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七章 南宫大院
    王大生的脚步越来越近……

    众人屏气凝神地望着,苏佳看到了王大生昨晚一战后,现在依然心神平稳,不觉心中一紧……

    王大生走到了众人的跟前,然后停下了脚步……随后,王大生用冰冷的口气说道:“你们几个今天也来了……”

    陆菁猜想着王大生不敢随便把自己怎么样,于是壮了胆回应道:“怎的,王大将军今天也想来看看中原剑道大会的盛况?”

    “哼哼,算是吧……”王大生冷笑道,“不过你也只猜对了一处……”

    “你还是为了昨天的事?”陆菁又凝神问道。

    王大生嘴角一笑,默而不语,这种神情更让人有种畏惧的感觉……

    陆菁心里不由一震,专好揣摩他人心思的陆菁,今天也没能摸透王大生的心里所想……

    “这个,你……也只猜对了一处……”王大生冷言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陆菁不由得觉得今天的王大生似乎心里更有鬼,不觉更加谨慎起来。

    “好戏总是要留在后面出场……”王大生冷言笑道,“待会儿进南宫大院,要一个人一个人进,这是为了安全考虑……当然,后面还给诸位准备了余兴节目,希望诸位能够尽兴……”最后这句,王大生的口气如同一阵阴风,给人有种莫名的畏惧感。

    “什么余兴节目?”陆菁又不安地问道,想到了昨天王大生在财运酒楼处做的事情,陆菁又开始担心起来。

    “到时候就会知道了……”王大生虽是冷笑,可充满杀气的眼神始终没变,“放心,不会有昨天的血腥……”王大生还将昨天残害胡氏兄弟的事情给亲自提了出来。

    “听他那么多废话,不如先进去吧……”萧天轻声说道,“反正众武林名士都在里面,谅他也不敢做什么……”

    陆菁轻轻点了点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只但愿不要真有什么事情发生……”

    于是,陆菁示意了一下,让后面的人都跟过来,准备进往南宫大院。玲珑一直害怕王大生的眼神以及周围的众多蒙古士兵,短短的路程,玲珑一直是紧抓着陆菁的手臂……

    唐战第一个进去,看见唐战背后背着的梨花枪,王大生冷笑道:“哼,看来你就是那些人口里说的唐家后人是吧?待会儿的余兴节目,你可以好好观摩观摩,看看当年唐家惨遭灭门时,你们汉人是怎样的下场……”

    王大生此话一出,唐战顿时心头一紧。他甚至怀疑唐门世家灭门是不是和王大生有关,心中顿时怒火中烧。但是听到陆菁说的,他也知道王大生的武功,也知道现在不是解决恩怨的时候,于是眼睛一瞪,忍气吞声地走了过去……

    第二个进来的是陆菁,由于是要一个人一个人地进,陆菁只好先让一直在一旁的玲珑站在对面,自己先进来。王大生见着陆菁从容淡定的样子,轻声说道:“别以为我昨天真的不敢杀了你,我只是不想让你早点死,否则今天的余兴节目你也看不成了……再者,我就是喜欢和你这样的对手较量,看谁最后能把对方逼死,这种言语争锋相对的感觉我好久都没体会过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听了王大生的话,陆菁心里先是一惊,不过随后还是装作从容淡定道:“哼,你想和我斗到底是吧?你一定会输的,而且会输得很惨……”陆菁的最后一句,眼神也是非常坚定地望着王大生那冰冷的眼神……

    第三个是玲珑,由于玲珑不敢看太多,所以加快步伐,赶紧跑到了陆菁的身边,然后整个人紧张地抓着陆菁的衣袖,头埋到了陆菁的背后……

    第四个是苏佳,苏佳走近了王大生,但她和陆菁不一样,她眼神直视着院子前方,也没有说一句话。王大生看在眼里,突然冷插一句:“昨日你在小王爷面前是有目的的吧?武功那么高,为什么不露两手出来呢……作为西域之人,我倒是非常想见识中原各种厉害的武功……”看来王大生深知苏佳内力强大,深藏不露,武功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

    苏佳听到后,只是脚步稍微停了下来,但是头并没有转向,眼睛并没有斜视,也没有说任何话……她只是单纯地停下了脚步一下,似乎想了一些东西,随后又迈出步伐,走进了大院……

    最后一个要进的是萧天,萧天知道自己和王大生的关系,所以经过王大生身边的时候都是很谨慎的……忽地,王大生凑到了萧天的耳边,萧天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王大生用诡异而又令人畏惧的冰冷口气,在萧天的耳边轻声道:“我承认你很有胆量,昨天对我说那样的话,是个有趣的人……今日的余兴节目本是给众武林人士准备的,看到你今天来了,我又有些想法了……说不定,有些礼物是给你准备的……你不是想亲手打败我吗?这些礼物说不定是你的练手……”说完,王大生冷冷一笑,离开了萧天身边。

    萧天听了后,脚步立刻停止了……他不是第一次听这种口气的话了,但是今天的话似乎比昨天的还要给人有窒息感。他伫立了好久,和苏佳一样,眼神并没有去望王大生一眼,而是想毕后,径直走向了南宫大院的方向……

    苏佳望着萧天同样坚定的眼神,不禁感觉到萧天似乎和王大生有过什么,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心里也很疑惑……

    待到所有人都安全进了南宫大院,五人没有再停留,往大院深处进发而去……

    王大生望着陆菁等人的背影,轻声一笑……身旁的一个侍卫见了,上前问道:“将军,这样……真的可以吗?”

