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五章 全城戒备
    “嗒嗒嗒嗒——”陆府门外顿时想起了整齐的马蹄声,王大生带领的一千巡逻兵已经到达了陆府大院的门口……

    外面灯火通明的,马蹄声又是那么的重响,就连身在后院的萧天都能听到了……萧天听着院外的马蹄声,背靠着站在门槛处,手里紧握着梅花剑,随时准备出鞘应战。

    苏佳依旧安静地躺在床上,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

    陆府门口处,王大生站在最前面。看着陆府大院的大门,王大生轻声一笑,随后准备上前敲门。

    “吱——”突然,就在王大生想要去敲门时,陆府大门竟然自己开了。里面有人走出来,门外士兵见了,纷纷举起苗刀招架,以防不测。

    王大生开始也有些紧张,因为他的武功和苏佳一样,都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地步,如果这个时候从门里出来的是个武林高手,就算身后有一千兵马,站在最前面的自己也有可能性命不保。

    但出来的这个人似乎让王大生放心了一下……只见一个红黑衣的女子慢慢从大院门里走了出来——是陆菁,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王大生认出来了,她便是陆家的大小姐;而陆菁见了,果真是王大生,她倒是不由心惊了一下——她并不知道王大生此时累得不能使用武功了。

    陆菁定了定神,心想着相府的人也决计不敢轻易得罪一直用资产资助汴梁城府的陆家。而她如今一个人出来,也是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这件事,虽然这非常的冒险。

    王大生暂时不能使用武功,但依旧还是摆出了那副冰冷的面孔。陆菁倒是不太被吓到,毕竟她见的人多了,下午又亲眼见着王大生的残忍,她还是很镇定地问道:“原来是王大将军啊,怎的来我这陆府有何贵干?”

    看着陆菁如此毫不在乎的样子,王大生又心生怀疑,于是反问道:“我还没敲门,陆家大小姐怎的就知道我们会来?”

    陆菁担心王大生会以为苏佳逃到了陆府,所以自己才料到了他们会来,这样他们便会强行搜府,毕竟他们还是相府的人,拥有汴梁城里最大的职权。陆菁想了想,然后说道:“王大将军这是说的什么话?大半夜里军队整容,几里外就能听到。头枕于床,方能听到数十里兵柝铁蹄,无法入睡,我当然要出来看看情况了。”

    王大生确实是想要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但是他没有任何的证据,况且自己的武功暂时不能用,若是你们真藏了什么高手,自己未必应付得来。当然,陆菁自己并不知道此时面容冰冷的王大生已是疲怠,她现在一直心想着如何用话语将王大生支走。

    王大生似乎还在犹豫自己是否要进去,这时,一个似乎知道王大生现在境况的巡逻兵走了过来,凑到他耳边说道:“王大将军请三思啊,听说陆府里面有个自称是唐门世家的传人的人,枪法了得……”

    “真的假的,我不是听说唐门世家早就在十七年前被同门弟子唐天辉给灭门了吗……”王大生轻声道,“就算真是,我们也管不着,当年主张灭唐门的,是大都的察台王,我们不要插手管了……倒是若这里面真的有高手的话……”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在对面的陆菁并没有听到。

    但是那个巡逻兵还是猜到了,唐战确实就在陆府里面。而且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唐战此时就站在陆府大门口的一侧躲着,一旦陆菁发生什么不测,唐战会第一时间出来应对。

    唐战躲在门口一侧,连王大生都没有注意到——这恐怕也是陆菁安排的。唐战两手紧紧握着梨花枪,眼神一直侧望着陆菁的背影,整个人紧张不已,在没有任何活动的情况下,唐战的头上已经渗出了些许的汗水……

    王大生想了想,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和陆菁说这么多的废话,浪费自己的时间。于是,王大生直接一语道破地说道:“有贼人在相府作乱,都尉有令,派在下前来搜查嫌犯!”

    王大生的话语和他的武功一样,句句惊悚。但陆菁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情,反倒是镇静自若道:“你们相府出了事,来我陆府作甚?这里离相府那么远,你们怎么会搜到这个地方来?”

