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三章 夜闯相府 下
    没有哪一个夜晚,气氛如此的凝重,凝重到足以让人窒息的地步……苏佳经历过柳沙镇的尔虞我诈,经历过卢欢的魔鬼般的纠缠,经历过莫天行所派出的杀手无休止的追杀……但是今天,面对重重包围的蒙古士兵,苏佳的心情比原来的任何一次都要紧张……

    外面就是重兵包围,虽算不上千军万马,但想要光明正大地逃出去,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苏佳两手紧握着鬼刀和剑,眼神凝望着紧闭着的大门前方,不敢有丝毫的怠泄……

    而在藏书库门外,领头的王大生站出来,用满带冰冷和杀气的口气说道:“里面的贼人听着,赶紧放下兵器,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王大生的话语就像一把冰铸的利刃,一语直刺对方心里。苏佳听了,眼神中的谨慎更多了起来,而且也伴着初次从追风派下来时的杀气——看来苏佳是下定了要决一死战了……

    “有什么遗言就快留下吧……”王大生在外面继续逼道,“如果迟迟不应,我会让你死成一堆烂尸骨!”

    苏佳并没有理会王大生的叫唤,而是思绪着如何快速逃脱……“想当年上官仙剑前辈,能一人剑比蒙古千骑,可是现在……”苏佳内心暗道,“我自然没有上官仙剑前辈那样武功神乎其技,但若只是逃跑的话……”苏佳心里想着,想要避开这些人的锋芒……

    王大生见藏书库里面迟迟没有人应答,平时冷血的他终是已无任何耐心。只见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将手往后面摆了一个手势,示意前面一拨人先行进房探寻一二。因为王大生手下的亲信士兵都是训练有素,所以这些士兵并没有顾忌太多,接到命令后就排队准备破门而入。

    “砰——”带头的一个蒙古士兵一脚重重地将藏书库的大门踹开,然后身后所有的蒙古士兵排列好依次进入房内。待王大生想一眼望个究竟,突然,藏书库内剑光一闪,只听“啊——啊”的几声,前排的几个蒙古士兵悉数倒下。

    “这是个高手……”王大生小声自言自语道。但是,还没等王大生反应过来,藏书库里顿时飞出麦芒一样的电光剑雨——追风派的霏雨剑法。只听几声脆响,剑气凌厉而过,剑芒挥如雨下、气势逼人。果不其然,前排穿着铠甲的几个蒙古士兵也中剑倒下。

    而此时,出招阻挡“剑雨”的王大生根本无暇去看苏佳的样子,苏佳趁此机会,轻轻一跃……

    王大生定了定神,两手聚气,突然一阵阴风刮过……猛地,王大生朝藏书库前方劲风一掌,忽现一道巨大的黑色掌晕,朝着藏书库飞了过去……

    “轰隆——”所有人都惊呆了,王大生的这一掌从藏书库门口发起,一掌穿透了整个房间,对面的墙土顿时被阴掌打出一个大窟窿,随着“轰隆”一声,整个藏书库变成一堆废墟……

    王大生的武功确实是恐怖惊人,苏佳刚施展轻功从藏书库里逃出来,回头一望,心里也是一惊。但她此时无暇顾及,好不容易才逃出了第一层包围圈,苏佳在屋檐上踏着轻功,一个劲地往相府外面跑……

    王大生一掌就打垮了硕大的藏书库,掌力惊人到难以形容。但王大生四下望了望,并没有苏佳的身影,心想着她一定是提前逃走了。

    旁边的士兵似乎是看明白了意思,于是问道:“王大将军,现在要去追吗?”

    王大生冷冷地说道:“我一个人去追,你们把守好关口就行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士兵答道……

    苏佳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王大生的第一层包围圈,待到出了第一个玄关门……苏佳惊呆了,由于她在屋檐之上,俯视望去,底下尽是火把铁柝——这下子相府的守卫是将苏佳给彻底围在了相府之中……

    “贼人出来了,快放箭!”楼下一个统领似的人物喊道。

    苏佳侧脸一望,此人也只在追风派见过一面——他是三位王将军中的第二人王二生。王二生怎么说也是武功高强,嗅觉力更是没话说,见着空中飞跃的穿着夜行衣的苏佳,王二生即刻下令手下的弓箭手“万箭齐发”。

