武台被劈开一个大口。

    这一动静打破了短暂的宁静,所有热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李玉如这边。顺着刚才青红剑光劈过的路线,两道之人全部站开,只见站在对面的,正是拿着“魏武青红”宝剑的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

    南宫魄见着傲晶师太与李玉如的神情,想着待会儿又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场面,于是赶紧站出来说道:“傲晶师太,现在蒙元余术未尽,不可在这解决恩怨问题。”

    然而,傲晶师太却不屑一顾道:“哼,蒙元与中原之争我不管,眼下解决的是峨眉派的私人恩怨问题……今日只有峨眉派和李玉如之间的恩怨,无关之人尽可避让,如若不趋,难保伤及无辜,一概不管!”傲晶师太的话简洁有力,而且语气逼人,似乎不把在场的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武林中的德高望重的南宫魄,这也体现了她冷傲的性格。

    “糟了,傲晶师太是要在这儿解决吗?这样一定会大乱的……”陆菁在台下看着,心里担心道。

    南宫魄依旧不放弃,毕竟李玉如可是人人敬仰的扬州“芙蓉女侠”,于是南宫魄继续说道:“傲晶师太,你也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眼下正是蒙元与中原关系紧张之际,你刚才也看到了王大生所做的一切。既然如此,你还是执意要在这个关头解决私人恩怨?”

    傲晶师太看都没有看南宫魄一眼,依旧是冷言道:“哼,私人恩怨只需一下就能解决,况且,我傲晶师太想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拦得住……”傲晶师太语气逼人,眼神死死盯着刚刚躲开自己第一下攻击的李玉如。

    感觉到了傲晶师太所散发出的恐怖的压迫感,李玉如顿时觉得自己如同是被别人捏在手里的小兔子一般,无法自理。然而,不等李玉如多想,傲晶师太的第二剑再次袭来。

    “魏武青红”自为武林中最厉害的剑,威力可想而知。傲晶师太一剑划过,青红剑光如闪电一般,迅影般地洗刷着大地的一切。李玉如依旧是想也没想,直接侧身躲了过去,整个比武台又被劈断一处。傲晶师太不给李玉如喘息的机会,长剑一转,几道青红剑光分散出的剑流,锋利迅速地划过周围的每一处,似乎真如传闻所言,能斩断世间一切。

    李玉如的武功自然和武功能力近乎武林七雄的傲晶师太没法比,何况现在还是处于被动,所以只能在一旁不停地闪躲……

    “啊——啊”由于傲晶师太“魏武青红”的威力过大,台下之人有的甚至已经受到波及,于是四下逃散开来。逃散的人很没有秩序,南宫大院顿时成了“人挤人”。

    萧天和苏佳本来是站得好好的,看着冲过来的人流,差点还将他们两人冲散。“可恶,场面竟然变成这个样子……”苏佳强忍着站定了,又顺便看了看萧天的情况。

    萧天也怕和苏佳走散了,没有多说什么,一把将苏佳拉了过来,并把他搂在了怀里。这个动作也很突然,苏佳被萧天这么紧紧一搂,脸也红了,但也没有说什么话……

    唐战这边也是一样,因为靠近南宫正厅大门,人流更是多。唐战也在一旁护着陆菁,不让其被人流冲散……

    台下人乱成一团,台上之人却无法顾及。傲晶师太看着台下散乱的人流,先暂时收了招。再看台上的李玉如,却是有些喘着粗气……突然,李玉如一个没站稳,倒了下来。虽然整个人是清醒的,但整个人似乎没有办法站起来……忽地,从她臂膀里流出了几道红色的液体——是血。由于李玉如本身就穿着红色的衣服,所以刚才流血也没有看出来。看这个样子,李玉如似乎是早就受了伤,只是强忍到了现在。

    看着李玉如已无支持力,傲晶师太冷笑道:“哼,李玉如,我看谁还会来救你这个孽种……”

    傲晶师太的眼神犀利逼人,而李玉如虽是败下阵来,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依旧是那样的自信和不屈,并且还笑望着傲晶师太。

    “哼,人之将死你还笑得出来?”看着李玉如死到临头还笑着,傲晶师太冷笑道,“你会和你母亲花翠云是一个下场的……”说着,傲晶师太举起了手中的“魏武青红”,准备朝着台子上李玉如的方向走去……

    正在这时,李玉如侧边突然黄绿剑光突现——是“乾坤二剑”的剑气。果然,赵子川飞一样地跃上了比武台,挡在了李玉如的面前,挡住了傲晶师太的路……

    “是赵子川那个大笨蛋,他果然还是替李玉如出头了……”陆菁强忍着冲过来的人流,望着台面说道。

    “子川兄弟……”唐战忍着人群的冲击,望着台面上的赵子川,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然后提起道,“对了,玲珑妹子哪里去了?”

