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十一章 痛情难留
    天色渐黑,累了一天的萧天和苏佳也回到了陆府……

    “苏姐姐,你们回来了……”早在萧天和苏佳之前,唐战和陆菁就先回来了,看见一脸疲态的萧天和苏佳,陆菁关心地问道,“怎么样,今天下棋还好吗?”

    苏佳见了陆菁,轻声说道:“是菁妹啊……还好啊,至少我战胜了擂主……”她似乎还不想将自己和蒙古人以及顾雨清的会面说给陆菁。

    “萧大哥原来和苏姐姐在一起……”陆菁想起了半路就走丢的萧天,又转过头对萧天道,“萧大哥果真是和苏姐姐在一起。”

    “是呀,因为我一直放心不下佳儿……”萧天勉强笑着答道,看来他也不想把自己和王大生的遭遇告诉陆菁。

    陆菁感觉到了萧天与苏佳二人有隐情,但是又不好当面问,于是笑着说道:“既然累了一天,萧大哥和苏姐姐你们两个就好好休息一晚上吧!明天就是剑道大会了,今天一定得好好调养一晚上才行……”

    “菁妹说的是……”苏佳笑着道,“那我和阿天现在就回房休息了。”

    “好吧,到时候有什么事情我再找你们……”陆菁笑着道。随后,萧天和苏佳走到后院去了。陆菁一直望着萧天和苏佳二人的背影,她的眼神里既有疑惑,又有迷茫。

    “苏姐姐,你该不会……”陆菁似乎是了解到了什么,神情低落地迷茫道……

    而在另一边,唐战正坐在自己房门口的台阶上,一个人默默地思绪着。唐战先是仰望了一下逐渐黑去的天空,然后眼神逐渐压低,他也似乎有着迷茫的事情。随后,唐战伸出手来,缓缓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那半块龙纹玉佩。

    “明天就是剑道大会了……”唐战望着自己手上孙云给他的那半块龙纹玉佩,自言自语道,“如果孙云兄弟没有去大都,而是呆在这汴梁城,相信他也想要去剑道大会看看吧……昨天蒙古将领王大生当着平民百姓的面残害了中原人士,如果是孙云兄弟在的话,他也不会袖手旁观吧……”唐战此时此刻想到了孙云,对孙云这位只见了一面的朋友表达了无限的思念。

    “唐大哥是在思念故人吗?”玲珑突然从唐战的身前出现。因为玲珑的房间就在唐战的对面,她一出门就看见唐战一个人坐在对面的台阶上,于是上前问道。

    唐战抬头一见是玲珑,于是平静地说道:“是呀……倒是天各一方,虽然信物在身,却始终不得相见……我自幼www.yuehuatai.com经书不多,但也懂得兄弟不见之忧苦。”说着,唐战情绪更是变得迷茫起来。

    玲珑见着,微笑着说道:“虽然唐大哥不能和你的朋友相见,心感孤单,但是你还有我们啊……陆姐姐在,玲珑在,赵公子在,我们天天都能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呢?所以说,唐大哥不要太难过了,玲珑认为有这样的生活在,就已经很幸福了,不会再去苛求太多。”

    见着自幼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的玲珑竟能这样的乐观,唐战也不觉责备起自己来。“连玲珑你都这么乐观,我为什么要天天愁眉苦脸的呢?”唐战站了起来,笑着说道,“萧兄弟也跟我说过,要珍惜眼前的东西……没错,我有你们,天天都很开心。谢谢你,玲珑妹子,我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你还是找机会谢谢陆姐姐吧……”玲珑眯着眼笑道,“这些都是她平时告诉我的。”

    “菁儿她……”唐战听了玲珑说的话后,这才发觉原来菁儿有着常人没有的博爱之心,不觉微笑着心头一动。

    “唐兄弟,原来你在这里啊……”唐战的侧面又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唐战准头一看,竟然是平时繁忙很少见面的陆菁的哥哥陆昭。陆昭慢慢走到唐战面前,然后笑着问道:“怎么样,唐兄弟,做好明天剑道大会的准备了吗?”

