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六章 天魔神功
    门外处,陆菁可是一脸的着急样。“傻蛋,你慢死了,再晚过去,我们都进不了剑道大会的会场了!”陆菁在一旁大喊着。

    由于昨天晚上的高度紧张,唐战显得很疲劳,今天早上起来也是一脸的疲态。本来是想要去看看剑道大会第一天的情况,现在这样慵懒的状态,可能连看的心情都没有了。

    而萧天和苏佳也早就出了房门,一大早就看见陆菁在门口大喊大叫的,苏佳问道:“菁妹,你怎么了?”

    “是苏姐姐……”陆菁见着苏佳,眼神一低,似乎又想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于是轻声说道,“昨天……你睡得还好吧?”

    “还好了……”苏佳已经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满脸微笑地望着陆菁,似乎并没有怪她的意思,“倒是菁妹,你怎么在这里大喊大叫的?”

    陆菁一脸不好气道:“都是傻蛋啦……今天这么晚起来,我哥和我弟以为我早就走了,结果他们叫也没叫我就自己先去了南宫大院。哎呀,昨天晚上紧张地累死,今天早上起晚了,现在再去南宫大院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别急嘛,说不定还有时间……”萧天倒是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来了——”正说着,唐战换好了衣服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你真是慢死了!”陆菁往唐战的头上敲了一下,随后嘟着嘴道,“再这样就不等你了!”随后,整个人装作一脸不屑的样子将头转了过去。

    看着陆菁如此撒娇的样子,一旁的萧天和苏佳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唐战见了,傻傻地说道:“菁儿,别这样,我昨天晚上确实是紧张地太累了。”

    每次听到唐战这样傻痴痴的口气,陆菁想气也气不出来。想了一会儿,陆菁转过头来说道:“好吧,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不允许了……”

    “对了,菁妹……”突然,一旁的萧天先问道,“你说今天我们要去看剑道大会的是吧?剑道大会在南宫大院,我们……不会有什么事吧?”萧天是想到了前些时间大伙一群人和南宫家的恩恩怨怨,不禁有些担心。

    “这倒是不用担心了,这一次我们去南宫大院只是单纯地去看比武,和南宫家的人不会发生关系……”陆菁平静地说道,“南宫家和慕容家都有剑道大会的比武,南宫家是峨眉派和崆峒派的比武,慕容家是少林派和武当派的比武……我们这次主要是去找赵子川,我想他最有可能是在南宫家,所以我们这次先去南宫家……但是现在已经这么晚了,进不进的了南宫大院还是问题。”说着,陆菁又是一脸的憋气。

    “我听阿天说,子川兄弟不是最可能和那个李玉如在一起吗?”苏佳这边疑惑道,“如果说李玉如和峨眉派真的有解不开的前世恩怨,他们怎么会冒险去南宫大院呢?”

    陆菁依旧平静地说道:“既然李玉如进了汴梁城,那就肯定逃不了峨眉派的眼线……她敢只身前往汴梁城,必定是有高人相助,如果是要进南宫大院,李玉如肯定是经过了乔装打扮的……李玉如此行的目的,我想必定是要和峨眉派的人弄清恩怨关系,所以在此之前,李玉如还是要多找机会近距离接触峨眉派……倒是赵子川那个大笨蛋,不知道会不会还和李玉如在一起,不过他个人本身可能还是最有可能去南宫大院的……”

    听着陆菁分析得还算有些道理,苏佳微微点了点头。萧天一直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于是问道:“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边走边说啊?时间已经不早了,在这停留太多时间,到时候可能真的进不去南宫大院了……”

    “哎呀,还真是在这里说了太多的废话!”陆菁顿时大惊道,“都是你,傻蛋!我们快点走——”说着,陆菁又往唐战肩上打了一下。

    唐战全身“皮糙肉厚”的,自然这一下下去不会有任何反应。但是他怕陆菁待会又生气,又会整出什么鬼点子,于是和声应道:“菁儿说得对,我们快走吧……”