    苏佳在空中看定了,一个侧翻,手中长剑一抖——“天问剑”随剑阵杀出。千百的剑芒如同电光火石,飞速而下,在苍茫的夜晚中,剑光如同暴雨梨花,伴着“嗖——嗖”的剑鸣,倾泻而下。

    果然,跟“天问剑”一比,这些弓箭跟本就不算什么。剑芒暴风雨般地向屋下众士兵扫开而去,士兵纷纷倒下,并传来阵阵的惨叫声……

    见着苏佳如同吃饭般地戏耍屋下众多蒙古士兵,王二生一作气,一个跨步便上了屋檐之上,看来是想要和苏佳真刀真枪的一较高下。

    但是苏佳似乎没有想在这里恋战的意思,她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包围圈。于是,苏佳眼睛一瞟,举剑对齐,准备又是一道剑阵杀出。

    王二生看着,以为苏佳又会什么剑法逼人,于是下意识地遮挡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一下,苏佳抓住了机会,没有使出任何剑法,脚一用力,一步跨出十丈之远。

    这时王二生才意识到,自己中了苏佳的计。由于刚才这一遮掩,身体在空中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能立刻恢复过来。而苏佳正是利用这个空隙,几步拉开了自己与王二生的距离。

    “可恶的小贼,我今天要把你活剐了!”见着自己被一个小贼戏弄羞辱,王二生心生气愤,准备立刻追上去。而在这时,王大生从后面追了过来。

    “二弟莫急——”王大生喊了一句,然后停在了王二生的面前。

    王二生一见是自己的大哥,于是转过头道:“是大哥!”

    王大生赶急地说道:“这贼人武功不浅,恐怕不是你一人应付得了……等那个贼人进了三弟的包围圈,我们兄弟三个一起对付。”

    “好的,大哥,都听你的!”王二生答道……

    苏佳再往外逃,已经快到了出口的地方。一路上剑雨狂飞,苏佳不知杀死了多少的蒙古士兵;但一边施展轻功,一边使用追风派的上乘武功,苏佳的体力也消耗了不少……

    “可恶,门口处居然没有太多屋檐……”苏佳到了门口,却发现这里房檐甚少,根本不够自己自由施展轻功。下面本是一块旷地,现在却站满了士兵。

    三位王将军中的最后一位——王三生就在这里把守着。只听王三生怒喊道:“小毛贼,竟敢只身夜闯相府,快快纳命来!”

    于是,王三生拔出身上的大刀,脚底一蹭,整个人腾跃而上。苏佳见着,长剑用力一挡。由于苏佳内力本就深厚,再加居高临下,王三生还是被苏佳这一剑给挡了下去。但被王三生的内力这么一冲,苏佳整个人也无余力施展轻功,只得举剑先缓缓落地,再作打算。

    然而当苏佳刚一落地,四周的蒙古士兵就“杀——”一般地冲了上来。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境况,苏佳不禁心里有些紧张,卧兵器的双手都已是浸满汗水……苏佳再也忍不住了,只见她定了定神,另一只手鬼刀四周一挥——鬼啸声并起四周,“神刀鬼影”冲开包围,将所见一切悉数斩断。果然,几刀下去,周围士兵的盾牌和铠甲顿时被打得四分五裂,较前排的士兵还被当场一刀斩死……

    苏佳最终还是用了“断魂刀法”,如果再不用,苏佳心想自己今天真的会丧尸此地。而周围的士兵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刀法,见着如此惊悚的威力,都先纷纷停下了脚步,就连一旁的王三生见了,也有些心生畏惧起来……

    正在苏佳一边对招、一边思索间,突然,苏佳眼睛余光不由一瞟——这周围虽是没有太多房檐,但尽数都是练兵时的草料场以及生火做饭用的干柴。苏佳顿时眼前一亮:“只能赌一把了……”

    于是,苏佳先是长剑往天上一扔,剑诀既出——“天问剑”再次挥如雨下。没完,苏佳侧身几个翻身,手中鬼刀自腰间摆出,几个轮回,鬼影向着四周发散而去。两招并出,先是头上“剑雨”干扰着底下众人,使其无法顾及,随后的“鬼刀魅影”又冲击着前排的众士兵,蒙元士兵顿时几处乱了阵脚,有的甚至四下逃散。