    唐战听了,也笑着道:“我又不参见剑道大会,不需要准备什么……”

    “可是明天依旧会有很多的武林名士汇聚南宫慕容大院的,你现在在众人眼里已是焦点,明天自然要有点准备……”陆昭说道,“还有菁妹,她总是喜欢有些鬼灵精怪的举动,我怕她明天又会出什么乱子,唐兄弟你可要帮忙照顾点……”

    一听到陆昭这么说,唐战立刻想到了今天在财运酒楼发生的点点滴滴,表情顿时变得略微严肃起来。唐战想了想,然后对陆昭说道:“嗯,我知道了,我会做好准备的……”

    看着唐战略微严肃的表情,陆昭清楚今天陆菁和唐战肯定是碰见了什么,于是心里也不觉稍许谨慎了起来。陆昭说道:“那好吧,今天晚上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要一起去南宫大院。”

    “我知道了……”唐战答道。于是,唐战、陆昭和玲珑没有再说太多的话,然后纷纷回了自己的房间……

    “今天一天可真是遭遇了太多的事了,有惊险有迷茫……”萧天和苏佳正走在回房的路上,萧天不由发话道,“说不定明天还有更多让人猜不透的事情,你说是不是,佳儿?”

    苏佳并没有回答萧天的话——应该说是没有认真听萧天的话,她自己两眼望着地面,眼神踌躇,一边慢步走着,一边想着什么事情,萧天说的什么话,她根本没有听到。

    “佳儿……佳儿——”萧天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啊……啊?”苏佳被萧天的声音突然惊醒了过来,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应道。

    “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什么吗?”萧天不由自主地问道。

    “我……”苏佳两眼迷离地望着萧天,轻声道,“对……对不起,我走神了……”

    看这个样子,苏佳似乎确实是有什么心事。但在萧天眼里,萧天以为苏佳还在对南宫准今天的行为而心有余悸,于是缓声道:“算了,佳儿,可能你今天也累了,要不你今天早点休息好了……”

    “好……好吧,阿天……”苏佳回答道。两人正说着,已经走到了两人邻近的房间了。

    萧天和苏佳的房间依旧是紧挨着,苏佳想了想,先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笑着说道:“阿天,你去把东西收拾下……你也累了一天,我待会儿给你倒碗水喝吧……”

    萧天见着苏佳关心自己,内心不觉有些感动,然后说道:“好……好啊,那就……有劳佳儿了……”于是,萧天又走回自己的房间,准备收拾自己的行李包裹。

    “阿天,对不起……”苏佳眼神突然低迷起来,慢慢拿出了两个碗,然后用桌上的茶壶倒了水于两碗中。

    正在此时,陆菁正好经过了两人的房间,看见了苏佳倒水的样子,陆菁眼神一低,默默道:“苏姐姐……”随后,陆菁没有再去看,而是径直走到了萧天的房门口。

    萧天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突然转头发现陆菁正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萧天不知陆菁是何用意,于是不禁问道:“是菁妹啊,有什么事吗?”

    看着萧天一脸坦然的样子,陆菁不觉心头一震。她闭了眼想了好一会儿,然后睁开眼,慢慢走到萧天跟前,然后缓缓说道:“萧大哥,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一说……”

    萧天眼神一变,他不知道陆菁会和他有什么事要单独说……

    苏佳倒完水后,然后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了一件东西……迷魂药,苏佳居然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了迷魂药。“阿天,对不起……”苏佳眼神充满了越来越多的忧伤,“我不知道……”

    苏佳缓缓伸出手,将那包迷魂药渐渐送至萧天那碗水的端口……突然,苏佳的手停住了,眼眶里却多了些许泪水。“我到底该……”苏佳心里此时乱成一团,她的手不自觉地停住了。她很矛盾,她很清楚这样做会伤了萧天多大的心,但她似乎别无选择。

    苏佳拿药的双手在萧天的碗前听了好久,一直都不敢有下一个动作。渐渐地,苏佳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但是她又强忍着不是自己的手颤抖,因为过多的颤抖会使手上的药粉不自觉地抖进那碗水里……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因为此时的她心里有的不仅仅是矛盾,还有悲伤。

