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八章 矛盾激化
    突然,从南宫大院门口进来了一些人……

    “这些人是谁?”观众这边,玲珑不禁问道。

    一旁的陆菁见了,眼神一凝。“他们是……蒙古人!”陆菁突然严声道。

    果见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比王大生还要高个个头,身强力壮的赤裸大汉。大汉后面,是两列蒙古士兵,身后还跟着——王大生。

    “王大生这家伙又想干什么?”场子的另一边,萧天也不禁问道,同时也担心王大生又会有什么阴谋。

    苏佳定睛一望,只见王大生的眼神依旧是冰冷无情,只是嘴角旁有两丝诡异的笑容……

    “他们想干什么?”另一边扮装的李玉如也不思费解道。

    赵子川想了想,看着王大生令人难以琢磨的表情,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不知道,但是,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两个蒙古壮汉,外加两列士兵进了南宫大院,所有武林人士都将目光放在了他们身上。两个大汉露出凶神恶煞的眼神,活像地狱里转生的恶鬼一般。然而,领导的王大生并没有让他们做任何事,只是让自己的人站在一边而已。

    “这家伙说过,他会有所谓的‘余兴节目’……”陆菁的眼神一直没有松懈,她和赵子川想的一样,也担心着王大生可能会有什么阴谋……不,是一定!

    王大生抹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命各部在一旁整顿休息后,就再没有任何的指令……看着王大生没有任何的行径,只是仅仅进了大院观看比武而已,心想着刚才在门口还能一一检查,便也没有太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继续举行着剑道大会的项目……

    “下一组对决,崆峒派弟子明云对阵峨眉派弟子月离!”台上又传来了比武通报的声音,这一次的对决,双方分别是崆峒派的明云和峨眉派的月离。

    “崆峒派这次没有派高手来参赛,恐怕这回又是峨眉派的弟子获胜吧……”李玉如在一旁小声道。

    “你不是和她对决过吗?”赵子川在一旁补充道,“最少,你应该知道那个名叫月离的峨眉派弟子。”

    “话是这样说没错了……”李玉如应道,“但是当时她并没有使出多厉害的武功,而且昨天追杀我的,几乎都是花菱和兰芯,那个叫月离的弟子究竟有多厉害,我还并不是很清楚,那那个明云就更不用说了……”

    比武台上,崆峒派弟子明云最先站上了台……

    “花菱,叫月离准备好……”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冷冷地对身旁的花菱说道。

    “是,师父!”花菱回声应道,“我这就叫月离去准备……”于是,花菱转身去找月离去了……

    台上的明云见着自己的对手月离迟迟不上场,于是有些不耐烦道:“峨眉弟子怎的不出来,前几局赢了我们,现在就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壳里饱尝胜果吗?”

    如此的放荡不羁,台下的众峨眉弟子当然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但她们也感到焦急,月离似乎是因为某些原因到现在还没有上场……

    “月离,快点,轮到你上场了!”峨眉派这边,花菱找到了同门弟子月离,赶紧催促道。

    月离似乎是很难堪地说道:“花菱师姐,我的剑……昨天在追杀李玉如的时候……不见了……”

    “你怎么这个时候……”花菱见着自己的师妹们丢三落四的,又不好说什么,于是赶紧说道,“算了,不管了,赶紧用其他师妹的剑吧……”

    “好……”月离赶紧回答了一声,然后随手借了一把剑,就往比武台这边跑来……

    “哼,被我吓得都不敢出场了……”明云先是放诞了一句,随后又对身边的宣判人说道,“久不出场,应该宣判对方输了吧?”