    “哼,正好可以当余兴节目了……”王大生冷笑道。

    那个侍卫又问道:“可是那些个……将军不是说是要用来引诱昨天那个贼人的吗?”

    王大生继续说道:“我只是这么安排,但未必就能成功……不过,没有引诱出那个贼人也无所谓。都说中原武林之士都是大明大义之人,待会儿我们准备的那些个家伙一上场,就算刚才进来的那几个人不出手,武林之中也会有人出手的……我倒是想看看中原武林的真正实力,正好可以当做余兴节目好好观摩一下,就算输了也算不了什么……”

    “将军的意思是……”侍卫又问道。

    “就是说,如果真能引出那个贼人,那我们的计划就算成功了……”王大生继续冷笑道,“如若没能引出贼人,也无所谓,我们可以当做是一次余兴节目,好好欣赏欣赏中原武林的功夫。简言之,无论是输是赢我们都不吃亏,就当是热闹一场……”

    侍卫听了王大生的话,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随即吩咐了后面的士兵……

    陆菁等人进了南宫大院,一见里面的气场,确实是不一样。里面繁华装饰,尽是奢靡。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具有标志性建筑的“千秋塔”。“外人汴梁城中迷了路,抬头一望南宫千秋塔”,远处望去,千秋塔只是一根高耸屹立的白塔;然而待到近处一看千秋塔的真面目,果真是有种鹤立庄严的威严感。再看院内,光说地广面积就不是陆家所能比拟的。银栏玉砖,红木翠林,龙阁凤楼,碧池香莲,踏身一入,便如同至身仙境一般。阁楼一处盆景连群,秀出一幅碧水青山;龙纹凤雕略闪灵光,豪气冲顶,大放凌云……

    再看院子中央,剑道大会早就开始了,上面峨眉弟子青雪连克数敌,正和另一崆峒弟子激战之中。台上剑光飞闪,脚步轻盈,正是对比到焦灼处……

    “啊,剑道大会果然早就开始了……”陆菁看着比武场上焦灼的对决,不禁叫道,“哎,还是起晚了,没有赶上时间……”

    “算了,我们是来看比武的,又不是来亲自比武的……”萧天在一旁插话道,“得多亏我们来得晚,虽然王大生那边挺耽搁的,但至少没有再成为更多人的焦点,比较轻松了……”

    “那个人是谁?”玲珑突然指着大厅前一个中年人问道。

    瞧着玲珑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真一个昂首挺立、不屈身骨的中年汉子,两手靠背地站在那里。陆菁见了,轻声说道:“哦,那是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

    “南宫魄?”萧天也不禁道,“倒是听黄纪兄弟说过,南宫魄为人正直慷慨,只是……他的几个儿子却并不那么争气……”

    陆菁想了想继续说道:“南宫魄是户主,底下还有二把手南宫平和三把手南宫用。”

    “南宫用我记得……”唐战此时突然叫道,“当日我从汴梁神庙回来时,曾经在一个酒楼里救了被欺负的绿云。我记得那些欺负绿云的几个人好像说自己就是南宫用的手下,当时还是慕容樱姑娘最先大义地出手相救……”

    一听到唐战又提到了慕容樱。陆菁又是一把揪住了唐战的手,嘴角一翘。

    “啊——”唐战小声地叫道,“菁儿,好疼……”

    “慕容家的人今天没有来吗?”一旁的萧天又问道。

    陆菁回答道:“因为慕容家有少林派和武当派要比武,他们家里有他们家里的事。”

    “哦,我忘了……”萧天先是应了一句,尔后回头望了望苏佳,却发现苏佳一直低着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问题,于是问道,“佳儿,你怎么不说话?”

    “啊……啊?”苏佳其实刚才一直在思考她无意知道的那个秘密的问题,她似乎还在犹豫自己是否要告知世人,突然萧天的话语又一次打断了她的思绪,于是她回声道,“什……什么?”

    见着苏佳一脸茫然的样子,萧天关心地问道:“你心里又有什么事吗,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虽然打从心底萧天并不想干预苏佳太多,但是昨天发生那样的事,萧天怕苏佳又在计划着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和担心的危险的事,于是还是紧问道。

    苏佳知道萧天心里的想法,但是并没有想要责怪他。在她心里,她一直不想让萧天为了自己而去冒险,她也知道萧天是在关心自己。况且,这次她想的事情本来就不是去计划什么,看着萧天一直关心自己的样子,苏佳的心里既有欣慰却也有着一丝隐隐地哀伤。于是,苏佳试着转移话题,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是在想……怎么没有见到菁妹的哥哥和弟弟?”