    王大生不理陆菁的刁难,依旧冷峻道:“贼人是向南而逃,城南就属陆府最大,这里当然是第一个要搜查的!”

    陆菁见着王大生蛮不讲理的气势,但自己又不敢拿他有什么办法。可是苏佳现在就在府内,如果真的放他们进来,不但自己的爹娘会受牵连,昏过去的苏佳更是有危险。陆菁顿了一下,然后也面部严肃道:“哼,我当相府是何等的严密,原来不过如此……被一个小贼在相府里弄得天翻地覆,数百精兵竟围不住他;而今来我这小小的陆府扬言要人,还如此兴师动众。我们陆府连你们人都装不下,更别说敢窝藏逃犯。倒是你们自诩为汴梁中的高手,连一个小贼都抓不住,反倒将气撒在我们这些平民身上,刁难我们,说出去你们颜面何存?”

    陆菁的这句话确实挺厉害,说的下面士兵个个体无颜面。若是注重尊严面子的,兴许还会班师回朝。

    然而,王大生却是不管尊严不尊严的,行事从来都是心狠手辣——这点陆菁也是清楚的……突然,王大生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苗刀,对着陆菁,用冰冷且略带杀气的口吻说道:“哼,你只不过是个陆家的大小姐罢了,如此作言我等又如何?无论财大势大,在相府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只要相府兵权在手,想要杀谁都是一样的,不管你是谁……”说着,王大生似乎是欲要慢慢向着陆菁走去。

    此话一出,陆菁打从心底算是惊出一身冷汗。但是她面对着如此严峻的场面,似乎还是没有在表面上做出一丝畏惧的样子。

    而唐战躲在门后,自然也是听见了王大生的话语,心里顿时紧张不已,生怕陆菁一会儿真的会遭遇不测。但是,陆菁之前曾说过,只有陆菁下了命令后,唐战才能出来行动。眼看着王大生一步步靠近,陆菁却不做任何让唐战出来的手势,唐战心里更是焦躁起来,手里的汗水已经多得沿着枪杆流了出来。

    王大生的步伐越靠越近,手提苗刀的手也是逐渐抬高,看来他是真的什么都敢做。陆菁看着王大生越来越靠近自己,自己却依旧没有做出任何让唐战出来的手势,只是自己两眼凝视着王大生,不表露出丝毫的畏惧。其实,陆菁此时的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王大生越来越近,杀气越来越浓,似乎只要一瞬间,王大生就能致命于陆菁,这一刻,时间也似乎凝固了……

    “那……你有想过汴梁都尉吗?”陆菁突然发话道。

    此话一出,王大生的脚步停了下来,拿苗刀的手也渐渐放了下来……听着王大生的的脚步停了下来,唐战悬着的心算是落了一半……

    “什么?”王大生冷言轻声问道。

    陆菁不改一直保持的凝视的眼神和严肃的表情,同样冷言道:“就是汴梁都尉汪古部扎台啊……你若是敢在陆府这样的富家随意杀人,不说相府不明,就是和陆府一直关系密切的武林人士也是不同意。若是杀我一个,激怒了前来参加剑道大会的武林众士,汴梁城岂不是会闹得个天翻地覆?而今蒙元朝政本来就多事频繁,各处战乱不已。难得有一个繁荣安定的汴梁,以其俸禄朝廷,方保各地粮饷充足。若是汴梁大乱,粮饷受阻,战事吃紧,朝廷动荡,后果应该是可想而知的……我一条命不足什么,整个蒙元朝廷的命脉支线可是掌握在你们相府的手里……”说着,陆菁用坚定和丝毫无任何畏惧的眼神直视着王大生那冰冷的眼神。

    王大生停下脚步后,就没有了任何的动作。而今听了陆菁的话语,王大生更是没了声息……王大生依旧是保持着那双让人看了畏惧不已的眼神,死盯盯地望着陆菁;陆菁心里虽是害怕,但整个人表现得镇定自若,眼神里尽是给人自信和坚定的神情……

    两人就这么对望了很久,而在门后躲着的唐战却一直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夜已深,惨淡的月光此时也要亮了许多,但是朦胧的杀气却一直缠绕着周围,不肯褪去……

    两人依旧对望着……“哼,算你识趣……”王大生终于最先发话了,“今日我不搜你们陆府……我们走!”

