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九章 挺身而出
    王大生慢慢走来后,正眼望着站在台子上主持的南宫魄,眼神依旧保持着冰冷和杀气。

    不过南宫魄也是见过世面的武林前辈,面对王大生的满眼杀气,南宫魄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畏惧,而是摆着一副镇静和冷静地面容。

    两人就这样互相对望了好久,台下的众武林人士也不知道南宫魄究竟想要和王大生说什么,或是有什么其他行动……

    “南宫前辈果真是有主持场面的魄力……”终于,王大生先发话了,他用冰冷的口气说道,“今日剑道大会确实是有些意外,但在剑道大会之前,我们就说过的——虽然都尉允许你们这些中原武林人士在此比武,但是不能有太桀骜的行为,否则后果自负……”

    南宫魄听着王大生强硬的口气,顿了一会儿,然后回应道:“再怎么出言不逊,至少没有得罪你们蒙古人。滥杀无辜、毫无情理,这也不是你们应该做的。”

    王大生听了,朝天一笑:“哈哈,毫无情理?我自为西域之人,深知蒙古人和汉人的区别。你们汉人崇尚礼德,却不善治国之道,只知琴棋书画,以物丧志,没了应有的骨气,只剩表面无能欺人的傲气罢了。”

    王大生此话一说,台下许多人都有些愤愤不平。

    南宫魄听了,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们汉人崇尚友善的礼德,不代表没有了尊严和骨气。在面对历史上外族侵略的时候,我们也出现过许许多多的英雄。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我们汉人一直都是反对杀戮的残暴,崇尚和平和礼德,所以我们从来都是民心归一。”

    “那又如何?”王大生继续冷笑着说道,“想着当年你们曾经的大宋王朝,依旧到了垂败之际,蹂躏于蒙古铁骑之下。如果不是你们汉人的软弱,你们何以弄得颜面尽失、国破家亡?”最后“颜面尽失、国破家亡”八个字,王大生还一字一句地咬道,字字说得台下人心里刀绞一般。

    南宫魄听了王大生的挑衅之言,面不改色,义正言辞地说道:“国破,人心不破;家亡,人心不亡;颜丢,人心不丢!有义人心者,乃天下君子、义侠、英雄也。上官仙剑前辈尝云,‘正因有君子、义侠、英雄于世,天下才有正义之道、统一之心。唯唤起黎民正义之心,天下乃顺应正义之道。人人皆有义心,人人皆为英雄!’人心不灭,纵使国破家亡,汝蒙元朝廷该当何年?”

    南宫魄的话字句有力,又敢在王大生面前说出这样反元的话语,似乎为了道义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是南宫魄的话语却激起了台下众人的正义之心,无论决定一心为民、报效苍生的唐战,还是撇开复仇、愿做义侠的苏佳,每个人听了,顿时心里产生了一种心寄苍生的豪迈之心。

    而站在南宫魄对面的王大生听了,也万万没想到南宫魄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在蒙元朝廷面前所谓“大逆不道”的话。王大生冷冷一笑,继续说道:“南宫前辈,我敬你也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但今日你竟敢在蒙元之前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难道就不怕掉脑袋?”

    南宫魄依旧是那副英雄的气魄站在王大生面前,然后毫不畏惧地一字一句道:“我南宫魄今天敢说这样的话,就没有怕过要掉——脑——袋!”

    南宫魄的这句话,这回是彻底将王大生给震慑住了。不过王大生表面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依旧是冷笑道:“行,我敬你南宫魄是英雄,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汉人有多少骨气?”

    南宫魄听了,两眼凝神道:“王将军想要干什么?”

    王大生带着冰冷的眼神,口气中略带着愤怒:“南宫前辈是主持之人,在下是领从,自然都不用出手。今日就让你们汉人随便出手,与我这两位蒙古上将一战,看看你们汉人究竟是不是像南宫前辈你所说的,骨气不灭……”说着,王大生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南宫魄还在犹豫,虽然刚才的话语说得慷慨激昂,但是现在他自己是南宫大院处剑道大会的主持之人,一定不能再出现有外人伤亡的情况。

    然而,还不等南宫魄想好,王大生大声命令道:“燕只吉台哈木,你随达达儿木图一起,去和那些汉人过过招!”话是这么说,但从王大生的口气可以听出,王大生是想要这两人不留余力地去教训那些个武林弟子。