    萧天一直以来都是诚恳地对待苏佳,但如今苏佳却要做这样的事情……苏佳内心矛盾、痛苦,她打从心里是不想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又不得不做……“对不起,阿天,我今晚一定要去相府……我知道这次的事情,一定是继割伤你脸颊后做的最痛心的事情……但是我真的不想再让你为了我而去冒险,所以……今晚相府一行,可能凶多吉少……如果我活着,不想让你替我担负;如果我死了,不想让你亲眼看着痛心……陈世今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这是不可能改变的……原谅我的自私,这可能是我想到的……最后的办法……”苏佳一直自言自语地哭道。

    最后,苏佳两眼一闭,手中的迷魂药全然倒进了萧天的那碗水里……苏佳见着,几滴泪痕划过:“原谅我,阿天……”苏佳一边舀着水,一边哭声道,然后做完了这样的艰难抉择……

    待到萧天收拾完东西后,已经是晚上了,和萧天说过话的陆菁也早就回去了……

    萧天走进了苏佳的房间,却发现苏佳一直在吹着竹笛,眼神迷茫,桌上还摆着两碗没有动过的水。萧天见着,以为是苏佳一直在等着自己,所以自己没有喝水,于是可能心存感动。

    “佳儿,我东西都收拾好了……”萧天笑着对苏佳说道,“你还坐着啊……”

    看着萧天欣欣然的样子,苏佳心里顿时一丝痛楚划过心头,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苏佳收回了竹笛,然后强笑着说道:“阿天,你……来了……”

    萧天走到桌子前,看了看桌上的两碗水,抬头望着苏佳的样子,然后说道:“佳儿,你背后的行李还是很乱啊,要不我帮你收拾一下吧……”

    “啊,不用,我自己来吧……”苏佳不想再让萧天动手帮她,于是自己转过了头收拾了一下。

    待到苏佳再回过头时,萧天已经坐在了桌子前,手中拿着面前的那碗水。苏佳见着,确定了萧天拿的是那碗有迷魂药的水后,自己也慢慢走到了萧天面前,然后在桌子另一边坐了下来。

    “佳儿,你怎么了?”萧天并没有立刻喝水,见着苏佳一脸忧愁的样子,然后关心地问道,“气色这么不好……还在为今天的事而忧心吗?”

    苏佳听了,不想让萧天看出自己忧伤的神情,于是转过头强笑道:“没事啊,阿天,你……呵呵,你这么累,喝点水休息吧,我们明天还要去南宫大院呢……”

    见着苏佳如此地关心自己,萧天不觉心头一动,感到温馨不已。萧天笑着望了望苏佳,然后用亲切的口气说道:“佳儿你真好,从梅花山庄出来后,你果然变了……这样就对了,不要去想太多让你忧伤的事情,多看看现在好的事情,我相信佳儿你会变得更开朗的!”萧天的笑容里包含了对苏佳更多的鼓励和信任。

    见着萧天如此的笑着关心自己,苏佳也跟着笑了起来。但是她表面笑着,心里却在滴血——萧天越是这样对自己,苏佳就越觉得自己实在是对萧天太不公平、太“残忍”了……

    “佳儿,你都累了一天了,不喝水吗?”萧天见着苏佳一直没有动桌前的水,便问道。

    苏佳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嗯……我不渴,阿天你喝吧,我待会儿渴的时候再喝……”

    “好吧,佳儿,那我自己先喝了……”说着,萧天又冲苏佳一笑——这让苏佳心头又是一痛。随后,萧天闭眼喝下了苏佳为他准备的那碗水。

    就在萧天喝下的一瞬间,苏佳闭着眼睛,两道泪痕落了下来……

    萧天喝完后,放下了碗。他转过头,正好望着正在流泪的苏佳。萧天见着有些伤心,于是问道:“佳儿,你……你为什么哭了?”