    此话一出,陆菁那可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落了下来,但王大生毕竟还没离开,她整个人依旧保持着那份神情,目送着王大生和巡逻兵的离开……门后的唐战听了这句话,心又落了一半,但他还是不敢立刻放下手中的梨花枪,眼神依旧目不转睛地望着陆菁的一侧……

    王大生走下了台阶,收回了苗刀。突然,他又转头道:“哼,我不搜你们陆府,不代表我们收兵了……明天就是剑道大会的第一天,城里的戒备会更加的森严。不抓到那个贼人,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是你们相府的事……”陆菁只这么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严肃的表情却一直不变。

    王大生见了,冰冷的面孔轻轻一笑,随后就带着自己手下的巡逻兵缓缓离开了……

    陆菁一直望着巡逻兵离去的路线,直到火光彻底消失在夜幕中时,陆菁才算完全放松了下来……

    “可以出来了,傻蛋……”陆菁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唐战再也忍不住了,一听到陆菁的叫喊,唐战赶紧从门口一侧旁跑出来,急忙问道:“菁儿,你没事吧?”

    陆菁眼神一低,喘了几口气,然后慢慢说道:“哎,吓死我了,刚才真的是太险了……我没事,傻蛋。”

    唐战看着陆菁一脸放松的样子,才知道危险已经解除了。想到刚才的命悬一线,唐战又道:“菁儿,你刚才实在是太冒险了……”

    “我只是想赌一把,没想到会这么危险……”陆菁擦了擦额头上顿时多出来的汗,然后低眼说道:“真是太吓人了,王大生的眼神,我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危险的事……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唐战想了想,又问道:“刚才王大生说他们全城戒备会更加森严,苏姑娘她那样……不要紧吧?”

    “没事的,苏姐姐她穿了夜行衣,王大生他连是男是女都没有认出来,明天王大生认不出来的……”陆菁定了定神,然后回头向着后院的方向望去说道,“倒是苏姐姐自己,她今天已经很累了,又和萧大哥发生了这样的事,不管怎样,她现在必须先好好的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唐战点了点头,想着明天开始的剑道大会,唐战又道:“明天就是剑道大会了,到时候萧兄弟和苏姑娘也会去的……倒是子川兄弟不知道到哪去了,在中街分开后,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

    “赵子川那个大笨蛋该不会真的和那个扬州‘芙蓉女侠’绕进什么事件里面去了吧?”陆菁摇了摇头,对着唐战小声道,“不管怎样,那个笨蛋明天一定会去剑道大会现场的,到时候我们过去,自然会见到他。”

    “那好吧,我都有点困了……”唐战收回了手中的梨花枪,迷迷糊糊道。

    “是呀,我们今天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也够累了……”陆菁也犯困道,“先去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商量……”

    于是,陆菁微微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跟着唐战回到了后院……

    “他们走了吗?”一直放心不下的萧天见着回来的唐战和陆菁,急忙问道,“我听到了马蹄声离去的声音……”

    “他们走了……”陆菁微微道,“反正一切都可以放心了,等到明天苏姐姐醒了,你再把真相告诉她吧……”

    “佳儿……”萧天喃喃道。

    “明天还要去剑道大会的地方,萧大哥,你先回房睡吧……”陆菁又说道。

    “我要陪着佳儿……”萧天突然轻声道,“她今天遇到了这么多的危险,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所以,我今天晚上要在这里照顾她……”

    看着萧天如此迷茫的眼神,听着他略带自责的口气,陆菁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轻声应道:“那好吧,萧大哥,你在这里照顾苏姐姐吧……”

