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二章 夜闯相府 上
    乌云遮遮掩掩,黯淡的月光时隐时现,一个黑影一瞬之间掠过轻云,在楼阁屋檐上飞身穿梭……

    苏佳身披夜行衣,踏着轻功,目标朝着汴梁相府而去……虽然苏佳临走前在萧天面前依依不舍地潸然泪下,但真正去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整个人很快恢复到了往日的警觉。由于蒙面而动,看不出苏佳的表情,但是从她坚毅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这次的行动已经抱了非常大的决心,非常认真地对待……

    汴梁相府地处于靠近汴梁北门的地带,以左君弼为首,汪古部扎台与兀良哈勃尔勒纷纷在此驻守事务。北门算属繁华汴梁城中最空旷的地带,人流并不像城中其他地区那样多。自从“来运镖局”从汴梁北门搬走后,这里更是没了多少繁华物流。所以除了少数的行人穿梭,这里主要用于练兵,因此相府内外重兵把守重重,外人一般难以进入……

    这一点苏佳当然也很清楚,但是如今好不容易才得到了有关陈世今的一丝消息,苏佳认为这也是当今唯一的机会,所以并不想放过这次机会。为此,苏佳隐瞒了他身边的许多人,还在今晚对萧天做了那种事——一想到这,苏佳不由自主地伤心和自责起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苏佳此时既已到此,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约莫半个时辰,苏佳才算是找到了汴梁相府的门口……

    相府就是相府,门外确实是站满了许许多多的士兵。不过这些士兵可不全是蒙古人,还有不少的汉人,看来驻守在最外层的并不是蒙古高层的亲信。

    苏佳轻功一施,一个跃步,毫无声息地跃至了离汴梁相府大门最近的一个阁楼上。借着朦胧的夜色,苏佳全身趴在阁楼上,静静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伺机而动……

    此行苏佳不仅带了鬼刀,还带了剑。毕竟萧天已在外人面前施展了神龙九变剑法,那么自己就已经没有选择了。不到万不得已,苏佳是不会在外人面前施展断魂刀法的……

    就算苏佳的轻功再高,在阁楼屋檐上穿梭,多多少少会发出轻微的响声。当下夜已寂静,别说是武林高手,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阁楼上有些风吹草动,他还是能听得见。苏佳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毕竟汴梁城可是驻守重地,这里的士兵从来都不会偷懒,个个精神振奋地看守着。而且每轮流一段时间,他们还会交替站岗。若是这样,苏佳就算在这埋伏一晚上,都不可能有机会无人知晓地钻进相府大门一步……

    正在苏佳思考间,这时,从相府门口两侧走出几个巡逻兵。跟平常巡逻兵不同的是,这些个巡逻兵还各自牵着一条大狗……这下子麻烦又来了,狗的嗅觉好得出奇,尤其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可以这样说,无论哪一个武林高手,就算自己在旁边将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再好,也不可能躲过狗的鼻子。

    “是狗?”苏佳望着相府两侧出来牵狗的士兵,心里暗道,“不行,我得赶紧想个对策,否则迟早会被发现……”

    苏佳想着想着,手里不自觉地抓住了身旁的两块石子。“有了……”苏佳心里暗喜道。

    于是,苏佳身子稍稍扶起,捡起地上的几颗石子……“嗖——”,苏佳神不知鬼不觉地以暗器的方式,将手中的石子飞射出去。石子的对象是——那些狗。

    狗的嗅觉确实是很灵敏,但是要去提防暗器,那是远远不够。只待一会儿的功夫,士兵手下的那几条狗挨个被苏佳的暗器射中,纷纷“旺、旺”大叫了起来。这样安静的夜晚,所有的狗同时吠起,声音响贯了整条巷道。