    但这毕竟是相府,不是真正的大型练兵场,如此众多的士兵拥挤在如此狭小的地方,一旦乱了秩序,整个相府便会乱成一团。果不其然,四下逃散的士兵被一拨一拨地冲散,有的甚至还发生了踩踏……苏佳见着了,趁一旁的王三生不注意,几个迅影的步伐穿梭了几道,夺过数十人手中的火把,往草料场和干柴处丢了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佳的动作非常快,王三生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突然,周围浓烟滚滚,烟火并起——是草料场,草料场和旁边的干柴烧了起来。

    “不好了,着火了!”“着火了!”“着火了,快点救火!”周围人声四起,更是乱作一团。

    王三生见了,大声骂道:“他奶奶的小贼,我一定要把这家伙碎尸万段!”但是在如此喧哗的场景之中,王三生的叫喊根本就没有效果……

    “啊——啊”又过了一会儿,周围响起了有人被烧死的惨叫声,相府门口处浓烟滚滚起来……

    “三弟,方才发生了什么事?”王大生和王二生这个时候才赶过来,看着一片混乱的相府门口,王二生吃惊地问道。

    “可恶的贼人,竟然……”王三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已经是到了气头上了。

    “眼下之际,是要救火……”王大生严肃地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手下有秩序地救火了……”

    正在三人说话间,突然一个身影越过了相府大门口——是苏佳……

    “那个贼人跑了!”眼睛敏锐的王大生突然喊道。

    “怎么办,大哥,要追吗?”王二生紧张地问道。

    王大生说道:“那个贼人进了藏书库,很有可能看了那些秘密……无论如何,不能让这贼人活着离开汴梁城。相府的救火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三个人去追就行了!”

    “好的,大哥!”王二生和王三生齐声答道。于是三人一个跃步,也踏出了“火烧”的相府,追着苏佳而去……

    苏佳急中生智,终免被困相府……当下之际,苏佳正踏着轻功往陆府的方向回去。她深知自己在藏书库知道了剑道大会的秘密,蒙古人是决计不会放过她的,一定会派追兵前来,所以她自己也是一个劲儿地拼命跑……

    “找到了,这贼人就在前面!”身后处,王三生望见了苏佳的身影,大声喊道。

    苏佳听到后,心想着若是继续回陆府,一定会牵连到那里的人……于是,苏佳一定神,猛然一个转身,停在了一座房子的屋檐上。

    三位王将军见着苏佳不跑了,于是也在苏佳对面的屋檐上停了下来……

    月色朦胧,寒光照射在没有行人的街道,照在苏佳的身上,一个纤细的身影却成了寒美夜景一道靓丽的点缀……但是,如今苏佳面临的却是生死之际,不由给这月色添上了几分寒淡的杀机……

    王三生见着对面没有再逃跑的苏佳,轻笑着说道:“哼,小贼子,跑不动了吧……今天你一个人遇上我们王氏三兄弟,算是你死前的福气。快说,你想要什么死法?”王大生的口气咄咄逼人。

    苏佳站在对面,一声不发。由于她穿着夜行衣,还蒙了面,所以谁也看不出来她此时是何等表情。

    “为什么不说话?”见着一个小贼都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王三生勃然大怒道,“哼,既然不说话,那我就亲自夺你命来!”说完,王三生提起手中大刀,“啊——”地一声最先冲着苏佳而去。

    苏佳并没有丝毫的畏惧,只见她先是举起手中的剑,然后一个迅影步伐,“灵燕飞身”闪现而过。腾至半空中,苏佳一招“剑气凌风”直朝王三生面门而去。眼见着苏佳的突然变向攻击,王三生头上一举就是一刀。

    “铛——”苏佳的剑刺在王三生的刀上,划出层层的火花。王三生见着苏佳居高临下,怒吼一声,两手把力,瞬间爆发出一道精强的内力,大刀轮回一转,将停在自己的刀背上的苏佳往外一扔。苏佳也是吃了一惊,她没有料到王三生的内力竟有如此之强。不过也难怪,王三生毕竟可是汴梁城府中的个中高手,身手自然刚强。

    被王三生这么一扔,苏佳在空中翻腾了几圈。没完,王三生趁苏佳没有落地,先发制人,挥刀一式“大地狂沙”。只见大刀挥过,一股强大的刀流擦地而过,屋檐上顿时如同尘土飞扬一般,激起层层瓦浪,目标直朝着苏佳的落点而去。