    被唐战这么一提,想着混乱冲过来的人群,陆菁这才恍然大悟道:“对啊,刚才没有注意到玲珑,这么密集的人群,玲珑肯定是被冲散了。”于是,陆菁回头一望玲珑刚才的位置,玲珑果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拥挤的流动人群。

    “玲珑,玲珑——”陆菁大声地叫喊着,可是声音很快被淹没在密集的人群中,没有任何的回应……

    而此时的玲珑,早已被不知道被冲散的人群挤到哪里去了。人群往外冲,玲珑却莫名其妙地被挤了进去。“陆姐姐,唐大哥……”玲珑大声地叫喊着,可是她较弱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

    比武台上,赵子川挡着受伤的李玉如,正对着傲晶师太……

    傲晶师太见着挺身而出的赵子川,望了望他手中的乾坤二剑,然后笑着说道:“乾坤二剑?哼,你就是花菱说的那个赵子川是吧?”

    “正是在下没错。”赵子川见着身为武林泰山北斗的傲晶师太如此不顾大局,自己说话便也没有客气,“傲晶师太,我敬您也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怎的今日不顾当下之际,私了个人恩怨?”

    “个人恩怨?哼,说得轻巧……”傲晶师太“哼”地一声冷笑道,“花翠云当年与李兴通私通,就已触犯峨眉帮规。今时若不除此孽种,将来后患无穷。我也不管李玉如是不是什么抗元英雄李庭芝的后代,凡到我傲晶师太剑下的,无疑是——死!”

    话音刚落,傲晶师太手中的魏武青红再次抖动起来。忽地,只觉脚下颤动不停,一股强大的内力向着四面八方涌出。紧接着,魏武青红伴着惊悚的震慑力,一片青红剑光,如同划夜流星,锋利地朝着赵子川和李玉如二人袭来。

    赵子川深知傲晶师太的武功内力恐怖至极,自己断然不是她的对手。然而想着身后还有受伤的李玉如,之前给她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这次可再不能让她有什么闪失,于是屏气凝神,双手两剑并起,准备全力接下这一招……

    电光一闪,就在赵子川冒着必死的决心接下这一剑时,突然身后一阵强大的内力向着自己前方接了上去……一发强大的掌力,和傲晶师太的剑光对了上去。“铛——砰”,两招相碰,内力乱冲,本就破败的比武台上又是木屑狂飞。但是傲晶师太的魏武青红依旧是威力更强,这两招碰在一起,赵子川和李玉如还是被震飞了几步之远。

    赵子川一直护着身后的李玉如,而刚才在赵子川身后打出那一掌的人士一个跃步跳至了赵子川的面前。

    待到那人落至地面后,傲晶师太冷笑道:“哼,又是你……”

    赵子川和李玉如也向着那人望去,此人身披灰色宽袍,不是上次在巷口救得他们二人的薛飞痕又是谁?

    “行了,已经够了……”薛飞痕发话道,“傲晶师太,也该适可而止了,不管怎样,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何必再去追究后代呢?”薛飞痕也是极力劝阻着傲晶师太。

    傲晶师太见了薛飞痕,依旧脸色严酷道:“哼,薛大侠是来保护李玉如的是吧?不过……今日我峨眉派正是因此才来参加的剑道大会,不管他是谁,都没有办法阻挡我亲手杀了李玉如!”傲晶师太的口气里还是带着狠气。

    “赵子川,你先带着李玉如走……”薛飞痕背着身,对赵子川小声说道。

    “可是,薛前辈……”赵子川心里仍有顾虑。

    “快走啊——”薛飞痕声音突然变大道。

    听了薛飞痕如此的话语,赵子川便没有再想什么。于是他点了点头,便扶起地上的李玉如,然后施展轻功,准备直接跳出南宫大院。

    “哼,想跑?没那么容易……”傲晶师太望着准备逃跑的赵子川和李玉如,对自己身边的花菱说道,“花菱,你率人给我去追!”

    “是!”花菱答道,随后率众弟子向着赵子川的方向追去。

    傲晶师太见着,然后笑着对薛飞痕说道:“哼,你拦得住我,但拦不住她们,我们有的是时间耗……”

    薛飞痕看着傲晶师太的阴笑,却也是无能为力……

    众峨眉弟子就快追到赵子川和李玉如了,由于赵子川要扶着一个受伤的李玉如,所以施展轻功起来也不会麻利。花菱看定了,突然大喊道:“众弟子,摆剑阵!”