    两边的狗同时叫出,在场的所有士兵都感觉是不是狗有什么异状,于是纷纷说起话来,然后看狗的反应。由于是两边,狗和狗面对面狂叫着,众人还以为这两批狗是要杠架怎么的……

    突然,一个身影蹿过,飞进了相府……没有人注意到,可能有些狗注意到了,“旺”了几声。但由于刚才狗一直在叫,所以士兵没有太在意这几声有什么不对头……

    苏佳成功进入了相府……走进内部,灯火顿时比外面亮敞了许多,这下子苏佳就更应该小心自己的行踪了。

    “汪古部拉托说,相府的藏书库里有关于守将的资料……”苏佳内心暗道,“可这里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房间,我怎么知道哪个才是藏书库……”

    虽然这里灯火通明,可夜色俨然还是将各房的门牌牌匾给隐没住了,苏佳又站在老远的房檐上,根本看不清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

    “看来今晚只能一个一个找了……”苏佳有些失望,但是没有办法。

    苏佳先一步跳到一个房间的屋檐上看,透过窗户往下看——里面散发出滚滚热气,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只见一个赤裸大汉正在火炉旁敲打着兵器,似乎是在锻造刀剑一样。

    “这里是铁匠铺,不是藏书库……”苏佳暗声道。

    不过多时,苏佳为了看清楚,趁没人的时候,跳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前……突然,苏佳被踩在地上的东西惊了一下——是血!

    这个时候,从房内传来杀猪般的叫声——看来这里应该是屠宰房。苏佳又没有找对地方,突然听到附近有巡逻士兵的脚步声,于是一个轻功再次跃到了屋顶之上……

    “如果这样找,一个晚上都找不完……”苏佳心里默默道,“对了,既然那个藏书库里记了那么多的军事机密,那它肯定是在相府更深、防守更重的地方……”

    想到这里,苏佳又是一个跃步,踏进了相府更深的院子里……

    再往里面深入,景象果然不一样——这里面把守的,全部都是蒙古士兵,个个手提锋利无比的苗刀,聚精会神地把守着这里的每一个关口。

    苏佳看在眼里,警惕性不觉又高了几分。这里的灯火显然没有外面那么通明,但是戒备却森严了好几番,想必这里也尽藏了大量的蒙古高手。

    然而,有些地方依旧是戒备松懈了些。苏佳摆了摆好奇心,朝着那些个房屋看了去。刚一到屋檐顶上,就听见里面有男人和女人的声音。苏佳朝里偷偷一望,差点羞红了脸——身为王城守将三位王将军之一的王三生,居然和一个妓女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苏佳自然是没敢再看下去,转头就踏着轻功飞走了……

    不过刚才的一幕至少让苏佳放了一下心,武功高强的三位王将军之一的王三生,今天的警惕性很差,苏佳的危险少了一分。

    但这些危险因素的大小不是苏佳考虑的首要因素,她现在主要关心的,是藏书库究竟在什么位置……

    正在苏佳思考间,突然,一股非常熟悉的强大的杀气正在向苏佳靠近……苏佳感觉到了,一个跃步踏上了稍远一点的屋檐之上,静观其变……

    只见一个身披盔甲的九尺大汉领着众士兵在附近一带巡逻,来者不问,该强烈杀气的人,自是今日残杀胡氏兄弟的王将军中武功最强的王大生。苏佳看在眼里,虽然夜色朦胧,掩盖住了他那冰冷的面容,但丝毫隐藏不住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反倒在夜色笼罩下,杀气愈加浓重了。

    王大生走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看见王大生在自己不远处停了下来,苏佳内心也是一直紧绷……王大生顿了顿,然后转头对身后的士兵说道:“时间到了,去叫藏书库的士兵换班,换完来我这汇报!”