    “还有我,还有我……”四人背后,又有一个人跑了过来。

    “玲珑?”陆菁回头一看,果真是玲珑从背后的房间跑了出来。

    “玲珑妹子也要陪我们去吗?”唐战见了,也不禁道,“那里武林高手众多,万一发生什么危险,玲珑妹子你可不好办……”

    “我跟着你们就好了,不会惹事的……”玲珑脸上笑开花道,“这些天你们总在城里逛,我一个人在家里实在是无聊死了。”

    陆菁想了想,然后说道:“说的也是,自从苏姐姐和萧大哥来了之后,我们好像是把玲珑给冷漠了……也好,玲珑跟我们出去看看也是好的。不过玲珑,你可一定要跟紧我们,这段时间外面都是很危险的……”

    “放心吧,陆姐姐,我不会有事的……”玲珑笑着道。其实,玲珑此番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再去看看南宫俊。那日南宫俊在玲珑面前立下誓言,玲珑心生感动,此后就再没见过南宫俊。今日正好前去南宫大院,玲珑更是不会想错过这次机会。

    陆菁心里知道玲珑和南宫俊私下的关系,但是此时她的心里只想到剑道大会和赵子川与李玉如的关系,倒没有放在玲珑与南宫俊这方面上,所以也没有看穿玲珑的心思。于是,陆菁很平常地说道:“那就快点吧,再不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于是,众人整理好一切后,一起从陆府出发而去……

    一路上,人来人往的还是很挤,尤其是快到城中心的时候。因为这次在汴梁城中心举办剑道大会,可以说是惊动了整个武林,武林中人从来不敢相信一向反对武林众教的蒙元朝廷竟然会盛请武林人士在汴梁城这种繁华地段举行剑道大会。当然,有很多人都怀疑蒙古人此行的目的究竟何在,甚至有人觉得蒙古人会有什么阴谋……不过至少到现在为止,蒙古人还没有对武林四大门派做出什么变相的事,所以武林众士还是没能明白其中的缘由……

    但是有一个人却意外知道了……这个人就是苏佳。她昨夜独闯汴梁相府,本是单纯去查有关陈世今下落的事情,却无意在藏书库发现了这一次剑道大会的秘密……而现在走在街上的苏佳,正在低头思虑着这个问题……

    “这个秘密我究竟是该公之于众还是隐藏于世……”苏佳眼神凝重地略微望着地面,内心疑惑道,“如果现在公之于众,众武林人士就会有直接的生命危险;可如果隐藏于世,之后的结果可能更可怕……还是隐藏吧,现在公之于众,他们会直接有生命危险……可惜的是,若是等剑道大会结束了,再公之于众,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干脆隐藏,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让武林众士安安全全地结束这次剑道大会似乎还是要妥当些……”苏佳一边想,一边纠结着,本来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现在在她心里,似乎是一种折磨人的痛苦矛盾,看来这个秘密似乎真的关系很大,甚至决定了武林众士的生死……

    萧天在一旁本是和陆菁唐战他们有说有笑的,忽地看见苏佳一脸踌躇的样子,便转头关心地问道:“佳儿,你怎么了,是身体还不舒服吗?”

    “嗯……嗯?”被萧天突然这么一问,苏佳立刻回过神来说道,“没……没什么,只是在想些事情……”

    看着苏佳经常一个人表情惆怅地思考着东西,萧天都已经很习惯了。他知道苏佳有时候会陷入一个人深深的思考,这个时候不适宜插她的话,于是萧天虽心带疑惑,但也没有再问下去……

    “陆姐姐,你说这些个武林弟子拼死拼活地参加剑道大会,究竟为的是什么?”玲珑这些天没有跟着陆菁他们见到许多的武林中人,于是心生好奇地问道。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目的,就像峨眉派的傲晶师太主要是为了李玉如而来的,不过……”陆菁说道,“我想每个门派就算没有那个心,也有好奇想要见一见……这次剑道大会的冠军,可以有机会观摩南宫家地道处有关天魔神功的记载……”

    “天魔神功?”玲珑又疑惑道。

    “那是一种很邪门的武功……”唐战跟着说道,“菁儿你不是说那只是个传说吗?”