    只见众峨眉弟子听到了命令,随即同时在半空中施展剑阵,无数道剑光对准了赵子川,只要命令一下,取其性命尽在顷刻之间。

    赵子川满头大汗地望着身后的剑光,自己却是无能为力,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究竟该怎么办……”赵子川心里焦虑道。

    “放!”花菱命令一下,众峨眉弟子的剑光同时凌厉而出,向着赵子川和李玉如的方向射去。剑光即在眼前,赵子川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他甚至都有些绝望了……

    “嗷——”,一声鬼叫打破了划破了天宇,一个黑色鬼影突然出现在了赵子川身后。瞬时,幻化出的黑色的鬼影惊悚般地吞噬了众峨眉弟子射出的剑光,随即万事浮云。

    赵子川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只知道是有高人相助。待到赵子川低头望去时——人群中,萧天身旁的苏佳冲着上面微微一笑,随后就掉头和萧天淹没在了人群中……

    赵子川这下知道是苏佳帮了自己,然而苏佳为了不让峨眉派的弟子起疑心,施完这一招后,就在人群中隐没了……赵子川没有再多想,加快脚步,带着受伤的李玉如朝城东跑去……

    而众峨眉弟子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恐怖的术,便不知这是断魂刀法,于是纷纷停滞了下来,暂时没有再去追赵子川和李玉如二人。

    而在台上的薛飞痕和傲晶师太也知道了上面的情况。“断魂刀法?”傲晶师太大吃一惊道,“看来江湖博的另一个人也出现在了这汴梁城中,这人究竟是谁……”

    薛飞痕也自知那是断魂刀法,但只是站在原地没有说什么……花菱叫众弟子原地待命,自己先飞回傲晶师太身边,领罪道:“对不起,师父,徒儿无能……”

    “这不怪你,看来这次他们又有高人相助……”傲晶师太叹息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花菱又问道。

    “不急,只要李玉如受了伤,她还暂时跑不出这汴梁城……”傲晶师太说道,“待到我们先回去,再作打算……”于是,傲晶师太瞟了一眼薛飞痕,然后真的似乎是要准备先走了。

    傲晶师太暂时放弃了自己的计划,薛飞痕也松了一口气。但是想着刚才居然有人在此施展着断魂刀法,自己也被震住了……

    人群总算是变得有些少了,可是唐战和陆菁似乎还是没能找到失踪的玲珑。陆菁急着说道:“哎呀,都怪我,没有看管好玲珑,现在……到哪里去找她啊?”

    “别急嘛,菁儿……”唐战在一旁说道,“至少应该还在南宫大院里。”

    “嗯,有道理……”陆菁点了点头,然后对陆昭和陆蒙说道,“哥,小蒙,你们去门口找找玲珑,我和傻蛋到院子里找找好了。”

    “嗯,好的,不过这里武林弟子还是很多,你们自己要小心……”年长的陆昭提醒道。

    “放心吧,有傻蛋陪着我,不会有事的。”陆菁答应道,于是众人开始兵分两路,分头行动……

    然而实际上,玲珑被挤到了南宫大院正厅深处……此时玲珑也不太识路,望着陌生的环境,却不知所措。“陆姐姐,唐大哥,你们在哪儿啊?”玲珑不停地喊着,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这时,有三个人盯上了玲珑……这三人竟是——南宫家的三四五子,南宫准、南宫正和南宫寻。

    “我记得这是陆家大小姐身边的那个小妞对吧……”南宫正最先说道,“哼,上次在陆府被羞辱了,现在还觉得不爽。为了报复他们,今天就拿这小妞来泄愤吧……”说完,阴阴一笑。

    “你就不怕陆家再找你麻烦?”南宫准笑问道。

    “野丫头,怕她个毛啊?”南宫正轻笑道,“上不了那个陆家大小姐,把她的丫鬟先搞定再说……”

    “我劝四哥你还是小心点吧,小心得罪了人……”五子南宫寻突然发话道。

    “得罪人?”南宫正感到莫名其妙地反问道,“我们南宫家害怕得罪谁?”

    “得罪的人,你们会大吃一惊的……”南宫寻轻声说道。其实,那日南宫俊和玲珑分别的时候,南宫寻注意到了,他说不定已经知道了南宫俊和玲珑的关系了。

    南宫准和南宫正却不知道这件事。南宫正不屑一顾道:“管他谁呢,他要是敢挡爷爷我的好事,我不会放过他……”于是,他给南宫准使了使眼色,表示自己已经决定了。

    南宫寻见劝不住自己的两个哥哥,便准头说道:“哼,那你们要做的话,是你们两个的事,别说今天我没提醒两位哥哥……”说着,南宫寻立刻转身离去……

    “哼,这个五弟,怕三怕四的……他不干,我们干!”说着,南宫正用邪恶的眼光望着不远处迷路的玲珑……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