    “是!”那个蒙古士兵手提苗刀答应道。

    “藏书库?”苏佳心里暗惊道,“这个士兵要去藏书库……太好了,只要跟着他,就一定能到藏书库……”于是,苏佳下定了决心……

    待到那个士兵离开了王大生,苏佳也悄悄跟了过去……

    果然过了没多久,苏佳便跟着那个士兵来到了——藏书库。虽然夜色朦胧,但是跟在士兵身后的苏佳,依旧是可以看到在灯笼微弱灯光下映照的牌匾上的“藏书库”三个大字。

    “王大将军说,藏书库换人把守,其余人等都到将军那里会和!”那个带头士兵说道。

    “是!”士兵齐声答道。

    于是,士兵两两成功地换了岗,其余人等也跟着开始的带头士兵回去了王大生那边……

    不过苏佳可没有太在意这等闲杂事等,她老早一步跨上了藏书库的房顶,轻轻搬开了上面的砖瓦——看来苏佳是打算直接从屋檐顶上钻进藏书库内……

    果然,苏佳没有花多少工夫,就成功地潜入了相府的藏书库……虽然里面没有烛光,但是借着时隐时现的月光,苏佳还是能朦朦胧胧看到里面的情况。这藏书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里面藏的书文也并不是挺多。

    苏佳轻手轻脚地在藏书库里踱步,仔细看着这里的书籍文献类型……突然,苏佳在一处书文前停住了。“这就是汴梁历届守城将领的资料……”苏佳暗道,然后拿了一捆翻来看去……

    王大生这边,换位的守兵回来了……

    “启禀将军,一切皆已到位!”那位领头士兵说道。

    “没出什么差错吧?”王大生冷冷地问道。

    “回将军,没有!”领头士兵答道。

    王大生听了,点了点头,然后领着手下众巡逻兵继续往前面走……突然,一只巡逻狗冲着众人的屋檐上“旺、旺”地狂叫起来。

    “喂、喂,这狗怎么回事……”牵狗的士兵想要拉住突然失常的狗,嘴里还大骂道,“这个畜生,没完了你还,信不信我回去把你宰了?”

    众巡逻兵见着,也开始抱怨起这条突然失常的巡逻狗。王大生望着,眼神一皱,然后抬头望了望那个屋檐。

    猛地,王大生突然一个跃步,施展轻功到了屋檐顶上。

    “王将军,出了什么事?”底下带头士兵问道。

    王大生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四下瞅了瞅……突然,他把目光停留在了屋檐的一处。王大生总感觉上面有什么东西,于是用手蹭了一下。湿湿的,王大生用鼻子闻了闻……“是猪血……”王大生疑惑道,“屋檐上怎么会有猪血呢……”

    原来屋檐近角处有猪血,所以巡逻狗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这么少的猪血,狗都能闻到,说明这猪血是新鲜的,刚留下不久……”王大生又往那里望去,借着惨淡的月光,他发现了脚印的痕迹,于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对着楼下的众士兵说道,“警惕,有不明人士闯入相府!”

    原来苏佳曾经在屠宰房的门口站立过,所以脚底才会留下些许新鲜的猪血——这一点苏佳万万都没有料到。

    楼下的带头士兵听了王大生说的,更是惊讶道:“是真的吗,王将军?”

    王大生从屋檐上跳了下来,然后冷冷地说道:“这人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相府深处,一定是个高手,大家要注意!”

    “是!”众人先是答道,然后领头士兵又问道,“那那个人现在会在哪里?”

    “从猪血的新鲜程度来看,我们刚才说话的时候,这家伙一定在屋檐上偷听……”王大生边说边思考着,想到了刚才谈论“藏书库”的事情,于是突然严肃道,“藏书库!”

    “什么,藏书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领头士兵问道。

    王大生满脸杀气地说道:“这贼子担子倒是不小……传我命令,各大将士出动,相府从最外层开始,逐级向里包围,最后一起会和在藏书库!”