    陆菁本来也是和萧天一样,也担心着苏佳又在计划什么。但苏佳毕竟也是个聪明人,反应很快,此话一出,倒是陆菁开始把注意力转到他处了。陆菁听了苏佳的话,不禁问道:“对啊,我哥和我弟在哪儿?”

    唐战的眼力很好,他四下望了望,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陆昭和陆蒙。唐战指着左前方说道:“菁儿,他们在那儿!”

    陆菁朝着唐战的方向望去,确实是看见了陆昭和陆蒙的所在之地。于是,陆菁说道:“太好了,我们快过去吧……”

    “等一下……”苏佳突然叫道,“菁妹,你们过去吧,我和阿天就不过去了。”

    “啊,为什么?”玲珑在一旁问道。玲珑本来和苏佳就不是很熟,好不容易可以相处一阵,苏佳却是在回避,玲珑不免有些失望。

    苏佳说道:“那边离南宫家的人也比较近,我怕……”

    “苏姐姐,你怕什么?”陆菁疑惑地问道。

    萧天想到了昨天发生在珍明棋院的事情,于是把南宫准放毒的事情的大概经过给陆菁他们讲了一遍……

    “南宫准的目标为什么是苏姐姐你?”陆菁先是疑惑道,随后想一想,还是算了,“那好吧,苏姐姐你和萧大哥就在这里看吧,这样目标分散些说不定更安全,指不定刚才王大生说的那些会对我们有什么……”

    陆菁这么一说,众人才想到王大生对各自自己说的话,使的眼色……

    “第一阶段比赛结果,峨眉派弟子青雪获胜!”比武台处突然传出了声音,宣布了第一阶段比赛的结果。

    “第一阶段这么快就结束了?我看都没看一眼……”陆菁在一旁不尽兴道。

    “算了,菁儿,先到你哥哥弟弟那边去吧,后面还有别的场次……”唐战在一旁说道。

    “那好吧,苏姐姐,你和萧大哥在这里,我们先过去了。”陆菁转头对苏佳说道。

    苏佳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吧,你们先过去吧,顺便也可以找找子川兄弟他们……”

    “说的也是……”陆菁这才想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之一也是来找赵子川和李玉如的,于是告别后,陆菁等人先往陆昭的方向去了,而萧天和苏佳则留在了原地……

    每过一阶段的比赛,中间都要休息一段时间……正在莲花池处一旁,站着两个身披白衣,头戴面纱的一男一女。他们二人隐隐约约地站在数人之后,似乎不想要别人发现的样子。

    只听那个女子先是对男子说道:“你真是的,干嘛要我也扮成这个样子,又丑又难看!”女子的声音虽小,但口气泼辣。

    那个男子回答道:“知足吧,李姑娘,是你非要来这儿不可,薛前辈住宿的地方又没有其他的装饰……”

    从二人的口气听来,此二人不是赵子川和李玉如又是谁?因为南宫大院峨眉派的弟子也会来参加,今天峨眉派的傲晶师太也到了现场。李玉如既是要来,自然不能穿得太显眼,正如陆菁所猜测的那样,她和赵子川的确是经过了乔装打扮而来的。

    “我今天本来是要找机会和峨眉派的人梳理一下关系的,你这个笨蛋倒好……”李玉如又是不好气道,“打扮得这么丑,我一点心思也没有了!”现在看来,赵子川和李玉如的白色衣袍确实是太难看了点,但也没想到这样也能通过蒙古士兵的巡查。

    赵子川却不以为然,他问道:“李姑娘,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太急,你这样急匆匆地什么都没准备好,就和峨眉派的人谈判,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可不是闹得玩的,人家峨眉派可是为了你,什么计划都准备好了……”

    李玉如自打成了扬州的“芙蓉女侠”,还就没这么被人看管过。看着赵子川对自己管这管那,她烦躁道:“你这个人真是爱管闲事,管七管八,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事都不能做!”

    “你以为这里是扬州啊?”赵子川依旧是耐心地说道,“这里危险重重,要不是我天天管着你,你指不定哪天就不明不白地成了傲晶师太的剑下亡魂了……我想,你这样的急性子,也难怪葛威前辈会派薛前辈来保护你吧……”

    “别以为你救过我,我就真的会一直感激你……”李玉如不屑一顾道,“你要是一直碍事,把我惹急了,我可不是好惹的!”李玉如的语气中不断散发着泼辣的性格。

    “不管怎么样,你的事我是一定要管下去的……”赵子川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迷离,“我不想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了……”最后这句,赵子川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什么事情?”听到赵子川突然变化的口气,虽有些烦赵子川的爱管闲事的行为,但李玉如深知赵子川骨子里是个真诚且大明大义的人,听到赵子川这么说,她还是不禁问道。

    “那件事情……算了,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说……”赵子川回头恢复笑容道,“下次有机会再告诉你吧……”说着,赵子川微微一笑,把头转回了比武台。

    李玉如瞪大眼睛地望着赵子川的面容许久——她看出了赵子川笑容中隐藏的那一丝勉强和淡淡的哀伤……

    剑道大会的第一阶段结束后,所有武林弟子都在进行调整和修养……突然,从南宫大院门口进来了一些人……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