    苏佳见着,翻身一式“剑气凌风”,几道凌厉的剑气硬是和王三生的“大地狂沙”碰了上去……两招相碰,内力乱冲,屋檐脚底顿时炸开了花,瓦浪四散开来。然而,让苏佳没有想到的是,王三生的“大地狂沙”的内力要远远高于苏佳的“剑气凌风”。苏佳算是落了地,但由于两招内力的差距,苏佳被逼退几步。

    如此强大的内力,竟是让苏佳都有些招架不住,可想而知,当日追风派山脚处逸仙门弟子风文与王二生和王三生两人对招时,是有多么的艰难……苏佳退了几步后站定了,心里有些吃惊道:“没想到王三生的内力竟然有这么强,那剩下的王二生和王大生就更不用说了……可恶,是因为我好久都没有用剑了吗,既然连这招都招架不住,难道今日必须用断魂刀法才能逃生……”

    见着苏佳在自己的“大地狂沙”下,还能行动自如,王三生也开始小心起苏佳来。王二生在后面见了,觉得王三生有些太拖拖拉拉的了,于是大喊一句道:“三弟,你怎么连个小贼都制不住,让二哥我前来帮你!”说完,王二生也提着大刀飞步而去。

    王大生则依旧是按兵不动,他那锐利的眼神依旧是刀一般地望着苏佳,当日追风派下,他也是这么望着风文和自己的两个弟弟比武的……

    王二生到了后,两兄弟再次联手。苏佳看在眼里,眼睛一闭,然后慢慢收回了手中的剑,右手移到了装在木刀鞘的鬼刀的握柄上。“没有办法了……”苏佳心里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三弟,连这个小贼都对付不来,你还怎么有将军的威严?”王二生先是调侃了王三生一句,接着看到了苏佳的行为,然后轻蔑地笑道,“怎的,这小贼改用刀了吗?哼,我倒是想瞧瞧你这敢闯相府的小贼究竟还有多大能耐……”

    寒淡的月光下一片肃静,几阵阴凉的风吹过,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肃杀……

    “上!”王二生突然大声喊道。只见王三生先是冲在前面,飞速一刀而下,一招“落日流星”,强大的刀流再次划着瓦面而去。没完,跟上的王二生轻轻一跃,在空中几式翻腾,然后如流星划过一般,横刀重劈而下——“乱刀斩”齐刷刷而下,刀流去向更是琢磨不透,和“落日流星”两招合并而去,不定向的刀流以及迅猛的速度,苏佳根本没有角度从所站之地逃出去。

    但苏佳根本没有想逃……苏佳猛然一睁眼,整个人轻轻跃起,翻身一式“神刀鬼影”,只见数百片黑影刀芒,化作一个个鬼啸哀鸣的鬼影,直朝对面的刀流而去。

    两招相碰,鬼影重重叠叠,一道道黑色的鬼晕,刀影如同魔鬼一般将王氏兄弟的刀流一一吞噬。

    眼见着前方如同魔鬼一般的刀法,王氏兄弟互相惊了一下。鬼影刀没有扩散,剩下的余力又迅猛地朝着二人而去。二人想都没想,两边一侧,几式鬼影将脚下的瓦面破坏得面目全非。

    王大生在后面见了苏佳的鬼刀,也是不由一惊:“那到底是什么刀法?”

    “快,都给我找找……”“那边也找找……”不远处突然传来军卒的喊叫声。

    “是兀良哈将军派援军来了,小贼子,你今天跑不掉了!”王二生笑对着苏佳,心想着苏佳就算一人武功再强,也决计不是千军万马的对手,因为这次兀良哈可是把守城的兵力也派来了。

    动静闹得这么大,苏佳自己也没有想到。“想要尽快摆脱他们,得先摆平眼前的这三个麻烦的家伙,看来不能留余力了……”苏佳想罢,眼睛一皱,顿时杀气逼人——她的神情和昨日杀害追风杀手时的神情如出一辙。

    苏佳手握鬼刀,几式轮回,刀流自天际划过……“回旋刀”自苏佳四周凌厉而出,刀流散发出的数以千计的刀芒,不断地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没完,刀芒气流划出阵阵凄厉的鬼啸,并幻化成数以千计的鬼影,最后集成一个巨大的黑色魔鬼,直朝王氏兄弟二人而去……