    “是!”领头士兵答道,随即立刻吩咐手下各部集中各点兵力,对相府从外向内地进行重重包围……

    藏书库内,苏佳依旧在全神贯注地找着有关陈世今的资料——显然她还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向她逐渐靠近……

    “找到了,有关陈世今的资料……”苏佳发现了书里有关陈世今的内容,心中欣喜了一下,“原来,陈世今早已不在汴梁城。他奉皇上之命,前往潼关镇守……”看到陈世今不在汴梁城,苏佳难免有些失望;但还是知道了陈世今的具体下落,苏佳也并不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放回了那一捆有关守将资料的文献,苏佳想了想:“现在就走吗?说不定还有其他内容……”看来苏佳还不打算现在就回去。于是,苏佳继续往书籍处摸索着……

    这藏书库里因为少有人来,所以里面大部分都积满了灰尘……忽地,苏佳走过一捆文献处,然后停了下来。“这本文献竟然没有什么灰尘,好像是最近才放上去的……”苏佳走近看了看,心中惊道,“要不然,我看看这里究竟是些什么内容,说不定和最近的剑道大会有很大的关系……”

    于是,苏佳壮了壮胆,轻轻拿出那捆文献,然后打开看来……刚看了几页,“这……这是——”苏佳不由得两眼惊讶道……

    “三弟,快给我滚出来!”王三生门外处,王大生大吼道,“我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

    王三生此时还在淫乐着,听到自己大哥的声音,王三生赶紧穿好了衣服,然后打开了大门……

    “大、大哥……”王三生紧张地应道,“有……有什么事吗?”

    王大生看了一眼衣冠不整的王三生和床上用被子紧裹住的妓女,王大生“哼”了一声,然后冷言道:“你这家伙,老毛病不改啊……信不信我向汪古部都尉汇报啊?”

    “别、别、别,大哥,我……我下次不敢了……”王三生紧张地说道。

    看着王三生狼狈不堪的样子,王大生不屑一顾,随后严肃地说道:“相府有贼人进入,三弟,我需要你的人手!”

    “是真的吗,大哥?”王三生听了,也紧张道,“这还得了,我们得赶紧去通报各部把守啊……”

    “哼,我早就准备好了,哪儿像你在这里享受……”王大生冷冷说道,“贼人就在藏书库,我需要你的人手去围住藏书库……”

    “藏书库?那里不是……”王三生突然想到了什么,紧张道。

    “没错,那里藏着那个文献……要是让那个贼人知道了,我们的计划可就全乱了……所以,今晚一定不能让那个贼人活着离开相府……”王大生又顿时杀气腾腾地说道……

    藏书库内……

    “这……这是——”苏佳拿着手里的文献,吃惊道,“我懂了,我全都懂了……”苏佳的手还在轻微的颤抖……

    门外突然出现了重重的铁蹄声,但是门里的苏佳却没有注意……

    苏佳继续暗道:“原来如此,所以他们才会在汴梁城举行这次的剑道大会……”

    门外开始出现火光了,但是苏佳依旧没有注意到……

    苏佳继续暗道:“这才是蒙古人真正的目的,虽然不会直接关系到武林各大门派,可是却关系到了……”

    门外的声音逐渐停止,但是……相府已经从外到里构造出了重重的包围圈,已将相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苏佳在看完文献后,似乎是在一瞬间明白了这次剑道大会的前因后果。而除了蒙元朝政外,恐怕知道这件事的局外人,苏佳是第一个……

    苏佳闭着眼,慢慢放回了文献,然后思绪了好一会儿……待到苏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整个人也从刚才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了。当然,她刚想要离开时,也知道了外面已经围满了重重的士兵。

    “哼,还是被发现了吗……”苏佳自笑道,然后左右两手一刀一剑紧紧握着,随时准备应战……

    门外的士兵也都准备好了……门外火把重重,王大生走到了最前面,两眼正视着藏书库的门口……

    苏佳在藏书库里,两眼也同样凝视着门口……

    双方一个在门外,一个在门里,大战一触即发……

    苏佳两眼一皱,心里暗道:“成败在此一举……阿天,对不起,如果今天我不能活着回去,你……”想到这里,苏佳的心里依旧多了一份忧伤……

    而在此时,萧天还在陆府自己的房间里紧闭着双眼,全然不知道苏佳此时的危险境况……

    生死一线,终何结果……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