    “这个嘛……”宣判人也在一旁考虑着。

    “这个月离,今天动作怎么这么慢?”傲晶师太也在一旁担心道,尽管她武功高强,可也丢不起弟子误时这样的脸……

    王大生看着台上这样的突发状况,冷笑一声,然后说道:“没想到这中原汉人也有非礼之习……哼,正好,提前开始我们的‘余兴节目’吧……”

    “将军的意思是……”旁边的侍卒问道。

    王大生两手一插道:“叫达达儿木图上去会一会……”说完,王大生对身旁的一个壮汉使了使眼色。

    一旁的达达儿木图似乎是明白了王大生的意思,于是两嘴一咧,巨齿尽露,神情顿时变得凶神恶煞起来,然后从座位上迅速站了起来……

    “既然峨眉弟子没能按时入场,那么……”宣判人继续说道,“那我宣布,这场的胜主是……”

    明云在台上轻轻一笑……

    “砰——”突然,明云身后一个大汉两脚从空中直接踏在了台子上——此人正是达达儿木图。此时的他,正凶神恶煞地望着明云。

    正在这时,月离才匆匆忙忙地跑到了比武台旁。月离抬头一看,只见台子上顿时多了一个陌生的赤裸大汉。在一旁的傲晶师太见了急忙不应的月离,不好气道:“哼,做事还是这么拖拉,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让你的级位超过武功比你差的竹韵了吧?”

    月离调整了一下呼吸,急忙解释道:“不是的,师父……我昨天,追杀李玉如的时候……弄丢了剑……那个李玉如实在是,太棘手了……”

    “哼,又是李玉如……”傲晶师太冷笑道,“我一定会让她亲自死在我的剑下……”

    突然出现在台上的,并不是峨眉派弟子月离,而是一个高过九尺的蒙古大汉,台下众人更是匪夷所思起来……尤其是站在台上准备对决的崆峒派弟子明云,见着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明云脚都开始有些发抖了,刚才的傲慢气势早就没了……

    “这个王大生,这就是他说的‘余兴节目’吗……”陆菁在一旁自言自语道。

    而在他身边的唐战见了,眼神更是凝聚在台上——刚才王大生对他说了让他勾起痛苦回忆的事情,唐战十分想要知道接下来想要发生什么……

    宣判人呆呆地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头一脸踌躇地望着剑道大会的主持人——南宫世家户主南宫魄。南宫魄见着这个场面,似乎是有些不对劲,于是义正言辞地对着对面的王大生道:“王大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见着有些热腾的场面,王大生从座位上起来,然后冷笑道:“哼,剑道大会是我们蒙元朝廷一手操办的,比武怎能没有我们……向来听闻中原武林高手众多、个个深藏不露。今的在下不才,愿挑蒙古高手一二,与武林众高手较之高下一二,不知可否?”

    南宫魄听了,似乎有些犹豫不决。首先,这次的剑道大会是蒙元朝廷批准的,若是不答应他们,指不定他们会有什么行动,说不定在此的武林群士都会受到威胁;若是答应他们,也不会清楚他们会有什么阴谋,倒时候事情办砸了,也不好向众武林名士交代……现在就连南宫魄也是进退维谷、不知所措了……

    然而,就在台下众人都犹豫不决的时候,台上突然响起了声音:“没有问题,我倒也想试试蒙古鞑子究竟有几分斤两……”是明云,此时面对蒙古人的压迫式请求,明云竟是不避且战,口气也听坚硬。

    听到崆峒弟子明云如此不逊的话语,达达儿木图更是气愤不已,脸色铁青,似乎是想要将明云给活活撕掉。

    “王大生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台边一直放心不下的萧天,心里不禁暗道。

    苏佳两眼一直望着台前的一举一动,没有想要说一句话,她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

    明云的突然发话,打断了所有人的犹豫。本来在一旁主持大局的南宫魄还拿不定主意,倒是明云的这句话,彻底让所有人没了其他选择……

    “明云,你自己行吗?”在台下的崆峒派弟子见着自己的同门弟子明云在台上如此的出言不逊,甚至有得罪蒙古人的意向,不禁担心道。

    见着对面高过九尺的彪形大汉,明云其实自己也有些心里紧张。但是心想着自己不能在众武林名士丢了颜面,谅着自己又是名门弟子,于是还是略带自信地应道:“放心吧,没事的,别看对方长得壮,说不定只是虚张声势,没有多少身手……”