    “啊——啊”王大生身旁的另一个大汉——燕只吉台哈木,接到王大生的命令后,像猛兽一样大吼一声,随后重重一步跳上了比武台,和达达儿木图站在一起,两个赤裸猛汉就这样屹立在了众崆峒弟子和南宫魄的面前。

    南宫魄心想着王大生只派这两个壮汉来“踢场”,这两大汉一定是个中高手。然而南宫魄身后的崆峒弟子却没有想太多,哭着喊着要帮同门弟子报仇。“臭鞑子,我要杀了你!”“我也来——”南宫魄身后顿时叫喊声顿起,随后一群人纷纷冲了上来,南宫魄连拦都拦不住。

    崆峒派弟子纷纷都是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飞龙、追魂、夺命、神拳武功等一时齐发,场面顿时乱成一团。然而,面前的达达儿木图和燕只吉台哈木却一点不把这些“毫无作为”的崆峒弟子放在眼里。只见二人同时一笑,待到众崆峒弟子袭来时,突然两人转身一脚。由于两位大汉高过九尺、皮糙肉厚,这些个崆峒弟子本来武功就不精,打在两位大汉身上,两人根本毫发无伤。反观之,达达儿木图和燕只吉台哈木的脚力简单有力、迅猛无比,崆峒弟子根本躲闪不及,几招重重打在胸前,纷纷血吐当场,或死或伤……

    看着无法控制的场面,南宫魄根本不知道现在应该干什么。他两眼一瞟,发现对面杂乱人群身后的王大生,正一脸阴笑和冰冷地望着自己,似乎是在用蔑视的眼神挑衅自己……

    台子上顿时又倒了几个崆峒弟子的尸体,台下的武林众士都有些不敢看了。但是作为在场唯一武林弟子大量输出的峨眉派,傲晶师太却只让自己的弟子袖手旁观,不去帮忙,结果就只看见台上崆峒派的惨状……

    王大生看着台上的“残杀”场景,冷冷一笑:“哼,小贼人,已经这样了,你还是不出面吗……”王大生心里想着的,自然是昨天独闯相府的苏佳。

    而此时,苏佳的心情也确实如王大生所想。台下苏佳的眼神充满了杀气,嘴角不停颤抖,看着蒙古人这样肆意地残杀汉人,苏佳不仅仅是想到了当年追风派陈世今的冷酷面容,又想到了昔日要成为心寄苍生的女侠的理想。如今看着台子上的一片血泊,苏佳再也忍不住了,她“嗖——”地拔出了鬼刀,准备一跃而上……

    萧天回头一望,见着苏佳准备冲上台去。虽然冲上去,苏佳会有暴露身份的危险,但是看着眼前蒙古人肆无忌惮、灭绝人性的场面,但凡有正义之心的人,谁也不会想袖手旁观的。萧天也不例外,他也不知道该拦还是不该拦……

    突然,一个灵秀的身影从半空中忽闪而过……就在苏佳准备跳上比武台上的时候,竟然有一个身影比她还要快,早她一步跳上了比武台。苏佳见了这一幕,也暂时停住了准备起身的脚步……

    由于场面过于惨烈,崆峒弟子见着进攻无果,都纷纷退了几步。达达儿木图和燕只吉台哈木虽武功高强,但毕竟对方也是一群名门弟子,打斗数回合,也颇感疲倦,暂时往后站住,等待机会……

    突然,那个半空中飞过的身影一闪而过,然后落在了崆峒弟子们的面前。此人一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该人披着白色面纱,看这身姿,应该是一个女子。

    本来该上比武台子的是苏佳,现在竟然有一个女子比她先一步登上比武台,苏佳也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地望着台上的女子。

    而在另一边的陆菁和唐战,也是好奇地望着这个突然出来独当一面的女子。

    在陆菁身旁的陆蒙见了,最先问道:“姐,你这么认真地看着这个人,你认识吗?”

    陆菁看了,随后轻轻点了点头。

    “菁儿,你知道是吗?”唐战也好奇地问道。

    陆菁似乎是看出了这个人的身姿和身手,然后轻声道:“这个人,我们见过的……”随后,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该女子挺身而出的一幕,王大生见了也是吃了一惊,他不敢相信连这里武功最强的傲晶师太都没有动,还有哪位不知天高地厚、敢惹蒙元朝廷的江湖小卒敢出来当面。但王大生也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于是,望着对面的白衣女子,王大生大声命令道:“达达儿、燕只吉台,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出手干掉这汉人?”