    于是,陆菁看了一样安详躺在床上的苏佳,嘴角一抿,然后转头慢慢走回了房……

    萧天虽知危险暂时解除了,但他还是没有想要休息。他先是望了望躺在床上的苏佳,随后又看了看手里还没有收回的梅花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今夜月浓此心寒,瞥望乌云思绪乱。感时恨晚几日情,幽帘一夜尽无欢……

    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就此过去了……

    苏佳慢慢睁开了眼,一丝光亮出现在眼前。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但是并没有立刻起床。她的头有些昏,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突然,苏佳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顿时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阿天——”苏佳不由地大叫一声,四下望下去后,发现萧天正趴在桌子上——他昨天一直照顾着苏佳,最后还是累得趴在桌上睡着了。

    隐隐地,苏佳听见了萧天略微的打鼾声,且知萧天只是累得睡着了,才放下心来。苏佳又低头望了望,发现自己身上盖着更厚一层的被子,床边还放着一晚早已凉了的水,不觉眼神一低,低声喃喃道:“阿天……”

    不知是刚才的那声大喊,还是突然的灵光一闪,萧天整个身子在桌上晃了晃,然后摇了摇头,睁着迷糊的双眼,然后慢慢地从桌上爬起来——他睡得太沉了,连左脸的刀痕上也出现了红印子。

    “佳儿……”萧天先是看见一个朦胧的身影,然后逐渐睁大双眼,苏佳的身影逐渐清晰,的确是苏佳醒了,于是立马清醒道,“佳……佳儿,你醒了?”

    “阿天,我昨天到底……”苏佳不禁问道。

    萧天眼神低迷了一下,然后慢慢坐到了苏佳的身边,把昨天她昏过去后的事情几乎给了她听。

    苏佳听了后,也是不觉一惊。但是想到了昨天去陆府前,自己对萧天说的那些话,又对萧天额头上的一吻——那个时候萧天是清醒的,所以他知道——苏佳不觉脸一红,将头瞥了过去。

    萧天似乎是看出了苏佳的心思,于是轻声应道:“佳儿,我……”

    萧天刚想说什么,苏佳一只手在萧天的嘴前停住了。她有些羞红着脸,眼神转动不定,然后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为了我……不过,我也说了,以后不会了……”

    萧天有些模模糊糊地了解苏佳的心思,但想着苏佳坎坷的经历,他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随后,萧天想了想,然后说道:“佳儿,我知道你为了你的目标,一定会下定决心去做的……我也知道你不想让我为了你而受到牵连,所以……”萧天如今依旧觉得,自己与苏佳在人生目标和情感面前的艰难抉择,很难把握两者的平衡。

    苏佳似乎没有想说什么,她倒是想到了之前前辈们对她说的话……

    “人生之道,路途漫漫,每个人在世,哲理和为人之道都是在为人处世中积累和发现的,许多道理是你要亲身体会了才会明白……”

    “无论曾经有什么悲伤,不要下错了人生的那一步棋……”

    玄空大师和顾雨清前辈的话,似乎还一直萦绕在苏佳的耳边。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苏佳不禁觉得自己的人生之路是否真的迷茫,究竟该选择自己本应定格的目标,还是把握眼前来之不易的情感……

    看着苏佳迷惑不定的眼神,萧天试着转移话题说道:“不用多想了,佳儿……对了,今天是剑道大会的第一天,不如和菁妹他们去南宫慕容家去看看吧,就当是出去散散心,总比这里的压抑强。”说着,萧天微笑着望了望苏佳。

    看着萧天一脸的微笑,苏佳的心情也似乎是好转了一些。于是,她也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嗯,出去看看也好,至少这次不会再是我们去和南宫家的人比武了……”

    “到时全部来访的武林名士都会齐聚一堂,我们也可以去凑凑热闹……”萧天笑着说道,“起来吧,佳儿,说不定现在菁妹和唐兄弟他们已经在等我们了。”

    苏佳依旧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床上起来,简单地梳理了一下,就随萧天走出了房间……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