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四章 意料之外
    王大生听到了军队的马蹄声,于是向后方望去……

    后方火把通亮,部队并纵而行,从楼上放眼望去,少说也有两千兵马。再看领头将领,披甲铁骑,自是当日率军到至追风派山脚的汴梁副都兀良哈勃尔勒。

    “兀良哈将军!”王大生一见果真是兀良哈勃尔勒,便立刻托起自己两位重伤的弟弟下了房檐,俯身遵道。

    兀良哈骑在马上,看了看重伤的王二生和王三生,然后说道:“大概的事情我都听汪古部都尉说了,有小贼闯入了相府的藏书库,还惊动了相府的守兵,在相府里放了火,把整个相府弄了个天翻地覆……”

    “关键是那个贼人去了藏书库,一定发现了……剑道大会的秘密。”王大生接着说道,“如果不能斩草除根,必定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兀良哈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这个道理我也明白,但此人既然能在相府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还能在重兵把守的地方全身而退,想必武功超群,我们该如何才能制服?”

    “这个请将军放心,那贼人的武功末将已经清楚一二……”王大生继续说道,“那贼人的武功确实很强,能一人和我们王氏三兄弟相抗衡……不过,那贼人此时逃匿,想必也是武功殆尽,只要趁此时将那贼人捉拿,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何况就算那贼人的武功再厉害,也决计打不过汴梁城的千万兵马。”

    “王大将军说得确实有些道理,可是……”兀良哈又顾虑道,“这汴梁城这么大,到处又是黑灯瞎火的,想要现在找到无异于大海捞针。”

    王大生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个请将军放心,就算今晚捉不到那贼人也无所谓……今夜那贼人肯定逃不出关口严密的汴梁城,明日我们可以加强汴梁城的关口严查密度。那贼人的武功这么高,一定和本次前来参加剑道大会的武林弟子有渊源;而那贼人的刀法世间罕见,这几日正是剑道大会密集之日,末将愿率各路巡逻兵严加巡查,若是看到了这样的刀法,我们便能知道此人是谁……”

    “可若是那贼人将我们举办剑道大会真正缘由的秘密泄露了出去怎么办?”兀良哈又担心道。

    “那贼人不敢泄露的……”王大生冷笑道,“至少剑道大会举行的日子他不敢泄露……若是泄露了,武林各门派可就自身难保了……”说着,王大生的笑容里隐隐露出一股阴狠的神情。

    看着王大生如此的自信,兀良哈还是非常信任他,于是他率着手下的兵马说道:“行,王大将军,我可以赐你一千巡逻兵,今晚最好就能将那贼人捉拿归案!”

    “没问题,末将一定不负将军所托!”王大生起身接令道,“还请兀良哈将军将末将重伤的二位兄弟带回去治疗,末将也很想替我的两个兄弟出一口气!”

    “那就有劳王大将军了!”兀良哈说着,随即拉出了手下的一千兵马,交由王大生处置,自己便携着重伤的王二生和王三生,向相府的方向回去了……

    王大生望着苏佳逃跑的方向,内心暗道:“这贼人往城南的方向跑了……武功这么高,说不定和城南陆府的人有一定的关系……我虽然精力损耗不少,不能再用高强的武功,但那贼人想必和我一样,只要我带着一千兵马前去,那贼人也不会怎么样……”

    想着,王大生很快整理好了手下一千的兵马,向着城南进发而去……

    话说苏佳逃脱之后,就一个劲地往陆府跑。虽然说在武功上,苏佳已经战胜了王氏三兄弟,但她自己已是精疲力尽,若不尽早逃走,待到蒙古兵马追来,她可就在没有任何办法了……

    终于到了陆府门口,苏佳轻功一跃,很快进了陆府大院。随后,苏佳没有想太多,一个劲地往后院跑,最后终于是跑到了自己的房门口……

    苏佳在门口处先是喘了喘气,然后稍微调息了一下。由于刚才最后的那一下,王大生所使出的内力也很强大,余力稍稍震到了苏佳,苏佳也受了点小伤。于是,苏佳用寒灵神功先给自己疗伤起来……