    苏佳慢慢睁开眼,然后眼眶湿润地对萧天缓缓说道:“阿天……呜呜……对不起……”

    “对……对不起什么……”萧天刚想问什么,突然整个人恍惚了一下,“为……为什么,我……头好晕……”萧天的眼睛越眯越小,眼前的景色也逐渐恍惚起来,整个人也站不稳了,随后趴倒在了桌上,眼睛慢慢闭了下去。

    见着萧天完全晕了过去,苏佳不禁泪流满面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苏佳擦了擦眼泪,然后起身慢慢走到了晕倒的萧天面前,将他慢慢扶了起来。由于萧天身强体壮,苏佳将他扶起时,萧天整个身子是搂着苏佳脖子的样子挎着。苏佳两手扶着萧天,在他耳边喃喃道:“原谅我,阿天……”随后,苏佳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流过她的脸颊,最后浸湿了伏在自己肩上的萧天的肩头……

    慢慢地,慢慢地,苏佳将萧天扶到了床边上,然后让昏倒的萧天慢慢靠在了床上。苏佳安置好萧天后,又用被子将他轻轻盖好……苏佳一直站在萧天跟前,两眼含泪,含情脉脉地望着晕倒后浑然不知的萧天,过了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道:“对不起,阿天,我不想再让你为了我……我知道我欠你的太多了,这次骗你肯定又深深伤害了你……但我向你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对你,当然前提我……我……我可以活着回来……”说到这里,苏佳的泪水有些止不住了。

    苏佳简单地擦了擦自己的泪水,继续说道:“阿天,你真的对我很好,我苏佳这一生无以回报……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从此也会真情以对。如果我回不来……谢谢你这一路来给我的付出与支持,我……希望你以后能记住,曾经有一个姑娘……喜欢过你,尽管……尽管她曾经伤害了你那么多次,也希望……你将来能找一个更好的姑娘,至少……至少不用经历这么多的危险重重,可以和你安稳过日子的……”苏佳眼泪夺眶而出,根本止不住,也再说不出什么话了。

    又伫立了良久,苏佳忍了忍心头的痛,但是怎么忍也忍不住……苏佳暂时离开了萧天所睡的床铺处,似乎是去准备什么……

    待到苏佳再回来时,她的身上已经穿上了夜行衣——这是昨天从一个完整的杀手尸体上偷来的。苏佳穿着夜行衣,还没有蒙上面……

    苏佳再次走到了萧天的床前,两眼望着安稳睡下的萧天……“原谅我,阿天……”过了良久,苏佳突然说出一句……

    桌前烛光微弱,红晕映红着床前一站一睡的二人……

    苏佳眼神一迷离……突然,苏佳渐渐俯下身,两手支在睡着的萧天的头上,然后……苏佳在萧天的头上浅浅一吻。这一吻很浅,但在苏佳心里,似乎包含着无尽的神情……苏佳还没有起身,两道泪痕再次流了下来。因为夜行衣还没有蒙面,苏佳的泪水从自己的脸颊流过后,直接滴在了睡着的萧天的脸颊上……两股温热滴在了萧天脸上,也不知道萧天有没有感觉到……苏佳的泪水还滴在了萧天的眼眶上,泪痕顺着萧天的眼眶流了下来,也不知道究竟是苏佳的泪水,还是萧天的泪水……

    终于,苏佳还是狠下心,从萧天的床上起来了……苏佳转过头,擦干了眼泪,然后蒙上了面,再也没有望睡在床上的萧天一眼……

    一切准备就绪,苏佳慢慢走到了房间门口。苏佳摸了摸腰间的刀鞘——那是萧天亲手给她做的。苏佳闭了闭眼睛,似乎还在留恋着最后的这些点点滴滴……

    月光伴着乌云,光亮时隐时现,一阵清风吹过,苏佳房门口已经没了人影,只有透过房内的烛光,看见还在安详睡在床上的萧天……苏佳已经踏着轻功,在房檐间穿梭而去……

    烛燃红光一心缘,一去不别与君恋。泪水化作千万情,幽叹月光空无言……

    手机用户请到m.www.yuehuatai.com。