    达达儿木图和燕只吉台哈木二人本只是稍稍休养了一下,听到了王大生的命令,二人又赤裸地拍着胸脯,“啊——啊”地怒吼般地朝眼前的白衣女子扑去。

    白衣女子见定了……突然,白衣女子脱去了身上的白色披衣,露出了红色的衣衫——是她,“芙蓉女侠”李玉如。李玉如终是不能再忍蒙古鞑子的残忍行径,冲上台前,冒着被峨眉派追杀的危险,前来解救。

    李玉如不慌不忙,见着冲上来的两位蒙古大汉,李玉如把脱下来的伪装白衣往前方用力一扔。白衣很大,直接蒙住了达达儿木图的眼睛。达达儿木图暂时看不见前方的东西,停下了脚步。李玉如抽出身上的皮鞭,对着达达儿木图身上就是狠狠几抽。虽然达达儿木图长得虎背熊腰,但是身体即使再强壮,也是肉做的,被皮鞭狠狠几抽,身上顿时多出几条血印。

    “啊——”被蒙着眼睛的达达儿木图因痛觉大叫了一声,随后两手扯住头上的白布,想要拉开障碍。但是李玉如这回,先是皮鞭两下抽在了达达儿木图的两手腕上,让达达儿木图腾不开手;随后,李玉如一个跃步,用皮鞭在达达儿木图被白布包着的头上绕了几圈,将整个白布给包在了达达儿木图的面上——这回达达儿木图是彻底看不见了。

    没完,李玉如落地后,随后脚下一个划击,直接绊倒了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达达儿木图。达达儿木图重重摔在了地上,地板发出了重重的响声。紧接着,李玉如用力几个脚后跟,重重打在了达达儿木图的腹部上。“嗯——啊”达达儿木图又是蒙着脸大叫了几声,却始终没有办法还击。最后,李玉如种种一脚踢在了倒在地上的达达儿木图的腰上,将他直接一脚给踢下了比武台。

    看着李玉如如此矫健的身手,台下的王大生顿时眼神一凝……

    “哼,李玉如,你终于出现了……”台下的傲晶师太一看竟是李玉如,露出一丝恐怖的笑容……

    “居然真的是李玉如……”陆菁猜中了,上台之人果真是李玉如,于是自言自语道,“赵子川那个大笨蛋果真是还和李玉如在一起……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赵子川现在就在这附近吧……”

    比武台上,李玉如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达达儿木图,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了燕只吉台哈木。由于刚才李玉如几式几招就将达达儿木图给制服了,燕只吉台哈木刚才早就已经看呆了,都不知该如何下手。

    “燕只吉台,快点上去!”后边突然传出来王大生的声音,见着自己的计划被李玉如给破坏了,王大生怒声喊道。

    听到王大生的命令,燕只吉台哈木再也没有犹豫,只听“啊——”的一声怒吼,他一招“猛虎下山”直扑向李玉如。

    但是这样的攻击根本奈何不了李玉如,只见李玉如抽出身上的长剑,身下脚步一划,先是转身一个侧翻,躲开了燕只吉台哈木的这一击,随后背后就是两剑袭来。燕只吉台哈木注意到了,下意识提起自己的巨斧,向后一挡。但是李玉如的这两剑还带着剑气,燕只吉台哈木依旧在手臂上小伤了两道血口。

    燕只吉台哈木毕竟也是蒙古将士中的个中高手,这点儿小伤不算什么。他并不像刚才的达达儿木图一样毫无防范,待到缓了一口气,燕只吉台哈木用力将巨斧把李玉如的长剑给挡了回去。“啊——”燕只吉台哈木又是怒吼一声,巨斧侧转一圈,随后向着李玉如几度劈去。

    身强体壮的燕只吉台哈木果真是内力高强,巨斧划出的内力气流不断冲击着比武台前方的一切,比武台的地面被划冲得木屑狂飞,李玉如更是被强大的内力逼得一步步后退。李玉如也感觉到了——这个燕只吉台哈木和自己曾经在扬州遇到的重重普通蒙古士兵不一样,燕只吉台哈木确实是个高手,有能力和中原的一些武林高手掰掰手腕。