    “虽是传说,但既然南宫家的地道里有记载。我想别说是那些个武林名士,就连我们这些无名小卒都想亲眼一睹吧……”陆菁接着说道,“天魔神功传说是上官仙剑前辈发现的,因为此武功太邪门,所以上官仙剑前辈就将他封印在了地底下。谁知那个地底现已成了南宫家的地道……”

    “上官仙剑?”听到了这个名字,苏佳一下子来了精神,立刻进入主题道,“‘上古之奇招,地仙之神剑’,传说他的武功傲视天下,能一人匹敌蒙古千骑,世上无人能敌。”

    “我觉得,上官仙剑前辈本身就是一个传说……”陆菁继续说道,“那么厉害的人居然空有姓,却无名。我猜他的武功根本都有被世人夸大的嫌疑,所以才有人给他起‘仙剑’这样的名字,有些太仙化了……不过,本人确实存在,而且还是很厉害的,毕竟追风派就是他一手创立的……现今对上官仙剑还有印象的,恐怕只有他的追风弟子——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陆前辈,以及武当派掌门人张三丰张真人了……”

    一提到“追风派”,苏佳整个人又有些低迷起来,似乎是勾起了她不堪回首的往事……不过苏佳还是震惊了下来,现在不是想那些事情的场合……

    萧天听了陆菁所说,继续问道:“有关上官仙剑的事迹,恐怕可以追溯到八九十年前了……不过,当时还有两位前辈和他一样享有武林盛誉……”

    “你是说玄清大师和‘苍龙’是吧?”陆菁接着道,“没错,当时除了张三丰外,上官仙剑、玄清大师和‘苍龙’三位前辈可是有着武林膜拜的地位……”

    “我记得当年依旧是上官仙剑的武功最强……”唐战又说道,“叔叔和我说过,后来三人各自留下警示名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面过……于是‘苍龙’大侠就此失踪,上官仙剑和玄清大师也相继离世……”

    “可这些和天魔神功又有什么关系呢?”萧天又问道。

    陆菁紧接着说道:“据说在上官仙剑开山立派之后不久,他在神玉岭上偶然发现有关上古天魔神功的记载。当时上官仙剑武功自是天下第一,心知内力无人能及,便想试着参透这么武功……谁知,略通该武功一层之多,邪气逼人,愣是让上官仙剑吃了一惊。该武功不但威力惊悚,而且决斗之计残忍无比,于是上官仙剑不敢再练……尔后为了防止此等邪功流传于世,上官仙剑用自己所有的内力将该神功的记载之巨石碑全然劈下,封印在了地底之下,并在上面做了封印记载……谁知,几十年晃过,该地方竟然成了南宫家的地道。”

    “那也就是说,天魔神功真的存在于世了?”萧天又问道。

    陆菁闭着眼摇了摇头,慢慢回答道:“虽然南宫家的人发现了这处记载,上面也确实有上官前辈的手笔,但近二十年来,根本没有人在地道里发现任何的有关天魔神功秘籍的记载。有人说是上官前辈早就将石碑破坏掉了,有人说天魔神功根本就不存在,只是某人徒然虚有罢了,以至于请来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些机关大师,也未能解其妙……最后,人们并没有任何关于天魔神功的进展,逐渐就说这只是传说罢了,根本不是真的……”

    “江湖上有名的机关大师是吗?”萧天暗自道,“不知道师父是否曾经也来过此地……如果我能进入南宫家的地道,说不定略懂机关术的我真能知道些什么……”