    苏佳的房门口依旧是烛火亮着,萧天依旧安静地躺在床上,桌上依旧放着一个空碗和一个装满水的碗。很明显,苏佳走后,这里没有人再动过——这让苏佳很放心。桌上的空碗是萧天喝水之后晕过去的那碗,剩下的那碗自然是苏佳一直都没动过的那碗水……

    苏佳调息好之后,脱去了披在外面的夜行衣,把它放在了隐蔽的地方……随后,苏佳慢慢走到睡着的萧天的面前,眼神又恢复到了迷茫的神态。苏佳咬了咬唇,过了许久才轻声说道:“这次算是逃过一劫,我算是活着回来了……阿天,原谅我,我真的不该……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苏佳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说了不久,眼眶又湿润了。

    刚才在外面出生入死,现在在屋内又回到了感伤的神情。苏佳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在性格上很普通的女子,一天遇到了这么多的波折,她自己心里也实在是五味杂陈……

    经历了这么多,苏佳心想着今天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么多的事情,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她有些口渴,看到了桌上还有一碗水,于是想要去喝。

    因为苏佳知道她只在一碗水里下了迷魂药,所以看着萧天喝后昏了过去,自己也很放心那碗水是安全的。苏佳没有想太多,一口将那碗水喝了下去——以为刚才的激战,现在的她尽是身心疲惫,而且又累又渴。

    “接下去该怎么办了,汴梁的那些个守将是不会放过我的……”苏佳先是心里暗道,然后望了望在对面床上睡得一动不动的萧天,眼神又低迷道,“还有,我该怎么向阿天解释呢……阿天,我实在是太对不起阿天了……”

    苏佳依旧在思考,她似乎还不能把自己的心思完全从危险与纠缠中摆脱出来,她就这么一直想着想着,望着眼前的烛光,望着床上的萧天……

    忽地,苏佳渐渐觉得眼前变得模糊起来,整个人身体也有些疲软了。“怎么了这是……”苏佳也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自言自语道,“我是累得浑身无力了吗……”

    开始苏佳是这么觉得,可是身体的疲软实在是变得太快了,猛地,一个惊异的念头闪过苏佳脑海:“不对,身体无力怎么会这么……这么突然?这……这是……这是——迷魂药……”

    苏佳虽然全身无力起来,但是意识还没有完全褪去:“难道是刚才我喝的水里……不可能,我明明……是在阿天的水里放的,怎么会……阿天已经睡过去了,我的水里怎么可能还有……”

    苏佳强忍着疲软的身子,心里一直困惑不已……突然,一个出乎意料之外,让苏佳完全不敢相信的画面呈现在苏佳面前——只见对面的床上,萧天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萧天转过头,用略带忧伤的眼神望着苏佳。他很镇定,完全看不出有被迷魂药弄昏过的迹象。

    苏佳两手撑着桌子,尽量不让自己的身子倒下去……萧天从床上起来,慢慢向着苏佳的方向走去。“怎……怎么会……”苏佳完全不敢相信,可是现在的她别说行动了,连话都说不清了。

    萧天慢慢走到,眼神略显忧伤,眼眶里也有少许的泪水。只听萧天轻声喃喃道:“佳儿,你太傻了……”

    “这是假的,你……你……没有被迷魂药……”苏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对不起,佳儿……”萧天只是轻声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苏佳说了这句后,身子再也撑不下去了——迷魂药的药力很强,苏佳两手一软,整个人几无知觉地向前倒去。

    萧天看见了,赶紧迎了上去。苏佳一头倒在了萧天的怀里,身上再也没有任何力气了。“阿……天……”苏佳用极其小的声音喊道,这是她最后的一句话。

    萧天似乎是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眼睛里也含满了泪水。看着苏佳在自己怀里毫无力气的样子,萧天两手将苏佳紧紧搂住。“佳儿,你今天一天太累了,好好休息吧……”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苏佳似乎是听到了,她紧紧靠在萧天胸前,被萧天紧搂着,感受到了结实的胸膛给自己的依靠。苏佳从来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受尽了坎坷,她很少有机会得到别人的一个温暖的依靠。今天苏佳感受到了,感觉到了萧天怀里的温暖,苏佳再也没有任何想要支撑的力气,全身松软的向萧天的胸前靠了下去。也许是迷魂药的缘故,也许是她今天确实太累了,苏佳闭着眼睛,全身无力地靠在萧天的怀里,最后只留下了两道温热的泪痕。