    明云话虽这么说,台下的同门弟子还是有些担心。王大生看了台上明云如此敢当的样子,冷冷一笑,心里暗道:“哼,就让你成余兴节目的第一个牺牲品好了……”

    比武台之上,达达儿木图怒视着明云,尤其是听了明云刚才毫不避讳的话语,他更是想亲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过等了许久,达达儿木图并没有先动手。王大生在下面见了,冷言笑道:“达达儿,不用使出全力,只要让那个小子尝一下苦头就行。”

    王大生此话一出,台下众武林人士又是气头一上。而站在对面的明云听了,更是怒火中烧,哪里还忍得下去?只见明云再也忍不下去,右手起掌,身前一驱,大喊一声:“蒙古鞑子,休得猖狂,吃我一掌!”

    迅影步伐闪过,一招崆峒派的“追魂掌”猛然袭去。而达达儿木图两眼杀气地望着明云,却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也没有躲开……空掌袭来,“追魂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达达儿木图的腹前……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崆峒派威力十足的“追魂掌”打在达达儿木图的腹前,达达儿木图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不痛不痒的。

    然而达达儿木图依旧没有做任何还手的动作,明云一掌打在达达儿木图的腹前,却没有任何效果,他自己也是大吃一惊。见着达达儿木图没有任何的反应动作,明云以掌换拳,转而一招“追魂拳”,两拳打了上去。

    达达儿木图中拳后,似乎依然没有任何事,只是稍稍向后滑了几步。而明云见着若无其事的达达儿木图,心想着眼前的这个蒙古壮汉究竟是有多强的身体,中了崆峒派的追魂武功,竟然毫发无伤,内心越来越紧张起来。

    果然,达达儿木图中拳后,怒吼一声,把面前的明云吓了一跳。紧接着,达达儿迅速一手抓起明云,随后另一手又是迅猛地给上了一拳。

    蒙古大汉如同砂锅般的拳头,重重打在了明云的肚子上。明云还没来得及大叫一声,满口的鲜血倾泻而出,整个人近乎昏阙了过去。

    王大生见了,冷言笑道:“哼,达达儿,让这个汉人长点记性,在我们地盘上,不要口出狂言!”

    达达儿往后点了点头,随后将半身不遂的明云一把提起,再次一拳重重打向明云的胸前。明云再次遭受重击,整个人飞了好远,最后倒在了台子的另一端,鲜血一路洒了过来,估计再也醒不过来了……

    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在场众人无不胆战心寒。但崆峒派的弟子眼见着自己的同门弟子惨死在蒙古人手上,哪里还忍得下去,于是一窝蜂向着比武台处挤来。

    “蒙古鞑子,你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残杀别人,你还有没有人性?”“臭鞑子,我要和你拼了!”台下众人愤怒声群群迭起。

    “师父,你不去制止一下吗?”峨眉派这边,花菱不禁问道。

    傲晶师太面不改色道:“首先,不管江湖道义怎么讲,是那个叫明云的家伙自己先心高气傲,最后得到了应有的教训;其次,这里是蒙古人的地盘,我们不可以轻举妄动……”

    花菱听了,在一旁默然不语……

    陆菁见着眼前的惨状,又想起昨日在财运酒楼发生的一切,这次虽然不是直接出自王大生之手,但是也是王大生一手挑起的。看着眼前的血腥和混乱,陆菁咬着牙,却也是无能为力。

    唐战看了眼前的惨状,内心实在是心如刀绞:“王大生说的,就是让我看这些吗?难道说……十七年前我父亲灭我唐门世家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惨状?蒙古人,父亲,为什么,为什么如今世道会是这个样子,会是……这个样子……”唐战每看到一幕惨状,心里就会像被割了一刀一样。