    “可是,如果天魔神功真的存在于世,那它究竟会有多厉害?”唐战又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不过……”陆菁摇着头道,“既然曾经天下第一的上官仙剑前辈都不敢去参透它,那恐怕……神龙九变剑法、断魂刀法、降龙十八掌等之类的都不算什么吧……”

    听到此处,萧天和苏佳的眼神几乎同一时间凝望了一下……

    “那就像陆姐姐所说的,今天的四大门派门人都是冲着天魔神功而来的了?”玲珑在一旁问道。

    陆菁轻声回答道:“武当派我是不知道了,但我想少林寺的释明方丈为人正直济世,应该不会的。傲晶师太虽然口中说是为了李玉如而来,但她本身就是一个争强好胜、孤高自傲的人,说不定她也想见识见识那种被上官前辈禁止的传说中的武功。而崆峒派掌门人文正心就不用说了,他自好世上各种奇功异术,他既然没有派出很厉害的弟子前来参赛,很自然的是想试一试,看能不能真的亲眼一睹传说中的天魔神功。”

    “可是一二十年都过去了,为什么现在关于天魔神功的话题依然这么受到武林各士的重视?”萧天又问道。

    陆菁正经地回答道:“那是因为南宫世家隶属于蒙古人的管辖范围,一般的武林人士通常很难进入汴梁城这样的重要地方……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个剑道大会的机会,所以他们可以趁此机会来看看上官仙剑前辈所封印的禁术。不过,这可能也是蒙古人给武林众士下的一个诱饵……”陆菁最后的这一句声音特别小。

    不过这句话还是让一向机敏的苏佳听到了,知道整个剑道大会前因后果以及蒙古人举办此次剑道大会的目的的苏佳眼神一凝,似乎被什么震到了……

    说了这么久,他们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南宫大院的门口。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竟然站着许许多多的蒙古守卫,而且没过多久,就会有一拨接一拨的巡逻兵从南宫大院门口转去……

    “没想到这里竟然有那么多的蒙古人……”唐战不禁说道。

    陆菁看着,突然想到了昨天王大生临走前对自己说过的话,于是眼神如同恍然大悟了一下。接着,她慢慢凑到苏佳身边说道:“苏姐姐,你注意了,昨天王大生说了,他今天会加强这里的戒备了……”

    然而,苏佳却很平静地说道:“我知道,昨天晚上王大生并没有认出我,只要我不随便使出武功,就不会出问题……”

    萧天也是知道事情内幕的其中一人,苏佳这么说后,萧天依旧还是用担心的眼神望了望苏佳……

    继续往前走,突然,一个熟悉却又不想见到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是王大生。

    “是王大生——”萧天小声惊道。

    只见王大生身披盔甲,手握苗刀,九尺身材赫然挺立在南宫大院门前,整个人还是保持着冰冷的神情——看来今天的他已经完全恢复了。

    苏佳见着了,眼神一定,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依旧默默跟在陆菁身后走着……

    王大生感知到了,突然迅速地将头转了过去。王大生的这一转头,冰冷的眼神立刻出现在陆菁等人的面前,众人几乎都被震了一下,尤其是玲珑,她本来就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被王大生这么一望,整个人有些显得害怕起来,两只手不自觉地抓紧陆菁的手臂。

    而在王大生眼里,这些个面孔几乎都不陌生。陆菁是他昨天晚上最后见到的,萧天昨天在巷道里对他敢放出那样的话,苏佳……虽然他并不知道昨天偷袭相府的就是苏佳,但在珍明棋院的时候,王大生就已经感知到了苏佳的强大内力,早就对她心有戒备……

    于是,王大生抢先一步,自己转过身来,手提苗刀,朝着众人面前走去……

    玲珑都有些不敢看王大生那冰冷且充满杀气的眼神,悄悄躲在了陆菁的身后。苏佳看到了,立刻战到了玲珑的面前……

    唐战和萧天对这个眼神也不陌生了,尤其是萧天,昨天在王大生面前说了那样的话……

    王大生的脚步越来越近,看来他真的是要做些什么……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