    泪痕浸湿了萧天胸口的衣服,一股温热涌入心间。手里抱着苏佳,感受到她的温暖,但萧天的心里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开心。相反,萧天此时的心里也是矛盾不已、五味杂陈……

    就这样站着搂了许久,萧天慢慢将苏佳抱了起来,然后走到床边,将苏佳安安稳稳地平躺在床上。随后,萧天又拿来被子,轻轻盖在了苏佳的身上。

    萧天是俯着身子给苏佳盖被子的,待到萧天把目光移到了苏佳的脸上时,萧天的眼神却又变得欣慰起来。苏佳那绝代佳人的面孔很安稳,眼睛凝神而闭,表情安详从容。萧天看在眼里,反倒微微一笑——这一路来,他很少有机会看到苏佳如此从容安详的面孔,心想着苏佳这一整天的劳累,又想到苏佳和自己这一路上的坎坷,再看到苏佳终于安安稳稳地睡了下去,萧天的心里感慨万分……

    看了良久,萧天轻声说道:“佳儿,你太累了,好好休息吧……我知道你为了我做了很多,我很感激……但见着你每次都为了我而独自一人去面对这么多的危险,我心里也很过意不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说着说着,萧天的眼神也变得彷徨起来,曾经个性单纯的他,此时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苏佳依旧紧闭着双眼睡着,神情安详。她是真喝了迷魂药,所以她这次是真正的昏睡过去了……

    桌前烛光依旧微弱,红晕映红着床前一站一睡的二人……

    萧天的眼神坚定了一下……突然,萧天俯下身,在苏佳的额头上深深一吻。和苏佳之前的不一样,苏佳的吻虽浅但深含情意,萧天却有着豪放不羁的心,他的吻很深;苏佳的吻很浅,但时间很长,似乎是要慢慢诉说情意深长,而萧天的吻很深,时间却很短,似乎在他心里,这份感情真的很坚定……

    由于时间很短,萧天吻完后,很快起了身。萧天有些不自在,他的脸颊明显有着红晕。萧天又将目光移向了苏佳的脸……只见苏佳的脸也有些许微红,她虽然昏倒了,但似乎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两道热泪再次流了下来。

    萧天看在眼里,心里仍有复杂的余味。他伸出右手,将苏佳脸上的泪水轻轻拭去,然后看着苏佳安详睡去的样子,萧天站在原地静静地思索着,感情萦绕始终不能褪去……

    “萧大哥!”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萧天回头望去,此人不是陆菁又是谁?

    “佳儿她睡着了……”萧天转过身,轻轻说道。

    陆菁慢慢走进房间,看着苏佳安详睡在床上的样子,自己也有些忧伤道:“对不起,苏姐姐,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出这样的注意……”

    “这不是你的错,菁妹……”萧天笑了笑道:“其实,这对我和佳儿来讲,或许……是一次很好的经历……”

    “什么?”陆菁听了萧天的话,有些疑惑不解。

    萧天又是一笑,然后两眼直望着桌上微弱的残烛……

    (回忆中)……

    萧天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突然转头发现陆菁正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萧天不知陆菁是何用意,于是不禁问道:“是菁妹啊,有什么事吗?”

    看着萧天一脸坦然的样子,陆菁不觉心头一震。她闭了眼想了好一会儿,然后睁开眼,慢慢走到萧天跟前,然后缓缓说道:“萧大哥,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说一说……”

    萧天眼神一变,他不知道陆菁会和他有什么事要单独说,于是又问道:“什……什么事情?”

    陆菁缓缓说道:“苏姐姐是喜欢萧大哥你的……但是苏姐姐今天去珍明棋院的目的,我猜应该是想借名流之手,找到有关陈世今的下落。她为了我们不被牵连,所以才让我们离开她。而今回来,她一定会在今晚前往相府。相府危机重重,苏姐姐一个人去肯定会出事。但她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所以肯定不会让你去的,一定会想尽办法在今晚把你留在房间里。”

    “佳儿她……她有什么办法可以留住我吗?”萧天听了陆菁的话,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但又略感疑惑,于是问道。

    陆菁表情严肃道:“依我猜测,苏姐姐她待会儿可能在你的水里放……放迷魂药!”