    眼见着前头的黑色魔鬼,王氏兄弟可谓是吓傻了眼。两人根本来不及逃跑,只得用手中的大刀分离抵挡……鬼影迅猛地向着二人身前划去,只见王氏兄弟手中的大刀瞬间被劈成几截,刀芒的威力就像是魔鬼在撕咬一般,似要斩断一切事物。鬼影划过大刀,又朝着王氏兄弟二人面前而去,王二生和王三生已经没有了退路……

    鬼影掠过……突然,一阵强劲的掌风打来,鬼影刀芒瞬间被打散。苏佳还没施完鬼影神刀,鬼影居然被一掌劈散。苏佳先是暗吃一惊,往前一看——是王大生。王大生用了一招“裂山掌”,将苏佳的鬼影刀流给尽数劈散。

    但是,王氏兄弟二人却还是没能全部幸免,只见他们二人痛苦地倒在地上,身上全是血痕,虽保住了性命,但行动已是不便,更别说使用武功了。如果不是王大生及时的这强劲的一掌,王氏兄弟二人可能会被鬼影碎尸。

    王大生先是望了望痛苦倒在地上的二弟和三弟,然后又望了望眼前的苏佳,眼神里出现了少有的一丝畏惧。王大生武功惊悚,杀人无数,从来都没怕过什么;但在今天晚上,面对苏佳的鬼刀,王大生虽是挡住了一招,但也不禁有些畏惧起来。

    然而,看着苏佳似乎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此时的苏佳已是精疲力竭。白天花了太多的精力与人弈棋,晚上又使出了大量的内力对付汴梁城最厉害的王氏三兄弟,苏佳此时精力几度耗尽,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动作快点……”“动作快点……”楼下的声音越来越近,如果苏佳再不有任何的对策,她今天就真的跑不掉了……

    想到这里,苏佳一咬牙,整个人腾跃而上……王大生现在看着苏佳的每一个动作,都有些紧张不已,他不知道苏佳接下去会使出怎样恐怖的武功……只见苏佳翻腾几式,鬼刀加快了转动的速度——猛然,鬼影刀芒源源不断,凄厉的鬼啸萦绕在四周,让人听了惊悚万分,有似尸骨未寒。忽地,鬼影变换着方向,比刚才的魔鬼还要凄厉,四面八方地朝着王大生一个人猛扑过去。

    王大生眼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千百的鬼影朝着自己吞噬而来,威慑力不亚于千军万马的震破感……王大生憋了一口气,左右两掌威力齐发,使出了自己的所有内力……只见王大生所使之掌,一层接一层,伴着精强无比的内力,幻化成层层的内力屏障。

    鬼影刀芒而至,一一撕咬着王大生的屏障,一层、两层、三层……王大生逐渐有些抵挡不住,又加强了几倍的力道,几乎是把自己所有的力道全部用上,不留后招……抵挡良久,只听“轰隆——”一声,鬼影内力和王大生的内力相碰,内力爆炸开来,整个房屋也垮塌了下来。因为房屋垮塌,鬼影才四散而去。王大生见着鬼影已散,马上用剩下仅有的内力提住自己的两位重伤的弟弟,施展轻功,跳上了另一座房屋的屋檐……

    良久,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王大生才清醒过来,而刚才战斗之处已成一片废墟……王大生虽然是清醒了,但依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脱离出来。他看着自己重伤的两位弟弟,口里喘着粗气——王大生已经精疲力竭,也无力在继续对决了。

    王大生恢复过来后,四下望去——苏佳早就不见了踪影。看来刚才的一招,也耗尽了苏佳的内力。苏佳使完刀法后,趁着军队没有赶过来,早先一步就跑了……

    “这贼人的武功居然这样强,看来以后再要对付,手上必须得有兵马……”王大生心有余悸道,“不过这贼人既然逃了,可见这贼人的内力也必定是耗尽了,现在趁此机会率军队在城里搜查,或许可以把握最好的时机解决掉,以除后患……”想到这里,王大生露出一副杀气腾腾的冰冷表情……

    正在这时,兀良哈勃尔勒率领的汴梁守军也到了……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