    萧天见着眼前的惨境,心里更是气愤不已,心想着真想现在就冲上去把王大生给碎尸万段。苏佳看着,她和唐战有着类似的想法:“如果是陈世今,他也会这么做的话,我一定不会饶了他……”苏佳的手紧握着腰间的鬼刀,平时一贯冷静的她,如今看到眼前的血腥,也忍不住想要为崆峒派申冤……

    在另一边的赵子川看了,心里早就气得平静不下来。然而,他转头注意到了在他身旁的李玉如——李玉如一手拿着皮鞭,一手拿着长剑,照这架势,是要冲上去和那些蒙古鞑子拼命。赵子川这才想到,李玉如本就是扬州人人称赞的“芙蓉女侠”,专门为民打抱不平,教训了众多的蒙古人……如今见着眼前的状况,李玉如一定忍不住要上去了……

    “李姑娘,你冷静点!”这回,倒是赵子川先放下怒心,提醒李玉如道。

    李玉如满眼杀气道:“蒙古鞑子残害我们中原百姓,百年来尽是如此。他们简直灭绝人性,我一定要去亲手收拾他们,替我们中原百姓报仇雪恨!”

    “你这样上去解决不了问题……”赵子川想到李玉如好不容易才装扮隐藏了起来,这样贸然前去,肯定会有被峨眉派盯上的危险。但是,眼下蒙古人无故残害中原人士,当务之急不是考虑自己个人安危的时候……赵子川此时也是矛盾不已……

    台子上已经闹开了锅……几个崆峒派弟子同时上来,准备拔剑想要杀了达达儿木图。但达达儿木图仗着人高马大,在场中央肆无忌惮地挥起拳脚。达达儿木图是王大生亲自挑出来的蒙古高手,自然一人便能对付这些崆峒派不怎么有名的闲杂弟子……没过多久,场上又传来了阵阵惨叫声——达达儿木图甚至是开了杀戒,几拳几脚地打死打伤了众多崆峒弟子,台上顿时鲜血淋漓……

    王大生看在眼里,此时心里却想着如何把苏佳给引出来。“如果昨日那个贼人看见眼前的场景,一定会忍不住的吧……”王大生冷笑着,心里暗道,“哼,昨日敢只身前往相府,那贼人一定很有胆识,想必今日见此,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果然,此时的苏佳心中已是愤怒不已,几乎再也忍不下去了。越是见着这样的场景,苏佳越是想到了昔日追风派山脚下陈世今的所作所为。苏佳的鬼刀已经出鞘了一半,此时的她似乎也没有把自己被发现的危险放在了心上,只想现在就冲上去宰了那些残杀汉人的蒙古鞑子……

    作为大会的主持之人,南宫魄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趁着台下除崆峒派的人还没完全爆发,南宫魄施展轻功,一步跃至比武台前,随后一招“鸿云掌”向着达达儿木图打了上去。达达儿木图见着,两手一挡,随后被南宫魄强大的内力震退好几步。紧接着,南宫魄跃至了众多崆峒弟子面前,阻止了他们继续造乱。

    达达儿木图中了南宫魄结识的一掌,胸前隐隐作痛,嘴里脏话连篇,于是他又想冲上去教训一下南宫魄。“达达儿!”身后突然传出了王大生的声音。

    达达儿木图听到了王大生的命令,立刻停了下来,回头望去。王大生继续说道:“教训一下就行了,不用和这些汉人太计较了……”王大生似乎想要和南宫魄面对面说几句话。

    达达儿木图点了点头,随后停下了脚步,但两眼依旧怒视着对面。

    “你残杀了我们的人,最后一句‘不太计较’就完了?”身后又有崆峒弟子不平地喊道。

    南宫魄右手一抬,顿时阻止了准备再度爆发的崆峒派众弟子,示意自己亲自前去和王大生谈判。

    王大生见着南宫魄想要亲自谈判的样子,于是对身边的侍卫说道:“你们在这守着,我去和南宫魄会会就来……”

    “是,将军!”侍卫应道。随后,王大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慢往比武台的方向走去。

    南宫魄见着,也向前两步,正眼望着慢慢走过来的王大生……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