    听到陆菁这么说,萧天不觉大吃一惊,因为他万万不可能想到苏佳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但是一听陆菁之前的分析,萧天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便担心道:“这……我知道佳儿为了我好,但是她一个人前去相府,这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行,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菁妹,你有什么办法吗?”

    陆菁想了想,眼神略微低迷道:“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但……”

    “什么办法都行!”萧天快速答道,想着苏佳欲要做出这样的举动,萧天心里也很是过意不去。

    陆菁眼神迷茫地说道:“有一个办法……你可以趁苏姐姐倒完水后,找机会支开她目光一下,趁此机会你就可以将桌上的两碗水变换一下。苏姐姐不可能想要害你,所以她给的药最多只是让你昏睡几个时辰,如果她自己误服,也不会有事……如果成功了,那么你问她是否要喝水。如果她喝了,那么她自己就会昏倒,今晚的行动不行自散;若是她不喝,那萧大哥你不能在她面前起疑心,还是喝了那碗水,然后假装昏倒,再作打算……不过这方法不能确保,尤其是后面那种情况,虽然不能拦住苏姐姐,但至少萧大哥你是清醒的,还可以想其他的办法……”

    “看来眼下之际只有这样了……”萧天依旧担心道,“可若是后面那种结果,我们还能再想什么办法呢?”

    “只要你清醒了,我们就还能想办法……”陆菁眼神一皱道,“不过我还担心一件事情……”

    萧天听了陆菁的建议,没有再多想,于是但这略微沉痛的心,慢慢向着苏佳的房间走去……

    于是,后面的计划按部就班地发展。苏佳下了迷魂药,萧天来之后,说苏佳背后的行李没收拾好,借苏佳转头之际,萧天很迅速地将桌前的两碗水调换了……

    (现实中)……

    “菁妹你确实很聪明,事情都如你想象的那样……”萧天转而微笑道,“不过让人放心的是,佳儿从相府回来,真的没有出什么事……”

    陆菁则在一旁默而不语,脸色甚至有些凝重起来……

    萧天没有注意陆菁的表情,而是继续说道:“这次的事情未必是坏事,至少我和佳儿又懂得了很多……”萧天用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在那上面苏佳轻吻过的,那时的萧天是清醒的。

    “事情应该没那么快结束吧……”陆菁似乎还在担心着什么……

    正在陆菁思索间,门外传出一个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宁静。“菁儿,他们真来了——”是唐战的声音。

    “果然没错,我担心的另一件事情终于发生了……”陆菁表情凝重道。

    “等等,不是都结束了吗?怎么……还有事情?”萧天更是疑惑地问道,“谁……谁来了?”

    陆菁转过头说道:“相府高手云集,苏姐姐如果安全回来了,肯定是逃回来的……现在蒙古人一定在城里拼了命的寻找苏姐姐,他们不可能不追上门来……”

    “佳儿的轻功这么好,他们……真的这到这里?”萧天有些担心地问道。

    陆菁继续说道:“王大生武功高强,苏姐姐若是能从他手里逃出来,王大生肯定还会派人来搜查。苏姐姐武功高强,王大生也肯定会怀疑武林弟子曾经云集的陆府,这陆府的门,他们是来定了!”

    “那怎么办?”萧天手握梅花剑问道,似乎是要有为保护苏佳而决一死战的心。

    陆菁表情严肃道:“不急,这件事情最好不要惊动我爹娘……我现在就和傻蛋去门口,想办法支开王大生他们……”

    “我也去!”萧天坚定地说道。

    “你不能去!”陆菁先是大声道,随后声音又逐渐压低,“你……你在这里守着苏姐姐吧,交涉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随后,陆菁的神情又变得有些迷茫。

    看着陆菁突然变化的神情,萧天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回头望了望安稳睡在床上的苏佳,心头顿时一震,于是回过头轻声道:“好吧,我在这里守着佳儿,你们自己要小心……”

    “放心吧,我们会处理好自己的……”陆菁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又望了望睡在床上的苏佳,随后跟着唐战跑出了房门……

    萧天看着门外,想着即将到来的王大生和今天下午王大生对自己的眼神和话语,内心既有些许的恐惧和决一死战的决心。萧天提着手中的梅花剑,走到了房间门口,然后凝视着门外的一切……

    苏佳安静地睡在床上,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