    但是李玉如心里似乎也很清楚,尽管这个燕只吉台哈木有些棘手,但决计不是自己的对手。只见李玉如自信地轻轻一笑,随后整个人在后退了十几步后,突然一个变向转身,一个诡异的步伐出乎对方意料地划至了对方的身后。

    燕只吉台哈木几斧划了个空后,也对李玉如诡异的步伐感到惊讶不已,他也不知道李玉如是如何在一眨眼的功夫就在自己巨斧的轮番攻击压迫下转身到了自己的身后。但是燕只吉台哈木也是反应灵敏,他并没有多去想李玉如为何会如此迅速地绕到自己的身后的,只是一感觉到李玉如出现在身后,就立刻一斧转身向后劈去。

    但是转身的力道终究是比不过之前的轮番攻击,于是这一击过来,李玉如只是用长剑很轻松地挡了下来。这一回,李玉如再也没有给燕只吉台哈木任何先手的机会,一个跃身月至半空,随后手握剑柄一转,银色剑光一闪,横批而过,如影如电,“风灵剑”随剑阵杀出。银色剑光一道接一道,“咝——咝”而下,在燕只吉台哈木的巨斧上擦出道道火花。

    燕只吉台哈木对着从天而降的迎面而来的阵阵剑光,只得提起巨斧狼狈地一一挡住。但是李玉如似乎是把刚才蒙古人残杀中原人士的怒气都用在了这一招上,完全没有留情,剑影一抖,“风灵剑”瞬变成“风灵剑雨”,内力幻化成的剑芒伴着剑光影,凌厉地朝着台上的燕只吉台哈木打去。

    剑法的加强,剑气灵光划破了斧背,斩断了斧柄,还在燕只吉台哈木身上划出了无数的血痕。这回燕只吉台哈木再也挡不住了,全身的剧痛和流出的鲜血让他再也无法支撑下去,整个人倒在了比武台上。

    李玉如从半空中落下了,看着倒在比武台上浑身是血的燕只吉台哈木,想起刚才他和达达儿木图残杀崆峒弟子的场景,李玉如“呀——”地用力一脚,将这个满身血痕的高过九尺蒙古大汉给踢下了比武台。

    一下连挫两名蒙古高手,王大生自己手上那个也没有可以再打的牌了。李玉如站在比武台上,两眼怒视着王大生,然后豪气凛然地说道:“看着吧,这就是我们汉人的骨气!”

    王大生听到后,也是两眼怒视着李玉如。虽然就武功上,王大生绝对不在李玉如之下。但是当着众武林名士的面,李玉如又是如此地豪气,王大生已经没有什么台面可以下了。

    “好!”突然,从南宫大院正前方,传出一个声音——是南宫六子南宫俊,只听南宫俊大喊道:“说得好!”

    “说得好!”待南宫俊说完,另一方的唐战也突然忍不住喊道,还把身旁的陆菁吓了一跳。

    “说得好,打得也好!”萧天也在另一边喊了起来,苏佳也被震住了。

    “好好好!”“好好——”周围顿时想起了众多武林人士的声音,一层叠一层,连绵起伏,豪迈的声音将整个南宫大院给填满了,王大生身边的这些个带刀侍卫听了,拿苗刀的手都纷纷颤抖起来,一些人甚至还有些胆怯地向后退去。

    再看李玉如,此时已是理直气壮地站在比武台上,两眼直视着王大生。一个女子竟能冒着生命为中原人士除了这口恶气,为中原人士唤醒了尊严和勇气,这是当之无愧的“女侠”。

    “王大将军,现在该怎么办?”王大生身旁的侍卫悄声问道。

    王大生忍了几口怒气,随后说道:“反正今天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达达儿和燕只吉台两位将军也受伤了,余兴节目也没看的了……我们班师回朝算了,想要和这些武林人士算账,以后有的是时间……”

    于是,王大生挺了挺身子,向比武台前走去,然后大声道:“今天是你们中原汉人赢了,不过这不代表我们就认怂了……如果你们胆敢再出言不逊或是乱事,下次可就没有今天这么幸运了……我们走!”说着,王大生命手下将受伤的达达儿木图和燕只吉台哈木带出了南宫大院,然后带领手下“鸣金收兵”而去……

    李玉如为中原汉人赢得了尊严,依旧站在比武台上。而在另一边的傲晶师太见着,阴阴一笑……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